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人心最可怕
雨寒2019-07-23 10:082,240

  临近吃饭的时候,林婉果然到了林友邦的家里,不过当她看到吴奇的时候一下子就变了脸色,然后对林友邦道:“爷爷,他们怎么在这里?”

  林友邦微微一笑,道:“吴奇来看我啊,哪像你这个丫头,搬回去了就要好几天才来看我一次了。正好吴奇他们没有吃饭,我就把他们留下来一起吃饭了。”

  “那为什么要叫我过来啊?”

  林婉撇着嘴道。

  “爷爷想你了啊!”

  林友邦笑着道。

  林婉顿时无言以对,只得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吴奇看到林婉的时候脸上就一直带着笑容,目光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等到林婉说完了话,吴奇便朝着林婉道:“婉儿,那天晚上你是怎么跑掉的?那两个人没有追上你吗?”

  林婉冷哼了一声,道:“婉儿是你叫的吗?你比我还小,叫姐姐!”

  林友邦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然后看着林婉,表情严肃地问道:“婉儿,那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林婉不想让她爷爷担心,便摆了摆手,道:“没有。”

  “吴奇,你说!我知道你是个最诚实的孩子,不会说谎的。”

  林友邦显然不相信林婉的话,便又看向吴奇。

  吴奇不由地看了林婉一眼,林婉也正盯着他,还使了个眼色。

  林友邦显然发觉到了两个人目光上的交流,连忙道:“吴奇,你不要管婉儿,大胆地说!你们两个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真要说啊?”

  吴奇有些为难。

  “说!”

  林友邦很是威严地道,曾经当过城领的人,自然会流露出那种久居高位的威严。

  吴奇只得硬着头皮道:“那天晚上我正好去找陆尚东算账,就去了尚东娱乐会所,然后就在会所里遇到了婉儿。她和陆尚东好像吵了架,然后我就和陆尚东发生了冲突,直接放倒了陆尚东的手下,之后我和婉儿都跑出了会所,陆尚东又派人追了出来。在打斗当中,我叫婉儿先走,然后我就没有了她的消息,一直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今天一方面是想看望一下老家伙你,另外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婉儿到底有没有事。”

  王猛在一旁听到吴奇的话,心里很是佩服,明明是来蹭饭的,居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他哪里知道吴奇的心里其实真的是这样想的,蹭饭只不过是顺便的事情。

  林友邦闻言对吴奇又多了几分好感,同时也对整个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拍了一下桌子,很是震怒地道:“陆尚东那个混小子未免也太猖狂了一点!竟然还敢派人追我的孙女,真当我林友邦退休了就成了纸老虎吗?陆家也该敲打敲打了!”

  林婉在一旁低着头没有说话,神情显得十分尴尬,当初林友邦和林建都反对她跟陆尚东交往,但是她却一意孤行,非要跟陆尚东在一起。

  现在她才看清楚陆尚东的真面目,心里也是相当地后悔,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以后自己还是要多听父亲和爷爷的话,他们看人的眼光一向都是很准的。

  “好了,吃饭吧!”

  林友邦觉得气氛有些紧张,便连忙换了个语气,招呼吴奇吃饭。

  王猛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之前在KTV里面只喝了酒,没有吃东西,要不是因为在老城领的家里他早都不客气了。

  吴奇当然也是一样,两人立马抄起筷子吃了起来,因为他们来了,林友邦还特意吩咐保姆多做了几个菜。

  一顿饭吃完,吴奇摸着肚皮坐到了沙发上,林友邦又吩咐保姆端了一个果盘上来,然后便微笑着对吴奇道:“小吴啊,你跟陆尚东又是怎么回事?”

  吴奇拿着一根牙签剔着牙,道:“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陆家可不是吃素的哦,在锦城陆家的势力还是很大的,我可是看着他们一步步发展壮大的,知道他们的势力有多强。你得罪了陆尚东,只怕以后麻烦还不少,不过也用不着担心,有我在,陆家还动不了你!”

  林友邦很有自信地道。

  他毕竟当过锦城的城领,也算在这里经营多年,门生故吏多的是,很多人都是当年他提拔起来的,哪怕退休了,这些人也一样尊敬他。

  吴奇听到林友邦的话不禁笑了笑,很是无所谓地道:“老家伙,你不用给我撑腰,陆尚东算什么?我根本不怕他,所谓的锦城四少我全都修理了一遍,没什么了不起的。别人怕他们,我可不怕他们。”

  “你小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底气!”

  林友邦很是感概地道,从认识吴奇之后他就觉得这个小子十分不简单,言语当中透露着极大的自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一样,仿佛这世间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一样。

  锦城的水很深,各方势力混杂,可是这个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一出现便将这个深潭搅成了浑水,四大家族一直以来无人敢惹的强横形象也有点无法维持了,毕竟吴奇一个人就把四家都得罪了,然而现在吴奇还活得好好的。

  林友邦觉得四大家族肯定是还在酝酿当中,对于挑战他们威信的人,他们从来都不会轻易地放过,后面吴奇的麻烦只怕不小!

  吴奇自己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这种觉悟,他从离开村子的那一刻开始就不会惧怕任何人了,父母双亡,老家伙也离开了,他无牵无挂,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他始终记得老家伙临终前的一句话:“人不可怕,人心才可怕!”

  之前他一直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他开始逐渐地明白了,一个人表面上对你再好,你都无法猜测他的心里到底是怎想的,说不定哪天就在你的背后捅了刀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愿意跟倪少杰走得太近的原因,始终只是应付一下,没想过要跟倪少杰成为真正的朋友,他能感觉得出来,倪少杰这个人的城府极深,尤其是之前所谓的试探,更加表明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

  玩心机真的不是吴奇的强项,他就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人,甚至连情绪都藏不住,什么东西都写在脸上,对一个人不满的话立马就会表现出来。

继续阅读:第九十七章 走路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