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新年恐怖袭击(七)
谈笑白丁2018-02-06 11:145,459

  “浩杰哥哥!”夏岚挣脱母亲的怀抱,将倒在血泊中的王浩杰抱起来。

  此刻的王浩杰早就因为受伤太严重昏了过去,子弹从他的后被穿过,从胸前射出,恐怕是伤到了肺部,此刻的王浩杰止不住的往外吐血。

  “浩杰哥哥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夏岚眼了和王浩杰的血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流:“你醒醒啊,浩杰哥哥你不能有事啊。”

  “好感人的一幕啊。”恐怖分子嘲讽道:“小子,你肯舍命为他们母子两个人挡子弹,但是他们两个人还是难逃一死。”说着枪就对准了夏岚母子两个人。

  “小兔崽子,你还有什么遗言,看在这小子舍命为你们挡子弹的份上,我让你说完。”恐怖分子对着夏岚说。

  夏岚抬起头,满是眼泪的双眼怒视着恐怖分子:“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我要你给浩杰哥哥偿命!”

  恐怖分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好,小兔崽子你还算有几分胆色,这种情况还敢这么说话。”随后恐怖分子抹上一份厉色:“但是有胆色还要有本事,这样你才不会死。就让我送你和你母亲上路吧。”食指扣上扳机。

  ‘砰’一声枪响,有人中枪了,但中枪的人不是夏岚,而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看着自己胸口多出来的弹孔,难以置信的看着窗外,然后到了下去。

  随后,窗户被东西撞碎,紧接着随着一阵强光,所有的人只感觉眼前一白,耳朵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数秒,当所有的人恢复视觉的时候,恐怖分子都已经倒在了地上,取而代之的是反恐局的武装人员。

  此刻反恐局的反恐干员们正在检查恐怖分子尸体,将他们手中的枪踢开,对地上恐怖分子的尸体补枪,防止他们起身再给他们一枪。

  “大家不要怕,我们是反恐局干员,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反恐局干员对被解救的人质说。

  “叔叔,浩杰哥哥受伤了,你快救救他。”夏岚看见反恐局的人,他看到了王浩杰生的希望,他哭着向反恐局干员大声呼救。

  反恐局干员也注意到了夏岚这边的情况,当他检查王浩杰的伤势时,看见王浩杰身上的衣服时吓了一跳:“队长,是反恐学院的人。”

  小队长一听也是赶了过来,看见王浩杰身上只穿了反恐学院的作战服说:“可能是反恐学院混在人质里的那名学员。他的伤势很严重,不需要立刻进行治疗。”

  “指挥部,指挥部,这里是‘白头秃鹫’这里是‘白头秃鹫’。我们已经完成目标,但是混在人质中的反恐学员身负重伤,有生命危险。”

  “这里是指挥部,我们已经了解现场情况‘白头秃鹫’立刻掩护人质向楼顶移动,我们会派出直升机接应你们,优先运送重伤员,完毕。”

  “这里是‘白头秃鹫’明白,向楼顶移动。”小队长挂断无线电,此刻王浩杰已经被转移到了简易担架上:“所有人掩护人质,向楼顶移动。‘哈士奇’‘柯基’前面当尖兵,开路。”

  “是!”两个人上前开路。

  “你们两个抬担架。”小队长对着另两名干员说。两个人将枪背到背上,抬起担架:“其余人掩护人质,人质跟上我。”说着带着带着一大队人质向楼顶移动。

  此刻,医院里则是乱成一团,反恐局和反恐学院,除了预备队伍,其余所有作战人员全部涌进医院,和恐怖分子交火。

  恐怖分子也是在医院内固守一天,医院内设下了无数陷阱在等着反恐干员们,反恐干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强攻,吃了很大的亏,伤亡惨重。

  这些人极度丧心病狂,各种地雷,触发式炸弹设在医院内,强攻的队员一个不注意,就会直接丧命,再加上场面一片混乱,反恐干员们根本无暇顾及这么多,冲进去的反恐干员多,被人抬出来的也不少,有的人中了‘阔剑’定向雷,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这里是‘乌鸦’这里是‘乌鸦’,医院十层以下已经被我们控制,但是十楼以上恐怖分子抵抗很厉害,我们攻不上去。”医院内正和恐怖分子交火的小队长对着无线电大吼。

  医院外,指挥车内,蓝海洋看着医院立体图说:“这里是指挥部,‘乌鸦‘我无论前线有什么困难,你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和楼上的机降小组会和,保证人质安全,带着人质安全撤出!”

  “是。”

  另一边,刘茂茂则是和反恐局拆弹组的人组成一支队伍,在另一只队伍的掩护下,进攻地下车库。

  “‘穿山甲‘’穿山甲‘这里是’北极光‘,这里是’北极光‘。”负责为刘茂茂他们开路的小队小队长用无线电和刘茂茂小队长联系。

  “‘这里是‘穿山甲’。”

  “对面的抵抗很顽固,想要消灭他们恐怕一时半会做不到,等一会我们我们火力掩护你们,让你们的人做好准备,跑到货车那,准备拆弹!”

  “明白!”拆弹小队队长对所有的人说:“所有人,等一下‘北极光’会火力掩护我们,我们直接跑到货车那里,准备拆弹,大家都明白没有!”

  “明白!”

  “所有的人都听我口令。”‘北极光’小队长说:“三,二,一,射击!”

  瞬间,突击小组二十多个人的枪同时响了起来,在枪响的瞬间,拆弹小组的成员,冒着枪林弹雨,从突击小组后面跑了过去。

  拆弹小组的队员犹如一阵风,‘呼’的一下子就跑到了装有炸弹的货车旁边,数名队员一个滑步,直接躲在了货车旁。出枪,开枪打死了数名接近他们的恐怖分子。

  “接敌!”拆弹小队的成员大吼。

  突击小组立马跟上,但是就在他们出掩体的一瞬间,几名队员不幸中枪,直接又倒回掩体后面,其余的队员则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了货车旁:“你们去拆弹,我们来掩护你们!”

  拆弹小组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脱了装备交给突击小组的手里:“你们用的上!”只带上了拆弹装备,到货车里。

  “受伤的人还有能说话的没有。”突击小组的队长一边射击,一边通过无线电问道。

  “队长,有两个人受了重伤,一个轻伤,我的防弹衣中弹了,没有外伤,但是好像断了两个肋骨。”那名中弹的队员看着自己胸口前的凯夫拉防弹内衬板被打的线头散乱,艰难地说。

  “联系指挥部,让他们派出医疗小组,同时呼叫支援,我们人手弹药严重不足。”

  “是!”

  正在车内拆弹的刘茂茂几个人看着车内错综复杂的走线,拆弹小组的人一阵头大,尤其是这还不是一辆车,而是数量车,这更是增加了拆弹的难度。

  “队长,这……”另一个车里的队员看着车内的炸弹,通过无线电向拆弹小组组长请示。

  拆弹小组的组长咽了口唾沫,下了一个他这辈子最大胆的命令:“所有的人,凭自己的技术经验拆弹,重复,凭自己的技术经验拆弹。”

  这命令一出,惊呆了所有的人。这个命令意味着什么,一旦有一个人出现失误,所有的人都……这后果太可怕,让所有的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队长!”刘茂茂看着拆弹小组的队长:“执行命令!拆弹!”

  “是!”所有人开始拆弹。

  另一边,恐怖分子头目已经接到反恐局占领了炸弹车的情报:“反恐局,反恐学员!既然你们不听劝,那就和我们一起变成厉鬼吧!”他取出起爆器:“都去死吧!”

  当他要按下起爆按钮的一瞬间,一颗子弹从窗户外面射了进来,直接击碎了起爆器,外面反恐局的狙击手则是报告:“指挥部,这里是狙击4组,击毁疑似起爆器物品,重复机会疑似起爆器物品。”

  “老大,有狙击手!”旁边的恐怖分子和恐怖分子头目躲了起来:“老大,起爆器坏了怎么办。”

  恐怖分子头目冷笑:“自作聪明的反恐局,起爆器毁了,炸弹就会自动启动十分钟的倒计时,我就不信,他们能在十分钟之内拆除炸弹。”

  另一边正在拆弹的反恐局拆弹小组发现计时器忽然启动了:“队长,我这边计时器忽然启动。”

  “队长,我这边也是!”另一名队员说。

  刘茂茂和拆弹小组的队长看着计时器上正在倒计时的红色数字,两个人的冷汗也流了下来:“不要慌张,我们这边也启动了,所有人保持冷静,报告倒计时时间。”

  “九分四十五秒。”“九分四十五秒。”两队人同时报告,刘茂茂看到显示器上显示的也是九分四十五秒。

  “所有人继续拆弹,刘茂茂,拆弹!”刘茂茂咽了口唾沫,准备继续拆弹。

  “指挥部,这里是拆弹小组,这里是拆弹小组,我需要找出最近的进海路线!”拆弹小组队长用无线电联系指挥部:“炸弹已经启动,重复炸弹已经启动,我需要在无法拆弹的情况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车开到海里,完毕!”

  “拆弹小组,这里是指挥部,我们已经计算出最近路线,预计三分钟之内可以到达海边,我们会联系交管部门,进行交通管制,清出一条路线出来!”

  “明白。所有人听好,在距离炸弹爆炸还有三分三十秒的时候如果还是无法拆弹,立刻放弃拆弹,开车将车开进海里明白没有!“

  “明白。“另一边,交警接到通知,立刻全部出动,按照反恐局的命令将医院到海边的最近路线管控,一切车辆行人禁止入内,在路内行驶的车辆立刻驶出路内。每三十米就有一个交警站岗,为反恐局拆弹小组的人指引方向。

  但是这一切并不是那么顺利,有的拥挤路段竟然造成了堵车,哪怕在交警的指挥下,也无法快速的驶出路段。

  “队长,这边有堵车情况,恐怕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清出路段!“一名交警站在车辆中间,在吵杂的发动机声和车笛声中用对讲机说。

  “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你必须要在预定的时间内清出一条畅通无阻地道路来,反恐局的车马上就到,他们车上拉的全都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

  “是,保证完成任务!”挂了无线电后,交警大吼:“快!快!快!前面的车快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计时器上的时间从九分钟变成了五分钟,拆弹小组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痒上,所有的人心里都没有底,谁都明白在剩下的一分三十秒内,他们根本不可能拆除炸弹。

  “茂茂。”拆弹组队长说:“去准备发动车子,我们恐怕要把车开进海里了!”

  “是!”刘茂茂心里明白,于是放下手里的工具,来到驾驶座,准备发动小货车,而另一边,突击小组则是消灭了所有地下车库的恐怖分子,打开了地下车库的门,给拆弹小组做好准备。

  眼看时间到了三分三十五秒,拆单组队长放下拆弹工具用无线电下令:“所有的人放弃拆弹,开车!”

  “所有的人注意,路上交警会为你们指示方向,重复跟着交警指示的方向走。”无线电里是蓝海洋的声音。

  刘茂茂发动车子,拆弹小组的队长坐上副驾驶:“会开车不!”

  “会!”和李京混了这么长时间,刘茂茂也学会了驾驶车辆,而且技术不错。

  “开车!”他下命令。另一边,其他的车辆也是启动,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所有的车都启动向外驶去。

  当他们除了地下车库,外面,突击小组先为他们指示路线,出了医院,就看见一队穿着反光服头戴白帽的交警队员,在为他们组成路标。

  刘茂茂开着车,顺着交警队员的指引的方向,加速驶去。

  另一边,堵车的路段交警队员这是接到了通知,说是载满炸弹的货车已经开了出来,让他们立刻清理路段,保持畅通。

  “所有人将车开进非机动车道。”交警大声命令道,这时候想要将车开出路段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能保证车离开主干道,让载有炸弹的货车顺利通过。

  “载有炸的货车马上就来,所有的人将车开进非机动车道!”交警大喊。

  一听有炸弹,所有的车主都不敢怠慢,立刻将车往旁边的非机动车道开去。非机动车道和机动车道之间是被绿化带分开的,所有的车直接碾过花坛。而花坛里种的常绿灌木也是被碾的七零八落十分可怜。

  就在车辆刚刚清理完,交警们就看到三辆小货车飞驰而来,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赶上了。

  就在三辆小货车飞驰一般马上要通过路段的时候,突然一辆白色的小货车失控,从花坛中滑了出来,而车的驾驶座上根本没有人。而这个小货车直接挡在了三辆货车的前面。

  原来这辆小货车挤不进非机动车道之后,直接将货车停在了绿化带中,司机着急逃命,只将车熄火就逃命去了忘记了拉手刹,于是意外就发生了,小货车滑出了不平的绿化带,滑倒了主干道上。

  “撞过去!”拆弹组队长下命,刘茂茂猛踩油门,直接撞向白色货车。

  就在撞击的一瞬间,巨大的惯性让两个人向前栽去,两个人都没有系安全带,刘茂茂的头直接撞在方向盘上。

  而撞上白色货车的瞬间,从白色货车里飞出一个物体,穿透了货车的车头,扎进拆弹组队长的腹部,直接将小组长钉在了车座上。

  “啊!”“啊!”两声惨叫同时响起,白色货车被撞开了,但是刘茂茂开的车失去了控制,左右晃动。刘茂茂的双手离开了方向盘,抱着自己的血流不止的头惨叫。

  拆弹组队长忍痛控制方向盘,没让车撞上旁边的绿化带

  “刘茂茂你在干什么!”队长咬紧牙关骂他。

  “队长,我看不见了,我眼睛看不见了!”刘茂茂尖叫,此刻的他双眼布满血丝却失去了光亮。

  拆弹组队长惊呆了,他没有想到竟会出现这种意外情况,但是现在车不能停了,停下就来不及了。

  “茂茂,冷静下来,你听我说!”他的吼声让慌乱中的刘茂茂安静下来:“你踩住油门,不要松脚我来控制方向,明白吗!”

  “是……队长。”

  海边近在眼前,拆弹组队长给了自己一耳光,让自己保持清醒,此刻的他腹部被刺穿的位置正在向外流血失血过多的他唇瓣没有一丝血色,连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货车撞开防护栏,冲向观景台,这个跟观景台建在沙滩上但却向海里延伸几十米。

  沙滩上,队长给刘茂茂打开车门:“茂茂,跳车!”

  “队长,我看不见,我怎么跳!”刘茂茂惊恐的大喊。

  “让你挑你就跳,你他妈想死吗!”队长将他推下车,刘茂茂摔在沙滩上,滚了数圈才停了下来,但也失去了意识。

  队长则是用方向盘锁顶着油门继续向海里驶去。其余的队员也是跳下货车,跌落在沙滩上,失去了意识,车冲进海里。

  而拆弹组队长则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冲进海里……

  就在车刚冲进海里消失不见的一瞬间,海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海面上升起三道巨大的水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恐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