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侏儒
风无声2017-12-13 08:543,683

  风无声哪里还敢去接,他的腿还在发软,内衣都因为出汗湿透了,当然是冷汗。

  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揉成一团的钞票,数了数。

  男人看了一眼那几张钞票,说道:“你的钱已经脏了,俺不要。”

  风无声无语了,说道:“那就算了,就当是请你吃吧。”

  男人好像很开心,他收回了钞票,愁容居然消散了不少。

  “俺叫康凯,外号老抠儿。”康凯自我介绍道,他对这个外号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反而有点以此为荣。

  “你不用介绍自己,俺都知道。不仅俺知道,这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你的情况。”

  康凯仔细把玩着手里的竹燕子,好像在挑选一件贵重的礼物。

  “如果不是何美丽这个死女人,俺刚才就可以杀了你。可惜这个死女人一直盯着俺,不让俺下手。失去了这次杀你的机会,以后恐怕就更难了。”康凯都没有抬眼看风无声,好像在说着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风无声忽然觉得不但饿,而且冷,一种寒彻骨髓的冷。

  “谁叫的品味观外卖,来取一下。”忽然门外一个外卖小哥喊道。

  外卖小哥不是平常的那种网络外卖,而是饭店自己的。

  “这儿,拿过来。”一个大妈的声音。

  角落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大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名神父。

  大妈穿得珠光宝气,一看就是阔太太,身材略显发福,脸上却带着愁容。

  那名神父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表情很严肃。

  但是风无声却觉得神父的表情好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放这儿吧。”大妈吩咐道,把刚才被怪物碰倒的桌椅摆正了,然后帮着外卖小哥将饭菜取出来。

  品味观是这座城市的顶级饭店,据说很多权贵都在这里吃过。

  外卖的食盒也是用特殊的木料所值,既能保温,还能保持菜的新鲜。

  菜摆满了一桌,香气缭人。

  风无声都感到自己在流口水。

  “神父,请用餐,这里不方便,招待不周,还请包涵。”大妈很恭敬的说道。

  神父并不客气,他稍微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脸色的表情似乎在说差强人意,然后便坐下吃起来。

  大妈看上去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就坐在那儿看着神父吃。

  神父真是饿了,毫无顾忌的大口吃菜。

  “神父,我先生的病真的没事吗?”大妈似乎不忍心打扰神父吃饭,但是又忍不住问。

  “你放心,主在天上看着,主不会抛弃他的信徒。”神父说道。

  这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房间内传来,正是大妈住的房间。

  房间里居然还有人。

  从咳嗽声判断,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

  他咳嗽得非常痛苦,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大妈迅速起身回房,关上房门,然后咳嗽声就立刻变低了许多。

  风无声叫的外卖也很快送来了,还有康凯的六十只水饺。

  饭很快就吃完了。

  风无声感觉没吃饱。毕竟旁边一个人在吃着顶级大餐,而自己却吃着也许是地沟油炒的菜,换做其他人,也会感觉没吃饱。

  康凯的六十只水饺如风卷残云一般,很快便下了肚,但是他好像没什么感觉,保持着跟出来时一样的表情回到了自己房间。

  风无声也不愿意坐在边上看别人吃饭,更不想在院子里待着,便上了楼,决定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经过卢梦的房间时,他本想进去看看,却发现房门上都缠绕着带刺的藤蔓,根本没法进去。

  风无声只得回到自己房间。

  当他走到门口时,心却一下子沉了下去。

  房门虚掩着,有人在里面。

  风无声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房间里很暖和,即使不穿衣服也不会觉得冷,跟外面是两个世界。

  但是风无声却不觉得暖和。

  刚才见过的那个带着墨镜的小孩正坐在床上,快速的吃着炸鸡翅,他身边放着一大桶炸鸡翅。

  墙角,风无声的旅行背包被翻开了,东西散落了一地。

  如果背包没有被翻开,风无声也许会觉得这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但是现在风无声的反应是无法无天的熊孩子。

  当熊孩子开口说话的时候,风无声就知道自己错了。

  这是一个老头的声音。

  “刚才的打斗很精彩!”

  风无声本想赶他出去,听到这个声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知道这个声音苍老的小孩不会比康凯和何美丽差。

  “是啊,真是开了眼界,没想到塔罗师是这样玩的。”

  经历了刚才的战斗,风无声已经不那么恐惧了,反而变得轻松许多。

  “背包是我翻的,不过没有丢东西。”老小孩嘴里并没有停,一边吃着鸡翅,一边说道。

  风无声哭笑不得,问道:“你要找什么?”

  “你有没有年代比较久的古玩或者首饰之类?”老小孩问。

  “没有,你不是都翻过了吗?”

  老小孩一直在动着的嘴忽然停了下来,他静止了有十秒钟的样子。

  风无声想起来白马长庚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当时的表情也很奇怪。

  “看来只有杀了你才行。”

  老小孩说了这一句,恢复了啃鸡翅。

  风无声立即警觉的看着他。

  “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动手的,至少在会长来之前不会动手。况且即使我现在动手,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你。”

  “为什么?”风无声问道。

  “因为牌灵,就是刚才救你的那个小女孩。”

  风无声见他说的不像假话,慢慢放下戒备。

  “你也是玫瑰协会的吗?”风无声问道。

  “我不是,我叫高大强,跟康凯和何美丽一样,是个塔罗师。对了,还有白马长庚,不过他跟我们不一样。”

  高大强?一个长得跟小孩子一样的侏儒,名字居然叫高大强。不知道这个名字是父母给的,还是后来自己改的。不管怎么样,对于这个老小孩来说,都是件悲哀的事情。

  风无声忽然觉得有些可怜他。

  “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我觉得即使是死,也要死得明白一些。”风无声问道。

  “当然可以,况且你不一定会死。”高大强倒是很干脆。

  “你刚才说的牌灵,那个小女孩就是牌灵吗?”风无声问道。

  “是的,你也玩塔罗牌,应该听说过牌灵这回事。”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牌灵不过是无稽之谈,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风无声显得很无奈。

  “你说的也没错,你们这行,所谈论的那些牌灵确实是无稽之谈。”高大强居然赞同他的话。

  风无声感到很意外,问道:“那你们这行所说的牌灵是什么?”

  “牌灵就是塔罗之灵,是修行塔罗术的根本,没有牌灵就无法修行塔罗术,也就成不了塔罗师。比如康凯刚放出来的那个胖子,还有何美丽的那条蛇。如果没有胖子和蛇,他们俩就跟普通人没啥区别。”

  “我,不是很明白。”风无声显然没听懂。

  “打个比方,就像学武之人,有人练兵器,有人练拳脚,练兵器的又分为刀剑枪等,练刀的又有许多不同的刀法,每种刀法都自成一体。每个塔罗师练的每一个牌灵就类似一种刀法。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风无声没想到高大强竟然这么有耐心,便说道:“我大概明白了,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我也只是闲得无聊,大家随便聊聊。你应该能猜到,平常几乎没有人会跟我聊天。也就这一会儿可以聊聊天,待会儿会长来了,就没机会聊了,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既然康凯和何美丽已经有了牌灵,他们为什么还要来抢牌灵?”风无声不解的问道。

  “每个牌灵都会有极限值,修炼到一定程度,就无法进步了。因此,他们需要更加强大的牌灵。就像那些武侠小说里讲的,一个人练普通的刀法,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为了突破,便会去学更高级的刀法。”

  “这个小女孩是个很强大的牌灵吗?”

  “据玫瑰协会的说法,她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牌灵。”

  “怎么又扯上玫瑰协会了?”

  “因为……”高大强语气中流露出无奈,“几乎所有的牌灵都掌握在玫瑰协会手里。我们也常常从玫瑰协会那里买牌灵。不过不是所有,我现在用的牌灵,康凯的胖子还有何美丽的火蛇都是自己练出来的。”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买?”

  “因为牌灵需要喂养。”

  风无声很震惊,没想到玫瑰协会居然是这样的存在。

  这就好比军队所用的武器装备,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只能从某个国家采购,他们自己无法生产,这种后果可想而知。

  “白马长庚也是吗?”风无声问道。

  “我刚才说了,他跟我们不太一样。他是京城白家的白大少爷。京城白家有他们自己的渠道。”

  “京城白家?哪个白家?”风无声似乎不太了解。

  “还能有哪个白家,当然是那个出了无数高官和无数商界巨子的白家。”高大强这次语气中略带嘲讽,他对于不如自己的人总会产生一丝沾沾自喜。

  “啊?是他们!”风无声这回非常震惊,就好像一个穷人的孩子,遇到了一个玩伴,突然间发现对方居然是国王或者总统的孩子。

  “这间客栈也是他们家的产业,白家在全国有无数产业,几乎每座城市都有他们的产业。”高大强继续说道,他好像很喜欢看别人那种因为无知而感到震惊的样子。

  可惜风无声再也没有显得很惊讶的样子,他现在理解了白马长庚说自己是老板,而且没来过这里的那番话。

  他只是惊讶自己居然会遇到白马长庚这样的人,而非白家的产业有多么庞大。

  “你还想问什么,尽管问。”高大强有些失落,而炸鸡翅也已经吃完了。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杀我?”这是风无声最想弄明白的事情。

  “啊……”忽然外面传来一声震颤人心的惨叫,惨叫声打破了沉寂,并且一直持续着。

  高大强立即从窗口翻了出去,动作绝不像十岁的孩子,更不像八十岁的老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流浪占卜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流浪占卜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