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禁足三年
洛灯花2017-10-31 20:233,432

  三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有不悦,有期待,有不知所措。

  “怎么了?我来的不是时候?”红线被他们看得浑身不对劲。

  特别是白泽那冰冷冷的目光,冻的她直打颤。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走为上策时,璐瑶突然从被窝里跳了出来,迅速跑到她身后,指着白泽道:“红线姐姐,快救救我,他要用家法伺候我。”

  “什么?这么过分?”红线大惊:“神君,璐瑶虽调皮,可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孩子,你怎么能……”

  “嗯?”

  白泽的一个眼神扫过来,红线立即改口:“我觉得吧,有时候,打还是要打的,这孩子太调皮了,不打不长记性。”

  “红线姐姐!”璐瑶气得直跺脚。

  在两人的夹攻中,红线很没骨气地选择站在白泽那边。

  她郑重地拍了拍璐瑶的肩膀,认真地道:“瑶瑶啊,你别紧张,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打完就好了啊。”

  璐瑶看了看红线,再看了看白泽,一股委屈瞬间涌上心头。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边哭边说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生来没爹没娘就算了,还被一个暴力的神君收养,三天打两天骂的,也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呜呜呜……”

  她这一哭,弄得白泽有些措不及防,红线尴尬地站在那里,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

  白泽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挥手让红线两人退下:“你们出去。”

  红线与吕忠交换一个眼神,快速撤出这个是非之地。

  临走前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一时间,房间内就剩下白泽与璐瑶,璐瑶低头啜泣,白泽拉过一个椅子就坐了下来,一语不发地打量着璐瑶。

  璐瑶害怕白泽真的动手,也不敢抬头,一直哼哼唧唧地站在原地。

  两人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白泽打破了这片寂静。

  “你,过来。”他无奈地说道。

  璐瑶抬起那张挂满泪痕的小脸,讨价还价:“你答应不打我我就过去。”

  这虎崽子,真是越大越出息了。

  白泽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点头:“好,我答应你,过来吧。”

  听他这么说,璐瑶这才不情不愿地往他那边挪了挪。

  挪了好一会,她才来到白泽身前。

  白泽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撑着下巴问她:“刚才那黄毛小子所说的,可是真的?”

  “黄毛小子?”璐瑶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是说付琰吗?他对你说什么了?”

  不知为何,璐瑶说出那个名字时,他心底的火瞬间烧了起来。

  他硬压着不满,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定亲!”

  “哦,那个啊。”她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那是他们自作主张,与我无关。”

  说起这件事,璐瑶心里其实也是郁闷的很,她才一百来岁,定亲一事对她来说为时过早。

  当初她在黄岩洞答应付琰留下,也不过是缓兵之计,现如今她摆脱困境,得找个时间与他说清楚才行。

  免得付琰总惦记着这事。

  白泽却有些怀疑,挑眉问:“当真?”

  璐瑶重重地点了点头,以表真诚。

  白泽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问完‘正事’后,白泽绷紧的脸也放松了些许。

  他轻轻揉着璐瑶的发丝:“昨夜那些妖贩子可有伤到你?”

  “有,他们打我!”

  白泽心中一紧:“打哪儿了?”

  “这儿。”她委屈地指着后脑勺:“还有个包呢。”

  他连忙抱起璐瑶放在自己大腿上,仔细撩开她的发丝,这一看,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璐瑶的后脑勺竟肿了个大包,白皙的头皮还有些红肿。

  盯了璐瑶的后脑勺好一会,他拧着眉,硬是什么也没说。

  见他久久没动静,璐瑶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嘟着小嘴道:“你不帮我揉揉吗?”

  白泽一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手轻轻按摩着她的后脑勺:“被一个妖贩子欺负至此,以后出了四月庭,可别说你是我白泽的人。”

  璐瑶立即表态:“放心吧,我绝对不说!”

  白泽的嘴角一抽,按摩的力度故意加大了些,疼的璐瑶呲牙咧嘴。

  “疼疼疼,别按了。”

  白泽淡然地松开手,漫不经心地说:“对于你昨夜擅自离开四月庭一事,本君决定不再追究。”

  有这等好事?璐瑶眸子瞬间一亮。

  “但是!从今日起,三年之内,你不得离开四月庭半步,否则,家法伺候。”

  “凭什么!”三年不出门,还不如憋死她算了。

  白泽淡笑:“就凭这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你你你!你无耻!”

  “这就无耻了?等你长大了,你会发现,无耻的还在后头呢。”他轻笑地挑起璐瑶的下巴,仔细地打量着她粉嫩的脸颊:“哎呀,你说像你这么漂亮的老虎,骑出去会不会显得比较尊贵?”

  什么?他竟对她有这种想法?

  璐瑶瞬间向后退了几步,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白泽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大不了我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你这叫以卵击石。”

  对于白泽提出的三年禁足方案,璐瑶拼死抵抗,以绝食自杀等方法示威,奈何皆被白泽一一破解。

  折腾几个月,她什么好处没拿到,倒是折腾了一身毛病。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她浑身乏力地坐在院子里的梧桐树干上,双眼散光,面黄肌瘦,嘴里喃喃念着:放我出去……

  吕忠奉白泽之命看着她,看到她如此失魂落魄,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跃上树枝,蹲在她身旁,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只见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二十里外的平原,明亮的眸子里散发着渴望的光芒。

  “瑶瑶,你就别看了,神君不会让你出去的。”他好心提醒。

  璐瑶收回目光,有气无力地说:“我知道,他这个周扒皮,他就是怕我跑了,没人给他当坐骑。”

  她早该想到的,一个神君没事收留她作甚,原来是为了把她培养成坐骑。

  “瑶瑶,我觉得你误会神君了,他让你留在四月庭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外面世界这么乱,你的修为又这么低,出去还不是只有被人欺负的份。”

  虽然他不知道神君禁足璐瑶的真正用意,但他说的也没错。

  就以璐瑶现在的修为,再出去,指不定又被抓了,还是待在四月庭内比较安全。

  他话音刚落,璐瑶就给他丢了个白眼:“那我宁愿在外头被人欺负,也不要留在这个无聊的地方。”

  一年两年也就算了,她在这可是待了上百年。

  也不知道白泽那厮是如何耐得住寂寞的,在这方面,她由衷地佩服白泽,太能忍。

  吕忠看了她一眼,掰着手指道:“哪里无聊了,我看挺好的。”

  “那是你没见过外面的精彩。”

  璐瑶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听你这么说,你见过?”

  回头一看,是红线。

  想起几个月前红线的临阵倒戈,璐瑶就来气。

  “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看你了。”红线眉头轻佻,上下看了她一眼,“听说神君把你给禁足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璐瑶没劲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托你的福,不长,也就三年。”

  “不就是三年嘛,眨眼的工夫。”

  对于神仙来说,三年确实不长。

  璐瑶瞥了她一眼,跃下树枝,头也不回地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被留在树上的红线有些懵,连忙喊:“你干嘛去?”

  “睡觉。”她头也不回地回答。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红线微微勾起嘴角,提高声调,“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

  她这一声吓得身旁的吕忠一颤,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璐瑶的脚步也明显慢了下来。

  她不急不忙地继续说:“我刚从凡间带回来一些新鲜玩意,本想送给你的,既然你急着睡觉,那我就拿回去送给三太子吧,正好他这几天正无聊的紧。”

  话落,她深叹一口气,转身欲走。

  “等等。”

  听到璐瑶的呼声,一丝狡黠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停下脚步时,她已换上疑惑的表情。

  回头打量着身后的璐瑶。

  璐瑶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伸出藕臂,“什么新鲜玩意,拿出来给我瞅瞅。”

  在璐瑶期待的目光下,她慢吞吞地从袍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银圈:“这个,见过吗?”

  璐瑶接过她递来的银圈,仔细打量着上面挂着的长命锁以及珠串玉石。

  看了好一会她才抬头问红线,“这是什么?”

  她活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璎珞,最新款,凡间的小姑娘可都抢着要,这是我好不容易拿到的。”

  她话刚说完,璐瑶就朝她投去了怀疑的目光,“你……打算把小姑娘喜欢的东西,送给三太子?”

  三太子要这姑娘家的东西作甚?

  “那怎么了,三太子说了,乾坤圈的样式太旧,想借用别的东西帮助乾坤圈变换造型,我看这璎珞还不错,你若是不要,我就……”

  红线刚要把手伸向璎珞,璐瑶连忙把它藏在身后,仰着脖子道:“谁说我不要的。”

  “拿人手短啊,既然你拿了我的东西,就不能再生我气了。”为了给璐瑶买这个东西,她可费了不少功夫。

  摸着刚拿到的新鲜玩意,璐瑶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看你表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