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许你十里红妆
洛灯花2020-05-19 10:173,378

  “什么意思?”

  他烦躁地抓了抓后脑勺:“我爹让人把这里围起来了,怕你出逃。”

  付琰这番话让璐瑶沉默了下去。

  半响,她上下打量着付琰,左左右右看了好几遍,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你长的也不差,怎么就这么缺媳妇呢?”

  且不说这长相问题,单凭他第三山头虎王独子的身份,就应该有不少人主动找上门来,他们何必执着于她?

  难不成他有什么暗疾?

  见她露出惊恐的神色,付琰连忙打断了她的臆想:“你别乱猜测。”

  “我爷爷说了,我未来的娘子,必须是白虎。”付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也知道,这世间老虎很多,但白虎却十分罕见,就目前而言,那些被送过来的姑娘中,就唯有你的真身是白虎。”

  “为什么必须是白虎才行?”璐瑶十分不解。

  活了百来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妖寻找伴侣还有种族要求。

  “不知道,不过我爷爷说,若未来的妻子不是白虎,我将会面临灭顶之灾。”说到这,他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泛着红晕:“我知道昨夜把你带来的两人不是你叔叔,你是被他们抓来的,我爹娘也知道,但他们为了我,选择了无视,实在抱歉,我喜欢你,但我会放了你,方才那些让你留下来陪我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吧。”

  璐瑶本想安慰他,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什么,白泽很快就会找过来,就算她答应付琰留在这里,白泽也不会答应。

  罢了,她与付琰不过是萍水相逢,他的终身大事还是留给他父母纠结,她就别瞎凑热闹了。

  付琰给璐瑶道歉后,她也不再计较,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倒也渐渐熟络了起来。

  而此时五十里外,微风吹拂,枯叶随风缓缓飘落,掉落在清澈见底的溪流之上,随波逐流。

  溪水的岩石缝中藏着一只红色鲤鱼,它的鱼鳞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若有若无的光芒。

  蓦地,只听哗啦一声,浑身通红的鲤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肤若凝脂的绝色美人。

  美人一丝不挂地侧坐在溪流边上,及腰长发垂落在潺潺流水中,随着流水轻轻晃动,她抬手舀起一点溪水,洒在香肩上,水珠划过她的锁骨,流过肚脐,最后没入溪流。

  窸窸窣窣……

  旁边的草丛晃了晃,美人受惊,连忙捂住重要部位,抿唇盯着草丛的方向。

  “哟,这不是我们百兽山第一美人馨瑜仙子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话音刚落,一位面容姣好的男子摇着白玉折扇从草丛后走了出来,淡然地看着溪流中一丝不挂的美人。

  看到来人,馨瑜下意识地唤出了对方的名字:“王岩?”

  此人是她升仙之前的双修伴侣,表面谦谦公子,实际上心狠手辣,修为深不可测,身世也十分神秘。

  王岩走到她身旁,伸手撩起她湿了水的发梢,凑到鼻尖嗅了嗅,面露享受之色:“你怎么回来了?”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馨瑜皱着眉头说。

  她以前虽与这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但他如此轻浮地触碰自己,馨瑜心底还是有些抗拒。

  但王岩并不在意她的抵触情绪,松开她的发梢后,转而抚上她的脸颊。

  “你指的是百年前那件爆炸事件吧?”他嗤笑一声,从脸颊往下游走,指尖划到她的锁骨之上:“当时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你真的冲了过去,好在我所言不假,你真的找到她了。如何?神兽的内丹,好用吗?”

  “你想说什么!”馨瑜愤怒地甩开王岩的手,狠狠地瞪着他。

  王岩不怒反笑,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我说什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当时若不是我提醒你,你现在指不定还在内湖当湖妖呢吧?”

  “闭嘴!”她一巴掌朝王岩打去,却被王岩稳稳接住。

  王岩玩味地看了她一会。

  最后松开了她的手,轻笑地耸了耸肩。

  “好好好,我闭嘴可以,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吃的是神兽的内丹,那东西是无法消化的,而且只要本体变强,就能与之感应,你此番回来,想必是感受到本体与内丹之间的吸引了吧?”

  王岩的这番话让她想起了当初瑶池外内丹的异样。

  当时她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没想到原因竟是这个。

  如果这件事真的如王岩所说,那麻烦就大了。

  现如今虎崽子有白泽撑腰,她只需证实自己的内丹在她体中,白泽随时都有可能找她的麻烦。

  一番思索后,她把希望放在了王岩身上:“听你这么说,你有解决方法?”

  “这自然是有的,就是有些难度。”

  馨瑜也不废话,直接说:“只要能保住我的仙位,让我做什么都行!”

  抓捕到从馨瑜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王岩嘴角微勾,缓缓说道:“杀掉本体。”

  “就这样?”

  王岩点头:“这是最保守的办法。”

  “我还以为是何等大计,原来也不过如此。”馨瑜不屑地嗤了一声,玉手一挥,身上多了一件殷红纱裙。

  她抖了抖袖口,淡然道:“这种事,你以为我没想过?杀掉虎崽子,说得轻巧,她身后有白泽护着,谁敢动手?”

  当初她在瑶池宴会上太过心急,已引起白泽的注意,若想再次下手,谈何容易。

  “那如果白泽不在她身后呢?”王岩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白泽不在虎崽子身后?此话何意?

  见馨瑜露出疑惑的神色,王岩也不跟她绕,直接说:“方才我过来找你时,正巧听到两名妖贩子的对话,昨天夜里,他们在森林里抓了一个小姑娘,且卖给了第三山头黄老虎家。”

  “这与虎崽子有何关系?”

  王岩挑眉看着她,不语。

  两人对视半响,馨瑜恍然大悟:“难不成……那小姑娘就是虎崽子?”

  “还算聪明。”王岩给她丢了个赞赏的眼神:“现在,你知道怎么做了?”

  王岩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自然知道这其中的意思:“我现在就去第三山头。”

  “我与你同去,说到底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

  不等馨瑜动身,王岩已朝第三山头的方向奔去,馨瑜紧跟其后。

  与此同时,四月庭内一片寂静,刚醒不久的白泽坐在靠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门口的吕忠。

  “你真的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吕忠被问的一颤:“回神君,小人不知道。”

  他的回答让白泽的脸色又是一沉,只见白泽猛地站起,吕忠还以为他要教训自己,谁知他白泽直接越过他,径直朝外边走了出去。

  “神君,您这是去哪?”吕忠担忧地问道。

  “找她。”

  话音刚落,他已没了踪影。

  远在五十里外黄岩洞中的璐瑶猛然打了个冷颤,她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不知为何,她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瑶瑶,到你了。”付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低头看了一眼棋盘:“啊,哦,好。”

  啪嗒!

  黑子落下,又堵了付琰的生路。

  眼见就要败北,付琰眸子一转,贼兮兮地问道:“瑶瑶,若是你长大了,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

  璐瑶想也没想就说:“自然是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了。”

  “为什么?”付琰有些不解。

  “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对于男女之事,璐瑶了解甚少,就连婚礼,她也只了解过十里红妆这一种,其他的一概不知。

  见她这么一说,付琰也明白过来。

  他笑眯眯地撑着下巴对璐瑶说:“那等你长大了,我许你十里红妆,用夜明珠为你制做世界上最独特的凤冠,用晚霞为你编织稀世婚服,让你享受六界中最独特的婚礼。”

  “不要。”

  付琰诧异:“你不是喜欢这些吗?”

  她点头:“是啊,我喜欢这些,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这句话如一把匕首刺入付琰的心脏。

  他抿了抿唇,硬是挤出一抹微笑:“没事,我们来日方长。”

  轰隆!

  洞外传来一声巨响。

  山洞突然晃了晃,头顶掉下些许灰尘。

  璐瑶被呛地咳嗽了两声:“什么声音?”

  听到巨响的瞬间,付琰的脸色一变,此时听到璐瑶的话,这才转头看向她。

  “我出去看看,你……”他目光再山洞里扫了一圈,最终落在角落的大缸上。

  随即,他拉着璐瑶走到大缸旁,吃力地把盖子揭开:“你在这躲躲。”

  看着能容下一个大人体积的大缸,璐瑶眉头不由一皱:“我为什么要躲起来?”

  “可能是我爹娘的仇家找上门来了,我怕误伤你。”也不管璐瑶乐不乐意,付琰拦腰抱起璐瑶,把她放进缸里:“好了,别废话,赶紧进去。”

  把璐瑶安置好后,他不忘叮嘱:“记住,我不让你出来你千万别出来,知道吗?”

  “那你呢?”

  “我出去看看我爹娘。”说着,他拿起盖子把缸口盖上。

  躲在大缸里的璐瑶听到一阵跑远的脚步声,就知道他已经出去了。

  璐瑶蜷缩在黑漆漆的大缸里,心跳如打鼓,怎么都不安宁,刚才她就发现了,外面的灵力波动,不是白泽的。

  难道真的是付琰爹娘的仇人找上门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