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上当了
洛灯花2017-10-31 20:352,421

  那一瞬间,她从他眼底看到了一抹与他年龄不符的凝重与挣扎。

  不对,她并没有对他说过自己的名字,他是如何知道她叫四月的?

  不等她反应过来,安陵的手已搂住她的腰肢,跃上祭坛。

  “恭迎狮王圣驾!”

  几乎是安陵落地的瞬间,祭坛下的妖怪全数半跪在地。

  “你是……狮王!”四月眸子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你骗我!”

  安陵搂着她,笑而不语。

  “混蛋!你放开我!”

  四月拼命挣扎,谁知安陵摇身一变,从幼童的模样化身成成年男子。

  他紧紧把她夹在臂弯里:“别挣扎了,既然本尊有本事把你带出四月庭,就不会轻易让你逃走。”

  “你想干什么!”

  安陵眯起眸子:“我想要你所有的妖力。”

  “我才刚修成人型,手无缚鸡之力,谈何妖力?你搞错对象了吧?”

  “怎么会,我要的,就是你的妖力。”他用法术定住不断挣扎的四月,把她抱在胸前,慢慢俯身。

  眼见安陵的唇就要亲到自己,四月吓得闭上了眼。

  轰!

  什么声音?

  她连忙睁开眼睛。

  只见前方烟尘滚滚,不少妖怪负伤倒地,偌大的祭坛已被夷为平地,浓重的烟尘中,一道身影正慢慢朝他们这边移动。

  “谁,准你动她了?”

  这声音……

  “白泽神君!”安陵抢先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是他,是那个继白虎大人之后霸占竹林的神君,大家快逃啊!”妖怪们一哄而散。

  眨眼间,人山人海的街道变得空荡一片,夜风轻拂,四月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不属于夏天的凉意。

  “把她还给本君。”不远处的白泽伸出手,面无表情地看着安陵。

  安陵不仅没松手,反而把她抓的更紧:“如果我说不呢?”

  他话音刚落,四月只觉眼前景色一晃,眨眼间,她已到了白泽的怀中,而安陵,被白泽用一把长剑抵着喉咙,动弹不得。

  好快的速度!

  没想到白泽会强到这种地步,一抹震惊从安陵的眼底一闪即逝。

  随即眸子一沉,冷冷笑了起来:“堂堂上古神兽,法力全开地对付我一个千年小妖,你就不怕贻笑大方?”

  白泽深邃的眸子一沉,剑刃在安陵的脖子上划出一道细痕。

  殷红的血滴顺着他白皙的脖子流进衣衫内。

  安陵吓得僵直了身体:“别激动别激动,我就是看这小妖怪一个人在四月庭待着无趣,带她出来走走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白泽眉头一簇:“本君的人,是你说带走,就可以带走的?”

  “我不是,我……”话未说完,剑刃已划过他的脖子。

  血液四溅,安陵的瞳孔睁地很大,目光紧紧盯着白泽怀里的她,四月能感受到他心底的那股不甘,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依恋。

  噗!

  他安静地倒在地上,血液从他白皙的脖子里流出,染红了一片泥土。

  白泽安静地看着,脸上不带一丝情绪:“但愿你下辈子,不要这么多事!”

  两个时辰后,四月庭。

  四月怯怯地坐在圆凳上,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正在看书的白泽,心中倍感压力。

  从外面回来后,白泽已经这样两个时辰了,与白泽相处百年,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安静这么久。

  “白……白泽……”她刚开口,白泽就抬头瞥了她一眼。

  感受到那饱含杀意的目光,四月低头认错:“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虽然她很生气白泽杀了安陵,可是眼前的情况,似乎是白泽更加生气。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还是先认错,免得步了安陵的后尘。

  她……在发抖?

  白泽一愣,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难不成在她眼里,自己就这么可怕吗?

  “过来。”

  四月抬头望去,只见白泽已放下手里的书,静静望着她。

  过去还是不过去?

  一瞬间,四月的脑海里上演了上万种被白泽虐死的可能。

  罢了!

  她一咬牙,横竖一死,不如赌一把,指不定他看在她陪伴自己多年的份上,能放她一条生路。

  看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朝自己走来的四月,白泽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待她走到身前,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以后,你就叫璐瑶吧。”

  路遥知马力,虽然不知道她何时能成长起来,但给她起这个名字,足以说明白泽在她身上寄托了不少期待。

  “啊?”

  “没有名字,不方便。”

  不方便?哪儿不方便了?她没名字不也与他相处百年了吗?怎地现在才觉得不方便?

  四月……不对,现在应该唤为璐瑶。

  璐瑶眨巴着灵动的眸子,疑惑地看着他。

  不知为何,白泽的脸色慢慢浮起两抹可疑的红晕。

  “咳……”他把头转向另一边,避开璐瑶的目光:“以后不准直呼本君名讳。”

  “那我该如何唤你?”

  白泽深深看了她一眼:“你自行想个顺耳的。”

  顺耳的?

  “那……叫神君大人?”璐瑶小心翼翼地询问。

  男人摇头:“太生分。”

  “神君?”

  依旧摇头。

  “大人?”

  仍然摇头。

  “主子?”

  继续摇头。

  “白泽哥哥?”

  他眼睛瞬间亮起,随后故作淡然地说:“罢了,本君看你想的头疼,就这个吧。”

  “……”

  之后几天,璐瑶一直沉浸在安陵死去的悲伤中,虽然安陵接近她是有所预谋的,可他怎么也是这么多年她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眼睁睁地看他在自己面前死去,她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白泽大概是看出她不喜欢被困在四月庭中,彻底解了仙障,让她在百兽山中自由活动,不过活动范围也仅限于百兽山。

  这天,四月庭来了个陌生人。

  那人一身白袍,仙气绕身,一看就是仙家之人。

  他给白泽行礼后递了个金本子,便扬尘而去。

  白泽拿着那本子沉思许久,表情有些凝重。

  半响,他转头朝她这边看来。

  “瑶儿,想去天宫看看吗?”

  “天宫?”璐瑶眼睛一亮:“白泽哥哥说的可是九重天上的天宫?那个满地神仙的地方?”

  他淡淡一笑:“想去吗?”

  “想!”

  “收拾收拾,明日出发。”

  那天夜里,璐瑶激动地一宿未眠。

  翌日。

  她早早起床并把隔壁屋的白泽唤醒,与他用完早膳后,她连忙拿出昨夜准备好的包袱,用力往背后一甩,吃力地扛着,一步一步走到已在外头等候多时的白泽身前。

  “走吧,我们去天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