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雪域红叶2017-12-11 01:272,569

  北方的七月皎阳似火,木子提着行李站在小镇的街头,她闭着眼,闻着周围散发出的清新的泥土气息。

  小镇不同于都市污浊的空气,这里总是能让她感到一种全身心放松的舒适和安心,她觉得安心也或许是因为这里有少西,有母亲。

  离家越近她的脚步越快,她急切地想知道当自己突然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母亲会有怎样的表情。

  当木子轻轻推开小院大门时,母亲正背对着大门,她弯着腰搓洗着那套早已洗的发白的被单。

  那套被单是在木子高三毕业那年暑假母亲给她买得。在木子的记忆里,那套被单自己没用过几次,即使自己用过了,每次上学之前自己都会洗好压在了衣柜里。

  大门响了母亲却没听见,她的心里有点难过,很大的院子,这么多年母亲一个人过着,可能是因为风经常吹着门响动,所以母亲早已习惯了。

  木子站在门口大声地喊:“妈,我回来了”,然后站在那里傻傻地笑着看母亲,当母亲抬头看见她时,母亲愣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丫头,你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准备准备”。

  她走过去轻轻抱着母亲笑着说:“回来时手机没电了,就忘了给您打电话,再说我又不是外人您准备什么?”

  “你怎么每次回家手机都没电了?借个电话打一个不就行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笨?”母亲又开始教训木子。

  而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马上认错,头点的跟捣蒜锤似的,她在母亲面前认错的态度一直都很诚恳,但就是屡教不改。

  木子知道,若是提前打了电话,母亲定会数着分分秒秒等她,那种感觉自己尝过,在少西刚刚离开的那些年,它像硫酸一样腐蚀灼伤着自己的五脏六腑,既然自己尝过那种感觉,何须再让养育自己二十多年的母亲再去尝一遍。

  木子回家了,她什么也没带,但母亲却感觉她那个院子一下被装得满满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刚刚还没洗完的被单,母亲快步出了院子,木子在后面喊:“妈,你干什么去?”

  “你先洗把脸,我去买点菜,你饿了就先吃点饼子垫垫,我很快就来,饭一会就好”。

  “妈,我不饿”。

  还没等木子说完,母亲已经跑的没了影子。

  吃饭的时候母亲问:“丫头,子羽上次打电话不是说,你俩毕业了就到省城那个公司去报到实习吗?你什么时候走?”

  “妈,我不走了,省城那个单位门槛太高我面试没通过,所以准备报考咋小镇的老师。”

  母亲骂她没出息,人家都是往大城市跑,她的女儿怎么就往回跑了?木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总是笑着说:“妈,您女儿几斤几两别人不知,当娘的您还不知道吗?”

  虽然母亲嘴上训着,但她心里知道,母亲那是口是心非。

  晚上木子挤上了母亲的床,听着母亲讲那些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发生的点点滴滴。

  可能是由于白天忙的太累,刚聊了一会,她就听到了母亲的呼噜声,看着母亲安稳地入睡,她的嘴角微微上扬。

  木子轻轻下了床,她躺在院子里那棵苹果树下的摇椅上,看着满天闪烁的那些明亮的星星,她想,这一生就这样过下去,就让曾经的人和事都留在过往吧!

  在家呆了半个月后,木子给母亲说她准备明天去县城的书店里看看,买点书准备上岗考试。

  正准备出门时,有一辆车停在了大门口,木子家几乎没有什么亲戚,看到车,她就知道是谁。

  听到车响,母亲快步跑了出来,车上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他身穿黑色休闲装,须发斑白,虽然身形很高大,但脸上早已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母亲尴尬地笑着,她搓着双手,张慌地躲避着木子的视线。

  那个男子,这些年木子见过很多次,不管是他来找自己,还是自己偷偷背着母亲去找他,只是他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家门口,而母亲却心平气和地迎接却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

  木子看着母亲满脸的不安与难堪,她明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也许这一生母亲都不想彼此之间有太多的牵扯。

  母亲联系了那个人,让他托关系给木子到他所在的都市找工作。

  母亲一个人带着木子在小镇上相依为命了二十多年,这些年中,木子成了她生命的全部,若非万不得已,她怎能舍得让她离去。

  母亲知道,木子不能再呆在小镇过她的后半生,她太年轻,才二十多岁,应该去和别人一样过那个年纪人该过的生活,若留在小镇,自己和少西会将她囚禁一生。

  看着母亲和那个人日益霜白的鬓发,去与不去都无法说出口。

  母亲说:“丫头,你别担心我,再有一年,我就退休了,等我退休了就去找你!你先跟爸爸去,好吗?”

  “嗯,”

  木子想,如果母亲愿意跟着自己一起去,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坚持?

  那个人何尝不是日日倚门望子归,他对自己的那份心,那份情,那份盼估计比起母亲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木子记得初次见那个人时,他拿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站在校门口看着自己,哭倒在地。

  木子害怕地喊少西。可那个人却紧紧地搂住自己哭着说:“孩子,别怕,我是爸爸,我是爸爸,你仔细看看我是爸爸!”

  木子害怕地挣脱他的怀抱藏到了少西的身后。

  他用拳头捶打着他自己的胸口哭喊着:“我都该死地做了什么,怎么能把我的宝贝女儿给弄丢?”

  然后他仰着头对着天哭喊着:“你看到了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咋宝贝女儿我找到了”。

  木子的记忆里从未见过他,但看着他撕心裂肺地哭,不知为何她也莫名其妙跟着掉眼泪。

  木子知道自己是三岁左右来的小镇,但不记得自己来自于哪里?以前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被一些人关在一个很大的木匣子里,其余的都忘了。

  可能是遇到母亲,她对自己太呵护,太疼惜,后来慢慢长着长着连木匣子的事都忘了。

  离开小镇前一天木子去了墨大伯家,她想去看看子羽有没有回来过?

  木子刚进大门,大娘看到她就开始破口大骂:“那个死没良心的东西,是不是死在了外边?养条狗都知道感恩给主家好好看大门,何况是人?她现在翅膀硬了,想和我们一刀两断,没那么容易。”

  墨大娘嘴里不停地骂着,墨大伯腰椎间盘突出躺在干床板上,地下两个六七岁的小孙子追逐打闹着。

  没有子羽的消息,木子很快就离开了,那个家木子觉的太压抑。

  从墨大伯家出来,木子买了些纸钱和酒水,她想去看看少西。

  木子一步一步踩着那条通往后山的小道。曾经,那条小道她跟着墨于和少西他们跑过千百遍,从未觉得那条路很长,可那天木子一个人却走了很久。

  木子蹲在少西的坟墓前,轻轻地说着“少西,我准备跟着爸爸离开,可能要很长时间不来看你,你可会怨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动我所爱的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