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权色武器
林间自在啼2018-03-14 00:284,801

  “请问她有说是因为什么窜休吗?”

  护士长挠挠头“好像是有个远房亲戚进城,接站去了。”

  李布面色略显为难“接下来怎么办?”

  刁凡看了一下手表“漂亮的护士也不在,那只能去找那个不漂亮的保洁阿姨了。”

  二人来到医院的保洁部,知道了昨晚“落荒而逃”的保洁姓孙,但是更多的信息就没人知晓了,主管通常都不在医院,只能转天去保洁公司了。

  “你先查一下张琳琳这个人,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

  李布立刻动手操作起了电脑,刁凡则拨通了土豆的电话。

  “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穿着白大褂的土豆在显微镜前观察着玻片,试验台上上摆满了各种实验用具和器皿。

  “我仔细进行了内脏分解实验,皮肤没有损伤,内脏又这么同步的全面萎缩,不管靠不靠外力,以目前的科技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是创口再小的微创手术,想完全移除内脏,腔内一定留下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按照你给我的周子军的片子来看,又完全没有任何内出血的痕迹,这真的非常不可思议。”

  刁凡面色也很沉重,两次见到‘幻象’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刁凡自己也会逐渐的怀疑自己当时看到画面的真实性,人的记忆总会把画面逐渐淡化,永远留在脑海中只会是感觉,然而感觉时间久了又会产生怀疑。

  但经过土豆的测试,他发现,整件事几乎已经可以归为“超自然力量”的范畴了,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无法解释,但这种推断没有任何凭据,别说警察了,就算是及富有想象力的老百姓也未必会相信。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此时此刻,似乎没有任意两件事可以百分百确定是有必然联系的,这让平时对逻辑可以自行合理化的刁凡都无法接受,因为假定所有事都是有联系的,那么联系的节点是什么还没法搞清楚。

  “难道这个节点是变化?”刁凡嘴里自言自语,“你再仔细和我说一下白天秦凯的事儿”

  李布盯着电脑屏幕,“叫张琳琳的太多了,检索要好长时间。”

  “我去了之后,他妈就一直在哭说什么离ktv不远的地方找到他的,之前还好好的,醒了之后眼睛就丧失功能了,然后秦凯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不让人靠近,总是恐惧的大叫。”

  李布边说边带起了自己的情绪,“我就烦他妈最后说的什么,‘秦凯平时是喜欢欺负女孩子,但都没有恶意,青年男女,你情我愿的在一起真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都把人家胡丽君推下楼,眼睛严重受伤了这没有恶意,什么是恶意?”

  刁凡仔细思考秦凯右眼的问题,“胡丽君和秦凯都是右眼?”

  李布点点头,试着开始回忆昨天见到丽君时的画面,脑海中出现的面孔就吓得李布紧闭起双眼,好像丽君可怕的样子就在李布面前似的。

  刁凡在心里进行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但现在这个想法还不成熟,而且也太过离奇。

  “在哪个ktv附近找到秦凯的?”,“好像是在青年路那边的一个高级会所,会员制的,不交会费进不去,你懂得。”

  李布说的时候撇着嘴,好像说到声色犬马的场所是,刁凡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似的,满脸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样子,“也找了警察问询了之前和秦凯同去的那几个,也没什么实质性的结果,秦凯也没有外伤,权当是疾病引起的吧。”

  刁凡被李布突如其来的鄙视看的有点尴尬,连忙打破僵局“信息搜索的怎么样了?”

  李布收回一脸的鄙视,“再等会吧,缩小到天临市也有几万人叫张琳琳,看这情况,今晚能不能排查出来不一定呢。”

  刁凡有些不耐烦“你没缩小范围吗,长乐医院 护士,这些关键词”

  李布被问的一愣,冷汗顿时就下来了“额……你不早说,那要不现在停下?进度条都到一半儿了。”

  刁凡张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来索性把这口气又给吐了,“算了,今晚搜出来也不见得有用,回头在结果里找吧,现在不到9点,早点回去睡个好觉吧,明天事情可能会比较多。”

  李布合上了笔记本,二人准备返回长乐小区。

  王帅静静坐在雷森对面,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现在他的状态非常矛盾。

  Peter接他来时提到了工作,而雷森又是自己的“情敌”,但是在社会地位方面,雷森在天临市的人脉资源几乎可以呼风唤雨,而自己却只是一个除了仅有的优越感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大学生。

  这些身份和状况让王帅陷入了一个纠结的心理状态,不知道雷森会怎么打破沉默,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男人之间为了争夺女人而出现的对抗,还是社会里高层和普通人之间的俯视亦或是纯粹的羞辱?

  雷森依旧在批阅手中的文件,而王帅则尽量的给自己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雷森合起了手里的文件夹。

  点燃一支雪茄,吸了两口就放在了一边,雪茄的香气顿时充满整个办公室,双手交叠放在唇边“学语文教育的大三学生,不到5分钟就破解了我们公司的搜索引擎,虽然是最低权限的,这样的能力也不容小觑,自学的?”

  王帅没想到雷森第一句话会问这个问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直截了当的回答,还是再绷会儿,好表现出自己并没有太沉不住气,“是,自学的。”

  雷森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王帅的双眼,嘴角露出微笑“接编程的私活儿,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不一定,如果一年平均下来的话,每个月能赚3500元钱左右。”

  王帅自豪的微微昂起了头,他知道,3500元在雷森眼里可能就像一杯咖啡的费用,但自己凭借自己的努力,不但不用家里给自己补贴生活费,还完全解决了自己学杂费和生活费还有和丽娜租房的费用,这一点上,他是自豪的,他知道自己已经比很多同学都独立。

  做好了被雷森蔑视的准备,但雷森的神情却依旧冷静,“是不是以为今天来我会和你谈丽娜的事情?”

  王帅心中一惊!还是从他嘴里听到了丽娜的名字,这两个字是那么的刺耳,顿时有些气血上涌,看雷森的眼神也有几丝敌意,虽然涉世未深,但他知道,雷森是在观察自己,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冷静的问道。

  “雷总今天找我来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感谢雷总让我开了眼界,宾利车真的很舒服,再见”

  王帅起身想离开,雷森拿起雪茄,“我们公司动态防火墙的结构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说着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李布用的那个一模一样。

  听到防火墙这三个字时王帅心里是有些激动的,因为雷氏的防火墙号称是国家安全级别的,自己能够得到最低的搜索权限也只是给自己的指令套了个壳,使用时间不长,但如果了解的雷氏防火墙的结构,说不定以后雷氏的资源,可以为自己所用。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打开了笔记本,认真的研究了起来,雷森想起今天peter说过李布来过公司。

  “peter,你今天是把001拿给李布使用了吗?”,“是的雷总”peter恭敬的回答雷森。

  “嗯,那这样吧,你把001的mac地址告诉王帅”接着对正沉浸在数据代码里的王帅说着“半个小时之内,让001瘫痪,我就直接和你签订一份10年的劳务合同,年薪30w起!”

  王帅被这个数字惊呆了,30w这是自己辛苦一年半工半读所获酬金的7倍有余,他甚至从来没想过如果自己毕业之后分配到天临市的普通高校,做一名人民教师基本工资最多可能也只有3000多元,而且语文几乎是很难开小班赚外快的,哪怕到那时自己依旧兼职接私活,可能也得5年才能赚来这一年的钱,王帅陷入了沉思中……

  但很快王帅用非常清晰的逻辑让自己清醒了过来,这可能是一种考验,随之而来的可能就会是一场羞辱,王帅想拒绝,但万一雷森是认真的,自己岂不是浪费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雷森看透了王帅的犹豫,“做的好工资涨幅是每年10%-35%,peter把合同拿过来”,“好的雷总”

  Peter从一旁的储物柜里拿出两份文件放在雷森的办公桌上,雷森逐一翻开,一边在前中后的签名位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公司的印章,一边给王帅解释道“像这样的机会,天临市已经有很多人得到过,雷氏数据业务的安全性都是你这样有才华的人的努力才能做到今天这样的程度,所以你并不是特例,但有一点,你确实是个例外,在骗过防火墙这部分,目前的最快纪录已经被你刷新了,要不要试试,全在于你。”

  说罢雷森已经把两份合同都签印完毕,一旦王帅成功,签好名字之后合同就立即生效了。

  王帅回头看向peter“这电脑联网了吗?”

  刁凡和李布已经回到了长乐小区的租住房,李布把笔记本放在刁凡的电脑桌上后打开,进度条已经读到了99%

  哈欠连天的李布朝着卧室走去“你睡按摩椅,好了你自己先看吧,我去睡了”,刁凡伸着懒腰连连点头

  突然,笔记本屏幕蓝屏死机,李布和刁凡睡意全无,俩人瞪着眼睛摆弄着笔记本,刁凡尝试长按开机键8秒钟,但笔记本关机后,就再也无法开机了。

  李布急的快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呀”

  刁凡没有责怪李布的意思,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是试用结束了吧”

  “试用?”李布顿时怒火中烧,“这个混蛋居然给我一个试用版!看我明天不去收拾他!”

  “你先别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仔细想想,龙腾国际和雷氏不可能完全没有生意上的往来,借你搜索引擎完全是出于礼貌和客气,言外之意就是‘借用是人情,再用就是生意’了”

  李布鼓着嘴“那怎么办?想要的信息还没查到呢”

  “没办法,不知道再想用的话,要搭多大的人情,这事儿也怪我,早知道我就无耻一点让你拿钱托一个陌生人买一个雷氏的产品就简单了,哎,我还是妇人之仁了,想着替你省点钱。”

  “哎呀,省什么钱啊,这倒好,明天我去问问我爸吧,让他出面再借一台没有使用期限的出来!”

  “先等等看,丽娜的信息也不是特别的必要,现在手里还有保洁的线索,好钢用在刃上,没准以后还有用到雷氏的地方,只是借用搜索引擎就让你爸出面,我觉得有点小题大做,总而言之,先睡觉,明天再说!”

  王帅用了不到10分钟就破解了001的防火墙然后让系统强行低级格式化了系统盘,一气呵成,看的peter也暗自赞叹。

  王帅看着面前的两份合同,内心的激动是显而易见的,笔尖马上要落在合同上的时候,王帅问出了最后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纯粹的招揽人才,还是潜在条件是要我和丽娜分手?”

  雷森眉头微皱,peter心中也是一惊,心想这个男生的心思已经细腻到让人不舒服的程度。

  雷森很快露出了微笑“我雷森做事一向公私分明,涉及到人才和企业的未来时,我从来不考虑女人,所以今天就是纯粹的吸纳人才,况且这是你赢来的。”

  王帅的内心对这份工作已经是志在必得了,甚至在心里假设了‘如果雷森让自己和丽娜分手’自己究竟答不答应的问题。

  在此之前,自己觉得对丽娜的感情是任何事情无法撼动的,他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让丽娜幸福,但当利益和感情摆在交叉路口的时候,自己真的彷徨了,他开始在合同主要的页面上签署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并按上拇指鲜红的指印,不再去考虑那个无法回答的假设问题。

  合同签署完毕,王帅彻底的松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自信十足,钱有时的确可以给人带来力量和安全感。

  “peter一会我找你还有些事儿,你让Tiya送王帅回去”peter会意,用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片刻,敲门声响起,peter打开门,一位身穿着职业装的高挑美女出现在了雷森办公室的门口。

  “peter,雷总,你们找我?”

  清脆的嗓音婉转动听,王帅一瞬间看的呆了,Tiya不等分的短发遮住了一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以及傲人的身材,都在胸口那解开的三科衬衫扣子的位置呼之欲出。

  对王帅来说这位30左右岁的女人散发出的成熟气质可以说是致命的,peter掏出宾利车的钥匙和一张很精致的褐色卡片交给Tiya

  “麻烦你送王帅回学校,我还有事要跟雷总处理一下,还有这个是这个季度的员工福利,你今天忘了领了,行政部的陈总让我转交给你。”

  Tiya接过卡片和车钥匙,俏皮的一笑,看的王帅的心脏差点跳出来“王总跟我来吧。”

  二人离开了办公室,此时此刻恐怕是刀山火海王帅也会跟她一起去了……

  【初次写书,诸多问题还望谅解,保证一定完本,绝不太监】

继续阅读:二十八、异象环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异侦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