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舞会风云(4)
心千结2020-01-15 16:523,447

  “当然可以!”黄楚然被喻以南揽着肩膀走开,“我虽然能保证,但你也别自己作死,感情这东西就像是沙,抓得越紧掉得越快。”

  “可我如果不抓,他不就跑到别人身边去了吗?白白肯定巴不得让我不要去抓,成全她和斯霈。”安安担忧地质问,缺乏安全感的患得患失充斥在她本来就不大的心里。

  黄楚然无力地抚着额头:“安总!安小姐!我们的计谋就是欲擒故纵,今晚已经初见成效,难道你没发现李斯霈对你的态度有所好转吗?”

  “或许他只是因为我愿意放手成全,所以才给我好脸色呢?”安安不安地继续说。

  “不管原因怎样,至少李斯霈愿意给你好脸色,这就是我们小小的得逞,”黄楚然尽量保持着稍安勿躁的心绪,“相信我,‘人之初,性本贱’!尤其是男人……”

  身边喻以南犀利的眼刀眨眼间飙向她,意味明显: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什么叫“尤其是男人”?

  黄楚然怂得轻咽口水,飞快地给“失言”找补:“其他男人我不清楚,反正李斯霈绝对符合这句话,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们事先对你们仨的性格都极其认真地做了评估!”

  “或许我是关心则乱吧!”安安似乎松了口气。

  “安总,今晚的情况你有目共睹,退一万步说,就算李斯霈不愿意放手,我哥也足够有魅力把白白从他身边抢走,所以,你根本犯不着瞎担心!”

  黄楚然说这句话时一直觊觎着喻以南的眼色,喻以南似乎对自己的美貌、手段以及能力特别自信,眉梢眼角皆透露出得意之色,嘴角藏不住的笑意让黄楚然莫名不舒服。

  安安回想到喻以南在舞池里的风流,黄楚然的保证因为加了“我哥”俩字就好比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嗯!楚小姐,那我还是听你的吧!”

  黄楚然再次取下耳机,台上的钢琴手换了另外一个,轻扬的钢琴曲无休止地潺潺流动,舞池中仍然有俊男靓女在翩翩起舞,只是欣赏的看官了然无几,今晚的巅峰已经被喻以南和白白包揽,剩下的只够得上自娱自乐罢了。

  “喻以南,我看你在舞池中的状态不得了呢!你该不会是真动心了吧?”黄楚然阴阳怪气地质问,眼神里满是鄙夷,深度以为这男人打算破次元壁交/配。

  喻以南的脸色冷得很快,就像特地为向黄楚然自证清白才凹出的冷若冰霜,他松开她的肩膀,垂眸缓慢凑近,黄楚然的心跳骤然加速,不过人家的气息只是单纯地从她的侧脸滑到耳畔:“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你这智商……”

  他遽然吃痛地停顿,躬身看了眼被黄楚然抬腿用膝盖顶中的小腹,忍着腹部火辣辣的新鲜痛感,继续不屈不挠地“求死”:“堪、忧!”

  黄楚然沉睡了好几天的暴力基因被刺激得觉醒了,她在喻以南尚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单手揪过他的衣领,转身把他摁在了身后的大柱上,妥妥的壁咚姿势。

  喻以南眨眨眼,表情管理好像被暴力击碎了,耳垂通红,心跳如雷。

  黄楚然抬头盯着他,一只手撑在他的脸侧:“我警告你啊!你再当我面明目张胆地说我蠢,小心我让你……”

  她的眼神大张旗鼓地从喻以南俊美无涛的脸自上而下地滑到裆部,然后猛地抬眼,一字一顿地说:“断、子、绝、孙!”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若他喻以南能被一个小姑娘吓倒,那他过去的三十多年真的都白混了。他抬手优雅地解开衬衣领上的风纪扣,松了松领带,轻而易举地调整好怡然自得的面部表情,混不在乎地回答:“没问题!”

  黄楚然愣了愣,喻以南的语气温柔得不像话,仿佛在哄小孩儿一样。

  她收回手,站直趾高气扬地望着他,预测他的话没有说完,事实也果然如此。

  喻以南悠然地双手插进裤兜,左腿绕到右腿后,鞋尖点地,他颔首瞄了一眼右脚鞋尖,抬眼时眸光微动,唇角轻轻一勾:“我的意思是,断子绝孙没问题!”

  “……”

  黄楚然看他摆出玩世不恭的暧昧德行,就已经料到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和他计较反而显得自己一点儿也不酷。

  “算了!”黄楚然一挥手,避开他看谁都好似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大人有大量地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喻以南的眉尖猝不及防地抖了一下,缓了缓轻松的笑意,伸手轻轻弹了一下黄楚然的肩膀:“那边人说,白白和李斯霈因为我吵架了!”

  他飞快地缩回手,指腹上还留有滑腻清新的触感。

  黄楚然转身刚好看到他正指着自己的头,她刹那明白——喻以南三次元的科学家员工正在给他通消息。

  她想了想,视线扫过人群,看见白白正在往简洋那傻小子身边去,她又皱眉下意识地寻找梁吟的身影。

  不用掐指一算,黄楚然就猜到今晚梁吟计划的高潮已经来了,安安改变计划,没安排王虎到场,但梁吟对此并不清楚,当然,她也不用知道。

  “喻总,”她回头难得娇俏地冲他勾了勾食指。

  “干什么?”喻以南警惕地蹙眉,身体还算诚实地靠近。

  “我觉得你的‘美男计’特别好用,可以发扬光大!”黄楚然立即奉承,她眨了眨水盈盈的杏核眼,抿出梨涡深陷的微笑,力图表现出真挚诚恳的态度。

  “呵,”喻以南不以为然地轻笑,“这会儿你怎么不怕我假戏真做了?”

  “因为我醍醐灌顶,瞬间想通了啊!如果喻总你想要跨种族交配也没问题啊,”黄楚然口无遮拦地侃侃而谈,把喻以南的脸都给谈绿了,“不过你得考虑清楚,你不像我,我不过是市井中的凡夫俗子,文不成武不就,连朝九晚五都成奢侈,还经常被剥削加班的失败者……你可是坐拥BK集团商业帝国,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你要是真想待在这里不出去也行,可我的专访就泡汤了啊,那你必须得补偿我!反正你也不回去了,就不如写个股权转让书,再签个字,我回去之后一定帮你好好打理BK集团!”

  “你想得美!”喻以南眼角一提,几不可查地偷笑了半秒后凑到她耳边认真问,“美男计怎么用?你的计划是什么?”

  黄楚然眸光里闪亮着星星,微微踮起脚尖,抬手附耳向他轻声说明了计划的前因后果。

  喻以南锁眉不快地呲着牙,答应得非常勉强:“行吧!我就陪你玩一玩,现在,我是得去安慰一下被我戴了绿帽的李斯霈,对吧?”

  “去吧!”黄楚然轻快地冲他使了个眼色。

  喻以南无语地错开她的眼神,神情恣意地从侍者的托盘上拿过一杯香槟,身形潇洒地走向李斯霈。

  另外,黄楚然则与他背道而驰,目标明确地接近简洋。

  简洋对白白的痴迷就是一叶障目的愚蠢,黄楚然还未走近时就瞧见梁吟的保姆将一杯香槟递给简洋,简洋的目光在锁定白白的那一刻根本无暇顾及周边,连从谁手中接过香槟都没有察觉。

  至少从这一点看,梁吟对她老公的心意特别了解。黄楚然做过功课,知道简洋对酒精过敏,一般不喝酒,所以他手里的这杯香槟十有八九会送到白白手上。

  黄楚然趁着白白的手距离香槟杯只有几寸距离时,故意中途截胡,从简洋手中把酒杯夺了过来。

  “楚小姐?”白白和简洋几乎异口同声。

  黄楚然望了一眼白白,手里摇晃着抢过来的香槟,目光一转就自然而然地流到了简洋脸上。

  简洋有些不知所措的窘迫:“楚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黄楚然秀眉一拢,扬起无辜娇羞的小脸。

  下一秒,她又往简洋的身上贴近了一步,腾出的空手柔软地攀上他的脖子:“简洋、简先生,我们好歹共度了一个愉快的下午,连晚上也能在舞会再次相见,你不觉得这是我们之间冥冥注定的缘分吗?”

  “楚小姐,你是不是喝醉了?”简洋头疼地拿下她的手,用表忠心的眼神看向白白。

  “楚小姐,你没事吧?”白白好心好意地开腔,并且准备上前拉住她。

  “走开!”黄楚然没好气地吼了一声,把白白吼得一下子愣住了。

  她继续像藤蔓一样死死地缠住简洋,语气气若游丝又暧昧异常:“我没喝醉,不信你闻闻我身上有酒味儿吗?”

  简洋羞恼得脸色通红,奋力推了黄楚然一把,黄楚然早就料到他会这么一招,顺势松开他,谨防杯中下了药的酒浪费了。

  “简洋,你可真是负心啊!在这里不守着自己老婆就算了,连我这老朋友也爱理不理,转眼就搭上了新人……唉!”黄楚然假装自怨自艾地叹气。

  一向以善解人意又落落大方示人的白白挺身而出地解释:“楚小姐怕是误会了,我和简洋认识好多年了,不算是什么新人!”

  “哦——”黄楚然恍然大悟地一并瞄过他俩,瞪大了眼睛,“原来你们是在这舞会上私会旧相好啊!”

  “我们之间很纯洁,不过是普通聊天,哪像你一上来就动手动脚啊?”简洋烦躁地理了理身上熨帖的西装,十分瞧不起黄楚然对他们纯洁友谊的诋毁。

  黄楚然完全不像是喝醉的模样,她故意当着白白的脸再次靠近简洋,然后出手迅捷地从他西装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并把它拿在鼻前陶醉地嗅了嗅:“我还以为我们也是纯洁的友谊呢!要不你怎么会换了身衣服还要随身携带我的名片呢?用心一闻,名片上好像还有咖啡的余香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