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老头子的错
玄同懒懒2019-02-23 18:524,564

  那是乡下,一个交通闭塞,道路不畅的茅塞之地。那里居住着一对老夫妇,咋一眼望去都有七十来岁的模样。他们的脸上手上都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一直延伸,延伸进了脖子和胳膊内,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时常笑话称那是他们人生风雨的标志。

  在他们所居住的农村,大多数年轻人都离开了那里,去到更远的地方工作和生活。这对老夫妻的孩子们也去了远方的城市,很少回来。他们也已习惯了两人的生活。每天清晨,老婆子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到羊圈里喂那只还有一些肉的山羊。但他们的余粮也已不多,对老婆子来说,继续喂养这头山羊,他们怕是挨不过这个冬天。老婆子想了想,唤来了正在编竹篮子的老头说道:“老头子,趁着今儿天还暖和,你带着这头山羊去市集转转,看看能不能换些值钱的东西回来,好让我们度过这个难捱的冬天。”

  老头子朝那羊圈瞥了两眼,脸上露出难色。这只几乎没有肉的山羊,即便送去了市集,也不见得能换值钱的东西回来。但老婆子既然发话了,他还得去照办。

  老婆子将山羊牵出来时,脚下没稳住,身子前倾的时候,自己的嘴磕在了山羊的背上,就好像刻意要给山羊一个吻来送别似的。老头子见状,粗声囔囔道,“你这个死老太婆,走路不能当点心呀,摔着了可咋整呀!”

  “这不是有山羊给我托住了嘛”老婆子一时又舍不得起来了:“要不就别换了”

  老头子可是那种说出了话,便要办事的人。他今天正好要去市集将自己编的竹篮子一道拿出去变卖了,非常不友好很是粗鲁地牵过拴山羊的绳子大怒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赶紧去做早饭,我吃完好去赶集”

  老头子吃完早饭后,牵着羊,挎着竹篮子往市集的方向而去。大冷的天,西北风呼呼的刮,老头子脖子里都钻着冷风,他将脖子里的围巾又紧了紧,嘴里骂骂咧咧咒着老天道:“要不死的老天爷,这西北风刮了多少天了,刮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头上的皮帽子将他的脸完全护住,只露了两只眼睛在外面,他也忘记了自己走了多久,只是在他看清路时,不远处来了个牵小牛崽的中年汉子,小牛崽在他手里一瘸一拐的模样令老头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牛犊子的肉总好过这羊膻味吧。老头子一边走一边想,在中年汉子与自己快要擦肩而过时,他叫住了对方:“这位大哥,您这牛犊子是生病了嘛,这腿走路一瘸一拐的……”

  那汉子见是个懂行的内家子,停下了脚步,从腰间掏出旱烟袋子点燃抽了起来:“不瞒大叔您,这小东西刚生下来没多久,就得了病,家里人非得让我牵出去处理了,以免传染给家里的其他牛。”

  老头子一听这话,顿时高兴了起来,随即好心建议道:“这样吧,大哥,我呀本来是想牵着我家的这头羊上市集卖的,但是这鬼天气你也知道西北风太悍,老汉我实在走不动了。要是你愿意的话,我用手里的这头羊换你这只病羊崽子,你看成不!”

  那中年汉子目光狐疑地望了老头子好一晌会儿,觉得自己至少没吃亏,就点头同意了,“大哥,你也知道我这牛崽子虽然是病了,但是肉还是比羊的值钱,这样吧,你手里的这头羊,再加上你手里的这俩竹篮子,我就跟你换……”那汉子可是个猴精的行家,一点不让自己吃亏。老头子想着这牛自己回家没准能治好,盘算了片刻,点头答应了他,“好吧,我用这头羊和这俩竹篮子跟你换你这头病牛崽子”

  两人互相交换了之后,老头子却未打算就此回家,他寻摸着手里还有几个竹篮子,要上市集去卖,便牵着那病牛崽子一直往前走。西北风仍是没尽头的乱刮,老头子咽了咽唾沫,觉得还是省省力气,最终没再开口骂这该死的老天爷。他走了没多久,就见一个村妇怀里抱着一只肥硕硕的大白鹅。老头子心想要是自己有那只大白鹅,还正好是个母的,可以下蛋的话,那他们冬天就可以吃到鹅蛋也是非常不错呢。老头子没忍住地向那村妇搭话问道:“大妹子,这么冷的天,您抱着一只鹅,这是要干嘛去呀?”

  村妇见对方手里牵着一头牛崽子,心想自己要是能有一头牛的话,家里耕田的活就不会那么费力了,便停了下来,认真与老头子寒暄了几句:“大叔,您真是说笑了,这是我婶家的鹅,不肯下蛋,我婶不高兴了,说要杀了它,让我送去前面村西口的张大头家帮忙杀鹅呢……”

  “这么好的鹅杀了怪可惜的呀”老头子一听是一只快要没有活路的鹅,心思又动了动道:“要不这样吧,大妹子,我这小牛崽子生下来后就不听话,我正打算拉到市集上去换钱呢。可是怎么得它至少活着呀,可你这肥鹅可就不一样了……”老头子一脸惋惜地望着那村妇怀里的肥鹅相求道:“要不这样吧,我拿我这头小牛崽子跟你换这只肥鹅”

  村妇不相信地望了眼老头子,是她耳朵出问题了,还是这老头子脑子进水了,用她的鹅去换他的牛,那是她稳赚的呀。可是她仍不相信这么好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遂摆出一副不敢相信地姿态来:“大叔,您是被这西北风刮糊涂了吧,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呀”

  老头子闪动的眼睛都埋在了帽檐下,村妇未曾瞧见,但是他仍是很诚心实意地回答她,“是这样子的,大妹子,我家老婆子呀之前养了一只鹅,在我们家陪伴了许多年,一直当我们的重要伙伴养着,前两年因病去世后,我家老婆子便念念不忘那只鹅。可是家里头实在穷的没多余的钱可以再买一只,所以……”

  村妇见老头子如此真心诚意,表面是被其感动了,实在想着这老头果然是个大傻子,这样的便宜她不占白不占,遂点头同意道:“大叔,您对婶子实在太好了,这样吧,为了我婶子,我就姑且勉为其难跟您换换手里的这牛崽子吧”村妇心满意足地牵着那头奄奄一息的快要死去的病牛崽子往家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老头子也很不客气地将那头肥鹅抱在了怀里,望着远去的那傻村妇的身影,心里暗暗咒骂起来,傻女人!

  西北风越刮越猛,老头子仍是没有回去,因为手里的竹篮子他一定要在今日将它们卖掉,换点钱。至于他手里的这只肥鹅,他想着也一并在市集上去吆喝一个好价钱,这么一来,他们过冬的食物就会宽裕很多。

  老头子继续往前走着,那只肥鹅在怀里时不时会叫唤两声。老头子心想着这正好给自己作伴,何乐不为,便一并唱起了他喜爱的民谣,肥鹅嘎嘎的声音时不时穿插进来,与他的歌声浑然天成在了一起。他们一路走着,迎面撞上一个驮着麻袋子的驼背老头。老头子一路走来,习惯了主动与人打招呼,这次想也没想,“这位大哥,你这麻袋里装的啥呀?”

  “一袋子准备过冬的苹果……”驼背的老头在刚刚相撞时便看中了老头子怀里抱着的肥鹅,心里非常想要那只肥鹅,哪怕让自己美餐一顿,也好过他这麻袋里捡来的一堆烂苹果。

  老头子心绪又动了动,脸上仍是一派诚恳问道:“大哥是种苹果的?”

  驼背的老头为了能顺利获得那老头怀里的肥鹅,撒谎了起来:“是呀,我儿子是种苹果的,想着我这个爹,让我扛了一麻袋苹果回家和他娘好好补充营养嘛……”驼背的老头目光仍是盯着那只肥鹅,“大冷的天,老哥夹着这肥鹅是要去卖吗?”

  老头子心里想着一袋美味的苹果,一斤就得好几块钱呢,比他这肥鹅值钱,心思一动后,含蓄地问那驼背老头,“大哥的苹果可否让我瞧两眼……”他到底不放心这一袋子苹果的品相。

  这驼背老头一听这茬,心里很快便有了数,急忙从怀里掏出他挑出来的完好的苹果:“货真价实,放心好了……”

  老头子觉得自己也是赚了,试探地问道:“要不我用这肥鹅换你这袋子苹果,也省得我去市集上跑这一趟了”

  这正中了驼背老头的下怀,他将怀中掏出的那两个好的苹果塞进了老头子的竹篮子里,连忙将麻袋搁在了地上,并从老头子怀里掏出了那只肥鹅。这一连贯的动作一气呵成,并快速消失了身影。当老头子不紧不慢打开袋子的口时,才发现自己竟上当受骗了,这一袋子竟是一堆烂苹果。老头子望着那袋子烂苹果,口中骂咧咧诅咒道:“你奶奶的,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这烂掉的苹果老头子不愿砸在自己手里,便站在了原地对着这袋子烂苹果发愁,这是遇见一个手中拧着一只鸡的年轻小女孩。老头子的坏心思从肚内绕了一圈,很快便有了好主意,望着那年轻的小女孩,向她挥了挥手,“小姑娘,你喜欢吃苹果吗?”

  那年轻小女孩在听见苹果时,双眼冒着金光,急忙拧着手中的那只鸡跑了过来,“爷爷,你有苹果?”

  老头子想着自己一定要打动小女孩,好换得她手里的这只麻油鸡,“是的呀,我们家种苹果,可是收成不好,有些苹果没卖出去,都砸在了手里,可是扔掉又可惜了,想着问问小姑娘你爱不爱吃苹果,你看这些苹果也不是坏的特别厉害,对不对呀……”老头子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那年轻女孩手里的那只鸡,心里却火急火燎的很。

  年轻女孩朝那麻袋里望了几眼,这苹果虽然烂了些,几乎每个烂苹果的另一半都是好的呀。年轻的姑娘想着他们家一年四季别说吃苹果了,就连吃鸡蛋都艰难地很。这次要不是因为她的大嫂怀孕了,她娘才叫她拿着家里仅有的那五斤玉米面去村东头换了这只鸡回来,好给怀了孕的大嫂补一补。若是带着一只鸡回去,能吃它的只有大嫂。但若是能得到这一堆免费的苹果,她和弟弟妹妹们也可以吃到。

  老头子见对方还在思忖当中,遂好心好意说道:“放心吧,这些我本来就打算丢的,你若愿意,我给您一个竹篮子,你装着他们回家去……”

  “可是我这只鸡”年轻女孩犹豫了起来。

  “要是你放心爷爷我的话,我可以在这里帮你看着,这些苹果一趟你也运不完是不是”老头子别有用心建议道。

  年轻女孩想了想,觉得这老爷爷心肠真好,便用他给自己的竹篮子装了满满一篮子的烂苹果,麻袋子里还剩下三分之二。年轻女孩觉得手中一篮子的苹果已超过了她可搬动的最大限度,便不再继续装了,“那就劳烦老爷爷了,我这便将这些送回家去,这只鸡也麻烦您暂时看管一下……”

  年轻女孩步履轻快地朝家的方向而去,在女孩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时,老头子提着自己的竹篮子,拧着那笼子里的那只鸡便往家的方向快速跑去,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那个有一麻袋烂苹果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他的记忆噩梦,他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却糊涂了一时。最后,天色已黑,老头子手里的竹篮子也没卖成,手中仍拧着那只麻油鸡进了家门。老太婆在见到他空手而回,只带回来一只鸡时,勃然大怒:“你这个蠢蛋,这一整天都干了些什么!”

  老头子自知理亏,瓮声瓮气回道:“被人骗了呗”

  “用我的一头羊,你就给我换回来这只不见斤两的麻油鸡……”老太婆手中掸灰尘的扫帚砸向了老头子:“今晚给我滚出去睡觉!”

  老头子平常最怕的就是这老婆子跟自己发脾气,只得听话地去到堂屋睡觉。可是他仍不死心,临睡前去那只笼子再又查看了那只麻油鸡。在他靠近时,那只麻油鸡挪了挪地儿时,它的窝里竟然出现了一枚金币。老头子震惊无比,急忙用手将那金币捞了出来,擦干净后,用牙咬了又咬,确信不是做梦时,拿着金币往内屋跑去,“老婆子,过来看看,我们是不是发财了……”

  老婆子闻声出来后,在柴油灯下看到那枚金币时,也吓了一跳,然后放声大笑了起来:“老头子,这次你的失误真是失误的真真好……”两人抱头喜极而泣了起来,而后将金币藏在了枕头中,相拥而眠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老头子急匆匆叫醒老太婆问那枚金币的事情。老太婆白斥了一眼老头子,而后又昏昏欲睡了过去。老头子急忙推开老太婆的头,猛地抽出那下面的枕头,拼命翻找,却什么都没有。老头子不相信地跑去关那麻油鸡的笼子去查看,在那鸡屁股旁只有一坨黄灿灿的鸡屎而已。他蓦然一愣,瘫坐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地瞪着那坨鸡屎,整张脸褶皱在了一起。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是老头子的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是老头子的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