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这仇,必须我亲自报
十六公子2018-12-09 11:473,627

  他的额头碰到了她的发端,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男人特有的清爽气息轻拂到她的脸颊,让她的心为之轻颤。

  下意识的,她想躲开,想到自己的目的,她又静止不动,只是瞟了他一眼,垂下眼眸,咬住下唇。

  她的神态如小女儿般娇羞,长长的睫毛如蝶翼,在暗影幽光之下,如梦似幻。

  心底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秦暮尧情不自禁把唇贴了上去,在那一片羽翼上印上一吻。

  安言的心一跳,慌忙抬头。因为动作过猛,左侧额头碰到了秦暮尧的下巴。

  “唔!”秦暮尧猝不及防,被她撞得生疼,抬手捂住下巴,发出沉闷的呼声。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安言吓了一跳,慌忙道歉。

  秦暮尧刚想说没关系,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们快点,电影马上开始了!”

  循声看过去,秦欣然和两个女孩正往他们这边走开。

  戴口罩墨镜已经来不及了,秦暮尧赶紧搂住安言,一边弓下身子一边在她耳边说道:“然然过来了,快低头!”

  安言也看见了秦欣然,知道若是被她发现,确实不好解释,现在她还不想那么早让林可柔知道她跟秦暮尧在来往。

  赶紧低头弯腰,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装作在亲热。

  秦欣然她们走过来了,在他们前排位置停下脚步,坐在那两个情侣旁边,然后三个女孩就开始吃东西聊电影演员,似乎没有发现他们。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慢慢抬起头来,相视苦笑。

  然后,她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缩在秦暮尧怀里,与他紧紧相依。

  她开始不自在了,动了动身子想要挣脱他的搂抱,一边低声说道:“我们干嘛要这样,不过是看场电影,又不是在偷-情!”

  秦暮尧勾起嘴角,笑得意味深长:“我倒是希望,我们就是在偷-情!”一场电影看得惊心动魄,从头到尾,秦暮尧和安言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电影屏幕上,而是时时注意着坐在前排的秦欣然,生怕她突然回头发现他们,搞得就跟偷-情一样。

  好容易挨到电影结束,两人没敢马上起身离场,而是等着秦欣然她们走了之后,才戴上墨镜口罩慢慢起身走出去。

  出了电影院,秦暮尧问安言:“现在去哪里?继续逛街吗?”

  安言忙摆手,“不,哪也不去了。”

  她当然想继续跟秦暮尧“培养感情”,但是却必须跟他告辞了,不然一定会让他起疑心。

  “怎么,就没兴致了?”看到安言心有余悸的模样,秦暮尧有些好笑。

  其实刚才他并不怕秦欣然知道他跟安言在一起逛街看电影,只是不想她跟着他们做电灯泡,没想到却让安言误解了。

  安言很老实地承认了,“没错,看个电影都跟做贼一样提心吊胆,还是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要不我们不逛了,我请你去吃晚饭。”秦暮尧却不想那么快就放她走,看看时间差不多五点了,也快到吃晚饭的时候。

  “不了,我想早点回去,不然等会儿顾以恒回去看不到我,一定会担心。”安言继续拒绝,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她还是应该表现得矜持一些。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听她提到顾以恒,秦暮尧不再坚持了。

  两人原路返回,到了路口,陈俊峰已经在路边等着了。

  回去的路上,秦暮尧的话很少,安言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又不想表现得太过主动,干脆也不说话,就这样一直快到顾以恒家的别墅小区附近,秦暮尧才突然开口问道:“据我所知,顾以恒父母并不住在这里,你一直跟他住在一起方便吗?”

  “我是他的助理,住在一起才方便。”

  安言没有多想就马上回答,说完之后才想到秦暮尧这话的意思,赶紧又说道:“当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司机及两个佣人。”

  “是吗?”秦暮尧笑笑,不再多问。

  安言却觉得他这一笑很有深意,像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想想也是,顾以恒对她确实太好了,已经超出了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也难怪会引起秦暮尧的猜疑。

  或许,当初她回来这里,就不该跟顾以恒住在一起。秦暮尧那么聪明,若是怀疑她的身份,岂不是很糟糕?

  看来,她要好好跟顾以恒谈谈,要他以后注意点,别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太紧张她了。

  到了小区大门口,安言跟秦暮尧说了句再见就准备下车,秦暮尧却叫住她,向她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

  安言一愣,马上猜到他是要留电话号码给她,故意迟疑了一下才把手机拿出来。

  秦暮尧注意到了她的犹豫,接过手机一边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输进去拨通一边笑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你考虑一下,如果想学游泳,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会安排最好的教练教你。”

  安言没想到他对要她游泳这件事这么上心,难道会有什么目的?

  到了小区门口,安言对秦暮尧笑道:“我到了,再见!”

  “再见!”秦暮尧微微一笑,接着又补充一句,“下回再见。”

  安言嫣然一笑,打开车门走下车。

  走到别墅前,安言愣住了。

  别墅大门外,顾以恒正倚在门前的柱子上吸烟,看见她过来,他把烟熄灭向她走来。

  快步走过去,她对顾以恒笑道:“你怎么就回来了?”

  “今天剧组收工早,我懒得跟他们去吃饭,就回来了。你不是不舒服吗?怎么不早点回来休息?”下午因为牵挂安言,顾以恒一直不能专心拍戏,后来导演见效果不好,干脆就早点收工。

  “其实我没有不舒服,是因为碰见了秦暮尧,下午才没去。”安言把下午跟秦暮尧见面的事说了一遍。

  “你说秦暮尧跟你去看电影了?这也太奇怪了!”顾以恒十分意外,堂堂秦氏集团的总经理居然跟一个才见过几次面不算太熟的女孩去看电影,说出去只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安言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我也想不到,按照他的性格,就算是林可柔,他也不一定会陪她看电影,却陪我去了,所以我担心,他是故意的。”

  顾以恒皱眉:“你的意思是他在怀疑你?”

  安言道:“很有可能,不然没办法解释。你也知道秦暮尧有多精明,哪怕一点点破绽,都难逃他的眼睛,所以以后我一定要小心。”

  顾以恒却担心起来,“这样不行,小言,你才刚回来,就引起秦暮尧的怀疑,不如还是按照我之前说的,由我来帮你,你回京城等我的消息。”

  “不,这是我的家仇,必须由我亲自去报,不能假手于人。再说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不能那么自私,再让你为我操心。”安言断然拒绝。

  这些年,如果没有顾以恒帮她,她绝对不可能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她已经欠他很多很多,这辈子都无法还清,不能再欠了。

  顾以恒皱起眉头:“我们之间还需计较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就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我才不能再连累你。对了,你以后也不能对我太好,刚才秦暮尧送我回来时见我跟你一起住,已经起疑心了。”回来的路上安言就想着要提醒顾以恒,现在趁机把自己的意思说了。

  “好吧,以后我会对你凶一点!安助理,我饿了,你还不快点要厨房去给我做饭!”顾以恒故意板起脸,他知道安言的个性,认定的事就很难改变,自己再劝她也不会听,只好作罢。

  安言扑哧一声笑了:“好,大明星,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吩咐!”

  顾以恒拉起她的手往屋里走,一边笑道:“当然是海鲜大餐,让你解解馋!”

  安言停下脚步,正色道:“那可不行,做戏就要做全套,就算在家里,我也要注意,万一佣人不小心说出去,就前功尽弃了!”

  顾以恒叹息一声道:“唉,还想着你中午受委屈了,晚上让你过过嘴瘾,要红姐做你最爱吃的芝士焗龙虾。既然如此,那下次我让他们都放假回家,我再亲自做给你吃!”

  安言笑了:“好!我等着品尝顾大厨的好手艺!”

  第二天一来到剧组,安言就发现每个人看她的目光跟之前有些不同了,有不屑的,有羡慕的,也有嫉恨的。

  她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不过是请了一个下午假,怎么会让大家有如此反应!

  很快,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休息的时候,她去上厕所,在最里面的格子间里,听到了两个剧组工作人员的对话。

  两人是一起进来的,可能没留意到里面有人,其中一人一路进来一路发牢骚,“说起来都怪那个安言,本来林可柔是打算今天中午请大家吃烤羊的,谁知道安言不吃羊肉,林可柔就改变主意了,害得我们都没口福。”

  另一个也跟着抱怨:“是啊,那个安言就是个害人精,这不吃那不吃,林可柔偏偏又要给顾以恒面子去迁就她,还说让她看着我们大家吃不好,真是气人。”

  “最让我生气的是我最喜欢吃海鲜,可是以后海鲜也没得吃了!”

  安言这才明白是这么回事,原来又是林可柔在搞鬼。

  昨晚顾以恒跟她说了,下午林可柔特意问了每个人的喜好,说是以后会根据大家的口味来安排每天的菜式。

  因为安言不在,顾以恒就告诉林可柔,她除了海鲜过敏之外,还不吃羊肉狗肉。林可柔马上表示,会另外给安言准备午饭。

  没想到今天却变成因为她不吃羊肉,就让所有人都没得吃,还要大肆宣传,分明就是让她成为公敌,让每个人都恨她。

  真想不到,秦暮尧这个未婚妻那么有心机,才来剧组一天就给她使绊子,让她失了人心,她必须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定心想了想,她就有了主意,淡定从容走出格子间,微笑着看着那两个八卦的女人,笑道:“两位姐姐,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没口福了。”

继续阅读:第19章 跟姐玩心眼,挑错了对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凶猛:甜心要听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