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你会原谅我吗?
洛灯花2017-10-31 20:252,342

  正如安陵所说,夜越深,聚集在草原上的妖怪越多,才半个时辰过去,草原已站满了妖怪,周围也多了一些房屋和摊位,妖怪们化作凡人的模样,学着人类买卖物品,摊位及屋檐上挂着的灯笼远看星星点点,如天上闪烁的星星一般,皎洁的月光如轻纱披在那片闹市上,如梦如幻。

  好美。

  四月看直了眼,恨不得也加入他们,成为闹市中妖怪的一员。

  那时四月望着远方的灯火,安陵望着她,见她眸子亮起,他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半响,他回过神来,眼底闪过一丝坚决。

  “想不想下去和他们一起玩?”旁边的安陵扯了扯她的袖子。

  四月刚想点头,可想起书上记载的祭祀过程,连忙摇头:“还是算了吧,我们太弱了,被抓了祭祀怎么办。”

  “怕什么,有我安陵大爷在,不会有人对你出手的。”

  看着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四月嘟着小嘴,糯糯地说道:“可是你看起来并没有比我强多少啊。”

  “我说没事就没事,你怕什么,大不了被抓起来,我掩护你逃跑。”

  “我跑了你怎么办?”

  “山人自有妙计,这个不能告诉你。”安陵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跃就下了大树:“你也下来吧,现在妖怪这么多,我们混进去很轻松的。”

  四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跳了下去。

  跟随安陵的步伐,他们走到了闹市之中,正如安陵所言,这里车水马龙,人流众多,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多了两只妖力微薄的小妖。

  “看看咯,看看咯,新出的胭脂水粉,此乃霸王花粉所制,用了保准年轻一百岁!”

  “糖葫芦,美味的糖葫芦~”

  街上摊贩扯着嗓子吆喝着,四月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最终停在了卖纸鸢的摊子前。

  “这是什么?好漂亮。”她随手拿起一个白色纸鸢。

  虽然她在白泽那里见过不少宝物,可是她却从未见过这种玩意,不免有些好奇。

  “这个叫纸鸢,凡间的物件,你若喜欢,我买给你。”安陵笑眯眯地说。

  “真的?”

  四月转头激动地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如宝石般闪亮,夜风轻拂,她头上的粉色丝带随风飘起,灯笼的烛光映在她脸上,如梦如幻,似夜里的精灵一般。

  安陵不由得看痴了。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四月被他盯地浑身不舒服,忍不住问道。

  “啊,没……没什么。”回过神的他尴尬避开了四月的目光:“你喜欢哪个就拿吧。”

  四月看了看摊上其他的纸鸢,再瞧瞧自己拿在手上的这只,最后举着手里的对安陵说:“那我就要这个好了。”

  安陵有些意外:“不需要再选选吗?”

  “不用。”四月打量着手里的纸鸢:“既然它是我一眼相中的,那就不改了,我可是个专一的人。”

  买下纸鸢后,安陵又带着四月四处逛了逛,没过多久,街道上的妖怪突然开始往右边移动。

  “快走快走,祭典就要开始了,晚了可就看不到那位大人了。”路过的妖怪急匆匆地往前跑。

  四月被撞地一个踉跄,还好安陵及时把她拉住,才免了皮肉之苦。

  “安陵,他们这是要去干什么?”不知为何,她心里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跟我走。”安陵没有回答她,只是一个劲地拉着她往妖怪们聚集的方向跑去。

  不一会,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祭坛前面。

  祭坛是个圆形高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头雄狮镇守,中央站着两位蒙着脸的白衣人,两人中间放置一个虎皮椅,祭坛下围了数千位妖怪,他们目光灼热地盯着祭坛中央,似乎在期待什么。

  蓦地,一阵狂风吹过,沙石迷眼,四月下意识地以袍袖遮挡。

  “中元至,百鬼出,妖盛宴,百兽聚,祭品现,祭狮王!”一道空灵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抬头望去,只见空中下起了花瓣雨,一抹红色的身影随着缓缓落下的花瓣,她身着红色牡丹暗纹纱裙,头梳飞天鬓,一株金步摇插于发鬓之中,如白玉般的耳垂戴着一对流苏耳坠,双眉上翘,嘴角微珉,精致又不失妖娆的模样让四月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祭狮王!祭狮王!”女子刚落地,祭坛下的妖怪便喊了起来。

  狮王?莫非这女子便是那个狮王?

  四月暗暗打量。

  似乎感受到四月的目光,女子抬眸朝她这边一瞥,吓得四月连忙低下头去。

  好敏锐的感知!

  “安陵,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回去吧。”四月拉着安陵转身就走。

  再这么下去,他们怕是要真的被抓起来祭狮王了。

  “唉唉唉,别走啊。”安陵硬是把她拉了回来:“祭典都要开始了,再等等吧。”

  “安陵,这里真的不安全!”她撇了一眼祭坛上众星拱月的女人,凑到安陵耳边小声道:“我感觉祭坛上的女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安陵先是一愣,随后捂着嘴笑了起来。

  好一会才喘过气来:“不是我说你,你胆子真够小的,这么大个地方,这么多人,那女人怎么可能会盯着我们看,我们又没有什么特别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那个眼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好了,你别多想,只要祭典一结束,我就送你回四月庭,好不好?”

  安陵这话打断了四月的思绪。

  其实仔细想想,那女人确实没有注意他们的理由,大概是她神经过敏,想多了吧。

  “好吧,祭典结束,我们立刻离开。”

  看着她小脸上凝重的表情,安陵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太紧张,这么神圣的一刻,我们应当用虔诚的心去迎接才对。”

  然四月并没有因为安陵的说辞放下戒备。

  虽然她只是个年过百岁的小妖,未经世事,但从白泽的书中,她看过许多故事,其中就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说,她与安陵现在的情况,实在与故事中主人公的行为太过相似。

  如此下去,事情怕是要变麻烦。

  “中元祭典,启!”

  她正想着,祭坛上的女人大喊一句,周围的人突然开始妖化,并仰天长啸,久久不息。

  “他们在做什么?”四月下意识地退到安陵身后,小声问。

  过了许久,安陵都没有开口。

  她抬头看了安陵一眼,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四月,如果我做了伤害你的事,你会原谅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