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风云暗涌
洛灯花2017-10-31 20:353,352

  “滋补丹,太上老君刚炼的,每日一粒,可增强体魄。”

  太上老君?璐瑶倒抽了一口气。

  “那怎么好意思呢。”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丹药藏进衣裳里。

  脸上挂着掩盖不住的笑容。

  就在此时,那股尿意又涌了上来。

  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对白泽扯出一个笑容:“白泽哥哥,我想……”

  不等她把话说完,白泽又往她怀里塞了一本书:“这个也给你。”

  “这是……”

  “仙术秘籍,本君自创的,六界仅此一本。”他骄傲地抬了抬下巴。

  璐瑶此时急着出恭,根本没注意到白泽那一脸求表扬的表情。

  急匆匆地把书收进怀里:“好好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你啊。”

  她刚往茅房的方向走去,又被白泽拎了回来。

  “就这样?”

  他这么一拎,璐瑶的身子忍不住一哆嗦,她强咬牙关,忍着尿意,一字一字地说:“你不知道大恩不言谢的吗?”

  “这句话应该让我来说吧?”白泽双手抱胸,挑眉打量着她:“难不成你想空手套白狼?”

  空手套白狼?她看上去像是那种龌蹉的人吗?

  “什么人啊。”璐瑶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股脑把刚收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塞回白泽手里:“还你,都还你,我不要了。”

  尿尿要紧!

  可还不等她走出第三步,白泽又喊了声:“站住!”

  他这一喊,璐瑶又哆嗦了一下,双腿忍不住扭了扭,咬牙切齿道:“大哥,算我求求你了,我要憋不住了……”

  白泽见她扭扭捏捏,又满脸通红,再看她要去的方向,立刻明白了过来。

  扶额摆手:“去吧去吧。”

  看着狂奔而去的璐瑶,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你何时才能成长起来啊……”

  霸王鱼习得迷幻术绝对不是偶然,妄天余党已开始行动,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刚回到梧桐山还没来得及坐下的红线得到他的来信,又匆匆赶到了四月庭。

  “您是说,百兽山有妖界的人?”红线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

  自妖王妄天被四月封印后,他的余党一直在找四月寻仇,可惜四月早在四百年前死去,那些人没地发泄恨意,就转移目标,盯上了白泽,奈何白泽法力太强,这么多年他们硬是没讨到一点好处。

  可他们攻击璐瑶又是为何?难不成他们以为璐瑶就是四月?

  “那霸王鱼用的确实是迷幻术没错,你应当知道,迷幻术乃妖界皇族秘术,可身为妖王的妄天已被封印,是谁给那些灵智未开的霸王鱼强制传授了迷幻术?”

  红线听着他的分析,脸色越发凝重,思索半响才说:“难不成是妄天的子嗣?”

  白泽嘴角一抽:“妄天未曾娶妻。”

  她又说:“指不定是私生子。”

  白泽不悦地瞥了她一眼。

  “咳咳,开个玩笑。”感受到白泽那凌冽的目光,她连忙改口:“此事太过蹊跷,小仙先去内湖附近走走,看能否找到与此事相关的蛛丝马迹。”

  “去吧。”白泽倒也不留她。

  红线刚转身,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在袍袖中掏了一会,拿出一个檀木盒。

  “对了,这个给您。”递到白泽面前。

  白泽看了一眼,没有接:“这是何物?”

  红线心虚地搔了搔头:“方才过来时,遇到了鲤鱼仙子,她说以后您与她就是邻居了,这是见面礼。”

  本来她是不打算帮鲤鱼仙子这个忙的,奈何那仙子实在太大方,给了她一盒补颜丹做报酬,她这才勉为其难帮了这个忙。

  不过看神君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没那么好办。

  果不其然,听了她的话,白泽立刻冷脸:“不必了,你拿去还给她吧。”

  说罢,他已抬脚走出书房。

  她看了看白泽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手中的檀木盒,懊恼地拍了脑门一记,自言自语道:“让你贪,迟早遭报应。”

  白泽说不要的东西,她一刻都不敢让它留在四月庭,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她就找到了鲤鱼仙子。

  “实在抱歉,神君不收。”她把盒子与补颜丹一并奉还:“既然我没帮你把事办好,自然也不能收你的东西,里面的丹药我一颗没动,你可以数数。”

  看着她手上的东西,一抹寒意从馨瑜的眼底一闪而逝。

  “上仙说得哪里话,既然这些物件馨瑜已送了出去,就没有收回的道理,既然神君不要,那就送给上仙吧。”她硬是挤出一抹笑容。

  “这怎么行,无功不受禄。”红线直接把东西塞到她手里:“东西还你,我还有事要做,就不打扰你修炼了,告辞。”

  随着红线一点一点走远,馨瑜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崩裂。

  砰!

  她把手中的东西全数摔在地上,赤红的丹药滚了一地。

  “白泽,你以为这样做,我就没有办法接近那虎崽子了吗?你也未免太小看我馨瑜了!”一口银牙被她咬的咯吱发响:“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此时,璐瑶也面临着出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赤兔到底是烤着吃好呢还是红烧好呢?

  她捏着下巴,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璐瑶姑娘,你想好了没有?”吕忠忍不住问。

  她没好气地瞪了吕忠一眼:“哎呀,你不要打断我,我这不正在想吗?”

  “都半柱香时间过去了,你再不拿主意,我就清蒸了。”

  眼见他就要拿着赤兔下锅,璐瑶连忙上前阻止:“不行不行,清蒸多浪费啊,这可是上好的赤兔。”

  “那你倒是给个准信儿啊,我这还要做饭呢。”

  “那什么……能不能一半红烧,一半烤?”

  “口水,口水。”吕忠嫌弃地给她递了一块手绢,啧啧道:“可怜的娃,馋成这样,得饿了多久啊。”

  “不久不久,也就一百多年。”璐瑶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那什么,要不就红烧吧,下次再烤着吃也不错。”

  无论如何,都比清蒸好。

  吕忠刚要把剥好皮的赤兔下锅,就听到了白泽的声音:“瑶儿。”

  璐瑶不舍地移开粘在赤兔身上的目光,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出来。”

  “可是这赤兔……”她不舍地看着即将下锅的兔子。

  白泽眉头一皱,对吕忠使了个眼色:“清蒸。”

  “是,神君。”

  吕忠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动了起来。

  璐瑶急得上串下跳:“诶诶诶,别。”

  可她又拦不住吕忠,只能向白泽求助:“白泽哥哥,我们红烧吧,清蒸的赤兔哪能入口啊。”

  白泽满意地抬手摸了摸跑过来的璐瑶的脑瓜子,一本正经道:“你正在长身体,不可吃过于油腻的食物。”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看到璐瑶用吕忠的手绢擦汗才和璐瑶对着干的。

  用完膳后,璐瑶一直不愿和白泽靠近,在她看来,若不是白泽坚持清蒸,她就可以吃到红烧赤兔了。

  虽然清蒸的味道也不错,可她还是想红烧啊!

  深夜,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红烧赤兔的样子,就连纱窗外吹进来的风,都是红烧赤兔的味道。

  蓦地,她猛地掀开被子,穿好鞋子,套上衣服,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

  “哼,不就是一只赤兔,山里多的是!”她左右看了看周围。

  很好,很安静,想来他们是睡下了。

  她粉唇微勾,拢了拢衣服,轻踮脚尖,瞬间跳到十米之外,随后渐行渐远。

  如圆盘般大的银月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一个小小的黑影在丛林中穿梭,不一会的时间,她已来到一座山头下。

  停下脚步后,她捏着下巴打量着周围,喃喃自语:“应该是这里没错,可是怎么这么安静?”

  就算深夜动物休息,也应该有虫鸣声才对,这也未免太安静了。

  想了一会,她怎么都想不到原因:“算了,不管这些,先找赤兔要紧。”

  她刚要走开,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小妹妹……”

  听这声音,是个男人!

  手掌力道很大,是个力量很强的男人

  无法感知法力,是个力量很强法力也很强的男人!

  完了完了……

  璐瑶吓得僵直了身体,哆嗦地说:“阿弥陀佛,不要吃我,我不是坏孩子。”

  “别怕……”男人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帮她转了个身:“我不会吃你的。”

  刚转过身,她就看到了一张哗啦啦流着口水的嘴。

  璐瑶吓得红了眼眶,却不敢挣扎,只能拼命地往后缩脖子:“可是你……你流口水了。”

  虎背熊腰的男人嘿嘿擦了擦嘴角:“我这是天生的。”

  说着,他的嘴角又流出了口水。

  “秦叔,你别把人小姑娘给吓坏了。”说话是一位白衣男子,他立于树梢之上,身上沐浴着朦胧的月光,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但从他刚才那句话不难判断,这男的和抓着她的大叔,是一伙的!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

  “放心吧,这么水灵的小姑娘,我护着还来不及呢。”名唤秦叔的大叔嘿嘿笑了笑:“第三山头的大当家说了,只要给他家送一个女娃,就赠欲火丹一瓶,那可是上等的仙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兽大人的童养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