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荔枝君2017-11-28 10:302,180

  上午的阳光正好,透过落地窗打在季晚脸上,光影交错,她垂着眸,似乎在想什么,侧脸沉静美好。

  “你之前有没有见过陆绍安?”季晚转过头,看着乔以安。

  “陆绍安?”乔以安眉心微微挑起,摇摇头,“我爸倒是和陆老很熟悉,我之前听过一点关于他的事情。”

  “陆家的确有这么个小儿子,不过一直在国外,很少有人见过他,知道最近才回来。”乔以安顿了顿,想起一个八卦传言,“有传闻说陆绍安是私生子,所以见不得光。”

  季晚脸色凝注,她对陆绍安的了解,也仅止于此。

  传闻陆家有个久居国外的小儿子,却几乎没人见过他,直到如今才回国,而且动静很大——得到陆老认可,是不是私生子,其实已经不重要。

  重要问题在于,季晚心中有一个近乎荒谬的猜测,在她心底就此埋下、生根。

  陆绍安,会不会跟郁庭深……有关联?

  “怎么突然提起他?”乔以安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恰到好处的苦涩与醇厚口感,在舌尖弥漫,“听说陆绍安不近女色,难不成,实际上是衣冠禽兽?”

  恰好也在喝咖啡的季晚被“衣冠禽兽”四个字刺激到,险些一口咖啡呛在气管里,等她终于顺下那口气,余光淡淡扫过乔以安,“你戏很多。”

  “你一向过得清心寡欲,除了工作不会听你提起别的男人,陆绍安应该……很特别?”乔以安想象力丰富,不愿错过季晚难得的反常。

  季晚温温凉凉的目光落在乔以安脸上,“应该没有霍沉特别?”

  互相伤害到此为止,中途有助理敲门进来,打断两人的对话,跟季晚说了些什么,等助理出去,季晚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对了,正好有事跟你说,今年9月有巴黎古董双年展,不巧跟米兰时装周的时间撞上,我主要精力会放在双年展上,时装周的事情,会让沈怡舟更多参与,之后有时间约她出来,你们熟悉一下。”

  “沈怡舟?”乔以安听到这个名字,微微愣住,“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季晚有些好笑,“你没听过她的名字才奇怪。”

  乔以安犹豫的神色未改,“不是公事,算了,一时间想不起来,有空你约她好了。明年是不是TG成立五十周年?今年9月的双年展很重要哦?”

  “比我还重要?”乔以安眸光一转,像季晚曾经养过的某种小动物,无辜又可怜,“我复出第一场秀就是TG的秀。”

  “嗯,”季晚莞尔,走过去,摸了摸乔以安的脑袋,“你也知道明年是TG成立五十周年,所以今年的双年展,大概比你重要一点。”

  乔以安反应很快,躲开季晚的手,转眼间,又转为那副慵懒散漫的姿态,“郁东尧是不是想要累死你?什么都丢给你?”

  “没办法,我欠他很多钱。”季晚垂眸笑了笑,眼里有淡淡的落寞,被她掩饰得很好,几乎看不出来。

  父亲季仁峰当年的金融骗局,郁家同样是受害者,那些损失伤不了郁家的根基,然而实际上,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如果不是对着乔以安,季晚大约连这片刻的柔软脆弱也不会有。

  “对了,”她很快恢复如常,既然提到巴黎古董双年展,又不禁想起之前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这次双年展,最后展示的系列,我到现在也没决定,最后要展示的那个系列,本来定了是Diva,但是和之前另一个系列相似度高,所以沈怡舟提议了酒神系列。”

  “酒神?酒神不是……”乔以安对酒神系列设计师和郁家的原因,有所耳闻,虽然知道的不多,却不像沈怡舟那样一无所知。

  “郁东尧很讨厌那个女人,”乔以安口中的女人,正是酒神系列的设计师,郁东尧父亲的前妻,“你确定,要在这件事上去惹他?”

  郁东尧不是会把喜怒摆在脸上的男人,他的性子,其实很难摸透,唯独有两件事,是不可触碰的逆鳞,一个,是他死去的弟弟郁庭深;另一个,就是他父亲的前妻。

  抬手揉了揉眉心,季晚神色淡淡的倦怠,“酒神系列,的确是最适合做这次展示的系列……”

  于公,这是最好的选择;然而于私,她怎么都不应该去招惹郁东尧。

  随着时间临近,季晚作为TG设计总监,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其他人要么像沈怡舟一样,能提出中肯意见却不知内情,要不然,就干脆人云亦云。

  反正这个时候,坚决不做出头鸟,因为往往冲在最前面的人,最容易成炮灰,在职场,这是永恒不变的法则。

  “一起吃午饭?”季晚看了看,时间刚刚好,下午还有个会,恰好是关于巴黎古董双年展的会,究竟结果如何,下午就能见分晓。

  因为季晚下午有重要会议,午饭地点选在了TG大楼附近,刚刚结束时,季晚就在马路旁看见那辆黑色宾利慕尚。

  年轻男人下了车,耐心在车旁等待,是霍沉的助理,顾泽。

  乔以安顺着季晚的视线望过去,转瞬之间,唇角弧度消散,脸色有些不耐烦,却隐忍着没发作。

  “霍沉没提前告诉你?”季晚心领神会,她对霍沉的强势多少了解几分,毕竟当年,霍沉就是这样对乔以安。

  明明冷淡至极,却又事事都要管着她,好像把乔以安当成所有物。

  就好像今天,霍沉一定没提前告诉乔以安,就直接让顾泽来接她,显然是在告诉乔以安,霍沉在等她。

  “三年了,霍沉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乔以安不冷不淡说道,却也没掉头走掉,反正她早知道霍沉的套路,他总有办法让她乖乖就范。

  倒不如她主动一点,省得到头来更麻烦。

  “乔小姐,霍先生在公司等你。”顾泽看了眼乔以安,微微垂下眼,态度恭恭敬敬。

  “下次能不能换一句开场白?”乔以安打量着顾泽,冷艳漂亮的脸孔,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张扬,“你年纪还轻,别学得跟霍沉一样无趣。”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