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美好的未来
李寻乐2018-10-12 09:278,233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寒风呼啸而来从天边,生机与肃杀和谐共处。

  “林封!”

  纪潇潇从梦中惊醒,额头冒了许多虚汗。

  床头的闹钟显示着九点,她打量着四周,粉红色的窗帘,咖啡色的地毯,还有正兴奋地冲着她汪汪叫的小云,一切都同过去一样。

  平静,熟悉,却又陌生。

  见到自家主人醒来,小云跳上床蹭了蹭纪潇潇的胸口。

  毛茸茸而又暖和,纪潇潇在心里默念了许多遍的大花,然而没有丝毫的反应,好像从来也没有大花的存在,她朝着客厅喊道:“大花,肥猫,你在吗?”

  空荡荡的客厅,似乎还听得见她的回音,大花无辜地看着自家主人,轻轻汪了汪。

  主人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在喊一个陌生的名字啊,大花是谁,肥猫又是谁?

  纪潇潇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露出几个数字——2017年12月6日。

  她陷入思索,甚至又有些不死心地检查了一遍手机,然而在微博微信各个地方都清楚地显示着这个日期的正确性,今天的确是2017年12月6日。

  可是她总觉得这个日期好像有些不对,就算自己没有迷失在时空中,那么自己也应该是在2018年啊,睡梦中的场景清晰无比,她和陆闲庭等人去往2318年,寻人,逃亡,追击,登上明珠塔,还有最后,她被慕容辰光用时光轴卷进了时空之中。

  在时空之中飘荡了许久,那样无所依靠的感觉仍旧印象深刻,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她打开手机,微信上的那个置顶消失了。

  铃声响起,是袁竹笙的电话,她有些欣喜,笙笙被救出来了吗,她一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喂,你怎么还不来,昨天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做SPA吗。”

  “今天?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对了,是林封他们把你找到的吗,他们人呢,现在在哪里,今天怎么会变成2017年了……”

  一连串的问题说出,但还没有说完就被袁竹笙打断了。

  “什么林封,纪潇潇,你不会是做梦梦傻了吧,现在不是2017年还会是什么时候,而且为什么要找我,我们昨晚才见过面呀。”

  “昨天上午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然后中午一起吃的饭,下午你陪我去剧组拍戏,晚上又一起吃了烤串。”

  “虽然觉得这样子的日子有些荒废和颓唐,羞于启齿,可是,这是事实啊。”袁竹笙不明所以,反问道。

  纪潇潇放下手机。

  虽然刚才已经觉得有些荒唐,可是现在有了袁竹笙的作证,她才有了真实的感觉,林封,大花,慕容辰光,过去未来的旅行,还有2018年所经历的事情都是假的?

  她起床,洗漱完化好妆,看着镜子里精神奕奕的自己,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她在心里默念了声。

  袁竹笙接纪潇潇去做SPA,做完了SPA,依旧是颓废的去餐厅吃饭。

  预定的这家餐厅在市内很有名,两人到了那,服务员热情的问候,她们坐在靠窗的位置,菜已经提前点好了,服务员过来,问道:“麻烦两位稍微等一会,厨师已经在做了。”

  百无聊赖,纪潇潇喝了口蜂蜜柚子茶,忽然,有几个人出现在包厢门口,这几个人主次分明,看得出来最中间那个人地位更高。

  他穿着范思哲西装,鼻梁高挺,侧脸很是英俊,十足的成功男人,多金总裁。

  “那,那不是金霄吗?你们两个没有在一起?”纪潇潇愣了愣,好奇问道。

  袁竹笙听见,忍不住把手在纪潇潇眼前晃了晃,没毛病吧,“那不是我男朋友啊,我男朋友你不是认识吗,就是那个齐家城,漫画家,他不是你大学学长吗?”

  纪潇潇沉沉地叹了口气,那个梦太过真实了,哪怕到现在她都好像在梦中。

  这顿饭吃的有些索然无味,纪潇潇吃了一会就没有再动了,她看着窗外,汽车鸣笛,彩屏大屏幕正在变换着海报,上面是袁竹笙拍的写真,一个高档护肤品的代言,上面的袁竹笙,漂亮,美丽,知性。

  结账的时候,金霄从包厢里走出,哪怕早就已经习惯,可是这样无聊甚至连应酬都算不上的应付还是太过无聊。

  “纪小姐?”金霄看见了纪潇潇还有袁竹笙,声音清澈,问候了句。

  纪潇潇怔愣了声,如果金霄不是袁竹笙男朋友的话,那么自己应该也没有认识金霄的机会吧,“我们认识?”她反问道。

  金霄点头,回道:“之前在闲庭家里的时候我们见过。”

  “陆闲庭?”

  “嗯。”

  “潇潇,你傻了吗,你不会连你男盆友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袁竹笙搭话道。

  “你们去哪?我让司机送你们?”金霄轻声道。

  “不用了。”纪潇潇猛地拒绝了,“笙笙开了车,我们能回去。”。她现在头有些晕,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陆闲庭,竟然……是她的男朋友。

  同金霄道了声别,纪潇潇现在也没有力气再去浪荡了,她现在只想回家,然后躺在床上再睡一天,把所有不该想不该梦见的都忘记。

  不管现在是在做梦,还是早上醒来前的梦才是真的梦,都无所谓了。

  打开门,换了衣服,对着袁竹笙说:“我现在要睡了,不要吵我,我到现在还糊涂呢,给我一天的反应时间好了。”

  “快走快走,我真的要睡了。”

  “嘿,你这人,什么叫给你一天的反应时间。”

  “你男朋友不是说今晚接你去吃烛光晚餐,现在睡,一会脸肿了还怎么去约会,还怎么做一只精致的小猪猪。”

  “管他呢,反正我现在要睡觉,就算是地震火山喷发还是海啸来了也不要吵醒我。”

  “我只想静一静。”

  袁竹笙表示无奈,没有再吵纪潇潇了,而是好似自语道:“地震、火山喷发、海啸来了。”

  躺在床上,纪潇潇看着天花板,上面还有一只小蜘蛛正在慢慢爬,吐丝,织网,吐丝,织网,逐眼皮慢慢合上,又进入了梦乡。

  梦中,白云悠悠,晚霞艳艳,纪潇潇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旁忽然来了一个,那个人很高,身上的气息让人很舒服,然而公园忽然起了雾气。

  雾气实在太过厚重,纪潇潇甚至看不清坐在她身旁的这个人是谁,可是这个人好像是她很熟悉也很亲切的人。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

  “我认识你吗?”

  “你为什么不说话?”

  那人就坐在她旁边,一时静默,安静无声。

  猛烈的摇晃,天地好像忽然都旋转了起来,整片天空好像都快要裂开,雾气渐渐散开,然而现在旁边的人却消失了。

  纪潇潇猛地惊醒,身上大汗淋漓,咚咚咚咚咚的声音敲响,毫无节奏和意境,可以听得出好像还带着许多的慌乱和恐慌。

  小云急切地在床下转悠,汪汪汪地喊个不停,而门外那咚咚的声音却也愈发急促,纪潇潇起床,这人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敲什么门。

  然而闹钟铃铃铃的吵个不停,她看了眼时间,九点,她打开手机,手机上的时间显示,2017年12月6日。

  为什么还是这一天,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难道现在才是真实的?又或者,她是一直在做一个循环往复的梦境?那这梦的终点又到底在哪里。

  是混乱的时光深处,还是一片黯淡而寂寥的黑暗之间?

  门外那敲门声仍旧不住的在响,纪潇潇准备去开门,然而小云却急切地乱转,一直咬住纪潇潇的裤腿,试图阻止她去开门。

  外头的惊呼声,恐慌声,还有尖叫,以及车辆撞击声等等声音愈发猛烈,纪潇潇看了眼门锁,心中升起一点紧张感,她跑到窗台那,看向了下方。

  血水交织的地面,一群人身上还带着血污急急忙忙地奔向那些还开着门的建筑,车辆因为路上那些狰狞而又恐怖的不明生物而已经不能通行。

  到处都是尖叫声,到处都是血肉撕咬的声音,到处都是人类内心因为恐惧好忐忑还有遭受大难时而出现的迷惘。

  生化危机?丧尸?世界末日?

  纪潇潇又看了眼门,外面咚咚咚的敲门声已经逐渐淡去,然而受到的刺激还是让她难以想象,她把沙发往门口那挪了过去,封住门。

  她又打开手机,正准备给袁竹笙打电话,与此同时袁竹笙也打了个电话过来,电话接通。

  “笙笙,市内现在出现了一种NT病毒,电视台那边已经报道了,很危险,会把人变成丧尸,就是电视里那种,特别吓人,你可千万要呆在家里,万一被咬了脑袋我到时候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可怎么办啊。”

  “今晚你男朋友约你的烛光晚餐千万别去,他现在有没有找你,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你注意好自己,一定……要活到……活到,我们见面的那一天。”

  丧尸围城,末日来临,不知道有多少人现在都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躲在家里等待着救援。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在笑?”纪潇潇皱了皱眉头,忽然问道。

  袁竹笙忙是否认,“笑?怎么可能,我现在怎么可能在笑,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担心你,我的心里,全部都是那个孤独可怜而又脆弱的你啊,潇潇。”

  “辣鸡,再见吧。”纪潇潇呵呵了声。

  挂掉了电话,陆闲庭也打了个电话过来,听得出来同在梦里的他很不一样。

  “潇潇,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

  “嗯,我现在没有事,你呢,怎么样?”

  虽然这个名义上是自己男朋友的人说话的的确确很温柔,也很体贴,好像真的是他男朋友一样,对,好像,纪潇潇心头一跳,为自己的这个念头而感到惊讶。

  两个人的通话不过持续了很短的时间,纪潇潇舒了口气,密封好了门窗,而后打开了电视。

  索性现在水电什么的都还没有停,但是电视的信号已经只剩下了一处,屏幕里是一个娇小但是干练的主持人,她穿着黑色套裙,在演播厅正在采访一个人。

  那个人长得很好看,看起来也很严谨,电视机上在这个人身上还有名字介绍——沈修容,而在他的身旁,那个主持人叫做——朝小月。

  “那么沈教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您觉得这次病毒的来源到底是哪里?”

  “嗯,我想。”

  朝小月:“您想……?”

  沈修容咳了咳,忙是改口,道:“我猜……?”

  朝小月差点就要翻白眼了,然而脸上还是挂着职业假笑:“沈教授,您猜……?”

  沈修容一改刚才的随意,正色道:“这次病毒的来源是高铁站,那里作为病源爆发点现在已经被隔离了,病毒经过检验,对于人类的细胞会有基因改造的影响,还会影响自己的神经中枢系统,会把人变成类似动物。”

  “不对,不是动物,应该是只有啃咬想法不惧任何痛苦的类生物。”

  “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丧尸,你们应该都看过丧尸影片吧,中了这种病毒的人,都会对任何人类产生啃咬欲望,而这种病毒也会通过血液传播,所以会导致一传十十传百。”

  “不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都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在研发专用血清了,最多再过一个月,这个病毒就再也不能影响人类了。”

  一个月之后,怕是整个蓝星都要陷入一片死寂了吧……

  毫不客气地吐槽了之后,纪潇潇眯着眼,觉得好像见过这两人,可是印象中这两人并不是主持人和教授身份呀。

  然后,就在纪潇潇思考间,电视机上,镜头忽然染上了血色,撕咬,啃噬,还有朝小月已经沈修容的呼救声,片刻过后,一切又都消失了,平静无比。

  接着就看见数个只剩下半边的脑袋出现在镜头前,狰狞无比,眼球只剩下了半个,脑浆也都露了出来,陡然出现的这幅场景让就算是纪潇潇也吓了一跳。

  她心烦意乱,关上电视,外面的声音哪怕隔着窗户还是听得清楚无比,而现在手机也直接没有信号了,连上网都不可以,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手机上多下载几个单机小游戏了。

  小云呜呜咽咽可怜兮兮地摇晃着尾巴,“好饿啊。”

  纪潇潇起身,去厨房,打开壁橱,然后拿出了一袋狗粮倒在了小云的饭碗里,倒了小半碗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存着点,万一到时候没有吃的怎么办了,这狗粮在实在没有吃的的时候还是可以对付对付。

  小云内心很难过,差点就要流眼泪了,不想再玩了,连饭都没了还让不让狗好好活了。

  有奇怪的异响出现,很是小声,窸窸窣窣的,不知道从哪里出现,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等等的影响,所以纪潇潇现在听觉也比平时都清楚。

  有丧尸跑进了家里?

  纪潇潇拿了根擀面杖拿在手上备用,她缓步查看了下浴室,还有客厅的每一个角落,接下来是阳台,阳台外面嘭嘭嘭的出现了撞击。

  而房间外也有几个人通过管道正在撞击窗户,有掉下去的坠落声,也有前赴后继的吼叫,纪潇潇脸色煞白,两边的口绝对没有可能同时用东西堵上,而且,现在门口同样也传来了咚咚的敲打撞击,雪上加霜。

  ……

  嘭,门,阳台,卧室窗户,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冲了进来,数十个丧尸冲了进来,身上还带着血迹,脑浆,别人身上的头发器官,仿佛忽然身处在地狱里一般。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一个人样了,就仿佛嗅到食物的大型食肉动物一样。

  纪潇潇手上的擀面杖掉了下来,那些人朝着她冲了过来,没办法了,她闭上了眼,黑暗之下,是温暖的一个怀抱,略微带着丝丝木质香味,她有点想要沉沉地陷入这个怀抱当中,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六六六六六,潇潇同志,有没有觉得很开心啊。”

  “惊喜时刻,你值得拥有哟。”

  “开不开心,是不是已经自己要死了,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我的这个想法多好玩,潇潇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嗯哼,现在的年轻人啊。”

  “潇潇,睁开眼。”林封无比温柔的说道。

  纪潇潇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她以为要忘记可是却发现始终也不能忘记的面孔。

  这句话好似一缕阳光突然照耀在纪潇潇心头,她噘了噘嘴,微微有一点不满意和埋怨,道:“你怎么才出现?”

  林封:“……”

  咳咳,他只是有一点点兴趣,关于逗逗潇潇。

  一切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袁竹笙靠在金霄身上,笑容满面,大花懒洋洋地躺在德莱文的怀里,皱了皱眉头,“我阻止不了他们喵,不过,还真的挺好玩的喵。”

  还有陆闲庭,沈修容,朝小月,齐家城以及唐华都在这。

  纪潇潇冷笑了声,道:“我可没有被你们骗,我早就看穿你们了。”

  什么消失的2018年,什么2017年12月6日,还有袁竹笙那一点也没有技术含量的错误引导,那些让她以为一切都是梦的话,丝毫不能遮掩她的火眼金睛。

  众人“……”呵呵了,您可真抬举您老。

  其实……真相当然不是这样子的,她之所以明白那些都是幻象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那个手链。

  袁竹笙他们在遮掩那些蛛丝马迹然后布置场景,其中,纪潇潇手腕上的那个手链自然是重点照顾对象。可是,林封一直没答应,最后商量了好一会,变成了让林封把这个手链隐藏起来,只要看不见就好。

  迫于大家的威逼利诱,所以林封还是答应了。

  然而因为这一个细节,纪潇潇差点要被骗过去了,然而却感受到了自己手腕上的那一点不一样的触感,在这个虚幻世界中,她感受到了一点真实。

  那天,纪潇潇被慕容辰光截取到得一截时光轴卷入了时空,被卷进去之前,她见到了林封,关键时刻,林封终于赶到了。

  林封阻止了慕容辰光,在那时光轴的脉动统一的一刹那,没有让他开始开启永日计划。

  联盟常务委员长叹了叹,在那之后没多久便提出提前卸任,联盟大为震动,可是也没有人回反对,这一场席卷不同时间的危机总算结束了。

  至于慕容辰光,他让时纵川等人替他管理自己的产业,然后踏上了时空,去往不同的时间段放松心情……

  也算是自我放逐吧。

  临走前,慕容辰光看着林封,微微一笑,而后道:“看来还是没办法了,她还是回不来了。”

  林封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默然。

  永日计划的确充满着美好,各种远大的未来,可其实哪怕最初或者是最后,他心底,其实都藏着一点不为人知的事。

  温柔的人,温柔的时光,终于,还是回不来了,无论他现在多么的想念。

  在那之后,林封找到了金霄和沈修容,他也带他们回到了2018年。

  可纪潇潇因为太过难找,哪怕是林封依旧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用了三个月,方才找到了纪潇潇,而当时的纪潇潇也因为时光混乱而陷入昏迷,一直在沉睡。

  于是,才有了这一场处心积虑的演出。

  金霄其实一直不愿意,一点也不想看着自己女朋友做了别人名义上的女朋友,可是没办法,袁竹笙喜欢,哪怕再叹气也没有用。

  不过现在既然玩笑已经结束了,他搂着自己女朋友,恨不得立马离开这。

  “我们去吃烛光晚餐吧。”金霄轻声道。

  “哪有人会这样直接告诉女朋友的要吃烛光晚餐啊,没情调。”话虽然这样说,可是袁竹笙却抑制不住上扬的眉角,哎,没办法了 ,除了她可能再也没有人会喜欢金霄了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金霞对着他们说道。

  “大家都走了吗,那我们也先……先走?”

  说出这话的人是沈修容,他叹了口气,不过却也精神奕奕,还真的挺好玩的,就是在演自己被丧尸咬的时候,好像没有表现出任何演技,叹气,看来自己想要转行的目标还是没有这么快就实现。

  陆闲庭温声回道:“嗯。”

  大花被德莱文抱出去散心,朝小月则带着齐家城现在赶去签售会,唐华思量了会,还是决定跟着大花好了,他对于大花所提到的星辰万界,还有各种旅行很喜欢,于是,三百年后的大元帅也不得不开始报某只大肥猫的大腿了。

  现在家里只剩下了纪潇潇还有林封,小云因为也是帮凶,所以纪潇潇又愤愤地让它跟着德莱文去散步,哼,叛徒!!!

  虽然事实上已经有很久没见了,可是对于纪潇潇来说,她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然后现在梦醒了,她又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你可真不是一个合适的男朋友,怎么可以帮他们欺负我。”

  好了,现在开始兴师问罪了。

  林封老实回答,“……我也想看看你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好一会,纪潇潇噗嗤一声,实在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好了,一人逗一次,现在我们俩扯平了,”

  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屋子里,暖意生起。门口日历上显示,现在已经是2018年的六月了。

  “林封,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纪潇潇靠在林封身上,她枕着林封的大腿,看着自家男朋友的下巴。

  “嗯。很久很久了。”

  如果根据时间来说,最早已经可以推算到纪潇潇的小学时光,当时纪小潇潇可还什么都不懂呢,结果就已经被林封给盯上了。

  “恋童癖可是世界上超级超级讨厌的了。”纪潇潇忍不住逗逗自家男朋友。

  林封思量了会,“我道歉。”

  然后就是那一次英雄救美。虽然纪潇潇当时还没有长开,可是不可否认的是,纪潇潇当时真的觉得救下她的那个人真的很帅。

  “不用道歉,嗯,我那个时候好像,似乎,有点……”

  林封嗓音里似乎还带着笑意,一本正经道:“喜欢我。”

  “哎,允许你自恋一会。”

  “还有呢。”

  “那我们‘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酷?”

  好了,纪潇潇开始翻旧账了。

  “我道歉。”

  “还有,那一次你为什么要消除我的记忆。”

  “我道歉。”

  “还有,某一天……”

  还没说完,林封已经提前回答了:“我道歉。”

  “其实我每次直播都是在直播你,咳咳,我其实,唱歌很难听……”

  “我道……”

  纪潇潇:“……这个应该是我道歉。”

  林封答:“你永远都不用道歉。”

  三百年后被誉为世界希望的大科学家,忽然觉得当年选修课选择的情感与生活课程没有选错,他顿了顿,眼神温和,然而映着阳光,还是可以看见那微红的侧脸。

  林封没有说的是,大花前段时间踏上时光轴的时候,终于知道那个该死的打断它时空旅行的罪魁祸首是谁了。

  那一道突如其来的光芒竟然是林封在实验时空穿梭时,因为实验原因产生了爆炸,进入了时光轴而后把大花给击落下来,从而无奈之下只能进入纪潇潇的身体里,也正是因此,方才有了这一场绵延数百年,穿越时光,跨过许多时光刻度的曼妙故事。

  而纪潇潇在未来的那一场直播也为系统汲取到了几乎满爆的能量,任务完成的很好,哪怕是大花的领导也表示很开心,嗯,不错不错,完成的不错。

  遨游万千星辰世界,寻找一个个拥有神奇能力的主播,并且把他们打造成世界第一大主播,纪潇潇在蓝星,虽然没有拿到朝阳之子的C位,可最起码,她的知名度可是横跨了诸多时间段。

  可以说是,蓝星毫无问题的史上第一大主播。

  2018年的12月,第一场雪落了下来,大片的白色羽毛从天而降,没过多久就让天地换上了一件新衣。

  万物寂寥,天地洁白而肃然。

  寒气透过窗户间的一点缝隙进入房间,纪潇潇缩了缩头,往被子深处又钻了钻。

  “起来吃早餐了。”

  “我再睡一会,就一会。”

  林封穿着印着小熊维尼的围裙,走到了窗前,把那扇窗户又关得更紧了一些。

  他拿着瓷勺,勺子上有一点残余的鲫鱼豆腐汤,香气扑鼻。

  横跨时光轴上的无数刻度,从过去到未来,上边都是一个个人,一段段历史,以及,一个个故事。

  ——悲伤,舒心,愤怒,仇恨,绝望,幸福……

  而他,在某一天,从三百年后来到了这。

  他发现,家有贤妻,羹汤美味,竟是天地间最为温暖而又令人心动的美好。

  从过去到现在。

  从现在到将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快来看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