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家有幼女初长成
洛灯花2017-10-31 20:352,805

  看着越来越近的白泽,妄天冷冷勾起嘴角,握紧手中的宏图剑:“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神仙烦人呢,整日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也不嫌累。”

  话音刚落,白泽已朝他打来十几道风刃,面对四面八方飞来的风刃,他丝毫不敢大意,左闪右躲之下,还是被两道风刃打中。

  乾坤扇说到底是稀世神器,这风刃看似普通,杀伤力却一点都不含糊,他只是挨了两下,已觉体内妖气开始动荡。

  这可不妙。

  看出妄天的不对劲,白泽立刻对身后观战的白虎吩咐:“四月,别愣着,布阵!”

  四月是白虎的名字。

  顷刻间,她已布下三个阵眼。

  她速度之快超出了妄天的预想。

  但妄天并没有因为她的举动感到慌张,脸上依旧挂着淡然的神色。

  “白泽,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以为我堂堂妖王会怕一介上仙布下的阵法?”他不屑地撇了撇嘴。

  “怕不怕是你的事。”白泽啪的一声打开乾坤扇,眉头轻佻:“我们这些活了上万年的神仙啊,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看别人出洋相。”

  “不知好歹!”妄天提起宏图剑,又朝白泽冲了过去。

  眨眼间,两人已交手几百回合,速度之快,战场资质最老的玄武神兽都无法看清。

  仙力与妖力碰撞产生的能量不断从空中蔓延开来,在地面上打斗的兵将们吸取了教训,把战场转移到了百里之外。

  打了一会,白泽突然停了下来。

  “停手停手,不打了。”

  此时妄天正打的上劲,却被他断了兴致,内心自然不好受。

  他撸起袍袖就骂:“白泽,你好歹也是一代战神,好好的战,你说不打就不打,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面子能值几个钱,只要抓住你就够了。”

  白泽眨眼间向后退了十厘米,双手掐诀,快速念咒。

  蓦地,一个以妄天为中心的巨大阵法亮起,妄天意识到有诈,刚要逃开,无数条锁链突然从地下冒出,条条缠绕在他身上,强行把他拉回地面。

  轰!

  他被束缚地半跪在地,动弹不得。

  “白泽,你卑鄙!”妄天厉声骂道。

  白泽淡笑地摇着扇子:“这叫兵不厌诈。”

  噗呲!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道锐器刺穿身体的声音。

  “你以为只有你有诈?”妄天突然笑了起来:“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白……泽……”

  四月脸色煞白地望着白泽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有不舍,有释怀。

  随后,她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丝殷红液体。

  白泽缓缓回头看向她,只见她身后站着妖王左护法魅煞,魅煞手中的剑穿透四月的胸膛,剑刃上的符咒不断腐蚀四月的身体,眨眼间,她的胸口已被烧出一个大窟窿。

  剑刃上的符咒……

  是弑神咒!

  顾不上被封印阵束缚住的妄天,白泽蓄力冲向魅煞,一掌打在魅煞身上,直接把她打出十米之外。

  弑神咒威力巨大,白泽不敢耽搁,握住四月背后的剑柄,猛地用力,连血带肉地把剑拔了出来。

  “啊!”四月疼的缩成一团。

  “坚持住,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的。”

  他刚要施法,四月却摇了摇头。

  “白泽,别费力气了,今日这一劫,我是跨不过的。”

  “我就想问问你,你……”爱过我吗几字刚要脱口而出,对上他那双焦急的眸子,她又咽了回去。

  “接着说啊。”

  “罢了,我已是将死之人,何必再给你增添烦恼。”她疲惫地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如果有来世……真希望……不再见你……”

  语毕,手缓缓垂落,整个人没了生气。

  “四月……四月!!”

  伴随着白泽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封印阵光芒大盛,被束缚在阵法中央的妄天不断挣扎,最终还是被封印在那片土地之下。

  妖界兵马没有妄天带领,被白泽一举歼灭,剩下的部分小团体,也在数几年内被天界赶尽杀绝。

  在那场战役中存活下来的妖界之人,被天界称为“妄天余党”。

  白泽神君在那场战役中大受打击,辞去护界将军一职,前往白虎神兽封地百兽山归隐山林。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红线见四月听得入迷,笑着拍了拍它的脑袋:“怎么样,这个故事精彩吧?”

  四月恍惚地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它听着这个故事,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了,天色也晚了,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红线给四月弄了些野味后,便走了。

  从那之后,红线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就再也没来过。

  在那期间,四月庭又来了个陌生老人,这老人比红线姐姐更加有趣,他说他不仅知道白泽的过去,还知道这四月庭的过去。

  四月自然不信,老人笑道:“我还知道你的过去。”

  它的?

  四月这会就更不信了,它的那点事,连白泽都不知道,这老头怎么可能知道。

  “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对吧?”

  四月瞬间屏住呼吸,这老头怎么知道的?

  见它瞪大双眼,老头就笑了。

  “我还知道,你体内原本有颗灵力超强的内丹,后来被一只鲤鱼精挖走了,对不对?”

  四月倒抽了一口气,这老头怎么知道这么多?难不成它刚降生那天的事,都被他给看到了?

  “你也别乱猜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老头和蔼地顺了顺它的毛:“哎呀,转眼间,三百多年过去了,你说你啊,越活越回去咯。”

  老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若是当年我没有离开,那一剑,也刺不到你身上去。”

  不等四月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他已红了眼眶。

  过了好一会,老人才站起身来,随意在四月庭中走了一遍。

  四月怕他偷东西,也一直跟着他。

  一人一兽走了一圈,最后在大门口停下了脚步。

  “好了,今日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也看看这老地方,以后的日子,你看着过吧,说到底,这都是你的劫啊。”老人深深叹了一口气,甩袖离去。

  老人的这番话,四月想了几十年都没能想明白,而这几十年间,白泽也从未出现过。

  不知不觉,四月已在四月庭中过了百年,它所学的仙术也大有所成。

  “哎……虎生真无趣,要是能离开这里就好了。”

  梧桐树上飘来一道稚嫩的叹息。

  往上一看,只见两丈高的树干上正坐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女童。

  她身着粉红抹胸纱裙,头上扎着两个羊角辫,粉红色的轻纱缎带与发丝缠绕着,随风飘起,肤若凝脂,双目灵动清澈,薄唇不点而朱,双足戴着黄金镯子,上面各挂一只铃铛,春风吹过,发出叮铃叮铃的响声。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白泽捡回的四月。

  这些年来白泽沉迷修炼,无心顾及于她,而她又无法打破白泽设下的仙障离开四月庭,闲来无事,便多看了些书,又按照书上所说修炼了一番,谁知一个不小心,竟化了形。

  当时她本想告诉白泽,但想起当初差点害他走火入魔,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她一人在这四月庭中感受四季的变换,昼夜的更替,着实无趣。

  眼见她就要一百零三岁,不知白泽何时才会出关,她还真有些想念他了。

  四月正想的出神,鼻尖蓦然传来一道清香。

  “你是何人!怎会出现在这里?”

  她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身白袍的白泽正立于树下,他仰头望着她,眼底似乎有一丝不悦。

  四月嘴角轻扬,起身一跃,化作白虎走到他身前。

  “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