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月姬跪四月庭
洛灯花2017-10-31 20:353,449

  红线沉默了一会,又凑到璐瑶身旁,小声叫了她一声:“瑶瑶啊。”

  “嗯?”璐瑶头也不抬,只是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应红线了。

  见她的注意力全在璎珞上,红线也不在意,轻声说:“你不是觉得四月庭无趣吗?不如我住下来,陪你度过这三年禁足期,如何?”

  “这个……”

  不等璐瑶把话说出口,她就被一股力量拎了起来,紧接着头顶传来一句话:“这个肯定是不行的。”

  看到来人,红线心虚地站了起来:“神君,你怎么出来了。”

  白泽瞥了璐瑶一眼,再看了看她,“本君再不出来,我们家小崽子岂不是要被你给卖了?”

  红线干笑地打着哈哈:“这哪能啊,我疼她还来不及呢。”

  白泽淡然一笑,顺势把璐瑶抱在怀里的,随手摸了摸她手上的璎珞,漫不经心地道:“方才本君收到了青龙的传信,信中说你打破了他的琉璃盏,还嫁祸给迷情谷的九姑娘,最后与他大打出手,扬言再不与他相见,可是真的?”

  红线的目光四处飘着,就是不和白泽对视。

  “和他打斗是真的,但那琉璃盏不是我打碎的,是九晴儿栽赃陷害!”

  “还有这事?”白泽挑眉。

  “是啊!”红线激动地提高了声调:“神君,其实这事都是九晴儿的错,她来龙吟谷做客就做吧,我也不拦着,可她偏找我麻烦,我这暴脾气……”

  “你打她了?”璐瑶好奇地问。

  “没有,我不是那种暴力的人。”她直接否认,“我就是推了她一下,谁知她如此不经推,我才碰她,她就倒了,还打翻了桌子,琉璃盏也遭了殃。”

  说起那琉璃盏,她也是十分心疼,那东西好歹是玄武大爷送的,虽说不上价值连城,却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可惜就这么没了。

  白泽淡淡撇了她一眼:“这件事的重点不是琉璃盏吧?”

  她一愣,张了张口,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不说话?”估计是抱累了,白泽轻轻把璐瑶放了下来,捏了捏璐瑶的脸颊,抬头对红线说:“没关系,待青龙来了,我们再仔细探讨探讨这事。”

  听到青龙的名字,红线脸色一变:“别。”

  在璐瑶好奇地目光下,她无奈地耸耸肩,道:“神君,我承认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但九晴儿找我麻烦不假,我不过是略施教训,再怎么说,我也不能丢了咱神兽一族的声望不是?”

  说罢,她不忘朝白泽眨了眨眼。

  “这时候,你倒是想起神兽族的声望来了。”白泽瞥了她一眼。

  “那是,丢了什么也不能丢神兽族的颜面嘛。”她抬手擦了擦额间的冷汗。

  心底暗暗腹诽,神君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一直在笑。

  她刚想着,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果真在这。”

  他怎么来的这么快?

  红线猛地回头望去,只见一身青袍的青龙正气冲冲地朝她走来。

  不好!

  看到青龙的瞬间,她转身就跑,奈何青龙的速度远在她之上,她才刚转身,对方已堵住她的去路。

  “和我回去。”青龙上前就抓住红线的手。

  “不要,放开我!”她冷冷与青龙对视,“青龙,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有主的人了,以后别总是对我毛手毛脚的。”

  有主的人?

  白泽诧异地扫了两人一眼。

  他与青龙红线相识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红线如此对青龙说话。

  青龙为难地看了她一眼。

  估计不知该说什么,青龙转头对白泽抱拳,“神君,实在抱歉,打扰了。”

  说罢,他拉起红线的手就往外走,红线奋力挣扎,甚至对其拳打脚踢,青龙无奈,二话不说掏出捆仙锁,三两下把红线绑住,随后扛着离开了四月庭。

  那速度,当真是来匆匆去也匆匆。

  看着青龙渐行渐远的背影,璐瑶转头看向白泽:“将来我若是闹脾气,你也会捆我吗?”

  白泽摇头:“不会。”

  一丝感动瞬间涌上璐瑶的心头。

  白泽又接着说:“你若是闹脾气,直接打一顿便是,无需捆起来,麻烦。”

  “……”

  两人正打算回屋,身后的吕忠突然开了口:“神君,似乎又有人来了。”

  璐瑶顺着他的目光朝天上望去。

  只见空中一抹绚丽的云彩直冲四月庭,随着那云彩越来越近,她看清了立于云端的人,是当初那个把他们堵在南天门的女仙。

  眨眼的工夫,女仙已落地,缓缓朝他们走来。

  女仙看到璐瑶,眉头轻皱,但很快又恢复了淡然。

  她走到白泽身前,福身行礼:“见过神君。”

  莫约是因上次的事,白泽对她并没有好感,直接问:“何事?”

  女仙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小仙月姬,奉天帝之命前来侍奉神君。”

  侍奉?吕忠惊讶地看着眼前如花儿般娇嫩的仙子,这厮怎么看都是被侍奉的主,她侍奉神君?天帝在与他们开玩笑呢吧?

  白泽听到这番话也愣了愣,但他还是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不必,仙子请回吧。”

  说罢,他拉着璐瑶就往回走。

  谁知月姬也跟了上来。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白泽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回头看向月姬,“为何还不走。”

  月姬抿着唇,低头说道:“此乃天帝之命,小仙不敢违抗。”

  “那本君之命,你就敢违抗?”

  月姬一愣,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神君恕罪,月姬不是这个意思。”

  “走。”白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不希望再说第二次。”

  天帝在打什么算盘,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要在四月庭安排天庭的人,想都不要想。

  也不管月姬有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白泽带着璐瑶进了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兴许是累了,回到房间里,璐瑶脱了外袍与鞋子,利索地爬进被窝,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白泽坐在床沿边上,看着她没有丝毫防备的睡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月姬并没有离开四月庭,白泽二人进屋后,她便在大院里跪了下来,一副白泽不留她,她就一直跪下去的阵势。

  吕忠多次上前劝说,皆被月姬回绝。

  无奈之下,他进屋搬了一张小凳子,坐在屋檐下,边嗑着瓜子边看月姬暴晒在正午的太阳底下。

  莫约半个时辰后,太阳渐渐被厚厚的云层挡住,吕忠感受到了来自正午的第一缕清风。

  但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他的心又悬了起来,看这阵势,是要下暴雨啊。

  他呸了呸嘴里的瓜子壳,对月姬喊:“上仙,你还是走吧,就要下雨了。”

  月姬盯着那紧闭的房门,咬牙切齿,“下雨又如何,今日就是下雪,我也不会走的!”

  她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接近白泽的机会,岂能说走就走。

  再说,她有天帝的圣喻,她就不信白泽真的能无视天帝的意思。

  吕忠无奈,继续劝说:“上仙,你也别太执着,我们神君说一不二,他说不收你,就不会收你,你就算在这跪个千年万年,他还是不会收你的。”

  这次月姬没有再开口,只是紧紧盯着那扇关着的门,眼里透着满满的执着。

  “行行行,你爱跪就跪着。”吕忠知道说不动她,放下手里的瓜子,搬起凳子走进屋里,顺手把房门关上。

  一时间,整个庭院只剩月姬一人跪着,眼见头顶的乌云就要化作雨滴,拽着裙摆的拳头紧了紧。

  这小厮竟真的走了,该死的,眼看就要下雨,难道她真要在这淋雨不成?

  滴答!

  她刚想着,一滴冰凉的雨水已落在她的鼻尖上。

  滴答滴答!

  轰隆!

  白色的雷电闪过,天上传来一声巨响,天上的乌云瞬间化雨,全数落了下来。

  淅淅沥沥……

  雨水低落在地上,溅起些许泥土,顷刻间,月姬粉嫩的纱裙已是污迹斑斑。

  她嫌弃地拉起裙摆,谁知却带起一片泥。

  一向爱干净的她此时恨不得起身就走,可刚才她已经把话放出去,若是这样离开,岂不是很面子。

  月姬正想着该如何摆脱现状,身后就想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花神上仙,好久不见。”

  这声音……

  她猛地回头望去,“星云仙君?”

  来人正是天庭最爱凑热闹的星云仙君,此时的他撑着一把油纸伞,淡笑地站在她身后,却丝毫没有帮她遮雨的意思。

  她脸色立即冷了下来,转回头去,淡淡问道:“你来作甚?”

  星云一步步走到她身旁,慢慢蹲了下来,与她平视,“本仙君来这,自然是有事要办,不过,你这是……”

  “吸收天地灵气。”月姬没好气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星云仙君恍然大悟,轻轻笑了一声:“都说花神上仙乃万花灵气凝结之体,如此看来,倒是没错。”

  “什么意思?别绕来绕去的,有话直说。”毕竟与星云认识了上万年,在他面前,月姬也不想再装优雅。

  似乎没想到月姬会听不懂自己话中的意思,星云一愣,呵呵笑了起来。

  好一会,他才停了下来。

  “上仙,有句话叫‘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话,您还是慢慢悟吧。”说罢,他似乎想起什么,拍了拍脑袋,“对了,本仙君此番前来,是为传天帝圣旨,他老人家说了,若是神君不收你,你就回去吧,千万不要与神君闹不痛快。”

  什么?那她这淋雨的罪岂不是白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