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鸳鸯的心愿
阿九2020-02-06 14:353,174

  肖远帆敲开鸳鸯家的门,开门的正是柳姨,“先生来了,小姐在楼上。“

  肖远帆对在前面带路的柳姨说:“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去休息吧。”

  柳姨却回道:“先生喝酒了吧,不如我煮些醒酒汤?”

  柳姨自从与鸳鸯表白了心意,对肖远帆的态度转变非常大,俨然将他当做这里的男主人一般对待。

  肖远帆头有些疼,也就答应了,“好,一会儿端到楼上就好了。”

  肖远帆独自上楼,轻轻的打开鸳鸯的房门,他扫视了屋内一圈,没有发现鸳鸯的身影,走进浴室,听见里面花花的流水声,知道鸳鸯这在洗澡,便自己坐在沙发上闭目休息。

  过了许久,鸳鸯才从浴室走出,她不知晓屋内有人,只简单的围了条刚刚到大腿根处的浴巾,透着水汽的长发披散在肩,净白细嫩的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

  肖远帆睁开眼,见到一副美人出浴的画面,登时满面通红。鸳鸯见到肖远帆也是一怔,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胸口的位置。

  正在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的时候,敲门声适时的响起。

  被惊醒的两人迅速的收回思绪,鸳鸯瞪了肖远帆一眼之后径直前去开门。

  见柳姨端着托盘站在门前,鸳鸯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柳姨见鸳鸯穿的单薄,礼数周全的将头低下,回道:“先生晚上喝了酒,这是我给他煮的醒酒汤。”

  鸳鸯转身向肖远帆看了一眼,才伸手将托盘接住:“给我吧。”

  柳姨帮着将房门带上,很快便听见她下楼时发出的咚咚咚的声音。

  鸳鸯端着托盘站在门口的位置,恼怒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指着我伺候你喝啊。”

  肖远帆无奈的笑笑,起身走到鸳鸯的面前,接过托盘,还不忘嘱咐:“多穿点衣服,免得着凉。”

  鸳鸯红着脸“呸”了一声就又走进了浴室。

  肖远帆刚刚消灭了一碗热乎乎的汤,鸳鸯已经换了一身保守的睡衣自浴室中走了出来。

  她慵懒的靠在床头上,见肖远帆衣服疲态,关心的问:“今晚的事情不顺利?”

  “没有,很顺利,当年其中一个凶手已经死了,而且很惨。”

  “哦。”鸳鸯的语气很是无所谓。

  “这才刚刚开始,离我们报仇的日子又进了一步。”肖远帆感概道。

  鸳鸯则是露出了寒霜办的表情,严肃的说道:“你错了,这仇是苏方正的,是你们的,却不是我的,我只是被他用来报复的工具而已,却不是我真心实意想要报什么仇的,话说,死的那些人又真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肖远帆见鸳鸯动了火气,他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鸳鸯的心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也心疼鸳鸯的境遇,只是他没有资格去评判什么,因为这一切不仅是他的使命,更是鸳鸯的命运。

  肖远帆走到床边蹲下身子,握住鸳鸯的一只手,安慰道:“很多事情并不能随心所欲,我能为你做得就是尽量帮你做了一切,不叫你卷入这肮脏的世界。”

  鸳鸯抽出手,白皙的脸上透着些因为怒意而泛起的潮红,她看着肖远帆,悲伤笼罩着她单薄的身体,声音中透着绝望:“不,你不能做我的羽翼,谁也做不了,因为我早已经被苏方正推进了这肮脏残忍的世界,我已经被毁了。”

  “鸳鸯……”肖远帆一时间无言以对。

  鸳鸯将手覆在肖远帆的头上,“远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经历的你都看在眼里,我所求的不过是安宁的生活而已,我只盼着这一切能早早的结束,我便可以求苏方正让我离开,过上自己的生活。”

  “我答应你,一定会让这一切尽早结束的。”

  鸳鸯露出勉强的笑容,又问:“今晚不是交货的日子么?你怎么有时间来了?”

  肖远帆答道:“我叫唐安去了,这种事情不需要我亲自去的。”

  “哦,那就早些休息吧。”鸳鸯说着便将自己的整个身子埋进了大床上,结束了谈话。

  肖远帆替鸳鸯将被子盖好,拉了灯,自己则走到沙发上合衣躺下,只是久久不能入眠。

  肖远帆很早就醒来,他见鸳鸯睡得香甜,自己便悄悄的离开了。

  他本想趁着清晨的阳光走一走,刚出了们就见到唐安开着车等在大门外。

  唐安没料到肖远帆这么早就出来,正在车里啃着刚刚买的煎饼,车门被人突然拉开吓得险些将煎饼甩出去,见是肖远帆,才稳住掏枪的动作,吃惊的问道:“少爷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先吃完你的早餐。”肖远帆自口袋中掏出香烟抽了起来。

  唐安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一张大煎饼消灭,打着两个响亮的饱嗝示意自己的早餐已经解决完毕。

  肖远帆这才问道:“昨晚的交易可顺利?”

  “顺利,顺利,是胡兴邦来验的货,怎么能不顺利呢?”唐安说的眉飞色舞。

  肖远帆不满的瞪了瞪唐安,“说了多少次,不要得意忘形,时时刻刻都要记得谨慎两个字,青帮里聪明人多的是,万一看出胡兴邦与我们的关系,咱们可就功亏一篑了。”

  唐安立时板正了面孔,一副受教的模样,“知道了,我会谨记少爷的教诲。”

  “好了,走吧。”

  鸳鸯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她左右看了一圈,没扫到肖远帆的身影,便知他已经离开,她躺在床上,看着美轮美奂的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真的能不卷入这长争斗么?他会同意么?”

  当敲门声响起,鸳鸯才收回思绪,又恢复了慵懒的模样,“进吧。”

  柳姨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杯刚刚冲好的蜂蜜水,她走到鸳鸯的床边,先是将水递给了鸳鸯,接着便去将屋内厚重的窗帘拉开,阳光顿时洒满了卧室。

  “王大喇叭来了,一直在楼下等小姐。”

  鸳鸯露出不解的神情,问道:“他来做什么?”

  “我问了,他不说,非要等见到小姐才说。”柳姨接过鸳鸯手中的空杯。

  鸳鸯起身,边向着浴室的方向走边说道:“我知道了,叫他等一会吧。”

  柳姨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又开始收拾起床铺,只是看到床铺的另一边不似叫人睡过的模样时,心中泛起疑云。

  王大喇叭坐在进口的沙发上,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这是他第一次踏进鸳鸯的家,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除百乐门外如此豪华的房子,他自进了这座房子,眼睛就始终没有停过,一直在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王大喇叭心中直嘟囔:“我了个乖乖,这简直就是宫殿啊,这漂亮的女人挣钱就是方便,要是我家媳妇也有个漂亮脸蛋,就叫她也出来卖。”

  鸳鸯下楼时王大喇叭正在思考如何叫自己的媳妇出来挣些钱的问题,是以直到鸳鸯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才反应过来。

  柳姨不满的重重的哼了一声,王大喇叭这才反应过来匆匆的起身,殷勤的叫道:“鸳鸯姐,您起来了。”

  鸳鸯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王大喇叭直接问道:“你来做什么?”

  王大喇叭巴巴嘴,按照早就想好的说辞说道:“是老板叫我来找您商量一件事儿的。”

  王大喇叭口中的老板自然就是百乐门的老板王世豪了。

  “哦,那王老板叫你来与我商量什么事啊?”

  王大喇叭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道:“今天一早日新百货的许公子就找到老板,说是晚上想请鸳鸯姐一起共进晚餐。”

  鸳鸯听了,柳眉微蹙,王大喇叭见了心中泛起了嘀咕,“怪不得老板给了赏钱也没人愿意来说,看着这赏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鸳鸯姐,许公子诚意满满,缠了老板好久老板才答应叫我来问问您的意思的,老板说了,若是您不愿意,那他就回了许公子。”

  站在一旁的柳姨见鸳鸯露出不耐的神色,直接回绝道:“回去转告王老板,就说小姐身体不适,不能去跟许公子吃饭了。”

  王大喇叭顿时如吃黄连般,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本来像这样的活是落不在他的身上的,只是大家一听要来说服鸳鸯,便纷纷退却,王大喇叭见钱眼开,也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难事,便一口将事情揽了下来。

  临走之前,王老板将他叫到跟前,说道:“许公子花了大价钱,我也跟人家做了保证,你既然拿了这赏钱,就要将事办好喽,否则就收拾铺盖卷滚蛋吧。”

  鸳鸯不耐烦的想要起身离开,不料王大喇叭突然跪了下去,哀嚎道:“鸳鸯姐,您就救救我吧,如果您不答应,我的饭碗可就没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可都靠着我养活呢。”

  鸳鸯低头看着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王大喇叭,笑着问:“你刚刚不是说王老板全看我的意思么?”

  王大喇叭的哭声霎时止住。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色胆包天的许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城复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