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屋卡2017-11-18 21:392,340

  “你这样子,我真的是会生气的啊。”

  望着许邺离去的身影,刘泽很是认真的将自己因为之前跪坐而产生的皱褶整理干净。

  “走吧,去见一见我们的镇国公大人吧。”

  “殿下,您怕是见不到镇国公了。”

  “嗯?”

  身后下人的话顿时让刘泽那对好看的眉毛紧皱在了一起。

  “怎么?莫非你们家的镇国公大人想要闭门谢客?又或者是本王没有资格拜访你们家的老爷吗?”

  俗话说的好,宰相门前七品官,这说的不仅是说给宰相家看门的人其地位相当于朝廷的七品官员一般地位超然不可得罪之外,说的更多的还有气势,心态,眼界等等一系列的其他因素,都要选高于其他的普通人。

  镇国公府的这个下人就是如此,面对着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刘泽,那人不仅没有丝毫的惶恐讨饶,反而显的更加的不卑不亢。

  微微的弯腰语气平淡的解释道:“殿下误会了,并非老爷不愿见殿下,而是在殿下刚刚与许先生相谈甚欢的时候,老爷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已经被陛下急召入宫了。”

  下人的话使得刘泽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什么事情?竟然如此之急?”

  “据说是澄州水灾之事。”

  听到下人的话,刘泽直接一甩衣袖面色愠怒的直接否决道:“不可能,今日早朝商议的便是澄州水灾之事,这件事明明已经商议出了解决之法,父皇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件事情将镇国公如此之急的召进宫中。”

  没有被刘泽的温怒所影响,那下人依旧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只是腰身弯的又低了几分。

  “确实不是平灾之事,据说是因为澄州刺史因为不肯开仓放粮结果被百姓给堵在了府中无法出来,结果一怒之下竟然直接掉来了军队将参与进去的两万三千多人尽数屠杀。”

  下人的话瞬间引起了周围的一阵骚动,即便是刘泽的脸上也不自觉的升起了一阵不自然的潮红,语气有些颤抖的朝着那下人又一次问道:“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启禀殿下,八九不离十。”

  闭上双眼,刘泽的面色有些痛苦。

  “这个澄州刺使是谁?”

  “吴杰。”

  “可是陈中秋的那个远房侄子?”

  “正是。”

  那下人无比肯定的语气顿时使得刘泽在也没有丝毫关心其他事情的心情了,向着他抱拳告罪了一声便急冲冲的离去。

  尚书台向来都是东宫的私人地盘,而作为尚书台下六部之一的户部更是自己的那位好大哥的钱袋子

  如今虽然陈中秋被贬为侍郎,户部尚书的人选更是没有确定下来,可是作为被东宫经营多年的户部,又岂是随随便便的倒下了一个陈中秋就能被瓦解的了的?

  整个尚书台都可以说是东宫的地盘,就更不要说是一个户部了。

  没了一个陈中秋,后面还有张中秋,李中秋,王中秋,即便最后户部尚书的位置上坐的是自己的人,可是如果整个户部除了一个户部尚书之外其他的都依旧属于东宫的话,对自己根本就不会有多么大的帮助。

  之所以拼死拼活的也要把自己人弄到户部尚书这个位子上也不过是想要在尚书台里面安上一个大大的钉子,顺便在好好的恶心恶心一下自己的那位好大哥。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吴杰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这件事里面可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的啊。

  …………

  “看来咱们的陈王殿下已经迫不及待了。”

  “可不是么,听到了这个消息,陈王直接扭屁股就走,那模样,简直就是一只闻着腥的猫一样。”

  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书,许邺端起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看着许邺已经放下的空茶杯,那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的暗叹了一口气。

  “如今这个局算是已经开始了,作为陈中秋的远方侄子,吴杰可是要彻底的完蛋了,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谁也都不可能兜得住。”

  看了那人一眼,许邺这才放下了茶杯重新端起了书籍眼神甚是专注的看了起来。

  “完蛋的可不止吴杰一个人啊。”

  “是啊,那座大坝是由陈中秋亲自监工建成的,结果到现在连两年都没有到就这么给塌了,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猫腻的话,怕是连鬼都不信。”

  说到这儿,那人顿了顿,偷偷的看了许邺一眼,发现许邺的注意力都放在书本上面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顿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在加上澄州刺使和陈中秋又有这么一层关系,尤其是当年因为督造此坝的事情那两位闹的沸沸扬扬的………”

  “呦呵,脑袋瓜子越来越好使了嘛。”

  打断了那人的分析,许邺不由的面带玩味的调侃到。

  听到许邺的夸赞,那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嘿嘿,还不是小主您调教的好。”

  虽然面色很是不好意思,可是语气中却是充满了得意。

  只是,还没有得意多久,便直接被许邺悠悠的话语给呛的面色通红。

  “虽然脑袋瓜子好使了不少,但也只是勉勉强强的堪堪脱离了白痴的行列。”

  听到许邺的话,那人还没有凝结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那里,面色青紫的坐在了那里,自己家小主这脸打的啊,贼疼。

  “你啊,还是太嫩了。”看着那人,许邺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虚幻。

  “两年前,因为澄州的这座大坝,太子与陈王可谓是费尽心思各显神通,结果最后被太子夺了去,这里面,陈中秋和吴杰可是没少出力,如此,你让陈王如何不恼,如何不怒?”

  顿了顿,看着那人一脸迷茫的神情,许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这才接着解释道:“所有人都知道尚书台是东宫的地盘,而户部更是重中之中,更是被东宫给经营的如同一块铁桶,即便是陈中秋被拉下了台,也不是陈王能够差进去的,就更不用说陈中秋只是被贬为了右侍郎了。

  所以说,吴杰和陈中秋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陈中秋在这里面到底有没有贪,东宫到底有没有扯进来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陈中秋是东宫推荐过去的,吴杰又是陈中秋的亲戚………………,”

  “所以说陈王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东宫,而是整个户部?”

  看着一脸恍然大悟的那人,许邺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盯了那人好一阵子,这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