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神君不正常
洛灯花2018-04-03 16:322,410

  从前有座百兽山,山上有间四月庭,里面住着一位神仙与一只小白虎。

  他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最近小老虎却多了件烦心事,它开始做梦了。

  它常常梦到自己是神仙,且法力高强,杀过妖斗过魔,有一群忠实拥护者,也有一位拼了命都想追到的仙,可惜它总是看不清他们的脸,也看不清自己的脸。

  但它能听到对方呼唤自己时所唤的名字……四月。

  院子里的燕子姐姐告诉它,这个叫前世梦,梦中的人是它的前世。

  可是它怎么也不明白,前世的它那么强,为何今生就堕落到给人当宠物了呢?

  “虎崽子,扇子怎么还没拿过来?”外面传来的吆喝把四月的思绪拉了回来。

  它连忙咬住桌面上的扇子,跳下桌子,快速奔到门外,摇着尾巴把扇子递到眼前的绝色男子手中。

  这位看似仙风道骨,实际上小肚鸡肠的男人就是它现在的主子,名叫白泽。

  据说三百年前是天界的护界将军,后来辞了仙职在此地占山为王,还用别人的小居欺负别人的小弟,行为可谓是十分不耻。

  “你那是什么表情?”白泽转头看了它一眼:“你不会是在腹诽我吧?”

  它吓得虎毛根根竖起,连连摇头。

  “虎崽子,你也别太紧张,我们爷俩也算是相依为命了,以后你长大了,可不要忘了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听到这里,四月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听白泽继续说道:“正好我缺个坐骑,以后你看着办啊。”

  坐骑?

  它把他当朋友,他竟然想骑它?禽兽!不对,禽兽不如!

  “你看看,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还说没有腹诽我?”白泽一手就把它拎了起来:“小没良心的,再瞪把你丢内湖喂鱼去。”

  喂鱼?

  等等,它可不会游水。

  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这一年来可没少虐待它。

  它受!够!了!

  四月猛地抬头,踢腿,竖虎毛。

  “喵呜~”

  很怂地卖了个萌……

  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啊。

  见它使劲眨着眼睛卖萌,白泽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早这样不就好了。”他这才满意地把四月放了下来,随手指着院子里的梧桐树道:“去,到那边站着。”

  不知为何,四月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但是在白泽的淫威之下,它还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乖乖站好。

  刚站稳,白泽就说:“不对,再过去一点。”

  好吧,挪一挪。

  “往右。”

  往右挪了挪。

  “太右边了,左左左。”

  “嗯……你还是退回去吧。”

  “再往前一点。”

  “对,就这样,不要动啊。”他用手中的毛笔左右比划了一下,折腾了好一会,又说:“摆个刚才那个动作。”

  刚才的动作?它岂不是还要把毛给竖起来?

  四月本能地拒绝,却被白泽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好吧,摆就摆。

  抬头!踢腿!竖毛!

  “太僵硬了,自然一点,爪子要贴着脸。”

  它刚把爪子贴在脸上,他又说:“哎呀,你怎么这么笨,挡住脸了!”

  四月默默把爪子挪开了一点点。

  “对对对,就是这样,保持啊,一定要保持住。”

  等等,白泽这阵势难不成是要作画了?

  眼睁睁地看着白泽铺好宣纸,沾了墨,四月忍不住嗷呜了一声。

  “你在问我需要画多久吗?”白泽难得抬头看了它一眼,笑眯眯地道:“不久,一个时辰足以。”

  它瞬间觉得四腿发软,第四次了,这个月已经是第四次了啊!

  四月怎么都想不明白,白泽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画它,外面明明有大好的风景等着他。

  白泽自然不会告诉它,他就是喜欢看它露出破囧的表情才一直这样。

  等白泽画完,已是傍晚,白泽简单弄了一些野味解决了两人的温饱问题,看了一会书后,便带着四月进了里屋。

  看到床,四月眸子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床,钻进被窝,睡觉!

  知道它累坏了,白泽也不闹它,只是安静地褪掉外衣,掀起被子,与它一同睡下。

  那一夜,四月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它梦到了白泽。

  春风轻袭,纱帐飘飞。

  湖水围绕的莲花亭中,一白衣男子执笔作画,另一白衣少女坐于他身旁,双手撑着腮帮子,一双灵动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那张白皙又不失阳刚之气的脸庞。

  半响,少女歪着头道:“白泽,听闻蓬莱仙岛今夜会有昙花盛开,我们一起去看吧。”

  白泽动作一顿,随即继续作画:“叫神君。”

  少女不为所动:“白泽,你说蓬莱仙岛的果子好吃吗?去年红线去了一趟,说是非常美味,我还未尝过,你就带我去嘛。”

  似乎知道她不会更改对他的称呼,他也不再纠正。

  淡然回复:“你乃四大神兽之一,独自前往也可享贵宾之待遇,何须本君带。”

  少女嘟着小嘴,小声嘟囔:“我就想要你带我去嘛……”

  “本君有事,走不开。”

  “借口!”少女猛地站了起来,指着他厉声呵斥:“你就是不想与我一同前去,你就是怕落人口实!”

  白泽依旧不为所动,不冷不热地说:“你既已知道,又何必多说。”

  “呆子!你就守着你的万年忠贞孤独终老去吧!”少女气地跺了跺脚,转身腾云离去。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它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漆黑的世界里,它仿佛听到了水声。

  哗啦……

  吧嗒……吧嗒……吧嗒……

  脚步声?

  还越来越近了。

  四月使劲浑身解数,终于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虎崽子,醒了?”

  这道熟悉的声音使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景象,她又猛地闭上了眼睛。

  天呐!那个缺心眼神君竟一丝不挂地站在她面前,从她这位置看过去,好巧不巧,对他的胯下一览无遗。

  哦!它的眼睛!

  “虎崽子,你怎么了?可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见刚动了一下的四月又僵直了身子,白泽不免有些疑惑。

  此时的四月恨不得咬舌自尽,它好说也是一个雌性动物,这白泽竟丝毫不顾男女有别,如此模样出现在它面前,当真是……不知廉耻!

  “难不成生病了?”白泽喃喃自语地把手伸向它。

  几乎是同一时间,它猛地从桌上弹起,嗷呜一声,用爪子在白泽的手背上挠出一道伤口,转身逃出房间。

  这神君太不正常了,它要离开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