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淬身,万境至王 完结
炒蛋蛋2019-04-04 23:0011,560

  仍然是暗无光线的区域,所谓九幽之地,不过如此,没有光线,没有光影,没有已知的所有一切,拥有的仅仅是透骨的寒意,这种仿佛要冻结人间所有的寒意!

  但是方才那种鼎盛的蓝光已经消失了,就连蓦蓝和敛雅周身的蓝光也在缓缓变淡,看来那个分身说的不错,他确实已经把自己的力量消耗殆尽了。

  时间进入到此已经是破釜沉舟的局面,如果出不去,那就要跟着这个大家伙一同消亡了。

  但让蓦蓝有些意外的,首先开口的竟然是敛雅,对着这样一大坨冰封,他的声音淡淡的:“大伯,其实我一直都在爱着你,从很早很早以前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一直到真正的同行毁灭金光域,再到地心,这一路走来,我们虽然见面不多,但是共同经历的一点不少!我知道你一直是把我当做孩子看的,但是那个你和爸爸一起做成的月亮石,我在其中游曳了二十年,二十年中,我几乎是从头做了一遍和你的相处,但结果是失望的,你还是会选择爱希,选择沁儿,我成为不了那个第三人,尽管我已经付出一切!

  大伯,我以前一直很好奇米兰姨姨为什么终身不嫁,在心中住了你这样的男人之后,从此山海装入心田,哪里还能够看到旁的!但我从不后悔,因为我见证过你的伟大,也见证你深情,这所有的品质才是组成真的创神如你!人间的感情就是很奇怪,明明我是那么的爱你,但我爱的恰恰是你对别人的深情,一旦你对我好了,也许我就不再爱你了!

  很矛盾是吧!其实我也很矛盾!或许是上天体恤,虽然我最终没能得到你,但我和糖糖成了堂兄妹,知道吗?她虽然长得像沁儿,但她骨子里全是你的影子,眼睛,性格,每每我总能在她的表情中找到你的影子!

  所以我爱上了她!你没听错,就是爱!不是替代品,数十年的相处下来,她的影子竟然不知何时就将你替换了完全!而等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爱种深种,无法自拔!但是我和她之间,比和你之间更不可能,老天在体恤我的同时,也赐予我了另一重考验!

  可是大伯,就在一天之前,我发现你的女儿对我竟也萌生爱意,我原本并不愿意接受这段感情,但我忽而想到自己,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凡是和你靠的越近的女人,就越不幸福!我,尤利娅,糖糖都不例外,当然爱希和沁儿她们不一样!

  醒来吧!大伯,今天应该是我和糖糖第一次见家长,我们也许不会幸福,但无论你是支持还是反对,都请给我一个准确的说法!”

  一旁的蓦蓝,静静看着泣不成声的敛雅,玲珑如她,这才明白这么多年,敛雅守在她身边的前因后果,更加体会到了这个大姐心中的痛,不能拥有爱情,转而用爱慕之人的女儿做以麻痹,谁知竟又二次沉沦。

  蓦蓝伸手将这个一直挡在她身前的女孩抱入怀里,不管接下来会面对什么,至少这一刻,他们的心是在一切的!

  说也奇怪,明明是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却有一种白光和绿光同时升起,白绿交融之中,那本来围在她们左右的最后一层蓝光也收容其中,蓝白绿,会变出什么颜色呢?

  是金色!这不符合光学原理,但也不需要符合,这本身就是一种能量的变化和升华。

  九幽之地位于南之海域,既然是海,那就是龙族的天下,不止何时这三种光芒交缠的金色停歇,然后一条纯金色的龙出现在这方绝地。

  周围那种冻结光线的寒意在接触金龙之时,自发退开,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正在消融这种纯粹的死亡!

  金龙从静止中骤然加速,黑光褪去,海水仍然是蔚蓝的颜色,只是一个俯冲,那头巨大的虎鲸从身体中心位置一分为二,当然没有血液,只有其中一个浑身插满了冰剑的男子!

  “爸爸!”金龙霎时垂泪,一点纯绿色的光华从眼眶中滴下,是无心的吧,那滴晶莹在离开金龙之时变成珍珠,却在珍珠接触黑衣男子的时刻重新化为眼泪!

  好巧不巧的,那滴眼泪正好融在了男子的眉心之上!

  冰剑开始融化了,金龙瞬时止住眼泪,身体一个盘旋已将男子盘在其中,顿时那所有的冰剑融化的速度更快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原本还是刺猬一般的男子,此刻单从外表已经看不出任何伤痕。

  但他也同样没有醒来,身体也甚至没有任何恢复软化的征兆,仿佛一尊雕塑,一尊常常被用来供奉在世界各地的雕塑,他当然是有名字的,他叫做哈罗,也被全世界尊称为创神。

  “爸爸!”金龙的声音带着一种穿透,再度滴泪,只是这一次滴下的是白色。

  此刻四周的空间,仿佛形成了某种立场,那落下的白色,仍旧滴在了哈罗的眉心。

  霍!一瞬间,哈罗的周身燃起白色的火焰!但偏偏这种火焰没有任何的温度,就是那样恣意燃烧着。

  许久,火焰熄灭,哈罗周身已经恢复了本体的光辉,再也没有冰冻的生硬!

  第三滴眼泪是蓝色的,是大海的颜色,在那滴蓝色液体滴在哈罗身上时,整个空间都静止了一秒,然后这才润入其中。

  哈罗周身瞬间一阵金光闪耀,就像近距离新生了一个太阳,那种灿金色的光芒将整个九幽之地彻底照亮。

  而那个本来辉煌的金龙在流完这三滴眼泪之后,整个再度分开,重新化为蓦蓝和敛雅,只是她们此刻都陷入了昏迷之中,仿佛方才的眼泪已经花光了她们全部的气力。

  金光之中的哈罗一个闪身就将两女抱在了怀里,正要想办法抢救一番的时候,忽然一个很熟悉很熟悉,却又很陌生很陌生的声音响起:“爱人之泪,亲情之泪,再加上精神之种!不错,不错!”

  “你,是谁?”哈罗张口之时,有些生硬,显然他还没有完全从复活中恢复过来。

  “你应该见过我啊!”那声音顿了一下,忽而又自嘲道:“对了,忘记了,上次在神国我并没有现身!没关系了,我们还是不见的好!”

  “你是谁?”哈罗再度强调了一番。

  “你先不管我是谁!”声音中多了一丝郑重:“我要先告诉你,你是谁!

  在经过了心性、天赋、实力、精神力、身体的全方位考核和历练之后,恭喜你,你将接替我的位置成为万境之主!”

  “万境之主又是谁?”哈罗的脑子还处在混沌之中,并不能完全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简单说,就是神王!”这个煌煌声音之中多了一种强盛的霸气:“一境有一神,就比如你们所谓的地球造物神,其实官方的名字叫做银河境境神!无论是噬星,还是很多你们曾经见到的外星生物,他们同属于银河境!一个境和另一个境之间是不互通的,除了神,没有人可以穿越!

  而以前的我,和现在的你,万境之神,只是一个统称,这世间的平行宇宙又何止一万,但有一点,无论是何方置身,都必须尊我们为王!

  如果你还是觉得难以理解的话,我帮你回忆一下,曾经你和你的食代协会,发起了一场对抗宿命,对抗神的战斗,我虽然觉得儿戏,但其中有样称谓我很喜欢!奇点!所有已知宇宙初时的地方!

  恩,你就把我当成是那个奇点吧,只是先声明一点,不是你打败的我,而是我创造的宇宙中产生了你,一个比我更合适管理这万境变迁的年轻生命!而你也顺利的通过了我的考核,我现在终于得以放心将这一切都交给你了!”

  “等等!”在听完了这么许多的概念之后,哈罗也终于从混沌的脑海中清醒过来:“万境之主,太长了,我还是叫你神王,你能够给我从前到后解释一下这件事吗?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愿!”声音之中多了平静:“神王的诞生是没有选择的,你可以把它,哦,也就是我,当成是已世间第一个觉醒的意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我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很小的自己,但是我发现自己有能力变大,那就变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化身出了第一个宇宙,但我觉得这个宇宙不够完美,那便将自己再次胀大,分离出另一个宇宙!但还是不够完美,于是我就不断的变啊变的,后来变了太多,我也不知道这宇宙中进化出了什么,之后会进化什么!

  但我就是规则啊,我可以给予每个宇宙不同的规则,然后看着他们衍化!直到出现第一个神,混沌之神!他是第一个凭借所在宇宙的力量,将自己修炼到一个能够突破我对宇宙上限的生物,然后他自称为神!

  我跟他聊了聊天,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我就在之后所有的宇宙中撒播下神的种子,只要能够捡到这种子,那就能成神,脱离我赋予的宇宙。

  但我很快发现,拥有了超级力量的他们开始自行残杀起来,极大的毁坏了我的世界,也就是我的身体,虽然我还能够分离出更多,但我比较懒,不想那么多动作!

  于是我就给神创造出了规则,组成万境神庭,同时也将一些罪恶的神种收回,让他们再也没可能突破那束缚!

  对了,这种束缚你应该也感受过了!没错,这是一个循环的束缚体系,它的规则压力得自于星球之中的每一个人,也就是说你越厉害,规则从你身上吸取的力量就越厉害,总之你永远没有办法突破这束缚!

  我创造这种规则的目的是保证神庭的精简,不想看到太多乌烟瘴气的存在!所以喽,你们这些一境中微渺的一颗星,是不可能出现神的!

  但还是出了意外,同时也感谢意外,如果没有这它们的话,也许我还真的不会留意到你!你已经知道了,噬星!它通过撞击和融合的方式,将单个星球的规则完全打破,这样集齐两个星球的力量,确实能够创造出成神的条件,毕竟我给你们地球的束缚,只是针对单星的!

  然后我就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混乱,真是血流成河啊,闲来无事,我考察了你们乱世中的太多人物,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你!你比任何的他们都更优秀。无论是遇到什么,你的心性和选择都让我很满意,所以这万境之主就交给你了!”

  “那你呢?”虽然这庞大的信息量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但还是觉得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谨慎的问道。

  “你管我!”那声音中多了一丝不满:“这么多宇宙历以来,那些神一个个觉得无聊,找了个替身就去下属空间玩耍,我也羡慕好不好!但是万境都是我的,创造了这么几亿宇宙历,怎么能说扔就扔了,得找个合适的接班人啊!小子,你就别瞎怀疑了,你所遭遇到的所有虽然不是我出手的,但其中都有我的促成,就是为了历练也为了考验你,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会还给你应有的能力!”

  “包括精神力吗?”哈罗神情一喜,最近几年来曾经的强项,现在成了短板,没少让他觉得失望!

  “何止精神力!”声音大笑着:“你到现在还是没有理解神王的意义呀!先是造化万象炉的极致之火,后是九幽之地极致的寒冰,你就没想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凭你人类的体质,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一切便都得益于你在救助信之后,所来到的金光领域,那里就是我的神域,我在其中锻炼了你很多很多,但我一直封印你的原因就是认为你还需要更多的磨砺,好了,现在都结束了,这一切都是你的了!”

  “我还有个问题!”哈罗忽然想到一个关键。

  “恩,说!”声音很好说话。

  哈罗立刻问道:“我女儿的自然之神,还有小雅的混沌之力,都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她们不该拥有这种力量!”

  “神之种子啊!”声音笑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不过没关系,等到你接任我的神王之后,你也可以广泛的播撒神种,只要你愿意,包括我,都在你万境之主的支配下,怎么样?权利大吧!恩,你不用谢我了!慢慢适应吧,你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告辞喽,祝你好运!”

  声音说完这句再不开口,而哈罗也早已经和曾经金光领域中的声音联系在一起,确实是同一个声音,只是这反来反去,要反对的人竟然是自己吗?哈罗有了一种不由衷的困顿。

  “爸爸!”

  “大伯!”

  两声不分先后的呼唤将哈罗从自己的世界中呼唤出来,看着面前笑魇如花的两女,哈罗的心情大好,一把就把蓦蓝抱在了怀里:“糖糖小公主,你怎么来这里了!”

  “爸爸,现在人类世界有个大坏蛋在冒充你,他还把整个人类世界搞得乌烟瘴气!大家都中招了,叔叔姨姨,全部都被抓住了!”蓦蓝着急的说道:“他还通缉了果果,我让紫薇在保护他,也不知道果果现在怎么样了!”

  “全部?”哈罗神色稍稍一变。

  “对的,全部!”敛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之前的话大伯有没有听到,但很快说到正事,她恢复过来,将现今的世间诸种变化条理清晰的全部分辨了一遍。

  哈罗轻轻点了点头,伸手将两女都在怀里抱了一抱:“好了,我都知道了,放心吧,剩下的事就全部交给我了!”

  一面说,哈罗对着虚空一招,一个黑褐色的丹炉就出现在了手中,下一秒哈罗眼睛一窒,两女清晰看到一道元神从哈罗身上透出,进入了丹炉之中。

  还是火焰的空间,那漫天炙热带着仿佛炼化天地的威凌,这是一个丹炉,一个拥有五行极致之火的地方,也是班吉鲁身化为的灵炉。

  一身白衣哈罗闪身出现在这火焰之中,所有的热量和焰突在他面前自然分开,就像迎接着火焰君王一般。哈罗走很快,几乎瞬间就来到了丹炉的中心。

  当看到那个完好无损的火焰罩时,哈罗这才松了口气,一步分开那火焰罩,露出其中两个沉沉睡着宛若睡美人一样的女子。

  哈罗当先一步将两女抱在怀中,然后整个身体开始散发出如丝如缕的光芒,轻轻将两女覆裹,然后白光之中一种五颜六色的光芒被吸取出来,直到将哈罗的整个身体都变成彩色,如此努力约有一分钟左右,两女身上的气息便已经变得稳定。

  哈罗分下一团光罩守护,然后整个人就投入到那火焰之中,周身的七彩光芒尽管强力,但在火焰之中,仍然被一一炼化,最终消失在这空间之中。

  哈罗再度折返时,两女都已经睁开眼睛,站在光罩之中,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王子。

  “醒了?”哈罗笑着将两女拥入怀里:“觉得怎么样,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还好啊!”爱希随意的答道:“哥,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感觉断片了,还有这里是哪里,看上去怪怪的!”

  哈罗犹豫了一下,尤其是在沁儿脸上停留了很长时间,这才叹了口气道:“我们中了蓝帝的暗算了!”

  “蓝帝?”两女同时吃惊:“蓝帝不是你吗?”

  “是五噬皇中的蓝帝,他之前一直在隐忍修行,是我们调查的不够详细,然后中招了!”哈罗尽量将语气变得平静:“沁儿,东海,不,四海现在已经被塔木和夕瑶篡权,他们在你不在的日子,不仅已经皆为夫妻,甚至和那个蓝帝达成了合作,这才趁我们不备的时候,将我们一举拿下!”

  “那妈妈呢?”沁儿果然瞬间就找到了关键。

  “妈妈,被他们戕害了!”蓝帝语气低到了极点:“当时我们都中了彩虹之毒,发生的太快了,我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彩虹之毒?”沁儿目光闪烁了一下:“哥,你给我说实话,下毒的是不是妈妈?”

  “你——”这下轮到哈罗吃惊了。

  沁儿幽幽一叹:“哥,我太了解你了,龙宫之中能够杀你的除了妈妈,没有别人!而且彩虹之毒用毒条件太苛刻了,除了她应该没有谁能够同时迷倒我们三人!但是妈妈呢?你把她怎样了?”

  哈罗不再言语,对着周围的火焰一招,当时的场景重新浮现,在无数冰剑将哈罗贯穿的时候,两女的眼神都是剧烈的变化,以至于而后鲤姬自刎的画面,都让她们的冲击小了很多。

  “哥!”两女异口同声的边呼唤着,便钻入哈罗的怀里,世间得一真心相爱的人并不容易,一个男人不在乎给予你的有多少,而在他能够把自己拥有的给你多少!生死置之度外,便已经不需要更多言语了。

  “我帮你复仇吧!”哈罗忽而轻轻开口,拭掉沁儿眼角的晶莹:“四海是你的,我帮你夺回来,我现在已经恢复实力了,精神力也恢复了,龙宫之中没有对手!”

  沁儿声音中多了一丝哽咽:“哥,你明明知道我不愿如此的!妈妈去了,这海域也就再也没有值得留恋,曾经的成长之地,而今不过是伤心地罢了,还有什么回去的必要,海族不在乎谁是王,只要自己是自己的王,不再面临劫难,也就是了!”

  “你不要你的东海了?”哈罗有些吃惊。

  “准确说,我和你在一起后,东海之主,我就名不副实了!这样也挺好,走的没有牵挂!”沁儿的语气骤然一变:“只是那个蓝帝,逼死我妈妈,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能让向来性格柔和的沁儿说出这种毅然决然的话,可见她的心还是乱了,被这个混乱的局面扰乱了。

  “走吧!”哈罗再度抱了抱两女:“迎接我们的还有很多罹难,人类世界此刻也是诸种烦扰,不过沁儿你放心吧,老公帮你复仇!

  对了,女儿和女婿还在外面,你们稍稍收拾一下情绪吧,一会让孩子见了笑话!”

  “女婿!”爱希和沁儿都是大喊出声:“哥,你在搞什么?糖糖有男朋友了?是谁?怎么就成女婿了,我们到底沉睡了多久?”

  哈罗脸上坏坏一笑:“走吧,出去你们就明白了!”

  这下两女真的是有点迫不及待了,身形一转,三人已经出现在外围海域,白衣哈罗再度化为光芒,重新融入到本来呆立着的哈罗身体,与此同时,丹炉再度消失。

  “糖糖——”

  “妈妈!”

  这一下就是乳燕投怀,时隔多日的担忧之后,又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这人间哪里还有更开心的事,自然又是一阵雀跃。

  “糖糖,你男朋友呢?”沁儿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比起旁的,女儿的终身大事还是让她很是担忧。

  “男朋友?”蓦蓝微微一愣,连带敛雅都吃惊起来。

  “你爸说的啊!”沁儿指了指哈罗,妙目噙住蓦蓝,全是焦急。

  蓦蓝和敛雅的脸庞同时一红,她们这才知道先前的事都被哈罗听到了,终于还是蓦蓝抬起头,用手指指了指敛雅方向:“就是小雅了!我们,我们在一起了!”

  两女眼中瞬时流出惊骇,但稳定一会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沁儿一个闪身就来到敛雅身边,一面牵住手,一面轻轻道:“看来你们终于挑破这层窗户纸了!”

  “你都知道?”敛雅愣了。

  “何止知道!”沁儿附耳到敛雅身边:“小雅,还是你有耐心,等不到哥哥,竟然等到了我们的女儿,原本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果果的,好吧,不管怎么说,你赢了!”

  “啊!”敛雅一张脸上瞬间涨红,原来自己所谓的秘密,早已经被同是女人的情敌望穿,心中不由的小鹿乱撞!

  但下一刻,沁儿已经熟稔的牵住敛雅往蓦蓝靠去,一面冲着哈罗开口:“哥,我们走吧,拿回我们应该拿的!”

  “好!”哈罗轻轻点了点头,大手一挥,一阵金光将四女全部裹在其中,一个闪身就要往外传送之时,忽而感觉到一种冥冥中的感应,不由停下脚步。

  下一刻,这个已经被完全照亮了的九幽之地,忽然波动起来,然后金光快速回收,眨眼功夫已经缩小到一个小黑珠,然后黑珠一动,没入哈罗眉心不见。

  被这个黑珠收拢的还有周围那极致的寒气,视野恢复清明,哈罗也跟着感受到了那些游在外围的敖云之辈。敛雅之前已经解释过了,所以哈罗也并不停留,手指金光再闪,已将那所有人包裹在内,下一秒,天旋地转,几人再度回归人类世界。

  “哥,你先等等!”

  哈罗目标所指就要从原本食代协会总部,现在的王庭一路冲杀过去的时候,米兰突然开口:“我们也许应该把之前被他们冻结起来的姐弟们都救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让民众更好的认可我们!”

  哈罗微微蹙眉,但还是点了点头,没错他现在是拥有了超级的力量,但到底还是超越这个空间的力量,规则之内的事,那就靠着规则去办吧!

  身形再闪,顺着米兰的引导,将彼岸、米卡、幺妮、信、堂小猫、凯、小艾,等等这些隶属于食代协会曾经的高层全部救出,然后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的从王庭大门走进去。

  与此同时,蓦蓝也发动了自己经纪公司的力量,进行了一次孤注一掷的赌博,那就是将这次行动全程卫星直播!尽管星空传媒已然不存在,但是旧有的力量还未完全拆除,所以这份行动,就有了小仙女演唱会的那种全球直播画面感。

  哈罗王要做什么?这是大多数民众都在好奇的事情,难道又有新的官方政策了吗?而直到哈罗一脚踹飞大门的时候,民众才豁然醒悟,这并不是官方的安排。

  “听说你叫魅晨,我数到三,如果你还没出来,我不介意把这整个大厦完全毁灭!”哈罗淡淡的声音却几乎传遍整个华夏城:“真是活久见,身为一个噬皇,你竟然连这点自觉都没有,冒充我?你觉得你够格吗?”

  声音跌宕之中,一身蓝金色皇袍的哈罗从顶楼跃下:“哪里来的冒牌货,你也敢大言不惭的来指责我冒充你!守卫何在,拿下!”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王庭大厦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皇袍哈罗一愣:“你把他们全杀了?”

  “杀?”哈罗嘲弄的看着对方身上的皇袍:“魅晨,你觉得我既然出现在你面前了,你今天还有负隅顽抗的资本吗?他们都是我的同袍,是袍泽,我就算再狠心,也不会用杀戮来解决问题!

  听说你融化了小白?够狠心的,连自己的兄弟都不放过!”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皇袍哈罗脸色挂满凌厉:“但你竟然敢出现我面前,我就代表整个人间惩罚你!”

  “很抱歉,你谁也惩罚不了!”哈罗轻轻一笑:“器王的陨落,我妈妈鲤姬的陨落,还有更多更多的无辜者,你今日索性就给他们赎罪吧!”

  皇袍哈罗脸色再变,手中灿金色的长枪一出,朝着哈罗当胸就刺了过来,但却在哈罗就要出招抵挡的时候,这长枪在空中折过一道闪电朝着近在咫尺的爱希就刺了过去。

  无疑这一队人中只有爱希是最弱的,这个皇袍哈罗上来就是杀招。

  但是爱希连眼睛都不曾眨动一下,只是哈罗伸手一个虚招,然后一柄火红色的长剑从指间涌出,顷刻将那柄长枪斩断,与此同时,去势未歇,往皇袍哈罗的脖子削去。

  什么时候哈罗变得这么弱了,一招就要被秒杀,真假已经在民众心中判断清楚,原来这多日所遭受的苦难都是一个冒牌货带来的!

  那个皇袍哈罗此刻也是大瞪着眼睛,一面后退,一面充满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强大这么多,我已经是神了,我已经超过神境,成为前所未有的噬神,你这个半吊子的家伙,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一面说,皇袍哈罗周身气质顷刻大改,一种幽蓝光芒覆裹全身,与此同时一把镰刀也被他拿在手中,挡住了那一剑之威!

  “终于显露本体了哦!”哈罗轻笑:“神,我当然知道你已经成神,不然你又如何敢在这个世界晃荡,让我再来猜猜,你手中的镰刀唬人的吧,你这个神最大的能力应该是蛊惑人心!操纵灵魂吧!啧啧啧,能够建立这么大手笔的王朝,你所操控的人类没有百万,也有七八十万了吧!佩服佩服!”

  “哈罗,你知道就好!”魅晨声音中多了些歇斯底里:“只要我一声令下,所有的这些被灵魂操控的人全都得死!而且不止如此,我代表的是噬皇,只要我下达一个命令,整个世间,所有拥有噬基因的生物全部死绝!哈罗你很厉害,我承认,但你敢赌上整个星球吗?”

  “哈哈!”哈罗大笑起来:“你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啊!好啊,你要赌,我陪你又如何?一个星球太小了,我们不如赌上整个宇宙如何?”

  魅晨皱眉:“你在说什么?宇宙又是你能掌控的!”

  “井底之蛙!”哈罗朝着天空虚抓:“想要满天星辰吗?”

  下一秒,整个人类世界仿佛被人为加速了一般,太阳褪去,月亮升起,漫天星辰从未这样接近。

  “似乎太暗了,太阳也一起出来吧!”哈罗再度轻招,日月共同挂在天幕,但偏偏星辰也未曾褪去,画面看起来要多怪就有多怪!

  魅晨早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目光瞪着哈罗就像在看一个怪物,语气中是万念俱灰的颤抖:“你,你怎么可以做到神之上,我花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几千万,甚至上亿年,牺牲了我整个星球为代价,才终于得成神位,可你呢?你才多大?你到底怎么才做到了这一切!哈罗,你还真的随时能够带给我惊喜!”

  “是吗?”哈罗笑的开怀:“总之你输了,今天我必杀你!”

  “你杀不了我!”魅晨的眼中露出疯狂:“除非你能冻结我的意识,否则只要一个念头,这个世界就能陪我一同殉葬!”

  “哦?你说这样吗?”哈罗伸指虚空一点,然后魅晨整个原地变成冰雕,连带着周身的那种蓝色神力和镰刀也一同冰冻。

  下一秒哈罗挥手,魅晨从呆滞中回神:“这是九幽死地的力量,这,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哈罗语气转而平静:“现在,我要求你放出白帝!我会给你一个安详的死法,否则——”

  “哦?”魅晨脸上忽然一变:“我说你怎么这么好说话的,原来是为了白帝,也为了这个小姑娘吧!”

  魅晨的目光所在,正是彼岸精致的脸庞,已经是大女孩的她,此刻闻言也是脸上全部郑重,期待的看着。

  “你可以这样理解!”哈罗并不隐瞒目的。

  魅晨哈哈大笑:“哈罗,原来你也有办不到的事啊,但我生平就是不喜欢成全别人,我的主宰之梦已经被你破除了,不说身无可恋吧,至少也要让你们记住我的名字,你在我境界之上又如何,你还能将我拆分了不行!”

  “给你三秒考虑的时间,同意或者不同意!”哈罗丝毫没有被威胁的觉悟。

  “一起死吧!”魅晨脸上流露出疯狂,就在方才言笑晏晏的时候,他已经发动全世界各地的被操纵者进行大屠杀,并且在半个小时后,集体自杀!

  已经可以预见这整个血流成河的世间,魅晨的脸上全是被无数陪葬萦绕的欢乐。

  “你觉得我没有感受到你的讯息吗?”哈罗一言出口,魅晨直接傻傻愣在原地:“你想看?好啊,我给你看!”

  哈罗对着虚空一挥手,周围空间中出现了无数的屏幕,那是各个城市的投影,整个人类世界怎么看都是一片安然,根本没有所谓危险和不安的任何局面。

  “这,这不可能!”魅晨抓着头发,满是不可置信!

  “我既然敢回来这就是可能的!”哈罗一面说,一面对着身后呼唤一句:“二弟,给他解释解释!”

  身后走出的正是米卡,不过这一刻开口的并不是他,而是来自他体内的一道金光,瞬间金光凝影,竟是噬魔。

  “蓝帝,何苦来载,还认得我吗?”金色噬魔平静的看着魅晨。

  “是你,幻帝!”魅晨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老去十岁。

  “别别别,我可不敢称帝!”金色噬魔摆了摆手:“从一开始我就反对你的计划,可你还是一意孤行,甚至将拥有制衡之力的我整个谋害!可你忘了啊,我是时光拥有者,完全可以从旧有的位面,重新复活回来!只是我上次备份的记忆太远,这才花费了太多时间重新回归!但我却看到了一片疮痍,整个星球竟然都被你毁了!

  我不能看你继续毁灭另一个星球,所以我也追随来到这个世界,但我还是高估自己了,星际穿越让我的力量受损太重,无法我只能沉睡,可这一觉醒来,再度被你搞的乌烟瘴气,若非神王出现,也许它又被你给毁了。

  到现在你还想要毁灭世界吗?你应该知道只要有我在,你们所有的皇者之力全部要受到制衡!而且顺便告诉你一句,神王已经赐我神种,只要我再度找回自己的修为,成神之路,将没有任何的瓶颈。”

  “神,神王!”魅晨整个人瘫倒在地,看着面前的哈罗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幻帝有必要说谎吗?

  “你,你真的是神王?”魅晨犹自不甘。

  “没错啊!”哈罗随意说着,然后伸手对着魅晨一招,之间一根蓝色的骨节就被他生生从魅晨身体里拉了出来:“这就是你的神位吧!同为下界生物,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天才,但也仅此而已了!如果你坚持不吐出白帝,也没关系,把你整个打碎,我再重新装一个就是!”

  这句话如果是别人来说,或许还有夸大,但对于此刻哈罗这种级别的神王,万境宇宙都是他的,创造和毁灭还不都是一念之间!

  魅晨再也不敢开口了,整个身体的蓝光波动一阵,然后重新解体,分成了对应的五噬皇,只不过除了蓝帝本尊其余都是在昏迷。

  哈罗也不再怀揣赤子心,左手一弹,四团火焰顷刻就将这名噪一时的噬皇彻底毁灭,宇内安详,一切新政全被破碎,人类开始重回到按部就班的生活之中。

  新历三三五年,精灵族以百兽神王的名义宣布人类和噬兽彻底划归一体,凡是修出自身意识的兽人都可以成为地球公国公民,法律将对公民进行最严格的保护,谁也无法阻挡。

  此刻的世间,再也没有创神的名字,反而多了一个万境神王,于此同时,小仙女以自然之神名义做了地球公国近三百年的女王。

  由于噬基因的存在,整个地球的生产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繁荣之中更伴随着种族素质的提高,飞升为神,成为了很多少年的目标,而因为有神的存在,也让犯罪率和各种背德之事几乎完整杜绝。

  这才是大同,人和噬兽和自然的完整互通,而在独立于宇宙之外,一身金袍的哈罗看着空荡荡的神域,重重的叹了口气。

  “哥,你怎么又叹气了?”沁儿好奇的问道。

  哈罗无奈的开口:“我现在终于明白先前那老头为什么要把神王之位给我了,因为太无聊,也太漫长了!这日子完全就不见尽头嘛!没劲透了!”

  “哥,你怎么做这么笨!”又一个女声传来,当然是爱希:“你不会也学他,随便定个什么考核,然后也将神位禅让出去,这样咱们不就可以在四海八荒尽情游荡了!”

  “咦!对哎!”哈罗一拍脑门:“就是,我怎么没想到,快,你们也帮我想想怎么考核,然后咱们去看看咱们的小孙孙去,这里一天,人间一年,也不知道传承多少代了!不过听说最近紫薇也怀孕了,是不是真的?”

  “哼!”爱希不满的哼了一声:“还不是你的好儿子,别的没学会,你娶了两个老婆,他竟然娶了三个,傻小子有什么好,白瞎了那三位姑娘,小美,小仙,小薇都多好的姑娘,竟然也愿意伺候他!”

  “这点可不是我教的!”哈罗委屈的道:“那是糖糖教唆的,把自己躺姐都娶了,是过分了点!好,咱们正好去看看,要是这小子敢胡来,家法伺候!”

  “哼,你敢家法他,我和沁儿就家法你!”到底是娘,说着说着,心就软了。

  (全书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器食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