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开局
阿九2020-02-06 14:353,243

  与董天明达成合作后,肖远帆倒是一下子清闲了下来,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货物上船,等待交易完成。

  这段时间,肖远帆每日都会准时出现在百乐门,并且每逢鸳鸯表演时,他都会命人送上一大束鲜花,久而久之,上海滩的大半个上层社会都知道了肖公子对百乐门的鸳鸯小姐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更令大家啧啧称奇的是,一向对人不冷不热的鸳鸯竟然对肖远帆的糖衣炮弹照单全收,显然也是动了芳心的。

  肖远帆之所以这样的高调,他的目的是要将所有人的目光投到这些绯闻上来,以掩盖他在暗中策划的“削手”的计划。

  这晚,肖远帆照例将鸳鸯送到家门前,却不像往日一般离开,而是将鸳鸯逼到了墙角,他的手绕过鸳鸯纤细柔软的腰肢,脸渐渐贴近鸳鸯的娇面,突如其来的亲密令鸳鸯有些失措。

  “你做什么?”鸳鸯惊慌的问道。

  因为离得太近,鸳鸯口中的芬芳直直的扑倒了肖远帆的脸上,令他非常的陶醉,“我想做男人该做的事儿。”

  听了肖远帆的话,鸳鸯倒是平静了下来,她的手也顺势将肖远帆的腰圈住,甚至有意的用自己的鼻尖儿蹭了蹭肖远帆的鼻尖儿,柔声说道:“我还当你能忍多久。”

  鸳鸯说完,一把将肖远帆推开,转而拉住他的外套,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当开门的柳姨见到肖远帆同鸳鸯一同站在门前时,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忙将鸳鸯和肖远帆让了进去。

  鸳鸯牵着肖远帆的手,对一直跟在身边的柳姨说道:“今夜远帆在这里留宿,你去准备一套男士睡衣送到我房间,另外再给我送一杯蜂蜜水来。”

  柳姨看了肖远帆一眼后,便按照鸳鸯的吩咐去准备东西了。

  肖远帆跟着鸳鸯来到二楼的房间中,这是他第一次进鸳鸯的房间,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肖远帆随意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屋子中的随处可见的精致的小摆件儿,说道:“来到这里像是回家了一样,真好。”

  鸳鸯没有回话,她随手拿起浴袍走进了浴室,很快,浴室中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伴着滴答滴答的水声,肖远帆陷入了沉思之中。

  “咚咚咚,”敲门声将肖远帆的思绪拉了回来,随即又传来柳姨的声音,“小姐,我来给您送衣服和水来了。”

  肖远帆起身刚要去开门,忽然想起自己的装扮有些不妥,三两下便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随手扔到了凳子上,又将自己的衬衣扣子解开了几颗,隐隐约约的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当柳姨见到开门的是肖远帆,脱口问道:“小姐呢?”话刚出口,她似是觉得有些不妥,又说道:“肖先生,我来给您送睡衣还有小姐的蜂蜜水。”

  肖远帆堵在门口,并没有叫柳姨进来的意思,他将柳姨手中的托盘接过,见柳姨的眼睛一直往屋内飘,沉着脸说道:“鸳鸯正在洗澡,这些东西交给我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柳姨只好应是,只是离开的脚步沉重缓慢了许多。

  肖远帆的声音又在柳姨的背后响起:“记住,告诉其他的人,今晚不要来打扰我们。”

  肖远帆说完便将房门重重的关上。

  肖远帆刚转身,便见到鸳鸯穿着件白色睡袍倚在浴室的门前看着他。此时的鸳鸯退去了绝代的风华,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十八岁的青春少女。

  肖远帆快速的将手中的托盘放下,走到鸳鸯的身边,见她的头发还滴答着水珠,忍不住教育道:“从小到大跟你说了多少次,洗了澡后要将头发擦干净。”

  肖远帆说完绕过鸳鸯走进浴室,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拿着条毛巾出来了,他拉着鸳鸯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开始帮着她擦拭头发。

  “真好。”鸳鸯忽然小声的说道。

  肖远帆笑了,“哪里好?我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擦头发。”

  鸳鸯的眼中露出悲伤寂寞的神色,她说:“我来上海一年多了,整日里活得提心吊胆,每日要用面具示人,周旋在不同的男人之间,你要是再不来,我恐怕就坚持不住了。”

  肖远帆觉得眼睛有些酸痛,心更是像被狠狠的揪住了一般,他不想将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鸳鸯,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后才回道:“我一直知道你很辛苦,所以我来了。”

  鸳鸯听了,眼泪已经抑制不住,簌簌的流了下来。

  鸳鸯的哭声永远是压抑的沉默的,这令肖远帆更加的心疼,他非常想将鸳鸯拥到怀中安抚,但想到自己的哥哥,他生生的忍住了这种冲动,只能温柔的揉揉鸳鸯的头,细语安慰,“我来了,你就不用害怕了。”

  鸳鸯犹如一只受了伤的小鸟,“可是,如果爸爸知道咱们擅自改变计划,他……他是不会饶了我的。”提到自己的父亲,鸳鸯就充满了恐惧。

  肖远帆握住鸳鸯的手,坚定的说道:“你放心,一切有我,我会跟义父说这都是我的主意,他不会怪你的。”

  鸳鸯对肖远帆的话显然不怎么信服,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只是她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的,所以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肖远帆等鸳鸯的情绪平复之后,又问道:“那个柳姨就是李天龙派来监视你的?”

  鸳鸯点头。

  肖远帆的眼神中露出了杀意,鸳鸯是了解肖远帆的,连忙解释:“柳姨虽然是李天龙派来的,但她对我照顾的很好,你不要动她。”

  肖远帆见鸳鸯紧张的看着自己,无奈的笑了,“真不知道你这么柔软的心性在这吃人的上海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鸳鸯又沉默了。

  肖远帆不忍,又安慰她道:“你放心,凡是你不愿意的,我是不会做的,看的出来,柳姨是担心你的,她将你照顾的很好。”

  鸳鸯看着肖远帆严肃认真的脸,终于露出了第一抹笑意。

  见鸳鸯的情绪已经平复,肖远帆这才将今晚的计划说了出来,他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的来到这里,是因为今晚他要出去办一件事情。

  自从肖远帆来到上海,李天龙就派人盯上了他,尤其在他们达成合作之后,李天龙对他的监视就更加的严密,他每日里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儿都会传回到李天龙的耳中,为了避开那些盯着他的耳目,肖远帆便拉着鸳鸯做了今晚这出戏。

  肖远帆走到窗口,掀起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果见这几日一直跟着他的四个人就站在不远处的街角张望着。

  “有人盯着你,你怎么出去?”鸳鸯也走到窗口,顺着窗帘的缝隙向外望去。

  “一个小时后,我从你房间的浴室窗户跳下去,唐安会在下面接应我,他们应该不会想到那里还有个窗户。”

  肖远帆放下窗帘,示意鸳鸯回到床上坐好,他将卧室的灯全部熄灭,随后坐在椅子上闭目凝思。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肖远帆在黑暗中轻轻起身,他走到鸳鸯的床边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才朝着浴室走去。

  “念恩,他还好么?”正当肖远帆准备离开的时候,鸳鸯的声音忽然想起。

  肖远帆一怔,才回道:“他很好,你放心吧。”

  “自从我到了上海,他一直没有来信。”鸳鸯的声音听着有些黯淡。

  肖远帆又重新走到了鸳鸯的床边,蹲下身子,轻声说道:“你在这边一举一动太过瞩目,他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才一直没有给你来信,前几日他给我来信了,他说他很担心你,叫你万事小心。”

  鸳鸯听了肖远帆的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肖远帆听得出来,鸳鸯的心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肖远帆帮着鸳鸯掖了掖被子便起身离开了。

  当肖远帆潇洒利落的落在地上时,守候多时的唐安迅速的自车上下来,将手中的一件大衣披到了肖远帆的身上,又递给肖远帆一顶帽子。

  肖远帆将帽子扣上,又向下压了压,才问道:“人抓住了?”

  “少爷放心,人已经被控制在聚风赌场了。”

  肖远帆坐上了唐安准备好的车子,二人向着聚风赌场开去,守在鸳鸯家门外的四个青帮马仔只看了一眼路过他们身旁的车子便又相互调侃解闷去了。

  肖远帆带着唐安通过聚风赌场后门,绕到一条僻静的走廊上,他们的脚步停在了其中一间房间的门前。

  唐安有规律的敲着门,三长两短的律动很快便叫屋内的人开了门。

  肖远帆和唐安走进屋中,他们的目光同时落在了跪在地上的男人身上。

  “胡管家,别来无恙啊。”唐安蹲下身子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说道。

  唐安口中的胡管家正是青帮的大管家,李天龙的左膀右臂,胡兴邦。

  胡兴邦抬头见是唐安,神色一变,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奈何他的身子被捆的结结实实,嘴又被布团堵的结结实实,只能在喉咙中发出乌鲁乌鲁的声音。胡兴邦的衣衫已经被地上的泥土染得脏破不堪,哪里还有青帮大管家的模样。

继续阅读:第八章 陷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城复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