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封信
阿九2020-02-06 14:273,591

  清晨微光曦曦,风中带着些凉意,肖远帆换下了优雅笔挺的西装,穿着一件青色长衫大褂,在自家的花园中一招一式的打着太极拳,哪里还有半点儿吃过洋墨水世家公子的样子。

  一套拳法打下来,虽然没有过于剧烈的运动,肖远帆的额头上还是布上了些细密的汗珠。

  起早打拳是他这些年一直保留下来的习惯,不是为了强身健体,而是为了保命。只是打的拳法由起初的狠厉招式渐渐的变作了刚柔相济的太极。

  “少爷,老爷来信了。”近随唐安手拿着一个牛皮纸信封走到了肖远帆的身旁站住。

  肖远帆听了,立即将信封接了过来,展开。

  信中写到:“我儿远帆,信已收到。得知你在上海一切顺利,为父倍感欣慰,盼再接再厉,与李狗达成合作。一切小心为上。另,可去一探盼儿,她会助你。父书。”

  肖远帆将信又递回到唐安的手中,吩咐道:“拿去烧了。”

  “是,少爷放心。”唐安将信仔细的折好放进了西装的口袋中。随后,唐安又从另一只口袋中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到了肖远帆的眼前,说:“少爷,这是老爷的电报。”

  肖远帆接过电报,展开,电报很短,只有一句话:“我儿远帆,可在上海寻求合作伙伴。父。”

  肖远帆将手中的电报随手交到唐安的手中,“电报被人动过了?”

  “是。”

  “哼,他倒是很迫不及待。”肖远帆接过唐安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抬步向着洋楼内走去。

  唐安跟着肖远帆走到餐厅,熟练的将早餐摆放在了餐桌上,并将一份当日的沪报放在了肖远帆的右手边。

  肖远帆先是翻了翻当日的时政新闻,并没有什么他感兴趣的内容,刚要将报纸放到一旁,又瞥见娱乐版面上一张几乎占了半个版面的照片,这张照片立刻吸引住了肖远帆的目光。

  肖远帆盯着照片看了半晌,随即将报纸推到了坐在身旁的唐安面前,手指点着照片的位置,说:“去查查这个叫做伍伦的记者。”

  唐安看着报纸上的照片,冷汗涔涔,因为照片上的人正是昨夜肖远帆与鸳鸯散步时被拍下的。

  唐安看着肖远帆的脸色难看,做下保证:“少爷放心,这个伍伦绝不会再出现在上海。”

  肖远帆摆了摆手,“不要弄出人命,只要让上海的所有的报社知道咱们的规矩就行了,还有,放出风去,我要追求鸳鸯小姐。”

  “是。”唐安心中已经开始琢磨起如何做才能既不出人命又能对其他的报社起到震慑的作用。

  鸳鸯因为工作的关系早上起得一向很晚,今日与往常一样,她睁开眼时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了,她伸手摇了摇系在床头的铃铛。

  清脆的铃声响起,渐渐扩散出去,不大会儿的功夫,房门被象征性的敲了几下,柳姨就端着杯早已经准备好的蜂蜜水走了进来。

  鸳鸯舒服的伸展了腰肢,接过柳姨手中的杯子,一口气将整整一杯的蜂蜜水灌了下去。

  “小姐,午饭现在吃还是出去吃?”柳姨又将空杯拿到手中。

  “我没说出去吃啊。”鸳鸯还有些睡眼惺忪。

  柳姨不自觉的看了眼门外,“有一位肖先生在客厅已经等您一上午了。”

  “肖先生?”鸳鸯看着柳姨反问,似乎她对柳姨口中的“肖先生”并不识得。

  “是,肖先生。”

  “肖先生”三个字被柳姨特意咬的重了些。

  鸳鸯想了想,终于忆起昨晚新认识的男人正是姓“肖”。

  “那位先生可是叫肖远帆?”

  柳姨想了想今早看见的报纸,上面说的好像是肖远帆三个字,于是她点了点头。

  鸳鸯听了也不急着起床,也不急着会客,只叫柳姨给等了她一上午的肖远帆上一杯上好的英国红茶之后,便自顾自的洗漱去了。

  肖远帆在连续喝了两杯红茶之后,鸳鸯才精神抖擞的自楼上下来。

  鸳鸯今日穿了件嫩黄色的洋装,少了夜晚的风尘与慵懒,整个人容光焕发,阳光灿烂,更显美艳不可方物。

  肖远帆起身,走到楼梯口处,仿若迎接女神的卫士一般。待鸳鸯走进,肖远帆伸出手,鸳鸯自然的将手搭在他的手上,两人就像相识已久的恋人,整套动作流畅自然,亲密无间,却不带有任何的情欲味道。

  “肖先生可不像是时间很多的人。”鸳鸯挽着肖远帆的手臂走到了沙发旁,拢了拢长裙坐到了沙发上。

  肖远帆很自觉的坐在了距离鸳鸯一个人位置远的地方,这距离掌握的很好,不是过分的亲密,也不疏远。

  肖远帆笑着回道:“我的时间都是用来做有价值的事情。”

  “包括等我?”

  “包括等你。”

  “好吧,我姑且相信肖先生一次。”

  “你不觉得肖先生三个字叫的很不顺口么?”肖远帆忽然将身子向着鸳鸯的方向靠了靠。

  鸳鸯抿嘴轻笑,“那叫你什么?叫肖老板?”

  肖远帆又将身子坐直了,说道:“叫远帆。”

  “远帆,远帆……”鸳鸯反复的在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搅得肖远帆心思都乱了。

  “不怕你的太太吃醋?”鸳鸯忽然问道。

  肖远帆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可没有太太这种怪物管束,红颜知己倒是有几个,只不过他们都很善解人意。”

  鸳鸯听了,脸色渐渐的沉了下去,冷着脸说:“即使是红颜知己,我也是惹不起的,小女子风尘中一柳絮而已,只想着平平安安的度日,可不想惹上一身的麻烦事儿。”

  见鸳鸯忽然变了颜色,肖远帆竟没料到鸳鸯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他将笑意收起,起身说道:“在下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

  “肖先生慢走,恕不远送了。”鸳鸯只象征的说了句,便再没了下文。

  肖远帆接过柳姨递过来的大衣,深深的瞅了鸳鸯一眼之后便扬长而去。

  “小姐,肖先生……他似乎生气了。”柳姨送走肖远帆后走到鸳鸯的身边说道。

  鸳鸯不在意的说:“他生气与我有什么关系。”

  柳姨本是李天龙家的佣人,在半年前被送给鸳鸯,跟着鸳鸯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她的脾气柳姨也是摸得一清二楚的,鸳鸯虽然身在风尘中打滚,更是不时的便于不同的男人周旋,但却没见过她真的与哪个男人过于亲密,更别说带到家中厮混了,可见鸳鸯是个极为自重的女人。在柳姨的心中,其实是怜惜鸳鸯的。

  肖远帆自鸳鸯的家中出来后,便坐着车来到了位于霞飞路的华人大饭店,他早已经与唐人贸易公司的刘公子约了午饭。

  “刘公子,不好意思,来晚了。”肖远帆见到刘立人已经坐在了约定的包间内,便象征的说了句客气话。

  “肖公子哪里话,是我早到了。”刘立人的年龄虽然较之肖远帆还要大上两岁,但他可不敢在肖远帆的面前托大,毕竟此次是他家的贸易公司想要搭上肖远帆的大船。

  肖远帆坐下,招呼唐安说道:“这顿由我来请。”

  “是,少爷。”唐安说完便走出了包间。

  刘立人欲要阻拦,“今天是我约的肖公子,再叫肖公子破费,那刘某人岂不被人笑话。”

  肖远帆按住刘立人的手臂,笑着说:“今日我因为一些私事耽误了时间,这顿饭就当是我赔罪了。”

  刘立人与肖远帆约的是中午十一点,肖远帆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也就是说刘立人等了肖远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刘立人本来心中颇为怨念,只是他不好发作而已,如今见肖远帆给足了自己的面子,刘立人心中的怨念便在瞬间消散殆尽。

  肖远帆举起酒杯,对刘立人说道:“唐人贸易的实力我在来上海之前便已经如雷贯耳了,家父虽然未曾见过刘董事长,却也对刘董事长的为人和经商理念赞不绝口,恰好我最近有一批丝绸要从上海运往东南亚,不如就交给唐人贸易吧。”

  刘立人听了大吃一惊,他今日约见肖远帆本就是想打个前站,套套关系,合作的事情估计还要他的父亲亲自出面才能谈妥,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还没有说,肖远帆就将一块肥肉送进了自己的嘴中,这令刘立人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刘公子有困难?”肖远帆见刘立人不说话,追问了一句。

  刘立人连忙摇头,回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将这件生意交给我们唐人,肖公子将心放进肚子里便是了,另外,既然肖公子是个爽快的人,我刘立人自然也不能小家子气,我们唐人愿意在市场价上再降两成的利润。”

  肖远帆自然高兴,“那就谢谢刘公子了。”

  刘立人举起酒杯一口饮尽,他是高兴的,这笔生意做成了,唐人接班人的位置他便又多加了一成的把握。

  生意谈完了,接下来说的便是私事儿了,刘立人露出羡慕的神色,看着肖远帆说:“肖公子刚到上海滩,便能牵着鸳鸯小姐夜色下漫步,可是将我们这些土帽子羡慕死了。”

  肖远帆知道刘立人指的是报纸的事情,他颇为无奈的回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只是这美人儿是朵带刺儿的玫瑰,扎的我手疼。”

  “哦?”刘立人立时来了兴趣。

  “不怕刘公子笑话,我今日来晚正是因为鸳鸯小姐,我大早便去等她,想着将她一起请来坐坐,谁知只说错了一句话便白白的浪费了一上午的心血。”

  刘立人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打趣的追问:“肖公子说了什么?”

  肖远帆颇为无奈的摇摇头说:“我只说我有几位红颜知己而已。”

  “哈哈,怪不得被鸳鸯小姐撵了出来,上海滩谁不知鸳鸯小姐对男人的要求可是高的很,家有妻室的不与之过密交往,有女友的更是敬而远之,更何况您还同时有好几位女友。”刘立人十分热情的给肖远帆解释道。

继续阅读:第四章 李天龙的警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城复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