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母女三人的贪婪
陌离2020-06-03 12:103,770

  与此同时,将军府内

  精心打扮过的苗茹曼身边一左右带着两个女儿,手中拎着一只食盒,身姿婀娜地来到书房门口站定,目光见到正在书房门外来回踱步的管家阿福,不由展颜一笑,露出如小女儿般的娇媚与风情。

  “阿福,我见表哥近日因公务缠身总是早出晚归,担心他长此以往下去熬坏了身子,今夜特地亲手熬了滋补的汤送来,也好为他补补身子,表哥他在里面吗?我要亲眼看到他喝下才能放心。”

  见状,内心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阿福忙敛了敛担忧的神情站定,弯腰拱手。

  “真对不住了表姑奶奶,此时我家老爷并不在府中,怕是要辜负表姑奶奶这一番美意了。”

  “什么?!不在府中?!”

  闻言,苗茹曼㤞异不已,抬眼看了看将尽入夜的天色,不由担心地道。

  “天色都这么晚了,表哥他还有什么要紧的公务要办?以至于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府。”

  “这,这,这……”

  苗茹曼不问还好,这一问又将阿福的担忧勾了出来。

  见阿福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苗茹曼嗅出了一丝不寻常,忙询问。

  “阿福,看你吞吞吐吐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没,没,没事。”阿福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摆着手,矢口否认道。

  苗茹曼见状,更坚信表哥他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没事?没事你会是这副表情?”苗茹曼一副“你在把我当傻子”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阿福看。

  被苗茹曼盯的内心发虚,阿福无奈一拍大腿,发出一声哀叹。

  “哎!求表姑奶奶就别再问了。”

  说完,转过身,只留给苗茹曼一个微微佝偻的后背。

  苗如蔓见此情景,不由内心一紧,更加担心起来。

  “ 啊!表哥!是不是表哥他出了什么事?”

  是了,一定是表哥出了什么事?不然阿福这老东西怎么会露出这般如丧考妣的模样?

  一定是了!

  杨如曼认定心中自己的猜测,步步紧逼。

  “你这是存心要急死我呀!快说,表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晚不能回来?你今日若不说,我便有的是法子让你说,到时你就别怪我心狠了。”

  在被苗茹曼步步紧逼之下,早已失去主意的阿福脱口而出。

  “好好好,老奴说,不是的,并不是我家老爷,而是……”

  话只说到一半,阿福便又止住了下面要说的话。

  此刻他也不知该不该对表姑奶奶说明实情。

  如若说了,表姑奶奶她也毕竟只是一介妇人,最后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徒增烦恼罢了。

  如若不说,他连一个商量拿主意的对象都没有,且这位姑奶奶又这样威胁他……

  哎!真是快急死他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

  见自己如此逼迫这老东西,老东西却依旧欲言又止,不肯吐露实情,苗茹曼不由开始心急如焚起来。

  “不是表哥,那是谁?你倒是快说呀!你这真是想要急死我呀?”

  “哎呀!好吧,事到如今,老奴也就干脆不瞒表姑奶奶您了,是我家小姐,她,她在逍遥王府遭到一帮来路不明的黑衣恶徒掳了去,据说还身受重伤,至今更是生死未卜,我家老爷得知消息后,匆忙赶了过去,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还有我家小姐是否平安?老奴现在都快担心死了呀!”

  阿福哭丧着老脸说完,下一秒只见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双手合十,仰天诉求道。

  “苍天呀!我家老爷和小姐可都是无比心善之人呐,您可要保佑他们平安归来呀!只要能让我家老爷和小姐平安归来,我愿用我这把老骨头来换,求您保佑,我老头子在此给你磕头啦!保佑我家老爷和小姐平安回来吧……”

  另一边,苗茹曼听阿福说遇到事的不是表哥,而是那死丫头尚玉妍,苗茹曼下意识松了一口气,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些小窃喜。死丫头身受重伤,生死未卜!

  呵,该死的小贱人,前几天和逍遥王一同坠下悬崖时,就让她侥幸逃过一劫,还害自己白白高兴了一场。

  这一次,若能彻底死在外头才更好,她可巴不得那个死丫头永远都回不来呢。

  听着阿福跪在那里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让老天保佑那死丫头的废话,苗茹曼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

  “阿福,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呀?与其你在这里说这么多,还不如赶快带人出去找找呢。”

  苗茹曼内心:哼,最好找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

  苗茹曼恶毒的内心,阿福并不知晓,他抬起衣袖擦去忍不住夺眶而出的两行老泪道。“老奴倒是想出去找呀!只是老爷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跟着报信之人走了,老奴要到哪里去找呀?”

  听到阿福的话,又见阿福抬眼看向自己,苗茹曼忙虚情假意地面露出悲伤之色,软着声音劝解道。

  “哎!也是,不过,事情即已如此,你我再担心也是枉然,又帮不上任何的忙,但我相信表哥和妍儿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顿了顿,再次语气戚戚艾艾地道:“夜凉了,让我说阿福你还是回去歇着吧,而我……”

  只见她将手中的食盒递到一侧大女儿的手里后,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道。

  “这就回去跪在菩萨面前求,求菩萨一定要保佑表哥和妍儿平安归来,只要菩萨保佑他们父女两人平安归来,我愿吃素一年……”

  正说着,一脸虔诚的苗茹曼突然双膝一弯,面向着西边方向跪倒在地,然后就是连连磕了三个头,三个头磕完,再抬起头时,只见她在来之前精心收拾过的白皙脸颊上已经缓缓滑下两行清泪。

  阿福见苗茹曼这一副真切为自家老爷小姐祈福的样子,内心真是感动不已,瞬间觉得,看着眼前这位表姑奶奶其实也没那么令人讨厌。

  “等什么时候表哥和妍儿回来了,你切记派个人过来通知我一声。”

  听到苗茹曼的轻声吩咐,阿福忙弓下身,恭敬道,“是,夜黑路滑,表姑奶奶慢走。”

  苗茹曼看着此刻阿福从未对自己有过的尊敬之意,得意之感瞬间溢满整个胸腔。

  不由心道,这招果然奏效,看来那人果真是诚心来帮自己的。

  “行,不过,你也赶快回去歇一歇吧,若熬坏了身子,以后还怎么伺候表哥左右!”

  对苗茹曼刚刚改观的阿福在听到她走时还不忘关心自己一个下人,心里不由又是一阵感动,本就弓着的身子再度往下弯了弯,拱手对着苗茹曼娘仨转过去的背影道。

  “是,老奴谢表姑奶奶关心。”

  大概一刻过后,娘仨顺着小路经过府中的花园,苗茹曼突然顿住了脚步,叫住身侧的俩女儿。

  “欢儿,乐儿。”

  闻声,沈欢儿和沈乐儿两姐妹忙停下脚步,异口同声唤了声,“娘。”

  黑暗中,苗茹曼的眼中划过一抹恶毒。“刚才娘和阿福说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吧?”

  “娘,都听清楚了。”

  沈乐儿仰着小脑袋,一脸天真的问。

  “娘,表姐被坏人抓走了,可是,那些坏人真的把表姐杀死了吗?”

  听见妹妹的话,沈欢儿打断道:“不对不对,阿福说的明明是生死未卜,而生死未卜的意思,就是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娘,我说的对吧?”

  说完,沈欢儿邀功似的抬眼望着苗茹曼,苗茹曼抬手爱抚上大女儿柔软的发顶,启唇夸赞道。

  “嗯,娘的欢儿就是聪明。”

  沈欢儿得到娘的夸奖,嘴角上扬一个大大的弧度。

  “娘,上次表姐坠下悬崖都没有死,你说表姐这次会死吗?”另一边,天真的沈乐儿再次发问。

  “娘不知道,上次算她命大,但娘希望这次她死。”

  沈欢儿也问,“娘,是不是表姐被那些坏人杀死了,我就可以搬进她的院子里去住了?”

  那么漂亮的院子,她可惦记好几天了,她恨不得现在就能搬进去才好。

  苗茹曼:“当然,若真到那时,你可就是这将军府里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了。”

  母女三人,一大两小因为自己的利益,而站在花园中大谈特谈起关于尚玉妍的生死话题,且那语气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菜时谈论起今天的天气一样轻松自然。

  好像人命在她们眼中,还不如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那般来的重要!

  可能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吧?!

  人一旦有了贪婪之心,其余除她(他)自己的利益之外,都只算是浮云。

  听到苗茹曼的话,沈欢儿双眼发亮。

  “真的吗?娘,我就要当将军府的大小姐了么?”

  等自己当上了大小姐,每天都要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戴玉器翡翠,那可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生活。

  “娘,我是将军府未来的大小姐了,我好开心。”

  “嘘,你个死丫头不知道小点声,不怕被别人听到呀?”

  苗茹曼一边责怪女儿,一边拿眼睛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周围并没有出现什么人或异常的动静,不由同时又在心里庆幸现在是半夜时分,府里的下人们全部都回房休息去了,若女儿的这番话被人听到,回头再传到表哥的耳里,那后果她不敢想象。

  一旁的沈乐儿忙有样学样的学着自家娘亲的样子,做出一个让姐姐小点声的动作。

  “嘘……”

  见娘亲和妹妹的样子,沈欢儿这才发觉刚刚自己有点兴奋过头了,赶忙压低音量小声对自家娘亲说道:“我希望表姐永远都不要回来,那样我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话音刚落,蓦地,沈欢儿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稚嫩的小脸上爬上一丝委屈。

  见大女儿突然变得委屈起来,苗茹曼问。

  “怎么了?怎么突然一下不开心了?”

  听到娘亲问自己,沈欢儿声音哽咽道:“之前爹爹就是因为娘没能给我们添个小弟弟,爹爹才把我们赶了出来,等娘嫁给表舅后,娘你就给我们添个小弟弟吧,添了小弟弟,那样表舅就不会像爹爹一样把我们赶出去了,那样我和妹妹就能一直过好日子,一直当大小姐了。”

  沈乐儿闻言,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小脑袋,伸手拉住苗茹曼的一根手指,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娘,乐儿也想要个小弟弟。”

  望着两个女儿充满期待的目光,苗茹曼缓缓点头。

  “好,娘答应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带俩萌娃玩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带俩萌娃玩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