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野兔
玉城2017-11-11 13:16863

  秋天,在高山牧场享乐一夏的牛就下山了,牛们要辛苦耕地完成它们一年的使命。成群的膘肥体壮的牛由牧人赶下山,各自回到自己的主人家,开始它们的工作。

  清晨四五点,天麻麻亮的时候,星光漫天,灵娃的放牛娃的一天就开始了。

  有月光的时候雾霭笼罩大地,远处的平川地区仿佛在云中飘荡。

  庄子里狗吠声此起彼伏,军娃、红娃、仨娃、七娃的喊声多起来了。不久,沉重的牛蹄声和呼吸声传来,一群牛就聚齐了。清晨牛是不会叫唤的,静静等待灵娃们送它们去丰美的草场。许多穿着厚棉衣的伙伴就悉悉索索地走来,嘻嘻哈哈地上路。

  放牛其实很枯燥,灵娃和伙伴们跑在牛群前面,睡在收完庄稼的田埂上,由于起来太早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过一会牛群吃草走过来,呼哧呼哧地在你脸上闻一闻,牛嘴上的触须弄得你湿乎乎地痒痒,牛一闻一看是自家兄弟,转个弯躲过去继续朝前吃草走了。等到感觉被草叶搔弄醒来,牛群早走出很远,有人会拿着草叶在灵娃面前哈哈大笑。放牛最刺激的就是到收成了的豌豆地里偷来半干的豆子秧烧了吃豆子,在那噼噼啪啪的声音中青的黄的豆子熟了一地,大家围着火堆拣豆子吃,最是津津有味。烧豆子是冒很大风险的,因为生产队有专门的看田员,田黄时节,远远的看见升腾起来的烟,就知道有“敌情”。他们不吱声,远远地迂回到偷田人背后,抓个人赃俱获,要给扣工分的。一般灵娃和伙伴们会和熟悉的大人一起烧豆子,豆蒱子放一大堆,点火烤火,开心抢食,有人爱吃青的豆,有人爱吃黄的豆,新鲜的豆子烫手烫嘴,打打闹闹的吃得开心,弄得每个人手上脸上嘴上抹遍了黑灰,煞是滑稽,偷豆子的证据一览无余。看田的人来了灵娃和伙伴们也不跑,由年长的和他交涉,往往都是开几句玩笑,抽两袋烟,揽上一捧烧熟豆子走了。边走边喊:赶紧收拾,队长来了。有一次放牛时和文娃在麦田地里打下了一只兔子,想了半天把它煮在随身烧开水的壶里准备美餐一顿,虽然也采到了野花椒,但是由于没有盐,兔肉熟了淡而无味,十分难吃,伙伴说尿是咸的,于是尿了些尿试试,他妈的一壶肉就全毁了。灵娃后悔为什麽傻到不会用火烤了吃,那滋味定是值得回味的。

继续阅读:算命先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岭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