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白洁的弱点
小白菜2017-11-10 13:182,460

  刘文成倍感意外的看着我,似乎我这回答也有些颠覆他的认知,以至于半晌才说道:“看来还真是卧虎藏龙啊!,王宇是吧,你要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们公司试试,我们现在正缺你这种市场方向的人才。”

  刘文成这话倒让我不知怎么回答了,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文成笑了笑,坐上车后对我说:“王宇,那我就等你的方案了,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用目光送走了他。

  趁着夜色来临前我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在巷子口的小吃店打包了一份热干面和一瓶啤酒。回到居住的阁楼下,还没上楼我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阵尖叫声,和什么东西摔地板上的碰撞声。

  很明显这尖叫声是白洁发出来的,可这阵仗好像是家里进贼了,我脱掉鞋子,一首提着打包回来的热干面和啤酒,一手拽着鞋子警惕性地上了楼。

  白洁的房门紧紧的关着,我上前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好像真的有打斗的声音,我敲了敲门,冲里面喊道:“白洁,你开开门,发生什么事了!”

  白洁并没有回应我,我感到越来越蹊跷,又猛地敲了几下门,只听见白洁那接近沙哑的尖叫声。我愈发感觉不妙,放下鞋子和热干面,做出准备撞门的姿势。

  可就在这时门忽然就开了,我刹不住车,整个人以抛物线的姿势摔了一个狗吃屎。

  从地上爬起来,左右看了看,房间里一团乱,各种碎玻璃满地都是,餐桌上一瓶好像很贵的红酒也被打碎了,酒汁沿着桌子的纹路向地板上滑落。

  身后顿时传来白洁的声音:“你,你没事儿吧!”

  我揉着胳膊站了起来,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情绪说道:“你试试看有没有事,喊你那么久也不应一声,你这都什么情况,自个和自个玩捉迷藏呢?”

  她一直躲在我身后,好像特别害怕,只是伸出一只手指着一边桌子下,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还有老鼠,很大一只,帮帮我好不好?”

  听着白洁这后怕的声音,我竟然发自内心的觉得好笑,却说不上来为什么觉得好笑,总之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我也故作很man的样子把她护在身后,说道:“别怕,今天我就让它断子绝孙。”

  她好像真的很害怕老鼠,我走哪她就跟着走哪,一直躲在我身后双手护着头,这让我觉得她还有那么一点可爱。

  这老式阁楼出现老鼠挺正常的,我房间里也经常会有老鼠光顾,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其实也没有白洁说得那么可怕,就一只刚成年的老鼠,它已经无处躲藏了,一只卷缩在桌子底下,看见我这个庞然大物一点一点的靠近它,吓得它浑身颤抖。

  正要扑上前抓它时,白洁却抓着我的衣服,我无奈的回看她一眼低声说道:“你别抓着我衣服啊,你这样我怎么去抓。”

  白洁已经花容失色,惊恐的说:“你小心一点。”

  “放心吧,这又不是什么怪物。”我倍感无奈的叹了口气。

  白洁这才松开我,我猛地向老鼠扑了过去,老鼠也聪明,从脚下一溜烟就跑了,刚好撞到了白洁的脚,这吓得白洁一连好几声尖叫,边叫边使劲地跺脚。

  我没空理会她,继而又向老鼠追了过去,房间的门窗是关死的它已经无处可逃。我刚站起来,白洁忽然抱住了我,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我傻愣住了。

  感官里只剩下温软和她身上那淡淡茉莉花的清香,最让我受不了的是那对我曾经无意袭过的双峰,此刻紧紧贴在我的胸膛,那种柔软让我心里一阵酥麻。

  为了不让她感受到我的生理变化,我推开了他:“喂喂喂,你冷静一点,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呐!”

  她此刻已经被老鼠吓得没有什么理智了,似乎连眼泪都吓出来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这么害怕老鼠,想想咱们童欣这个女汉子,别说老鼠就是再恶心一点的东西她都能驾驭住。

  我拍了拍白洁的肩膀,安慰道:“你就在这里站着,没事的。”

  她很听话地点了点头,就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看着她这样儿还真不敢把她与那个冷若冰霜的总经理相提并论。

  我开始全力抓老鼠,从客厅跑卧室,再从卧室跑厨房,算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它给抓住了,我揪着老鼠的脖子把它提到白洁面前晃了晃,像炫耀战果似的说道:“看看,没什么可怕的,已经被我制服了。”

  白洁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手舞足蹈地说道:“你快拿去扔掉,拿走……”

  我“哈哈”一笑,似乎找到了她的弱点,以后她要敢再惹我不高兴,我就用老鼠来制服她。

  下楼将老鼠扔到了一个化肥池里,这种恶心的东西就让它自生自灭吧。

  回到白洁房间,她好像还有些惊魂未定,见我回来后连忙向我问道:“扔掉了吗?”

  “扔了,它不会再回来了,不过它的爸妈估计会来找你报仇。”

  “那也是找你报仇,是你杀了人家。”

  看见她那么害怕的样儿,我也不打算逗她了,笑了笑说道:“好吧,就让它爸妈来找我吧,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最好去买一点老鼠药来放在老鼠常出没的地方,这种老式阁楼有老鼠很正常。”

  “我不知道什么是老鼠药啊,你去帮我买吧。”

  我欣然地点头回道:“可以啊,不过你看我帮你出了那么多汗,你就不帮我倒杯水什么的吗?”

  “没有水,只有去小卖部买。”说到这儿,白洁忽然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上次王怡来买的橘子还没有吃完,我去给你拿。”

  没想到她还真把我调侃的话当真了,想来她也是单纯,我苦笑了一声,去将自己打包回来的热干面和啤酒捡了起来,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片刻之后房门便被敲响。

  “门没锁。”我应了一声。

  来人正是白洁,她的手中还提着一袋橘子,放在我茶几上后对我说道:“刚刚谢谢你啊!”

  我笑了一下说道:“邻居之间不存在谢不谢。”

  白洁也随我笑了笑,还在我沙发上坐了下来,似乎并没有打算离开。

  我看了她一眼,也没管她,自个打开热干面的包装盒,咬开啤酒盖自个喝了起来。

  白洁也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可我总感觉她有话要说,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喝了一口酒,我终于主动找她说道:“你说你那么害怕老鼠这东西,你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这老式阁楼里有老鼠很正常,可你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呢?这里对你来说意义很大吗?”

  白洁只是点了点头,却没说话,她看上去充满了心事,这不得不让人猜测她真实的身份。

继续阅读:第18章 我想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是生活的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