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竟是女的?
洛灯花2017-10-31 20:352,412

  “你……”白泽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女……女的?

  四月摇身一变,又恢复了幼女的模样。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她绕着白泽跑了一圈,在他身前停下:“怎么,你不打算夸一下我?在你闭关的十几年时间里,我可是很听话地把你书房中的书都看了好几遍呢。”

  说了一堆,她才发现白泽从刚才开始,就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看。

  也就是说,这些年来,他都在和一个雌性同床共枕,一同沐浴。

  而且这张脸,实在是太像了……

  “你怎么了?”她抬手在白泽眼前晃了晃。

  “啊……没事。”他盯着她缓缓开口:“本君突然想起有件事需要去梧桐山一趟,你且稍等。”

  镇定,一定要镇定,且找红线商量对策,一定不能让那小丫头片子看出端倪。

  看着白泽远去的背影,四月揣摩下巴想了想。

  梧桐山?那不是神兽红线姐姐的地盘吗?百年来她倒是见过对方几面,是个性格十分讨喜的姐姐呢。

  不过……这白泽才刚出关就去找对方。

  “关系真好。”四月小声嘟囔了一句,轻轻一跃,飞上梧桐树最高的树干上,双手负于身后,遥望着远方的溪流:“外面可真好啊,要是能出去走走该多好。”

  “喂!”

  谁在说话?

  四月低头看了一眼树下,只见树下有个七八岁的男孩正仰头望着她。

  她不确定地转头看了一眼背后,却发现男孩的目光紧紧锁在她的身上。

  “你在叫我?”

  “对,就是你。”

  “你是如何进来的?”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四月庭应当被白泽设了仙障,而这小男孩看上去不过是只普通小妖,他是如何做到无视白泽的仙障的?

  难不成白泽设下的仙障,只有他在四月庭的时候才有效?

  “你这话问的,自然是走进来的啊。”男孩摸了摸鼻子:“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叫什么名字?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我不是这里的主人,我叫……”‘四月’二字刚要脱口而出,她却愣住了,她记得红线的故事中,曾经有位神兽也叫四月,并且曾是百兽山的山大王,如此说出这个名字,怕是会引起误会。

  仔细斟酌一番,她硬是把那两个字给忍了回去。

  “我没有名字。”她对树下的小男孩说道。

  “没有名字?”男孩眉头一皱:“要不我给你取一个吧?没名字很不方便的。”

  不等四月回应,男孩已经托着下巴沉思了起来,不一会,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如星星般亮了起来:“叫二蛋子怎么样?我爹说名贱好养。”

  四月嘴角抽了抽:“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男孩连连摇头:“不行,我已经有名字了,我叫安陵。”

  安陵?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就是傻了点。

  见四月没说话,安陵又对她喊:“小妹妹,你下来吧,你站的那么高,我和你说话,脖子都酸了。”

  她本不想理他,可看他盯着炎炎烈日仰头望着自己,又忍不住心软。

  轻叹一口气后,她便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地不忘拍拍裙摆。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走吧。”

  “不嘛,我娘说相遇即是缘分,我们这么有缘,当然要好好相处才行。”安陵用肉嘟嘟的手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算了。”四月甩开他的手:“我要在这等一个人,要是他回来没看到我,会着急的。”

  刚被甩开,安陵又抓起她的手,小声道:“没关系的,我们就去看一下,保证不会浪费多少时间。”

  四月纠结地拧起了眉头。

  在四月庭生活了一百多年,对她来说,外面的世界是极具诱惑力的,可是白泽说过,百兽山是众多妖怪的住所,若是一不小心闯入哪个妖怪的地盘,极有可能会被当成食物吃掉。

  她才刚化形不久,可不想就这么死去。

  似乎看出她的担忧,安陵又说:“你别怕,我对这里很熟悉,不会有危险的。”

  “当真?”

  “我安陵从不说谎。”男孩拍着胸口保证。

  思索再三,四月还是抵不住外面的诱惑,随着安陵离开了四月庭。

  走出四月庭,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翠绿的竹林,走出竹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广的草原,草原上牛羊成群,雄鹰翱翔于天际。

  第一次,她嗅到了自由的气息。

  “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安陵骄傲地抬了抬下巴:“这只是一个开始,今日是中元节,到了夜里,百兽山所有的妖魔鬼怪都会聚集此地,举办一场巨大的祭祀活动,届时你就能见识到这山里所有的妖怪了。”

  中元节?

  四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可是书上说,中元节祭祀会用妖怪中最弱小的妖来祭妖王,我们修行尚浅,万一被抓了怎么办。”

  安陵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

  “你傻啊,百兽山中那么多妖怪,总有几个不如我们的,就算真的祭祀,那也轮不到我们啊。”

  “可是……”

  “哎呀,你就别可是了,来都来了,就看看吧。”

  在安陵的怂恿下,四月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毕竟她第一次离开四月庭,外界的事物对她来说,吸引力太大了。

  她完全无法抗拒安陵所描述的大型妖怪祭典。

  为了安全,她与安陵在一棵大树上躲了起来,远远盯着草原的方向。

  时间如白驹过隙,夜幕降临,汇聚在草原上的妖怪越来越多,有王八妖,狼妖,蛇妖,花妖,还有些长得稀奇古怪的妖怪。

  四月暗暗看着,忍不住小声嘟囔:“好多妖啊。”

  “这算什么,再等一个时辰,整个草原都会站满妖怪。”安陵不屑地摸了摸鼻子。

  “你挺了解的嘛,你经常在这偷看吗?”

  “嘿嘿,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对这里很熟的。”

  对这里很熟?

  “那你知道住在四月庭的是什么人吗?”

  “当然了,关于四月庭的事,只要是在百兽山生活的妖怪都知道,那可是个厉害的主,她曾经……”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声音戛然而止。

  愣了一会,他缓缓转头看向四月,发现她正眨着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他憨笑地摸了摸后脑勺,对四月说:“不过这些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自己都没搞明白呢,我要是知道,白天的时候就不问你是不是那里的主人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四月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过安陵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她也不好意思追问,只能与他一起等待深夜的来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