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第四个我的最后故事
伊卡洛斯之翼2017-06-15 09:403,677

  张诗梵领着绵绵和另一个叫锦锦的小男孩坐在KFC里吃着汉堡,两个可爱的孩子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着对方,看起来很有爱,但张诗梵却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不多时,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坐到了张诗梵的面前,摘下了墨镜,问道

  “你好,请问你是张诗梵吗?”

  “你是?”

  “我叫金雪妍”

  张诗梵听见‘金雪妍’三个字,心中的恨意不觉升腾起来,可她还是控制住了,平静地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

  “我来是想对你表达歉意”

  张诗梵知道,赵泽枫就是为了救这个女人而丢了性命。金雪妍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张诗梵,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们,这里是500万,就当作是我对你们一家人的歉意,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张诗梵毕竟是个很有涵养的女人,表现的不卑不亢,将银行卡推了回去,依旧平静地说道

  “我们不需要这笔钱,我也不需要你的歉意,谢谢”

  “可我想报答你们”

  “只要别再来打扰我的家人,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

  说完,张诗梵拉着还未吃完的绵绵和锦锦头也不回地离开,金雪妍无奈地看着三人离去,正当三人准备走出大门时,锦锦回过了头,冲着金雪妍傻傻地笑了笑,金雪妍的心中顿时温暖起来,她冲着这个可爱的小男孩,笑了笑…

  回到了酒店,金雪妍孤独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她的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她害怕这种孤单。她掏出了一本皮质封面笔记本,从本子里找出了已经断开的两条红色手环,看着这两条手环,心也跟着平稳下来,可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的人生错过了许多,本该属于自己的爱情,却离自己那么远,好不容易,那个男人站在她的眼前,她却浑然不知。直到最后,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曾幸福地被保护,可这个幸福却转瞬即逝。

  她总是向往着一种平凡的生活,两个人、一座岛、一片海、一辈子,可现实却只让她自己孤独前行着,没有光亮、没有陪伴,只是一路的坎坷和遍地的荆棘,而她,只能自己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走向远方。

  ……

  孟馨睁开了眼,屋外的海风湿热的吹了进来,她伸了个大大地懒腰,这已经是她来马尔代夫的第939天,可这里的景色却依旧会让她陶醉,她走出了屋子,踩着细软的白色沙滩,向着小岛的另一头走去。

  岛的另一头有一座用白纱围成的亭子,此时,一群人正围坐一圈,听着中间坐着的男人用着充满磁性地声音,轻声朗读着:

  安泽枫带着安朵离开了斯里兰卡,开始了他们的人生旅行。

  她说:她想到天涯,安泽枫就带她来到郎伊尔,尽管这里冰封万里,但她依然幸福地躺在安泽枫的怀里,感受爱人的温暖;

  她说:她要到海角,安泽枫就带着她来到乌斯怀亚,尽管那里望不到南极,但安朵还是享受着世界尽头的美丽;

  她说:她想看银河,安泽枫就带着她来到太平洋上一处不知名的小岛,在静谧的夜晚,两人并肩躺在沙滩上,望着银河横跨整个天际,壮丽的宇宙让人感到无比渺小,可身边陪伴着自己的人,却变得无限伟大;

  她又说:她累了,想要歇一歇,安泽枫找到了蒙特利尔,这个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两个人走在充满法国风情的街道上,享受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清香,只有此时,两人的身体和灵魂才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她,最后说道:她想要休息了,不想要走了,安泽枫倾尽了所有,在印度洋的一座小岛上,盖了一座房子,只能住下两个人的房子,渐渐地,世界遗忘了他们,他们也遗忘了世界,没有人知道他们住了多久,还有没有离开。直到最后,他们只剩下一座岛、一片海、一辈子,而他们的爱,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绚丽绽放。

  男人合上了书,看着周围听得陶醉的人们,微笑着说道

  “我们今天就读到这里,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还是这个老地方”

  周围的人有些意犹未尽的离开,孟馨见人群散去,端着一杯冰水,走到了男人身边,递给了他

  “梵,这本书是你写的吗?”

  “是的”

  “好美的故事啊”

  “是啊,真实的故事往往都是美丽的”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孟馨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的,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安泽枫和安朵不是虚构的?”

  “当然不是,他们是真实的,但他们只出现在我的梦里”

  “什么意思?”孟馨不解地问道

  “起初我只是虚构了他们的故事,可后来我却发现,我总是能梦到安泽枫,他所经历的事情十分真实,而且我并不能左右他们故事的发展,我知道,那一定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但却无法触及的平行世界”

  “你是说你梦见了另一个真实世界?”

  “是的”

  “好神奇啊”

  “遇到你才是神奇”杜梵摸了摸头,笑着说道

  “为什么?”孟馨不解地问道

  “因为遇见了你,我才梦到了安泽枫”

  “你梦到安泽枫是因为我?”

  “是啊,我之前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自从17岁那年遇到了你,我才又一次做了梦,我想一定是我对你的爱,让我梦见了另一个世界的我们”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做过与你类似的梦,不过,梦里的我们叫什么却记不清了,但我只依稀记得梦里的我却没有和你在一起”

  “没在一起?你确定?”杜梵对孟馨的话感到很惊讶

  “是的,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后来呢?”

  “梦里的你牺牲了自己救下了我”

  此时杜梵的脸上充满了震惊,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你是说梦里的我死了?怎么会这样?”

  “看起来,你好像很惊讶?”

  杜梵见自己的表现过于激动,从而调整了下状态,接着说道

  “那你有梦到两条红色手环吗?”

  “红色手环?我想想哈”孟馨思考了下,接着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两条红色手环好像都在梦里的我手里,但好像断开了”

  “是夹在一本笔记本里吗?皮质封面的”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梦里的安泽枫也有红色手环,呵呵”杜梵撒了个慌

  “哦,这样啊”孟馨单纯地相信了杜梵的话

  “走吧,我们去吃饭”

  杜梵拉着孟馨来到了沙滩旁的一个餐厅,深色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两人开始享用起来。

  孟馨很是享受地吃着面前的美味,可杜梵却有些若有所思,而且脸色有些发白,孟馨看出了杜梵的异样,问道

  “怎么不吃?”

  “哦,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我看你脸色有些苍白”

  “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梵,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我觉得你好像不会变老,我们认识了十年,可你的面容却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

  “额……”杜梵不再说话

  孟馨看着杜梵的眼睛,她十分想从杜梵口中得知这个困扰她很久的问题,她17岁那年第一次遇见了杜梵,当时的杜梵也就28、9岁的模样,时光荏苒,现在的孟馨已经27岁了,可杜梵看起来却丝毫未变老,还是28、9岁时的模样,她一直都很好奇,但她却一直都不敢问这个问题。可是今天杜梵的所说所做,让孟馨感觉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杜梵所拥有的故事肯定会颠覆人的三观,就像梦连接平行世界一样神奇。

  杜梵沉默了很久,说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孟馨心情激动起来,杜梵终于开口了!

  “一个距今很遥远的文明,那时的人类与现在的人类并不一样,他们不屑于使用工具、发展科技,他们信仰自然的力量,也敬畏自然的力量,他们拥有超人的力量,有的人会飞、有的人力量无穷、有的人奔跑如闪电、有的人甚至可以一直在水中生活,总之,那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文明,一个极其伟大的文明。

  但再伟大的文明最终都会走向消亡,就在那个文明的末日里,一个极其普通的小子出生了,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他只想要平凡地度过一生,可命运却总是爱捉弄他,让他爱上了公主,但作为一个平民,是不能与皇族结婚的。他被整个皇室反对,被欺辱、被嘲笑,但他还是坚定地爱着公主,正当他以为他可以和公主幸福地生活下去时,这个文明却走向了毁灭,他与公主逃离了皇城,躲到了室外桃源,但命运却又一次像乌云一样,笼罩着他,公主死了,可他却获得了永生的力量,他屡次试图自杀,但却一次又一次地存活下来,他慢慢开始让自己相信,或许神并不想让他死。他开始游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眼睁睁地看着仅存的文明火种衰落、崩溃、消亡,他试图拯救,却一次又一次地被神无情摧毁了,他知道神丢下了他们的文明,他不再抗争,而是试着融入新生的原始人生活,他教授那些退化的人类文字、语言,送给他们火焰,他也明白,神是想创造一个全新的文明。渐渐地,他彻底融入了原始人的社会,甚至被奉为了神明,他多次出现在了人类的古籍与诗词当中,他是人们口口相传的战神蚩尤,是人们诗中赞美的传道授业解惑者,是乱世中为爱痴迷的孤胆英雄吕布,又是发现新大陆的开拓者,最后,他渐渐厌倦了世俗的纷争,从而隐姓埋名,直到现在”

  孟馨听得入迷,直到杜梵讲完,她才回过了神

  “那个人是你吗?”

  杜梵没有回答,而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那笑容很有深意,仿佛承认,又仿佛否认,直到杜梵将盘子中的最后一块水果吃完,抬起头,看着孟馨的眼睛,开口说道

  “是啊,我已经活了一万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穷之平行往复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