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热点营销
李寻乐2017-12-31 23:372,622

  纪潇潇瞪了袁竹笙一眼,袁竹笙忙是低头,装作没看见某人的威胁。

  不过纪潇潇瞪眼的表情忘记侧过摄像头了,当下被直播间内的枕衣衫和杯具发现,她们皆是仿佛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执手伴平生:

  枕衣衫:天啦噜,难以想象,潇潇家除了小云还有别人,而且刚才还瞪了那人一眼。

  杯具:对对对,是真的。而且那一眼,容纳了千丝万缕的情谊,兴奋,嗔怨,还有种情人般的娇羞,简直是醉了。

  木子哟哟刚刚才开完小会,接话道:难道是男神!

  枕衣衫:咳咳,所以这是事后直播的意思吗?

  众人:污!不过想一想还是很有可能。

  处于八卦中心的纪潇潇也没兴致唱歌了,索性就在直播内随意聊聊,对于一名好主播来说最基本的优秀技艺她似乎没有,除了那跑到没边的调子,大概就是声音还不错算得上优点了。

  直播间内照旧只有几个人,杯具直接在直播间里面问纪潇潇刚才在瞪谁,是不是和上次那个男神在一起。

  纪潇潇叹了口气,看见直播间内也没有其他人,索性直接道:“是好朋友,女性,不是男神。”

  枕衣衫极快地在下边发了个悲伤的表情,而这个令人难以接受的解释杯具在群里说了,众粉丝们纷纷发言表示沉重。

  诸如潇潇真可怜抱住潇潇的言语更是数不胜数,一个个热火朝天地想着该怎么找个好男人把纪潇潇嫁了。

  一直通过小号看纪潇潇直播的顾月天脸上浮现一丝极淡的紧张之色,也不知道怎么了,手上的红酒都没有拿稳。

  不过看着直播间内某主播的解释,他倏地轻笑了出声,放下酒杯。

  这次的直播同之前的直播一样,没有特色,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纪潇潇的业绩恐怕又要达不到了。

  顾月天把手机放在一边,翻阅起了杂志,屋内静悄悄的,很是安静。

  纪潇潇闲聊了几句,倒也没有同袁竹笙聊天,毕竟是在工作,还是要认真些。袁竹笙也知道,在一旁等着纪潇潇直播结束。

  谁知道纪潇潇刚说完话,直播间粉丝数忽然涨了不少,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没过几分钟直播间内的在线人数又上了四位数,并且这个涨势还很是凶猛。

  在一栋大厦的办公室内,穿着高冷的一名女子惊讶地看着放在一旁的手机,连电脑上放着的几份加急文档都没看。

  纪潇潇的直播间。

  在线人数的猛涨,同上次一般。方幼幽对于这个并不惊奇,毕竟上次男神带来的人气还没有二次使用,总会有一波小高潮。直播间内人越来越多,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那些粉丝大多数都是黑子。

  四分之一的粉丝追问男神在哪里,四分之三的黑子在说主播套路大家,为了火不折手段。

  窗前明月光:主播主播,男神今天在不在?

  醉把那佳人成双对:呵呵,还男神,都是套路而已。

  畔月:主播上次不是要了联系方式吗,求告知求问。比心。

  ……

  这些粉丝大部分是上次那波关注的,最开始几天她们都在等待主播直播男神,结果等了好几天仍旧没有开播。现在开播了,她们立马赶来看男神。

  然而入目的只有纪潇潇一个人,在家,并没有什么男神。有一些是最近才被推荐的,见状也被黑粉们带了节奏,认为之前不过是套路作秀而已,并没有什么所谓惊为天人气质很赞的男神。

  黑粉们一个个的“爆料”,一步步地把纪潇潇的形象抹黑,那些话看起来仿佛真的一般,连纪潇潇都觉得有板有眼。

  袁竹笙原本还在替纪潇潇高兴,可是这么一个惊天大逆转着实吓了她一跳。扫了眼那些粉丝发的胡,她对着纪潇潇,比着口型。

  “你不会骗粉丝钱了吧。”

  纪潇潇无语,偏过镜头,翻了个白眼,回了个字。

  “滚!”

  她心下盘算着,也不知道黑粉对业绩有没有帮助。

  粉丝群内木子哟哟默默地截屏,顿时这个时候还在的人都不由群情激奋。

  枕衣衫:这些人不会是潇潇竞争对手请来的无良黑粉吧,一直在针对潇潇。

  杯具:先说句题外话,潇潇,应该没有竞争对手吧。

  枕衣衫:……智障。

  木子哟哟:小碗说的,咳咳,心照不宣心照不宣。一会我还有个紧急会议,你们先看着直播间的情况,不要制止,但是要注意下,千万不要被这些黑子把节奏带到奇怪的地方。

  杯具因为网名有些奇怪,直接喊小杯或者小具都有些古怪,所以木子哟哟索性给她找了个近亲,喊她小碗。

  虽然杯具一直抗议,却一直无果,也就只能默认这个昵称。

  方幼幽之所以没有让其他人去反驳,却也是觉得现在潇潇的直播间人气实在太低迷了。

  才一次热点事件对于直播间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假设她在之后没有碰见类似男神,或者更加有趣吸引人的事情呢。

  因为男神而被吸引的粉丝肯定会果断放弃,自身粘性不高,对于直播间的发展并没有利处。所以呢,就需要一个能够让潇潇一直受到关注的点,在正面的点缺少的情况下,黑子的攻击恰恰是一个保持热度的方法。

  当名气大了火了的时候,黑子们就像是一根根搅浑水的棍子,嫌弃还来不及,可在没有火的时候,黑子的作用便相当于炒热自己的那个锅铲。

  只不过可使用的次数不高,黑子攻击多了,没有趣味,也会抛弃,而后去寻找下一个抨击的对象。

  这一个过程其实也算是炒作,只不过,是在无奈情况下最无奈的选择。

  纪潇潇看直播间内吐槽的人多了,也懒得解释,暗戳戳地喵了眼执手伴平生这个群。哟哟说的话她隐约感觉到有些熟悉,在主播交流直播间内,论坛上就有一些版本老旧的资料有过这样的例子。

  想到这,她放下了心来,反正成绩再烂的日子都有过,难道还会怕这些黑子们?

  袁竹笙有些担忧,示意她要不要帮忙,然而回应的是纪潇潇明亮的笑容。

  她比了个口型:“放心吧,我很厉害。”

  看见袁竹笙有些不信,纪潇潇又是说:“真的很厉害。”

  见状,袁竹笙方才安心了些,可是心里依旧有一些紧张,心想还是给潇潇找份稳定些的工作才好。主播这工作可控性实在是低,一不留神又容易被黑。

  纪潇潇没有回应那些黑子的话,心态颇好的她闲聊了起来,枕衣衫和杯具在直播间给她当托,聊的点还挺有趣。

  顾月天心想,还不错。

  纪潇潇目前的表现确实还不错。

  而朗月运营部中,宋景杨看着纪潇潇数据不断升高,他默默地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自家总经理。

  电话的开场是自家总经理的一声嗯,声音不高,但听出来心情不错,宋景杨心想看来这个电话打的多余了。

  “总经理您什么时候来公司。”

  “有事?”

  宋景杨笑道:“大家都想您,有您在,我们的干劲也更足。”

  顾月天微怔,笑骂道:“马屁精。”

  宋景杨正色道:“总经理教得好!”

  挂了电话,顾月天关上直播,轻笑了声。

继续阅读:2018大家快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快来看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