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惨遭欺负
洛灯花2017-10-31 20:352,352

  不料白泽深吸了一口气,打屁股的力道更狠了。

  璐瑶疼的呲牙咧嘴,嘴里还不断骂道:“白泽,你这个周扒皮,小气鬼,阴晴不定的更年期老头!”

  她不说还好,老头二字似乎刺激到了白泽的某根神经,下手的力度更是一点不含糊。

  若说之前的疼是皮肉的,那现在的疼就是刺穿灵魂的疼痛了。

  “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去干活,别打了!”半盏茶后,璐瑶最终还是投了降。

  不是她太怂,实在是白泽太狠。

  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挑起扁担的璐瑶站在门口仰头流泪。

  说好的转世能当个时刻被捧在手心的宠物,现在倒好,当了苦力。

  亏她在天庭的时候还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哼,他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更年期老头。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被安陵吃了的痛快,也免了在他手下受这等委屈。

  边走边嘟囔,不知不觉,她已来到内湖边上。

  “你就是璐瑶吧?”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璐瑶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素衣的男人,他比璐瑶高三个头,璐瑶看他,得仰着头。

  “你谁啊?”她的脸上满是不悦的表情。

  男人淡然一笑:“我叫吕忠,你可以叫我阿忠。”

  “哦。”管他是什么吕忠还是洪忠,被打了一顿的璐瑶现在一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吕忠似乎也不在意,继续跟在她后面:“我是神君的第三千四百七十六代仆人。”

  “什么?”她猛地停住脚步,身后的吕忠没反应过来,直接撞上前面的她,弄得她踉跄两步,还好她反应够快,眨眼间就稳住了脚步。

  “他还有仆人?”璐瑶上下打量着身后的男人。

  普通的长相,普通的体格,普通的衣服,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妖的气息,也没有仙的气息。

  这男人什么来头?

  “实在抱歉,吓着你了吧?”吕忠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其实我只是一颗普通的金丹,是神君大人以仙气滋养,才得以修成人形。”

  原来是金丹,难怪身上没有妖和仙的气息。

  “那你找我有事吗?”她淡淡瞥了男人一眼:“还是说,你家那更年期的主子找我有事?”

  “这……”吕忠为难地看了一眼右边的丛林:“神君让我过来跟着您。”

  “跟着我?”她眸子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哦~他是害怕我跑了没人给他挑水是吧?你回去且让他放宽心,我不跑,不用这么防着我。”

  “璐瑶姑娘,你误会了,神君是担心你的安危。”吕忠生怕藏在暗处的某人跳出来,连忙解释。

  可璐瑶却偏不信他。

  “你就可劲儿编吧,他要是担心我,还能让我一个小娃娃出来给他干活。”说着,她拿起木桶舀了半桶水,吃力地拎了上来:“呼……你也别帮他说话了,真担心我就帮我把水打满先。”

  她话音刚落,吕忠就退了好几步

  “这……这可不行。”他连忙摆手:“神君说了,不能帮你。”

  “我说什么来着,他就是个小气鬼。”璐瑶拿起另一个空桶,又咬着牙舀了半桶水:“周扒皮都没有他这么欺负人,他这么厉害倒是欺负大妖怪去,逮着我一小姑娘不放算什么本事。”

  躲在暗处的白泽听到这番话,额头的青筋瞬间暴起。

  “神君,消消气,消消气。”红线帮他顺了顺气:“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哼!”他甩了甩袍袖:“不知好歹的丫头。”

  “唉,我这都是做得什么孽啊。”红线看着白泽远去的身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嘴:“出这馊主意。”

  没错,让璐瑶干活锻炼身体的主意其实是她想出来的。

  谁让璐瑶那么瘦弱,动不动就晕厥,就像玄武大爷所说,这丫头弱的一点都不像四月的转世,为了让她强大起来,第一步就是锻炼身体,一开始她的想法是带璐瑶离开百兽山,去凡界锻炼。

  当然,白泽大佬拒绝了。

  所以才想了第二个法子,让璐瑶留在百兽山,但她要承受将来四月庭所有的体力活。

  当然,白泽大佬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但如果让他二选一,他自然会选后者。

  只是璐瑶将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路上,吕忠不断地在璐瑶的身后碎碎念,而不到一米高的璐瑶挑着两大桶水,呼呲呼呲地往四月庭的方向走,踏进四月庭时,她已累得满头大汗。

  正坐在梧桐树下作画的白泽听到声响,抬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正好看到她坐在地上,用力呼吸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白扒皮,你……呼……你要的水……”璐瑶上气不接下气地拍了拍的木桶。

  听到她的称呼,白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眼底的心疼也消失无踪。

  “既然水有了,那就开始做饭吧。”他低头作画,头也不抬:“还有,食材需要自己想办法,鉴于你初次做饭,就弄个简单的,红烧赤兔与清蒸霸王鱼即可。”

  “赤兔?霸王鱼?”璐瑶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怎么不让我去抓妖怪回来给你吃?”

  话音刚落,白泽已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她。

  他的目光就如炙热的火球一般,在她的身上转了几圈,弄得她脸颊发烫。

  半响,他缓缓开口:“化形妖怪,吃不得。”

  什么?

  他盯着她看了半天,就为了说这么一句话?

  “你不让我吃,我还偏要吃!”她气呼呼地挑起水桶,快速走进厨房。

  把水倒入水缸后,她转身走回庭院。

  白泽依旧低头作画,梧桐树上枯黄的落叶随风飘下,轻轻落在他的肩膀上,他却浑然不知。

  这一幕让璐瑶想起书中看到的一句话,公子于树下作画,此情此景,亦是一幅画。

  她正看得出神,一只大手却打断了她的臆想。

  吕忠伸手在璐瑶的面前晃了晃:“璐瑶姑娘,我们该去内湖了,我算了算时日,再过半个时辰,内湖中的霸王鱼都会冒出水面透气,若是错了时辰,你就得亲自下湖抓鱼了。”

  “那赶紧走吧,还等什么。”璐瑶毫不犹豫转身奔出庭院。

  与此同时,白泽放下手中的笔,满意地吹干宣纸上的墨迹。

  只见纸上画着一位女童,她身着粉色纱裙,头绑一对双丫鬓,脖子戴璎珞,脚踝戴铃铛,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笑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