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战魔妖刹罗
刘小串2020-01-15 11:231,337

  顾西听不懂,搞不清楚这货又在发什么疯,不过话又说回来,打从她认识季陌书,他也没正常过,所以顾西想此神大约又在抽风了,不过好在这次没有咬她,既然没有咬她,她就暂时委屈一下,给他抱抱好了。

  这小妖精心安理得的靠在美男怀里愉快的揩油,以至于后来究竟是如何从单纯的揩油,发展成现在和这位自封她“夫君”的贱神真的同床共枕起来,顾西觉得这个中过程有点儿曲折,她想不起来了。

  顾西动一动,感到腰际一紧,低头看见季陌书的手臂就搁在她的腰上,将她牢牢的固定在自己怀里。

  她觉得自己这一世清誉就此毁了,不知道季陌书会不会对自己负责?但想到让季陌书负责的话儿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骇人听闻,顾西蠢蠢欲动的想:咱也许可以退而求次,让他答应,给咬一口?

  外面的夜色已然全部变作血色,映得窗纸也是一种妖娆的血色,艳丽刺目。

  外面的雾气大约太过浓郁,有几缕甚至透过窗户的缝隙溢了进来,萦萦绕绕的落地,奇怪的是那血雾落地居然没有散开,只是一点一点的堆积,越积越多,越积越多,看得顾西目瞪口呆。

  一道金色的光倏忽自身后射出来,径直穿向那血色的雾瘴,几乎同一瞬间,那血色的雾瘴里迸出一道黑光,一金一黑半空相撞,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声音不响,可是整个空间都随之晃动了一回。

  季陌书顺手将顾西护在身后,长袖一拂将余威拂散开,郎朗然立在床前,冷声喝:“妖刹罗!”

  顾西被拂倒在榻上,梁上的灰尘叫余威震下来落了她满身,顾西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抹了一把脸。

  透过季陌书胳肢窝下的缝隙,她惊奇的看见那一团红雾居然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穿着漆黑袍子的威武男子。

  因是背着光,顾西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那里,墨色的长袍被窗外灌进来的罡风吹得猎猎激荡,和着那一脑随意披散的墨发乱舞,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凛冽至极的气势。

  顾西不由得又往外挪了挪,想要看清楚些。

  来人自然也看见了灰头土脸的顾西,只不过打量片刻,低沉威严的声音带了丝冷嘲:“低劣的幻容术,你竟如此不济了吗?”

  幻容术?

  顾西皱眉,继而恍然大悟,立刻鄙夷的看向身畔的季陌书,这个不要脸的神,之前不是说她长得很抱歉根本不必修饰吗?

  季陌书倒也不气,气定神闲的站在床前,左手却不动声色的将锲而不舍往外钻的顾西再往身后塞了一塞,含笑道:“我这么些年被困夜叉鬼族,自不如战魔殿下四下打拼,退步也是必然。”

  战魔?

  十大魔族中最凶残善战的战魔?

  本来还要继续往外钻的顾西立刻缩回脑袋,开始碎碎念:她是一棵小小树,还没来得及登记注册成仙的小小山楂树,战魔面前还是果断低调来得安全。

  妖刹罗已经不耐烦了,沉厚的声音略微提高了调:“本尊没有时间跟你贫嘴,困你的‘歃血阵’破,她在哪儿?”

  这声音分明就是怒了的意思。

  顾西尽量将自己往角落里缩:她不傻,这个被困了上万年的贱神相当不靠谱,未免一会儿打架时候连累自己,她还是躲远点儿好。

  果然,不等季陌书开口,他设在床前的结界已然发出月色般的清华显形,然后玻璃一样碎得连渣渣都不剩。

  刺骨的寒风侵袭而来,伴随着浓浓的杀气,本来躲在结界里暖洋洋的顾西很不低调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妖刹罗已经抬起的手蓦然顿住,目光缓缓转向床脚的顾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有萌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有萌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