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麻烦接二连三
洛灯花2018-04-03 16:423,449

  轰隆!

  外面又传来一声巨响。

  璐瑶紧张地拽紧袖子,付琰该不会出事了吧?她要不要出去帮忙?可是她的修为尚浅,即便冲出去,最多也就多送一条命,但要她眼睁睁看着付琰一家落难,她着实办不到。

  犹豫再三,她最终下定决心,吃力顶开盖子,跳出大缸。

  此时,洞外一片狼藉,四周碎石满地,付琰爹娘双双负手而立,身前站了一排壮汉,而壮汉前方不远处,一对男女并肩走来,身上透着一股咄咄逼人之势。

  “黄老虎,别来无恙啊”王岩摇着白玉折扇,一步一步朝洞口走来。

  看到来人,黄城脸色一沉:“王岩,你来做什么?”

  “自然不是来找你喝茶的。”他啪的一声收起折扇,冰寒的目光直逼黄城:“听闻你昨晚收留了一位小姑娘,不知黄兄可否让在下与她见上一面?”

  黄城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儿子,看到他正使劲地对自己使眼色。

  虽然不知道王岩与璐瑶之间有什么恩怨,但看在儿子的面子上,黄城选择了装傻。

  “小姑娘?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小姑娘。”

  一听这话,王岩便知黄城有意袒护璐瑶。

  他脸色一沉,冷笑道:“呵呵,黄城,我劝你最好不要感情用事,免得伤了和气!”

  “你一来就击塌我一座山洞,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和气可言?”对于王岩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妖,黄城实在没什么好感。

  王岩听完眉头一挑:“听你这意思,是不愿放人了?”

  “我说了,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人!”

  “有没有,进去看了才知道。”他对馨瑜使了个眼色。

  馨瑜会意,以最快的速度往山洞的方向冲去,轻松突破重重障碍。

  谁知有人比她更快。

  “站住!”只闻话音落下,一抹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进去就能进去?”

  定眼一看,这人不是黄城的妻子又是谁?

  “我说黄大婶,这事与你们一家无关,识相的赶紧让开,我们不想与你们动手。”

  妇人耸耸肩:“实在不好意思,这里是我家,你要进我家,自然与我有关。”

  “不识好歹!”馨瑜气急之下,以仙气幻化出一柄长剑,朝妇人砍去。

  剑刃还没靠近妇人,她就听到叮的一声,转头一看,是黄城!

  叮叮当当!

  她与黄城交手数招,都被全面压制,最终她被逼的退回王岩身旁,手臂上多了一道口子。

  看着伤口慢慢溢出的鲜血,她气地浑身颤抖:“我杀了你!”

  她还未冲出去,就被王岩拍了拍肩膀:“算了,走吧。”

  “凭什么算了?他伤了我!”璐瑶愤怒地甩开他的手。

  王岩皱眉:“白泽来了。”

  一句简单的话,让馨瑜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原以为他会晚一点,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白泽修为高深莫测,待会若是动起手来,她怕是讨不到便宜,再加上他在天庭有些威信,他如果知道自己打虎崽子的注意,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到时候他在天帝面前说两句她的坏话,她还能好过?

  想到其中的厉害,馨瑜不敢多做逗留,恶狠狠地瞪了付琰一家后同王岩迅速离开。

  两人的突然离去让付琰很是意外。

  “爹,那两个人怎么突然走了?”付琰不解地问。

  黄城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东南方向,神情凝重:“因为有人来了。”

  他话音刚落,一抹白光划过天际,不偏不倚地落在他们面前。

  那人上来就问:“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名叫璐瑶的小姑娘?”

  “又来一个?”听到那人打听璐瑶,妇人轻声嘟囔:“那小姑娘是何方神圣,怎么这么多人找她?”

  此时拼命从大缸里爬出来的璐瑶刚好冲到山洞口,听到白泽的声音,她猛地停住脚步,下意识地躲了起来。

  大佬怎么这么快来了?

  璐瑶躲起来的瞬间,白泽的目光淡淡瞟了一眼她所在的方向。

  不动神色地与付琰一家继续交涉:“你们别误会,本君只是来接她回家而已。”

  一听白泽要带璐瑶走,付琰就急了。

  “她不会跟你回去的!”他张开双手,拦在白泽面前。

  黄城夫妇在一旁看着自己儿子的举动,无奈扶额,他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付琰生怕白泽不信他的话,又说:“她已经与我定亲了。”

  定亲?白泽眉头微皱,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上下打量付琰一番后,他的目光往洞口的方向移去。

  “虎崽子?”他的声音低沉了些许:“还不出来?是想让本君亲自动手?”

  被点名的璐瑶只觉背后一凉,汗毛竖起。

  她拽紧拳头,认命地从山洞内走了出来。

  “呵呵,早啊。”她满脸尴尬地与白泽打招呼。

  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深夜出门觅食被抓来当童养媳,除了她,怕是也没别人了。

  天呐,好丢人!

  付琰没想到她真的会出来,看到她的瞬间,他惊讶地愣了愣。

  回过神后立即走到她身旁,试图把她挡住,不让白泽看到。

  “瑶瑶,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躲好吗?”他压低声音问道。

  他的声音虽小,却全然被白泽听了去。

  白泽玩味地看着冒冷汗的璐瑶,笑问:“你想躲着本君?”

  “怎么会呢。”一听那略带威胁的声音,璐瑶瞬间变怂,狗腿地跑到白泽身旁,笑眯眯道:“像您这么英明神武,法力无边的神君,小的恨不得永远为神君大人捏肩捶腿,好生伺候,怎么会躲着您呢。”

  白泽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回去吧。”

  “瑶瑶!”还未等他们转身,付琰就大声喊:“你不是说不走了吗?”

  付琰的不识相超乎了璐瑶的想象。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指着白泽问他:“那你打的过他吗?”

  “我……”

  不等他把话说出口,璐瑶就打断了他的话:“打不过就别勉强了,以后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后会有期。”

  “磨磨蹭蹭什么?赶紧的。”那边的白泽没耐心地催促着。

  璐瑶不敢懈怠,简单地与付琰一家道别后,便随着白泽离开了黄岩洞。

  两人刚离开,妇人就凑到黄城身旁:“老黄,我总感觉刚才的男人不简单,你说他会不会是上面的人?”

  “应该不是。”黄城脸色有些凝重,他摸着下巴沉思一会,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就是最近入住四月庭的白泽神君。”

  白泽?

  那可是个厉害的主。

  妇人又颤颤地问:“那瑶瑶……”

  黄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概就是他前阵子带去天宫参加寿宴的小娃娃了。”

  白泽神君带一女娃娃参加天帝寿宴之事已传遍六界,他们虽身居深山野林,消息却十分灵通,这事刚出来,他们就知晓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瑶瑶就是那个被白泽宠上天的小娃娃。

  两人对了一个眼神,妇人转头看向身旁拽紧拳头的付琰,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儿啊,你可都听到了?别再惦记瑶瑶了,她是白泽神君的人。”

  “白泽神君都十几万岁了,如此大的年纪,他还能娶了瑶瑶不成?”付琰偏不听:“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她的!”

  说罢,他转身往右边的丛林跑去。

  眼见他就要跑远,妇人连忙喊:“你去哪!”

  “我去第二山头,找爷爷!”话音刚落,付琰的身影已消失在那片翠绿中。

  “这孩子……”

  妇人刚要追上去,却被黄城拉住。

  “算了,让他去吧,平时他总是躲着老爷子,不愿学习法术,现在他能主动去找老爷子,说明他有了学法术的心,无论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都应该为他感到高兴。”

  话是这么说没错。

  “可是白泽神君那边……”

  “这事以后再说吧。”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儿子和白泽神君抢人很不自量力,但他还是想看看,付琰能做到什么地步。

  此时白泽已拎着璐瑶回到四月庭。

  在庭内等待多时的吕忠见璐瑶平安归来,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小祖宗要是出什么意外,他怕是也没好日子过。

  刚走进屋里,白泽就把璐瑶甩在床上,面无表情地对身后的吕忠说:“阿忠,去把院子里的藤条拿来。”

  藤条二字听得璐瑶心底一颤。

  “不许去!”她立刻叫住欲转身的吕忠,随后对白泽问:“你想干什么?”

  白泽双手环胸,冰冷冷地道:“干什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面对白泽的怒火,璐瑶有些害怕,可是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对白泽低头。

  生怕白泽下一秒就把她拎起来打屁屁,她用小被子裹紧自己,继续与白泽叫嚣:“谁让你把赤兔清蒸了?我被妖贩子抓又不是我乐意的,你凭什么对我发火!”

  “还长能耐了你。”白泽被她这丝毫不知认错的态度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见吕忠还站在一旁,瞬间把火气转移到了他身上:“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藤条给我拿来!”

  吕忠连连点头,转身往门外跑去。

  还未迈出门槛,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抬头一看,是朱雀神兽红线。

  红线被撞地向后退了两步,她看到屋子里的三人时,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么热闹啊。”

  她的出现让房间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