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毒杀
雨寒2019-07-23 10:082,583

  清晨,西南最大城市锦城被笼罩在浓雾当中,能见度极低。

  一个衣着单薄的少年正在浓雾当中快步穿行,奇怪的是他周围的浓雾竟然自动散开,无法近身,仿佛少年的身上有什么力量在抗拒着浓雾一样。

  更加奇怪的是这个少年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无袖背心,露出黝黑瘦小的胳膊,下身穿的是灰色长裤,款式老旧,脚上则是一双黑色布鞋。

  这身打扮要是在夏天自然无可厚非,但此时正值寒冬,锦城虽然地处西南,冬天并不算太冷,但今日气温也只有七八度。

  路上的行人恨不得将被子裹在身上出门,可是这少年却丝毫不觉得冷,脚下健步如飞,如同在晨练一般。

  少年一头短发,长相很普通,但那双眼睛格外明亮,闪烁着自信的光辉。

  他走到一个早点摊前面停了下来,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币正要买两个包子充饥,突然不远处另外一个早点摊传来一个人惊恐的喊叫声:“死人了!死人了!快报追捕司!”

  少年不由好奇地扭头看去,不多时那边已经围上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那不是首富刘成荣喜欢光顾的油条摊吗?这下死了人,我看以后还有谁敢去那里吃油条!”

  卖包子的摊主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死人了?有我在,只怕这个人死不了!”

  少年扔下一句话便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他拨开人群钻到前面,看到油条摊的桌子底下躺着一个中年男人,此人面色乌青,双眼圆睁,表情狰狞,看起来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死状恐怖。

  “啧啧……毒入肺腑,死得差不多了……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中,要捞出来不是易事。”

  少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话再看到他那一身打扮,都以为他是个流落街头的疯子,人死便死了,哪有什么死得差不多了的说法?

  “要我说啊,这油条肯定有毒,要不然就是汞超标,这刘成荣是首富,那么多钱,居然偏偏喜欢来这里吃油条,这下吃出事了吧,可惜了那么多钱都带不走。”

  “还好我早上都吃的稀饭花卷,从来不吃油条,钱再多也不如活着好啊。”

  “刘成荣只有一个女儿,这一下那个才十七岁的丫头就要成咱们锦城的女首富咯。”

  “那可不一定,一个小丫头守不守得住那么大的家产很难说啊,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被人给夺走了。”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原来躺在地上的人便是锦城首富刘成荣。

  这个做房地产发家的首富也曾经穷过,落魄的时候吃一根油条都是奢侈,后来发家了依然初心未改,每天早上还是会准时到曾经喜欢光顾的油条摊吃早餐。

  那辆他平日固定出行的黑色奔驰S600还停在路边,司机站在一旁焦急地打着电话。

  少年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对“首富”两个字十分在意,正要蹲下去查看一下刘成荣中的什么毒,突然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传来,他只得退了回去。

  很快就有一群穿着深黑色服饰的人分开人群,迅速地拉起了隔离带。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少年不由地眼前一亮,好美的女人!他在山村里待了十几年,女人都没有见过几个,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睛都差点看直了。

  这女人估计也就二十来岁,皮肤白皙,五官立体,犹如画中人,有种清冷的气质,而且身形上佳,穿着黑色制服英姿飒爽,有一种很强大的气场,让人看她一眼便再难移开目光。

  这些人是锦城追捕司的人,追捕司负责锦城的安全问题,哪里有罪恶发生哪里就有他们的存在。

  那个女人应该是追捕司行动队的副队正,一般称之为捕官,从袖子上的三个金色的绣圈便可以看得出来。

  她俯身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眉头一皱,扭头朝着一个捕手道:“先将这个摊的老板控制起来!”

  两个捕手如狼似虎地冲过去,将那个已经被吓得腿软的摊主老头给控制了起来,那个老头很是委屈地喊道:“不关我的事啊!我在这里卖了几十年的油条从来没有出过事!我是被冤枉的……他……他可能是得了什么病,肯定不是因为吃了我的油条才死的!”

  女捕官扭头看了那个老头一眼,冷声道:“这件案子是否与你有关我们自然会查清楚,绝不会冤枉你。”

  这时人群当中传来一个有些狂妄的声音:“这件事情确实与那老头无关,你们可以放人了。”

  女捕官偱声看去,说话的竟然是一个光膀子的少年,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少年长相非常普通,平平无奇。只不过那件背心在冬日里格外引人注目……

  “谁家孩子,穿这么少别冻坏了,赶紧回家去,别在这里瞎说。”

  女捕官摆了摆手,示意少年赶紧离去。

  “捕官姐姐,我叫吴奇,平平无奇的吴奇。我可不是孩子,我今年都十八了,有个老家伙告诉我这个年龄可以讨老婆了!老家伙从来不会骗我!姐姐,我一看到你就喜欢,不如你嫁给我吧?”

  吴奇笑嘻嘻地道。

  他确实一看到这个女捕官就喜欢,理由很肤浅,因为她长得漂亮,从来没有骗过他的老家伙告诉他一个道理,人生短暂,喜欢的东西就要抓在手里,错过便是一辈子。

  周围的人听到吴奇的话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都觉得这小孩老气横秋调戏女捕官的样子十分有趣。

  女捕官俏脸一红,心中恼怒,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给调戏了!

  她哪里知道吴奇并不是在调戏她,而是认真的。

  “你有十八?看你的个头怕只有十二三岁吧?不许在这里胡闹,否则我将你抓回追捕司好好收拾你,让你家长来领人!”

  女捕官吓唬道。

  本以为这么一吓,这孩子就该跑了,谁知道那少年面色一变,竟然发起火来:“你居然侮辱我,我吴奇发誓一定要把你娶回家好好收拾你!”

  “哈哈哈……”

  周围的人又哄堂大笑了起来,大家似乎都忘了这里刚刚发生了一桩命案,这个时候发出笑声非常不合适。

  女捕官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可是对方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自己又不好太过计较,难道还能真把他抓回去不成?

  她哪里知道,身高一直是吴奇的忌讳,最怕被人提及,当场发火都是小事,严重的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时另外一个男捕手走了过来,很是不耐烦地朝着吴奇喝道:“小东西,滚一边去!”

  “老东西,你滚一遍给我看看,我想跟你学习学习!”

  吴奇轻蔑地看着那个捕手,毫不客气地回击道。

  那个捕手顿时大怒,伸出手指着吴奇,表情极其凶恶地道:“反了你,你再说一遍,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我?阎王都奈何不了我,何况是你!”

  吴奇毫不示弱地看着那个捕手,一脸地不屑。

  他这个表情和态度让那个捕手很没有面子,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热闹,他无比恼怒地将手伸向了腰间,可是却被旁边的女捕官迅速地按住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解药很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