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挪西借
玉城2017-11-11 13:161,265

  生产队的时候,张家庄是没有优势的,山高旱地多,水地人均1亩半,年底根本分不了多少粮食。家家户户到夏天就闹饥荒,东挪西借混不饱肚子。所以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是鸡屁股银行加老母猪生态经济。爷爷奶奶总是在开春就在自家炕上孵化小鸡,嫩黄的毛茸茸的叽叽喳喳的鸡子仔下地的时候,灵娃看到的不是小鸡,看见的是自己的学费。小鸡仔的生活起居就成了灵娃关心的大事了。每天灵娃就盼着小鸡仔长大,赶快下蛋,好拿着鸡蛋去学校报名。三月一号到了报名的时候,灵娃知道小鸡还是没有长大,夜里就会失望,熄灯后含着泪的悄悄睡了。第二天,灵娃有些失落,抬头看见奶奶的鸡蛋箩筐里有几个鸡蛋,灵娃的精神一下好起来,急忙从炕上爬起来,草草收拾一下,拿起一块黑的干粮,背上书包,拎着奶奶用头巾包好的几只鸡蛋去学校报名了。

  有时候,家里卖了肥猪,除了还掉平日里借的债务之外,买点煤油、马头牌棒棒油、爷爷和父亲必不可少的水烟,剩下的钱也就埋在盛粮食的柜子里存作学费了。鸡屁股银行在小学还起点作用,到了初中就不行了。灵娃的学费数次几近中断,只有灵娃自己知道内心的煎熬。包产到户以后,家家户户都缺劳动力,学习好的不好的,只要到了能干活的年龄,大多回家种地,娶妻生子继承家业了。灵娃的娘母子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瘦小的身躯有着强大的内心力量,灵娃的爹希望儿子考个小中专,走了就好,走不了回家务农,高中就不要读了,读成书呆子,万一考不出去,回到家连个农民都当不好,老婆也娶不上。

  灵娃娘母子一狠心:我去借。

  果然,她去东家西家借钱,就连谁家有鸡蛋出手,谁家的猪马上要卖都打听的一清二楚,凑够学费让儿子上了高中。她的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她一辈子命苦,让娃子再不要翻土波浪了。父亲先后到牧区干活、到深山挖药材,在酥油口河里挖金子,勉强算是把灵娃的高中学费凑齐了。

  娘母子说:娃,娘老子心高地很,你也心高地很,考试你一定要考上。

  到了高考那年,一口气读了两本《世界优秀通讯录》,改变了灵娃的一生。无冕之王和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敬佩。灵娃一定要报考新闻类专业,矢志做一名像普利策一样的新闻记者,穷其一生为新闻事业奋斗。可是那年著名的北京广播学院没有招生,灵娃也差了7分没有上线。所有的本家、亲戚都借过钱了,父亲在唉声叹气,决定是否复读成了灵娃人生的重大抉择。独眼的爷爷知道灵娃不想放弃,出主意让灵娃自己去到后外公家里借钱复读。后外公是开煤窑的掌柜,一向对灵娃视作亲生,逢年过节还是走动的。灵娃淌过酥油口河,步行四五公里来到外公家,外公家在地上收庄稼,灵娃就去帮忙干了一天的活。灵娃的来意外公一猜就知道,但是知道吃晚饭时,灵娃始终张不开口说“钱”的事。外婆就开始给灵娃挤眼睛,灵娃知道那意思,但是灵娃最恨借钱了。不是怕不给,而是心里有了障碍。无数次,在村里去人家借钱,父母都是说好了让灵娃去拿。有的时候,人家说一些心高命薄之类的难听的话,要么是找一些理由和困难推脱。灵娃经常感到匮乏给人带来自尊和自信的伤害,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灵娃恨不得放弃上学,但是内心的那股力量始终呼唤着他。

继续阅读:淘金奇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岭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