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奇缘
玉城2017-11-11 13:161,051

  外公是个爽快人,他说:灵娃子,是不是学费没有着落,需要多少?

  灵娃如释重负:外爷,我打算到张掖复读一年,考不上就回家种地,学费150元,妈说你借给200,到年底连去年的100一次还上。

  外公:对,你这有志气,你看我们的跟娃,条件最好,就是不学,你们舅爷外甥赛着考,看谁能考上,钱儿你的爷爷给你准备上。天不早了,赶紧回去,不然家里等急了。

  灵娃拿着钱,回家踏上了复读之路。

  这钱其实到了灵娃大学毕业以后才陆续还上。

  灵娃的父亲也发过一回财。就是那年夏天淘金的他在河里苦干20天没有见到一粒黄金沫沫的影子,父亲有些失望,但还是不甘心,他坚信他选的那个金矿坑是有货的。当时灵娃还有一个小妹也要上初中,两个人的学费压得家里喘不过气来。放暑假了,父亲让灵娃跟着去背沙当沙娃,在河滩上挖洞子下去,河底的沙子清出来,放在淘金木船上引水一冲,金灿灿的砂金就会沉下来。

  灵娃背了7天的沙子,肩膀的肌肉肿胀酸痛,伴随着每一天的失望回家,次日又背着干粮和水壶来到河边。灵娃的爹越来越话少了,他说今天再不见金子,就放弃那个窝子。

  傍晚,阳光洒满河岸,所有的沙子都涮完了,灵娃爹和三个金客都停下来抽烟,旁边放着最后一筐底沙,那是灵娃爹用手指抠出来的,就连粉末都用刷子扫干净了,河底的岩石光亮如新。没有人愿意去倒那一筐沙子,都怕倒下去见不到金子的毛,从今往后这个金窝子就废了,今年的淘金梦也就结束了。

  灵娃爹还是忍不住说:倒掉吧,明天再不来了,就这命!

  虎娃把沙子框推倒,背起筐要走人。

  “等等!”

  “有了!”

  灵娃爹冲上去,大家齐看木床中央躺着一块金灿灿的手指头。一下子,五个人急了,所有人的手都伸向块金。灵娃爹掂起来:“15克,足足的”。

  河滩上笑语欢声,那一床,那一夏,就15克金子,灵娃没有辍学。

  沉甸甸金手指给灵娃和所有金客子带来了幸福。分得的钱灵娃爹买了一辆自行车,一块上海表,一台收音机,当然学费是很阔绰的一次交清的。其实家里还有其他经济来源,主要的就是小麦,但是当灵娃全家从数公里外的东岭坡上把一捆捆的麦子胡麻、一葡葡的豆子油菜收割,肩扛马驮车拉弄回家的时候,学校开学了,这些农产品却总还卖不出去见不到现金,所以,灵娃的学费几乎全部是借来的。每次去借钱灵娃都受到一次心灵的煎熬,要么张不开口,要么人家迟迟不给你答复,要么推三阻四有钱不借,个中的滋味难以言表,正是这种几近绝望的贫困和对走出去的渴望促使灵娃发誓学好离开那个东岭下的小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继续阅读:孤独远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岭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