第20章 道貌岸然的小人
小白菜2017-11-10 13:182,335

  听见这话,我火冒八丈,这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方案,怎么就成了他做的了。

  我怀疑是我耳背,听错了,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偷听了起来。

  便又听见白洁很高兴的说道:“这份方案太好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们可以实现共赢呀,真的太好了。安之,谢谢你!”

  继而又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能够让你开心我就是分内的事,这份方案我已经拿给刘总看过了,你签上字咱们就可以实施了。”

  我越听越愤怒,居然拿我的方案去博取白洁的芳心,他倒成了好人,估计现在我有理都说不清了。

  就在这时我身后忽然出现沈笛那冰冷的声音:“你在这里干什么!”

  刚好我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她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我顿时就怒道:“我干什么,关你屁事!”

  办公室的门顿时被打开了,白洁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我面前,冷冰冰的问道:“王宇,你干什么?”

  我愤怒的指向白洁身后那个男人,狠狠的说道:“我干什么,你问他。”

  白洁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带着一股自信走到我面前,很鄙夷的看着我说:“先生,我们认识吗?”

  “少和我装好人,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这个小人。”我怒言。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

  我看见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心里一阵不平衡,当即便带着怒气冲他走了过去。

  白洁拉住了我的胳膊,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说道:“王宇你不要闹了,给我滚蛋!”

  我愣了一下,这一句滚蛋,仿佛像辣油从我的头上淋下去。

  是,我在她们面前就是一个多余的,我就不该连日连夜的写什么狗屁合作方案,我这叫自找苦吃。

  我克制住了体内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我滚,我滚……”

  我狠狠地瞪了白洁一眼,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转身离开了。

  走出公司,外面突然下起了雨来,好像天老爷都在为我鸣不公。

  我点上烟,站在街边狠狠的吸了一口,将心里那些被压抑的情绪用尼古丁覆盖掉。

  坐上车,回到家,却在阁楼下看见了肖夏。此刻她正撑着一把碎花雨伞,有些孤独地站在阁楼下。

  看见她的身影,我先是一愣,最后还是控制不住对她的想念,向她跑了过去。

  “肖夏,你怎么来了?”

  肖夏抬起头望着我,见我没打雨伞,便连忙将雨伞往我身边靠了靠。这是我们分开两个月后第一次单独相处,也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我摸出钥匙说:“先上楼吧。”

  肖夏却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你去把床底下那个鞋盒给我抱下来就行了。”

  我想起那个鞋盒,上次她让我帮她送去酷友公司门卫室,我也忘记了,没想到她主动来拿了,这倒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不想错过这个接触她的好机会,拉着她的手说:“来都来了,上去坐一会儿吧,哪怕喝杯水。”

  肖夏迟疑了一会儿,但还是跟着我上了楼。

  回到屋里,肖夏坐在沙发上,对我说道:“王宇你去把那双鞋子拿出来吧,我得回公司了。”

  我想她多坐一会儿,于是也挨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她说道:“不急嘛,你们刘总和我很熟,我和他说两句,他不会为难你的。”说完我又拿起昨天白洁拿来的橘子递了一个给肖夏,说:“来,吃个橘子。”

  肖夏并没有接,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你认识刘总?”

  我不屑的笑了一下,回道:“岂止是认识,他还让我来你们公司上班呢,说给我一个市场让我负责。”

  肖夏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半晌说道:“王宇,我知道我们分手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请你成熟一点好不好。是,我承认你曾经给了我一段很美好的爱情,可这些爱情在现实面前有什么用?我父母都快六十了,他们都没有收入,就我一个女儿,他们得靠我养老送终,我跟着你连我们自己都养不活。王宇,你真的不能再任性了,你也会遇到那个和你走完余生的那个女孩的。”

  肖夏的话,让我完全傻了,就像一块木头似的愣在原地。

  半晌才反应过来,我很认真的向她说道:“肖夏,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些话都是你们刘总亲口所说,他说的不到三年我一定会超过唐忠怀的,而且为了你我也可以努力奋斗。”

  肖夏摆了摆手,已经不想和我继续这个话题了,只是对我说:“你去把鞋盒给我拿出来吧,我要走了。”

  我倍感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去房间把那个鞋盒给抱了出来,我还是想让她再给我一次机会,说道:“肖夏,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还有感情?”

  肖夏眉头一皱:“王宇,你说什么呢,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把鞋子死死拽在手中,对她说:“是,我们是分手了,但是这双鞋,我记得是我当初买给你的,如果你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了,那这双鞋对你来说又有何意义呢?”

  肖夏怔怔的忘着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对我还有感情,而且我也根本不相信她会为了物质生活去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这不是我当初认识的肖夏。

  最终我还是把鞋盒递给了她,她一句话没有留下就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跟着跑了出去,奋力地喊了一声:“肖夏!”

  她没有再应一声,只留下了她那渐行渐远的背影。

  我感到一阵心痛,她终究还是走了,我想我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回到屋里,打电话叫小卖部的人给我送了点啤酒和盐水花生,面对职场和情场的双重打击,现在我只想痛痛快快醉一场。

  酒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人暂时忘掉一些烦恼,继而在浑浑噩噩中寻找醉生梦死。

  阳台上,我从半下午一直枯坐到傍晚,雨也停了,巷子里那些泛黄的树叶被风一吹便掉了一地。

  楼下忽然传来汽车引擎熄火的声音,紧接着白洁便从车里走了出来,只有她一个人,她朝我阳台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我与她四目相对。

  我现在心里还憋着闷气,顿时将手里的易拉罐瓶子扔到了她身边,试图吓唬吓唬她。

  她根本没有闪躲,目光依然那么冷艳的看着我。

继续阅读:第21章 惊喜不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是生活的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