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序幕悄然拉开
阿九2020-02-06 14:353,244

  一顿饭在肖远帆和李天龙的共同努力下吃的其乐融融,鸳鸯时不时的点睛之笔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

  接近尾声,李天龙看了鸳鸯两眼,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来,鸳鸯晓得,李天龙这是有话要与肖远帆说,而这些话又是不想叫她听到的。

  鸳鸯拿起手绢轻轻的点了点嘴角,识趣的说道:“远帆,李爷,我今晚还要演出,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先告辞了。”

  肖远帆拉住鸳鸯的手臂,不是很情愿的说道:“我叫人送你去。”

  鸳鸯含笑点头,起身离去。

  李天龙见肖远帆的眼睛一直跟着鸳鸯的身影移动,嘲笑道:“肖老弟如果舍不得不如一会儿去趟百乐门,再续前缘也就是了。”

  肖远帆回过神儿来,“老哥说笑了,只是这鸳鸯的确与众不同,这几日可把我的魂儿给勾走了,我是一刻见不到都是如隔三秋啊。”

  “哈哈,没想到老弟还是个情圣。”李天龙取笑完,开始步入正题,问道:“听说老弟前些日子与唐人贸易做了笔大买卖?”

  “大买卖可谈不上,小本生意罢了,怎么,老哥也感兴趣?不过我之前没听说老哥有丝绸的生意啊。”

  “丝绸生意倒是没有,不过别的生意咱们倒是可以合作一下。”李天龙身子微微前倾。

  肖远帆感兴趣的问:“不知老哥有何发财之道?”

  李天龙将声音压低,说道:“我听说兄弟家里的生意涉猎很广,在东南亚还经营着鸦片的买卖?”

  肖远帆听了,整个人严肃起来,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李天龙连忙解释:“兄弟可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调查兄弟的意思,这些消息也是我无意间听说的罢了,你也知道在上海,像咱们这样的人可没有什么秘密而言。”

  肖远帆听了这话方才释怀,上海作为东方的经济中心,中西融合,消息自然也是融会贯通的。

  肖远帆问:“老哥对这个也感兴趣?”肖远帆做了个抽烟的手势,“据我了解,在中国鸦片可是禁止的。”

  “老弟常年在外发展,对咱们的国情还不是很清楚,中国禁烟几十年了,但真的禁了么,就这么说吧,在你没看到的地方到处都隐藏着烟馆,现在这个世道,连领军的大帅们为了银子也在暗地里偷偷的开烟管呢。”

  听了李天龙的话,肖远帆笑了,“果真应了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李天龙听了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连声道“妙,妙,妙。”

  “不知老哥想以什么样的方式合作呢?”肖远帆的心里有些许的激动,谋划已久的大戏终于要在此时此地拉开了序幕。

  李天龙并不清楚肖远帆的想法,只当做一场普通的生意来谈,“不瞒老弟,我在上海有五个烟馆,在苏杭还有南京也有十几个烟馆,只是现在上家的供应商供不应求,质量也日渐下降,若老弟手里有好货,价钱上我肯定会让兄弟满意的。”

  李天龙的鸦片生意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情况了,虽然他的生意很红火,但是因为政府的禁烟和各方面的施压,鸦片的走私被打击的非常大,他的上游供货商已经基本上处于无法供货的状态了,若不是他的手上还有存货,他的鸦片产业恐怕在两个月前就该关门了,这也是他为何急于与肖远帆搭上线的原因。

  “货我有,您要多少我有多少。”

  肖远帆的话给了李天龙一剂强心针。

  “只是……”肖远帆露出为难的神色。

  李天龙忙问:“兄弟有何难处?”

  肖远帆说:“我刚回国,这运输的问题……”肖远帆欲言又止。

  李天龙得知是这方面的原因,心中大石落地,肖远帆口中担忧的运输也就是所谓的走私,在上海,想要走私点货物那就离不开漕帮,漕帮控制着整个上海滩的码头和水运,而他与漕帮的帮主董天明可是关系匪浅。再者说,即使没有私人关系,漕帮也是要给青帮面子的。

  “运输的问题老弟不要担心,老弟只要能将货准备好,我负责运输的事情。”李天龙说的十分的肯定。

  肖远帆知道生意已成,网已撒开,高兴的举起酒杯:“祝咱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哈哈。”

  饭后肖远帆果真听了李天龙的话急匆匆的跑去了百乐门夜会佳人,李天龙看着肖远帆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神情渐渐的换上了不屑的神色来,姜涛走道李天龙的身边,问道:“恭喜帮助,生意谈成了。”

  李天龙没有回话。

  姜涛心中疑惑,又问:“帮助怎么不高兴?难道肖远帆狮子大开口,提了什么条件?”

  李天龙幽幽开口,“他还嫩的很,他不过是肖家放出来的烟雾弹罢了,真正的操手是他背后的老子。”

  姜涛想到了他们截取的自东南亚发给肖远帆的那封电报上的内容,若不是他们知晓了肖家也在积极的寻找买家,他们又怎么会轻易的找上肖远帆呢。

  “不过我觉得这个肖远帆也不是无能之辈。”姜涛是一个第六感很强烈的人。

  李天龙不屑的说道:“他不过是个色中恶鬼,吃了几天的洋墨水到处卖弄的跳梁小丑罢了,不过还是要小心为上,记得继续派人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还有鸳鸯的。”

  自肖远帆出现在上海,他已经被李天龙派人盯住了,因为他的背景过于神秘,身份又十分的特殊,能同时与英法的领事交好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地盘儿,以李天龙谨慎的性格怎会坐视不理呢。

  不过也有令李天龙很是担心的事情,肖远帆仿似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之后才来到上海的,至少他的家仆全部是从东南亚跟过来的,他想要插进去一两个人也找不到任何的机会。

  肖远帆坐在车上,不知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兴奋的关系,脸色有些微红,他高兴的叫唐安送他到百乐门。

  唐安因为白日里惹了肖远帆不高兴,心中一直惴惴,此时见到肖远帆心情不错,便将顾以风来信的事情报告给了肖远帆。

  唐安与顾以风本就是相依为命的好兄弟,后来又一起跟了肖远帆出生入死,对肖远帆又极为忠诚,可以说他们是肖远帆的左膀右臂。

  此次肖远帆回到上海,本想将两人一同带来,只因他的大哥肖念恩去金三角办货,深入险地,肖念恩的脾气又执拗又冲动,肖远帆担忧大哥的安危,便叫稳重一些的顾以风跟着肖念恩去了金三角。

  原来顾以风虽然跟在肖念恩的身边,但心中着实担忧肖远帆,又担忧自己贸然给肖远帆寄信引起上海那边有心人士的注意,便将信寄给了唐安,也的确免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风波。

  信的内容很是平常,都是些问候和报平安的话,只是肖远帆看完后反而露出疲惫和担忧的神情来。

  唐安不解的问道:“以风那边不是一切顺利么,少爷还担心什么?”

  肖远帆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解释道:“信中说大哥身体很好,这是他与合作方起了冲突的意思。”

  “大少爷与人起了冲突?大少爷没受伤吧?”唐安担忧的问道,其实他更想问的是顾以风是否安全。

  肖远帆知道唐安与顾以风手足情深,“放心,以风他们没事,大哥冲动了些,幸好以风跟在他的身边。”

  两人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开到了百乐门的门口,肖远帆收起疲惫,精神抖擞的踏出车子。

  守在百乐门外接待的正是王大喇叭,他是认识肖远帆的,不仅仅是因为前些日子李天龙亲自招待过,还因为他与鸳鸯印在报纸上的大幅照片。

  王大喇叭殷勤的迎了上来,“可要给肖公子定间雅间儿?”

  肖远帆并不认识王大喇叭,但对于他能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姓氏也不奇怪,能在百乐门混的又有几个是傻的呢。

  “不了,我就在大堂,你给我找个肃静的座位就行了。”

  王大喇叭亲自将肖远帆迎了进去。

  肖远帆刚刚坐下,鸳鸯便走上了舞台,引得台下一片欢呼,只是台上的人儿并不为之所动,她在意的仿佛只有她口中的歌词而已,一首思念情郎的歌儿叫她长的百转千回,直戳人心。

  肖远帆看的痴了,台下的人也看的醉了,直到鸳鸯唱完退场,众人才想起鼓掌,一时间场内掌声雷鸣。

  令肖远帆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没去邀请,鸳鸯已经步步生花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坐下。

  鸳鸯拿起肖远帆喝过的杯子,抿了口里面的茶水,皱了皱鼻子,发出“好苦”的抱怨。

  肖远帆乐了,“你一向不喝茶,嫌弃它苦,呆会儿我叫人给你泡蜂蜜水可好?”

  鸳鸯没有回答肖远帆的话,却问道:“跟李天龙的生意谈成了?”

  “成了一半。”

  “另一半成功应该也不会远了。”鸳鸯如有所思,她又将桌上的茶杯拿起,对着肖远帆做了个干杯的动作,“恭喜你,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随即鸳鸯喝了一大口的茶水,苦的她直皱眉。

继续阅读:第六章 合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城复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