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人生只如初见
糖卡2020-05-23 09:253,168

  苏纶和席城这次的谈话颇有点不欢而散的味道。

  但其实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

  在利益还没有消失,他们之间比虚弱不堪,如同镜花水月,一点就破的感情要来的牢靠。

  席城比任何人来的理智,而苏纶自己,她不知道。

  晚上,席城很罕见的留了下来,哦,不,是在这未来一段都会留下来。

  也就是说,特么的未来一段时间她都要跟席城住在一起,苏纶脸上的表情稍微有点扭曲。

  尤其是看见徐伯那菊花盛开的褶子脸,苏纶整个人都不好了。

  分房睡?这个她当然非常赞同。可是,有徐伯在,你觉得这事情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苏纶很怀疑,席城的脑子是不是抽风抽坏了。

  看着水晶长桌上越来越多的菜色,一道道美食散发着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苏纶一直愣在椅子上,没有动作。

  “夫人,怎么不吃?是菜色不合口味?”端上一碟菜,徐伯看到呆坐的苏纶,问道。

  一想到今晚的事情,她完全没有胃口,好么!

  拿起筷子,苏纶清丽的容颜上对徐伯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轻轻低下头,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勇气,往嘴里拨了口白米饭。

  侧过脸向旁边看去,席城依旧是那身西装,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手里的筷子快速在盘子上移动着,一派行云流水的动作自然的看起来赏心悦目。

  至于为什么要向旁边看,完全是徐伯的一句吃饭时培养感情,两人就这么坐在一块。

  苏纶快要呵呵哒了!

  吃饭能培养出什么感情?吃饭培养出的纯粹是饭桶啊!

  反正总之一句话,席城吃得比自己香!

  报复!这绝对是报复!还是赤裸裸的。

  想到早上发生的事情,苏纶咬牙切齿。

  “怎么?不好吃?”席城转过头来,依旧面无表情,可苏纶分明感觉到他语气下潜藏的隐隐兴致。

  “没有。”苏纶皮笑肉不笑的来了句,“唰”的一下转向自己的碗。

  这在徐伯看来,就是正儿八经的眉目传情,这顿饭期间,他老人家就没合拢过嘴巴。

  这还是鉴于席家的饭桌上食不语的规矩。

  一顿饭吃得苏纶味同嚼蜡,没有说什么就像楼上走去。

  你说席城,那死变态,呵呵!人家早吃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那动作叫一个洒脱如逸,干净利落。

  房间的灯亮着,整体是浅蓝色,没有特别华丽的色彩,却透着别样的雅致,显得温馨而安逸。

  关上房门,苏纶抬眼就看到擦的发亮地板上散落的衣服。

  领带,皮带,外套,西裤,特么的竟然一个不落的扔在地板上,苏纶知道,这套衣服是报废了!

  不,本来就会报废。因为席城穿同一套衣服从来不会穿第二遍。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床头的木柜上一只手表安安静静的放着。

  这略显糜烂的场景,让苏纶思维发散性想到了经典总裁文里面进行啪啪的一幕。

  浴室的墙是半透明的,不能起到遮挡作用,反而让人感觉到那有着朦胧气息在暗黄的灯光下若有若无的诱惑。

  席城站在喷头下,温热水顺着肌肉快速滑下,更多的是水顺着动作溅落到那层半掩饰式的玻璃墙,蒸腾的雾气使高大健美的身材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看到这样的景色,苏纶都能想到自己进去洗澡是何等风景了。这样想着,苏纶的俏脸就有点黑了。但她却没注意到,就在自己愣神的片刻,浴室里已没有水流的声音。

  门锁被拧开,一道缝隙中浴室特有的暖光透了出来,还有丝丝……热气。

  席城,出来了。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腰间缠绕着白色浴巾,任由凌乱不堪的发丝上的水滴滴落而下。

  宽肩,窄腰,八块腹肌,倒三角的黄金地带,再加上那张棱角分明冷峻俊美的脸庞,无一不在说明他是一个极品男人。

  一个有权有势有钱的极品男人!无怪乎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时时刻刻想爬上他的床!

  苏纶抬眼看到的就是可称为男**惑的这一幕,美眸里理智而平静,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席城也正在看着她,两人就这么巧合的将眼神对在了一起。

  三秒过后,两人视线同时偏移。

  苏纶从柔软的席梦思床上站立起来,向浴室方向走去。

  在经过席城身边时,余光不经意瞄到席城轻轻甩了甩湿发,水珠顺着健硕的胸膛流过精瘦的腹肌继续没入不可言说的地带,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苏纶清美无双的容颜上继续着一如既往地淡定,收回余光,径直进入了浴室。

  几秒后,苏纶淡淡的声音响起,“擦擦头发。”同时,递给了席城一道白色毛巾。

  听到苏纶的话以及看到她递到自己面前的毛巾,席城低眼俯视着她,带着隐隐的压迫感,暗色眼眸深邃冰冷。

  原本席城的身高就比苏纶高十几厘米,此时更是有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他看着她,两人间气氛陡然上升。

  却是无关风月!

  他不信任她!同样,她也不信任他!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纶将拿着毛巾的手臂收回来,转身向浴室迈入。

  “啪”——,她微侧身,顺着被扣的左手手腕望去,是席城的手。

  “你做什么?”苏纶淡色如水的唇微启,问道。

  “毛巾。”席城薄唇亲启,开口说话,声音低哑暗沉,别有韵味。

  “不是已经过了吗?”苏纶微仰头,清丽容颜没有情绪,美眸看着席城那如刀刻般冰冷俊美的五官,继续道:“再说了,席总,好马不吃回头草。”

  苏纶说的后面一句话可是有根据的,因为席城的情人就是如此,过一段时间换一个,绝对不会和以前的情人再来一次。

  真正的女人如衣服!

  “你说,对吗?席城。”苏纶唇角扯出一抹笑,神情隐含着嘲弄,话语间叫出来了他的名字。

  鹰眸盯着眼前漂亮清雅、面带微笑,眸子里如冰封的苏纶,席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只是周身气息更加冷淡。

  没有听到席城的回答,苏纶目光划过他幽暗的黑眸,松开了席城抓着自己左手,踏入浴室。

  下一刻,水声依旧,只是浴室的光消失不见。

  灯,灭了!

  余下一室安静。

  静静站在那里的席城,目光注视着一片漆黑、但水流声清晰的浴室,嘴角忽然爬上一抹笑,眉眼慵懒,意味悠长。

  等到苏纶出来,已是在半个小时之后。

  她穿着正常的睡衣,只露出半截白皙光滑的小腿,头发半干半湿,披散在身后,清丽的容颜在此刻更是有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感觉。

  苏纶却是一眼看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席城。

  依旧是白色浴巾缠绕在腰间,和先前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的手里却是轻轻摇晃着一杯红酒,显得异常性感和危险。

  站在席城身后,苏纶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宽背上隐隐约约的旧疤痕还有新长出的粉嫩肉疤,这是代表着极致力量和铁血的标志。

  “来一杯?”席城侧过头,举着红酒问道,动作优雅充满魅力。

  苏纶摇摇头,她从来不碰酒,再说了,喝酒误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半个小时前的不愉快,两人选择性的失忆了。

  “席明远的事,我向你道歉。还有,他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席城眸子看着落地窗上苏纶的影子,说道。

  “哦。”苏纶回了这个字,就不在出声。

  气氛变得沉默。

  ……

  “为什么还不睡?”嘴角一抽,苏纶问出来这句话。

  听见苏纶脑抽的问话,席城一顿,放下酒杯,继而转身,走到苏纶面前,静静盯着她,又是一笑,“为、什、么、还、不、睡?”

  他将这句话一字一词的念出来,声音暗哑带有磁性,薄唇一勾间成熟俊美的脸庞邪气而又勾人。

  苏纶一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只见席城的手在他自己的腰间缠绕的白色浴巾就那么轻轻一拉,苏纶还来不及反应,就已落在了地板上。

  苏纶瞪大了美眸,视线缓缓从下移到某男邪魅一笑的脸上。

  席城,你个死闷骚!

  离那晚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好几日,不提第二日整天徐伯那张笑得跟到花期绽放的菊花似的褶子脸,苏纶这位当事人已经习惯的将尴尬化为沉默。

  至于席城,呵呵,你觉得现在他还有脸么?

  总之,那晚席城的表现让苏纶重新认识一番某男的节操下限,彻底推翻了以前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如果以前席花心大萝卜城,现在就是席老不正经城。

  没错,席城今年已经33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美人灼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美人灼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