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再生逃跑之心
洛灯花2017-10-31 20:253,398

  “好了,话传到了,我也该走了,你就在这慢慢吸收天地灵气吧。”他郑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化作一缕青烟。

  月姬在庭院中跪了一会,见里屋没动静,气得浑身颤抖。

  她月姬好歹是仙界花仙之首,来四月庭又有天帝懿旨,他白泽竟敢视她于无物!

  “等着瞧!”月姬狼狈地从泥泞中站起,芊芊玉手一挥,身上的衣物焕然一新,手中也多出了一把油纸伞。

  她撑着伞盯着那依旧没有动静的门,双手慢慢握紧,一抹恨意从她眼底一闪而过,只听她冷哼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四月庭。

  躲在门口看着这一切的吕忠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月姬上仙果然不是什么善茬。

  往后,他得让瑶瑶离她远些才行。

  月姬离开之后,四月庭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雨还在下着。

  屋里的白泽坐在床上,轻轻拍打着熟睡的璐瑶的后背,喃喃自语:“瑶瑶,你到底是不是她,别再让我猜了。”

  安静的屋内,传来一声叹息。

  那天,璐瑶又做了个关于白泽的梦。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除了白泽,她还看到了安陵。

  黑暗中,刀光剑影,他们打的难舍难分,最后以安陵败北告终,奇怪的是,放下刀剑的他们宛如知己,转身就提起酒坛子吟诗作对,氛围很是融洽。

  她不由得想起当初白泽提剑割破安陵喉咙的场景。

  果然,梦与现实是相反的。

  翌日醒来,璐瑶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院子里堆了个小土堆,还向吕忠讨要三根香,点燃插在土堆前。

  双膝下跪,双手合十:“安陵,我知道你死的很惨,但是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我的梦里了,我怕。”

  璐瑶觉得昨夜的梦是安陵死不瞑目,亡魂回来找她,故而急匆匆为他立了个小坟墓,希望他能在九泉之下安息。

  白泽坐在一旁看她又是挖土又是下跪,嘴角下意识地勾了勾。

  “瑶瑶,过来。”

  璐瑶回头看了他一眼,起身拍拍膝盖上的泥,小跑到白泽身旁。

  “白泽哥哥,昨夜安陵回来找我了。”她眨巴着圆溜溜的眸子望着白泽。

  “还有这事?”

  “嗯,他一定怪我当初没能保护他。”

  他就说,这虎崽子怎么一大早就起来挖坑,原来是梦到了那只狮子。

  白泽拉起璐瑶的手,与她四目相对:“瑶瑶,你要记住,无论安陵对你说过什么话,他的死,都是他自找的。”

  这话是何意?

  不等璐瑶明白话中的意思,白泽已起身离开。

  用完早膳,白泽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身离开了四月庭,她曾多次询问他的行踪,奈何他一个字都不透露,即便她问吕忠,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百般无聊地坐在院子里的小石凳上,与蹲在一旁逗蚂蚁的吕忠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阿忠,你说,白泽哥哥是不是很冷血?”

  她突然提起白泽,吕忠下意识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回头看向她,皱眉道:“瑶瑶,这话可不能乱说,神君性子虽淡漠了些,脾气也暴躁了些,但人是不坏的。”

  虽然他只是神君的第三千四百七十六代仆人,但神君对他从未吝啬,也从未有过任何过分的要求。

  再者说,神君本就是天之骄子,神兽族族长,即便是有架子,那也无可厚非。

  更何况神君待他如亲人,任何好东西从不藏着掖着,何来的冷血之说?

  璐瑶自然也知道他所想的这些,但一想起安陵的死,她就无法释怀。

  “既然他不坏,那他为何随手就杀了个人呢?”她双手撑着下巴,喃喃道:“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这个阿忠就不知道了。”吕忠对这件事也十分的费解,“神君既然这么做,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有道理也不能随便杀人啊。”

  经过昨晚那场梦,璐瑶仔细想了想,安陵的死与她有直接关系,当时她若是再强一些,也至于让他落得如此下场。

  白泽虽是为了救她,但抬手就杀掉一个人这件事,她如何都接受不了。

  果然,她还是不能留在这个地方。

  那一刻,璐瑶再次生出逃离四月庭的想法。

  但吕忠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她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再加上白泽神通广大,她即便现在摆脱吕忠,不等她走出百兽山,白泽定会再次把她抓回去。

  回想起白泽曾经用在她身上的那些惩罚手段,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还是算了吧。

  不是她没志气,实在是敌方太强,我方太弱。

  她坐在院子里寻思着,时间一晃而过,眨眼的功夫,西边已挂起橘红色的晚霞。

  现在已是申时,白泽应该快回来了。

  她刚准备起身回房,厨房的方向就传来吕忠的声音,“瑶瑶,晚膳你要吃什么?我准备准备。”

  她一愣,“这个你不是应该问白泽吗?”

  “神君方才来信,说他有事回不来,让我们先行用膳。”

  “回不来?”她连忙追问:“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吕忠挠了挠头发:“据说是边界有妖族余孽作乱,神君与玄武上仙去镇压了,这几天怕是回不来的。”

  白泽不在家,她离开四月庭岂不是轻而易举?

  难道这是上天赐予她的良机?

  见璐瑶久久不说话,吕忠又问了句:“瑶瑶,你想好了没有,晚膳吃什么?”

  “啊?”她猛地回过神来:“这个你决定吧,我不挑的。”

  “那我们就吃山鸡,正好后院的鸡养肥了。”

  随着话音落下,吕忠已转身走向后院。

  吕忠刚离开,她就跑进房间,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如果她没有记错,白泽私藏的丹药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

  找了好一会,她终于在床底下摸到一个盒子。

  拿出来打开一看,散发着清香的檀木盒中正安静地躺着六颗丹药,其中一颗最大的放在中央,其余五颗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着最大的丹药。

  这似乎就是白泽说过的大补丹了。

  吱呀~

  她正沉浸在找到仙丹的欣喜中,半掩的门突然被推开。

  璐瑶下意识地把盒子藏在身后,僵直身体看向门口的方向。

  只见吕忠一手扶着门,一手拿着锅铲,目光在凌乱不堪的房间里扫了一圈。

  在他的扫视下,璐瑶紧张地捏紧装着仙丹的盒子,额头渗出些许冷汗。

  “瑶瑶。”

  吕忠这一声瑶瑶叫的璐瑶心里直打鼓。

  怎么办,他看出自己拿白泽的仙丹了?他会不会直接把她捆起来?待会要是动手,她能打的过他吗?

  一瞬间,无数个问题从璐瑶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你怎么又把房间弄乱了?”吕忠把锅铲放在桌子上,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念叨:“还好神君不在,否则你定少不了一顿臭骂。”

  他没发现她的不对劲?

  见璐瑶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吕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哦,来了来了。”

  生怕吕忠再生事端,璐瑶连忙把盒子藏进袍袖,上前帮吕忠一起收拾房间。

  待东西全部放回原处,吕忠这才拿起锅铲去做饭。

  临走时不忘叮嘱璐瑶一句:“可别再闹腾了,知道吗?”

  璐瑶连连点头称是,只希望吕忠赶紧离开。

  确认吕忠离开后,她又开始收拾细软,不一会的功夫,有用的没用的她已经装了一包袱。

  她小心翼翼饿把包袱藏在衣柜中,为今夜的出逃做准备。

  晚膳过后,吕忠如往常一般为她煮了洗澡水,随后又去后院喂他圈养起来的山鸡,折腾一个时辰后,他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自己的房间。

  是夜。

  璐瑶安静地坐在里屋等待,戌时刚过,吕忠屋内的灯火就被吹灭。

  她眸子一亮,眼底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但她并没有着急离开,她必须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才能动身,否则,一旦被吕忠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她这才缓缓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吕忠窗边,小心翼翼地打开纱窗,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只见此时吕忠正躺在床上,呼吸节奏平稳。

  很好,睡着了。

  璐瑶把脑袋缩了回去,转身折回房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包袱,利索地挎在肩上。

  走到门口时,她蓦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漆黑一片的房间,眼底闪烁着晶莹。

  不管怎么说,这地方好歹也为她遮风挡雨上百年,要说没感情,那绝对是假的。

  此番她选择离开,也不是对白泽有意见,她只是觉得,常年待在四月庭,不谙世事,看待事物的目光难免会短浅些。

  往后如何,她不想管,她只知道,趁着白泽还没回来,她必须出去外面闯闯。

  即便外面的世界如吕忠所说,危机四伏,她也要在这充满魑魅魍魉的人世间走一遭。

  等她的目光达到白泽的境界,她自然会回来。

  届时她再重新审视白泽杀死安陵这个问题。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地抹了抹眼角的泪花。

  璐瑶,你可以的,离开这里,你才能真正成长,别忘了,你的内丹还在别人体内,终有一天,你是要亲手夺回来的!

  她用力握着拳头,转身走出房间,走过庭院,走出大门,与四月庭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