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天宫神仙多如麻
洛灯花2017-10-31 20:242,301

  白泽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巨型包袱上:“这是……”

  “你与我的换洗衣物,天宫那么远,要是今日我们回不来,也得洗漱更衣不是。”

  “……”白泽深深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比她大两倍的包袱:“给我吧。”

  璐瑶本想抵抗,可想起他那强到离谱的法力,就放弃了挣扎。

  眼睁睁地看着她心爱的包袱离她越来越远。

  “这个不能带吗?”她委屈地望着白泽。

  “太重了,我帮你拿着。”白泽学着她刚才的样子,把包袱一甩,搭在肩膀上,转头对她说:“你还小,拿这么重的东西会长不高。”

  这一瞬间,白泽的形象在璐瑶的心里突然高大了起来。

  就这样,白泽一手抱着璐瑶,一手扛着包袱,腾云驾雾,慢悠悠地往九重天的方向飞去。

  莫约飞了一炷香,他们遇到了第一个路过的神仙。

  他身形有些臃肿,身披盔甲,手拿九齿钉耙,看到白泽,他缓缓靠了过来。

  “白泽神君?”他的目光在白泽身上转了一圈,那绿豆大的眼睛里透着满满的好奇:“您这是……”

  “去参加天帝的寿辰。”

  “那这位……”他的目光落在璐瑶的身上。

  不知为何,他瞧着白泽怀中的女娃,越发觉得眼熟。

  白泽看了一眼怀中的小东西,眉头蹙皱,似乎想不出合适的身份来介绍她。

  见他久久不开口,胖神仙看了璐瑶一眼,再看看白泽,之后恍然明白了什么:“那什么,小仙还有事,先走一步。”

  “白泽哥哥,方才的胖子是哪路神仙?”胖神仙刚离开,璐瑶就问。

  “净坛使者。”

  “就是传闻中,好吃懒做贪吃又好色的那个?”

  “……对。”

  “白泽哥哥,那个遛狗的是二郎神杨戬吗?”

  “是哮天犬和它未婚妻。”

  “白泽哥哥,那个拿着塔玩的是托塔李天王吗?”

  “是哪吒,不过塔是李天王的。”

  “那个长得像鸟的……”

  “雷震子。”

  “拿着棍子的……”

  “斗战圣佛。”

  一路起,他们遇到了许多神仙,璐瑶更是看的眼花缭乱,兴奋不已,以前她只能在书里认识这些神仙,现在可好,见到真仙了!

  而白泽不知道的是,他抱着女童来天庭赴宴的事,也已被传开。

  天宫,万花殿。

  “什么?神君带了个女童来赴宴?”花神月姬脸上满是不悦,门外盛开的花全数合拢了起来。

  “骗你做甚,算算路程,此时应该已到南天门了。”星云仙君磕着瓜子:“而且我还听说,那女童长得与当年的四月十分相似,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四月二字刚出,月姬脸色又沉了几分。

  “你说,那该不会是四月与白泽神君的孩子吧?”

  月姬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四月和神君的那点事天庭谁不知道,你觉得他们会是那种关系?”

  星云笑着放下手中的瓜子,拍了拍手。

  笑道:“这可说不准,他都能为了四月辞去仙职,守在那荒凉的百兽山中,生个孩子算什么。”

  星云这番话就如一把利刃,狠狠刺入月姬的心脏,又搅捣了一番,残忍至极。

  只见月姬拍案而起,快步往外边走去。

  “诶,你去哪儿啊?”星云在后边大喊。

  月姬头也不回:“南天门!”

  看着月姬渐行渐远的背影,星云眉头轻佻,摸了摸下巴:“这下有好戏看了。”

  正如星云所料,此时白泽已带着璐瑶来到南天门。

  门口的守卫见他一手扛着包袱,一手抱着璐瑶,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但碍于他的身份,也没敢多嘴。

  白泽刚踏进南天门,就被月姬挡了去路。

  “月姬见过神君。”她对白泽行礼,目光却落在了白泽怀中的璐瑶身上。

  粉色纱裙,如雪肌肤,俏皮发鬓,足系铃铛,还有那像极了四月的容貌,难怪星云说她是四月和白泽的孩子。

  她打量璐瑶的同时,璐瑶也在打量着她。

  只见眼前的女人身穿粉色银纹绣百蝶曵地裙,挽纱似注了灵力般在她身后飘着,白皙如雪的颈上戴着一个璎珞,头梳灵蛇鬓,精致的小脸皮笑肉不笑,长相虽有倾国倾城之味,却少了一丝灵气。

  着实可惜。

  璐瑶惋惜地摇摇头。

  白泽撇了月姬一眼,径直离开。

  没想到白泽竟如此对自己,月姬不甘心喊了声:“神君!”

  白泽停下脚步,却未回头:“有事?”

  “那个……”她快步走到白泽身旁,作揖道:“月姬有一事不明,不知神君可否为月姬解惑。”

  白泽淡淡撇她一眼:“没空。”

  说罢,抬脚离去。

  他们刚走,月姬的身旁就多了一人。

  “啧啧啧,太惨了,大老远跑来质问,还被甩脸色,神君当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

  月姬缓缓转头看向那人,极力压抑着怒火:“星云仙君,你很闲么?”

  “非也非也。”男人摇了摇手指:“本仙君还有寿宴的相关事宜需要处理,告辞。”

  她还没来得及发火,星云已消失无踪。

  独自留在南天门的月姬气得咬牙跺脚:“本仙子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而在暗处,一双赤红色的眸子目睹了全过程。

  虎崽子,原来你在这……

  白泽抱着璐瑶走了一段路后,璐瑶终是忍不住开了口。

  “刚才的神仙姐姐似乎对你有意。”

  白泽淡然地回了一句:“小娃娃莫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他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眨巴着眼睛的璐瑶,不轻不重地说了句:“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无用。”

  “……”

  白泽觉得那是无用之书,璐瑶却不那么想,毕竟是那本书教了她许多事故人情,而且她也能看出,月姬对白泽是真的有私情,只可惜,白泽对她却没有那个意思。

  半响,他们已来到一座宫殿外头,抬眼望去,这宫殿的占地面积堪比三个四月庭,宫殿正门挂着一块烫金匾额,上面书写‘紫阳殿’几个大字。

  刚靠近紫阳殿,守在门口的童子已迎面走来。

  颔首作揖:“神君,天帝已等候多时,请随小的来。”

  白泽嗯了一声,便随着童子往殿内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