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他为什么这么狠
寒潇霆2017-12-26 16:312,775

  学校成立了几个兴趣班,有吉他班,有绘画班,有体育班,有写作班,采取的是自愿报名,只是,需要交费,虽费用不太高,但对于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们而言,还是让他们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了。王向远报了一个写作班。第二天就是周五,放学后,同学们纷纷开始踏上回家路,但是写作班的主管老师要求参加写作班的学生前去上一堂课。

  于是,没有先行出发的王通达和王月荷便在学校门口附近等待着王向远身影的出现。

  王向远上完课后,出了校门,与王通达和王月荷相会合,走上了回小王庄的路,他将写作课上老师讲授的内容讲给王通达和王月荷听,还说老师向他们写作班的同学推荐了一些课外选读书目,有明清的四大名著,有美国一个知名作家写的两本历险记,好像是叫什么汤姆和哈克,等等的。

  因为天色向晚,而别的同学们都早就回家了,所以他们这一路上就有些行色匆匆。

  为了尽早回家,他们没有走大路,而是走了小路。当行至小王庄庄东头入村的小路上时,他们的走累了的脚步才渐渐放慢下来,王月荷简直有些娇喘微微了,好在她的书包在王向远的手里拎着呢。

  王向远和王通达两个在向小伙子方向成长的少年,仍然浑身是劲儿,可是,王月荷不只是放慢了脚步,简直快要寸步不前了。只一会儿,她便远远落到了后边。

  王向远对王月荷喊道:“月荷,你走得太慢了吧?”

  “你们先走,别管我。”王月荷回喊道。

  王通达大声说:“你怎么快变成老太太了?”

  王向远却悟了出来,心知王月荷是要做必须避开男人们才能做的事哩,就拉了王通达一下,叫他快走,还说不准回头,接着又笑叹了一声:“哎,小姑娘,真麻烦,还是我们男子汉方便。”他们大步流星地过了那座入村时必须经过的架在河上的唯一一座小石桥。

  后来,王向远觉得离王月荷的距离差不多了,就与王通达复又放慢脚步,像是驻足不前,其实是在等着王月荷追赶而来呢。

  可是王月荷去迟迟未来到。

  王向远忽觉一种不祥,赶紧转过头向后看去,却见王月荷正站在距离那座小桥的另一端的不远处,向他抬手,随后又向他摆摆手,但却又向他招了招手。

  王向远不明所以,就将书包放到脚下,与王通达一起原路向王月荷走去。

  他们刚刚走至小桥的这一端,就猛然发现为什么王月荷迟迟没有走近他们的原因了。他们看见,这座从村东头入村时必经的小桥桥面上,有两条长大的花蛇正盘踞在上面,头一抬一抬的,身子在互相的一蹭一蹭,时不时地还面面相对地表示亲热

  被骇了一跳的王通达颤着声儿问王向远:“它们在做什么哩?”

  在这方面王向远虽目见动物们的交配比王通达要晚,但他却要比王通达醒事得多,早熟得多,他看得出这是两条发情的蛇,正在调情欲情到浓处时酣畅交欢呢。但他没有对王通达说出他看到的意思,他在想如何让王月荷通过这座小桥。

  王月荷用气声但也是较大的声音问王向远:“我怎么过去啊?”

  当然还有其他的路可走,但是要顺着小河边走三里多路到另一个村子的小桥,然后再绕过来,就不免走了太多的冤枉路。

  大约一般的少年,在面对危险时,又是当着自己喜欢的女孩时,都会心中生出一股豪气,都愿意与危险赌一把。此时,王向远忽然想起了两年多前,他还在与王月荷一起做“结婚”的游戏呢,在麦穰垛里的那股冲动和兴奋忽地窜上了他的身体,他强抑了一下,才压下了冲动和兴奋,眼前可是活生生的两条情欲泛滥的大蛇啊。

  “没事儿,别怕,有我呢。”王向远怕惊动了意乱情迷的大蛇,便轻声地对王月荷喊道,还用右拳的虎口敲了敲自己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王月荷问道。

  “你看着吧。”

  王向远想起曾不知从何人口中听说过,蛇与许多动物一样,最怕的是晕眩。他让王通达后退几步,自己却蹑着手脚悄悄前移。

  王通达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一般地响着。

  王向远发现,两条大蛇终于交配在了一起,两条蛇身互相缠绞着,沉迷于浓浓的情欲中,这一刻,它们一定是入进了忘我的境界里,这时也是它们最疏于防范的时候。

  他为自己鼓劲儿:“别怕,别怕。”他急速地到了桥面上,两手各抓住了一条蛇的尾部,用尽全力将两条缠绞着的蛇的身体拉扯开来,而后手握蛇尾猛地在空中摇转起来,王月荷和王通达只见以王向远的两只手为圆心以蛇的身体为半径所划出的两个圆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王向远白皙清秀的脸涨得红红的,忽然,在转动到极快速的一个时刻,他非常凶狠地似乎是要发泄一腔怒火似的,将两条蛇的头部砸在了坚硬无比的桥面上,两股红色的鲜血溅向高高的空中,在夕阳的余晖里灿烂绽放……

  两条蛇已经垂死,但蛇身却仍在蠢蠢而动。

  王向远用目光在地面搜寻了一下,从几步外的地方搬来一块较大的石头,眼里喷着火焰一般,将石头用劲地砸向两条蛇的蛇头,砸碎了蛇头,又朝着蛇身砸去,他虽然明知两条蛇已没有了任何生命的迹象,可仍在拿着石头在蛇身上猛力地砸,蛇的鲜血已从开始时的四处喷溅变成了无血可喷,直至最后,两条蛇变成了一堆肉渣,王向远才扔下了手中的石块。

  他抬起头来,脸上余怒未消的样子。

  王月荷和王通达看见,王向远那张看上去温柔的脸孔上布满了蛇的血迹,身上的白色长袖衫也溅满血点。王向远感觉到了脸上的蛇的凉血,便用手背抹了一把脸,见手背上立时被蛇血染红。他脱下了长袖衫,并将长袖衫翻了个里朝外,用长袖衫将脸擦了又擦,才将脸基本擦净。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在夕阳里,微微地笑了笑。

  已经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的王月荷,见到了王向远甘愿为她而作出的付出,最初生出的是无尽的感动,继而是一种类似于对英雄般的崇拜,然而在最后,有一丝丝惧怕从心里悄悄地滋生出来。

  看着桥面上那一小堆令人恶心的蛇肉肉渣,王月荷更不敢跨步而过了。王向远见状,便走过来,说:“我牵你过吧。”可王月荷还是害怕,心里那一丝丝对王向远的惧怕也抬起了头。

  但这时,王向远却不容分说似的,在她的面前蹲下身来,要背她过去。少女的情怀总是多变的,刚才莫名其妙而来的那一丝丝惧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王月荷竟于不知不觉中攀上了王向远的背,王向远一起身,便将王月荷背了起来,走上了桥面,走过了小桥,他忘了把她放下,而她也忘了主动下来,竟一直走到王向远和王通达放书包之处。

  王通达愣愣地看着他们。

  他们忽意识到了所作所为,一齐笑了,王向远放下了王月荷。

  王通达内心里也有着与王月荷大同小异的感受,其实在王向远将小学校里的小霸王鲁志军打成重伤之时,他就有过这样的感受,他觉得王向远与他和小伙伴们有着不一样的地方,王向远在冲动爆发时会有一种他们没有的狠劲儿,那股狠劲儿如一股烈焰一般地灼烫,又如利箭一般地尖锐。

  可是,因为王向远的那股烈焰永远不会针对他们,所以,他对王向远不仅心里从无芥蒂,反倒是更愿意与他心心相贴,他觉得王向远是一个可以交托心灵的人。只是他有时不明白,王向远那股狠劲儿到底出自哪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比天还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