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白泽哥哥是你叫的?
洛灯花2017-10-31 20:252,379

  “才不是。”璐瑶连忙护住包袱:“这是我与白泽哥哥的换洗衣物。”

  “白泽哥哥?”神仙难以置信地掏了掏耳朵。

  这位神君可是拥有上万年寿命,她一个奶娃娃竟称他为哥哥?叫祖宗也不为过啊。

  “白泽哥哥是你叫的吗?”璐瑶不悦地瞪了神仙一眼。

  神仙转头看向白泽,只见他正拧着眉头,心情似乎十分糟糕。

  “小仙知错,还请神君责罚!”神仙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神仙这一下跪,引得其他神仙都看了过来。

  “那边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啊,不过那仙僚怕是要遭殃了,白泽神君也敢惹,这不是找死么。”

  “原来那就是白泽神君啊,听闻他四百年前大败妖王妄天后就不再出席天界任何宴席,此番前来,又是何意?”

  “大人物的想法可是我们这些人能揣测的,吃酒吃酒,别坏了兴致。”

  莫约是害怕得罪了这位杀神,神仙们瞥了这边一眼后,又转身继续吃吃喝喝,完全没有过来缓解局势的意思。

  跪在地上的神仙瑟瑟发抖,他与白泽打招呼不过是想与这尊大神拉近关系,谁知关系没拉进,反而惹怒了对方。

  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神君,您可来了,快往这边坐。”正当他以为自己难逃一死时,一道悦耳的声音蓦然从东边传来。

  转头一看,只见一红衣女子正坐在不远处,挥着胳膊。

  是神兽朱雀!

  白泽转头看向朱雀,也不理跪在地上的神仙,径直朝那边走去。

  看着白泽离开的背影,神仙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白泽才靠近红线,她就一手把他怀中的璐瑶夺了去,高高举在空中:“你就是小璐瑶吧,百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璐瑶对她报以一笑:“百年不见,红线姐姐还是如此年轻。”

  “这小嘴儿甜的,一点都不像被神君养大的娃。”她把璐瑶放了下来,狠狠地蹂躏了一番璐瑶胖嘟嘟的脸颊。

  突然,她只觉身后一阵凉意,回头望去,只见白泽正一脸不爽地盯着她,那冰冷的眼神直逼灵魂深处。

  她慢慢松开手:“呃……那什么,我突然想起青龙有事找我,我过去看看。”

  语毕,人已没了踪影。

  对于红线的落荒而逃,白泽并不在意。

  他不急不忙地走到红线方才的位置上坐下。

  “过来。”他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把璐瑶拉了过去:“坐。”

  才刚坐下,白泽就打开了话匣子。

  “这么多年我一直闭关无暇顾及于你,有些问题,我也忘了问。”他剥了个橘子递到她手里:“你可记得自己的父母?”

  她随手一接,往嘴里塞:“我没有父母。”

  没有父母?

  见白泽一脸疑惑,她又继续说:“其实……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天上?这儿?”

  对于百兽山的位置来说,九重天便是天上了,虽然它依旧凌驾在凡界之上。

  她迷茫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依稀记得,从高处掉了下去,之后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再然后……再然后醒来就在四月庭了。”

  白泽又往她的手里塞了个剥了皮的火龙果,继续问:“那可还记得当时撞到的是何物?”

  她愣愣地想了一会,硬是什么也没想起来,烦闷地啃了一口果子,摇头:“都一百多年前的事了,记不太清楚。”

  毕竟是刚降生时发生的事,她若是能记得一清二楚,那才奇怪呢。

  想着,她又恶狠狠地咬了两口火龙果。

  红色的果汁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下巴,眼见就要低落在她胸前,白泽及时擦掉那欲滴的果汁:“记不起就算了,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躲到青龙这边来的红线见白泽又是剥果皮又是擦嘴地伺候着璐瑶,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那是她认识的神君吗?怎的变得如此温柔体贴?

  简直跟换了个人一样。

  一旁的青龙也看直了眼。

  回过神后,他转头对朱雀问:“红线,那娃娃当真是四月?”

  “不知道。”话音刚落,她又嘿嘿一笑:“不过这次十有八九错不了。”

  “确定?”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十分确定,你没看到神君那样,这世上除了四月有那本事,谁还能劳烦他老人家伺候着?”

  青龙抬头看了一眼又是倒水又是剥水果又是擦嘴的白泽,喃喃自语:“倒也是。”

  这么多年来,他还真没见过谁能让神君如此上心,除了四百年前死去的四月,以及眼前的璐瑶。

  要说璐瑶不是四月,他还真的很难相信。

  只是为何四月会忘了他们?身上也没了神兽本应该有的气息?

  太令人在意了。

  就在此时,瑶池外传来一道悠扬的声音。

  “天帝驾到~”

  众仙纷纷放下手中之物,嘈杂的瑶池瞬间安静无比,所有仙面向入口,微微颔首,恭敬地齐喊:“恭迎天帝圣临!”

  龙袍加身的天帝在一群仙女的陪同下缓缓走上高台,袖袍一甩,转身坐上龙椅,扫视下面的众多仙家,看到璐瑶时,目光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淡然的模样。

  “各位卿家不比多礼,都起来吧。”

  “谢天帝!”神仙们拘谨地坐回位置上,却谁也没敢出声。

  天帝见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即慵懒靠在龙椅上,大手一挥:“各位不必拘束,既然是寿宴,就随性些,无需顾及礼节。”

  众仙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开始交头接耳,不过依旧不敢有大动作。

  而白泽已恢复刚才的姿势,半靠在椅子上,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剥着橘子皮,当然,橘子瓣最终都进了璐瑶的嘴里。

  吃了一会,她打了个饱嗝,揉着被白泽喂的圆乎乎的肚子:“白泽哥哥,我吃饱了。”

  白泽垂眸看了她肚子一眼,随即仰头饮尽杯中酒,啪的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吃饱了便歇会儿,饿了本君再给你弄些吃得来。”

  旁桌的听到这话,嘴角不由得一抽,神君真把这孩子当猪喂了,这才多大,就让娃娃吃这么多东西,也不怕消化不良。

  想归想,他们却没一个人敢开口。

  白泽虽然辞去了仙职,身上的法力脾气却没丢,这九重天上,除了天帝和几个资质较老的几个神君,谁敢和他较劲。

  吃累了,璐瑶挨着白泽眯眼打盹。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不断地往她的丹田涌来。

  好难受……感觉肚子要炸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