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立业
会魔法的脚印2017-06-14 13:082,573

  一、立业

  七月广州,热。

  我撑着太阳伞,哼着小曲,一路小跑进硕士毕业论文的答辩现场,立正站好,向前排的男考官献上暧昧一笑,我用手风骚的撩动裙角,期待异性相吸的神奇奥妙立刻奏效。

  今天,我冒昧的充当一回小鸟依人、楚楚怜人、美丽动人的新三好女人。即使装纯、装嫩,是对我人格的莫大不敬,但为了顺利毕业,我也要将宝贵的人格暂且低价出卖。

  果然,对异性的暧昧,使我受益匪浅,男考官纷纷高抬贵手。当然,这与我高精尖的美术专业功底是密不可分的。我心里清楚,出来混,不能因为自己有点小本事,就牛B闪电,关键要招人喜欢。

  因为招人喜欢,是万事顺利的垫脚石。

  本想,一直文静到离开教室,没成想门口滚过来一个足球,我一脚凌空抽射,将足球送上湛蓝的天空。我的温纯指数,顷刻骤降,骨子里的野蛮,动听点说是“女侠范”,卷土重来,身后泛起一片唏嘘。

  “忘了介绍,我是学校女子足球队的前锋。”我向男考官扔下这句话,赶紧奔向下一个战壕。

  有时候,人生就是赶场,只能说:姐在人生,身不由已。结束论文答辩,我马不停蹄的赶到学校人事处,参加教师招聘。

  时下,乃至将来,找份差事,要面对各种“劲敌”,我做好了三种战斗准备,与学士打伏击战,与硕士打白刃战,与博士、博士后就只能打遭遇战了。在我看来,招聘与求职,不仅是供需关系,还有血缘关系,这年头,招聘是求职他爹啊。

  尽管前路不易,我也要飞扬跋扈的走下去。

  整个面试过程,我都对答如流,主考官正是艺术学院的院长。

  “白小狐,本硕连读七年来,你的美术作品,为学校赢得了不少荣誉。鉴于你的优异表现,正式通知,你被录取了。另外,提供一套公寓给你,将来有出国深造的机会,请人事处优先安排。”

  陈院长的一席话,让我对这所学校充满了感激,也对自己的人格充满了敬畏。

  面对好消息,我故作镇静,表情比战役指挥官还要庄严,但心里已经“大乐透”了。我握紧右拳,象征性的表下态:“院长放心,学校给我的福利,不让发我发福,只会让我发奋。”

  “……就是。”陈院长支支吾吾。

  难道还有附加条件,我命悬一刻,手心开始出汗。

  “白老师,以后要尽量少穿这么短的裙子上课,学校有规定的。”陈院长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波澜起伏的笑声。

  我用手把裙边向下压,此刻,相信没有哪只猴儿的屁股,能红过我的脸。

  “莫非刚才春光乍泄了?还好,姐姐我姓白,学生们会亲切的称呼我为小白老师,如果姓苍,那就寓意深刻了。”我在心里嘀咕。

  “抱歉,以后多多注意……”我低着头,走出面试间。

  27岁,我有了正式的工作。如此推算,距离大龄剩女,还有三小步之遥。这三小步,走不好,将来,恐怕就要反过来,与“小三”步步惊心了。

  一直以来,对于爱情和婚姻,我充满危机感。

  而且,这种危机感,要远远大于任何一种不可预测的自然灾害,甚至世界末日、外星人进攻地球。所以,要提前做好不当剩女的应对,业已立,下一步就是安家了。

  我的安家对象,是与我长跑七年的北京青年——关操。原本挺古典的一个名字,却经常被姐妹们晒出来调侃,当被反复问及他的“那方面”能力如何时,我总是又骄傲又坦然的回答:“人如其名”。

  想不明白,这个问题被搬上台面不止上百次,姑娘们就不腻吗?能换点新鲜的吗?还是我每回答一次,她们就兴奋一次!女人,就是为八卦而生的。

  现在,我成为了一名为人师表的老师,若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哪怕请我吃一碗挂面,我也一概谢绝。否则,别人还以为我不正经,为人师表的表字带女字旁呢。

  我和关操,相识在大一,是在下主动追的他。那时,我已经在广州地界限摸爬滚打了三年,高中就来广州求学了,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再说我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南粤姑娘。

  当时,我随一众足球队的学姐,到白云机场接待新生。姐妹们很注重精神面貌,统一行头,上身球衣,下身超短裙,放眼望去,就是一个排的足球宝贝。很多乘客,与我们合影留念。

  一班飞机着陆,我把“新生接待处”的牌子,高高举起。只见一枚轮廓清晰、帅到无边的“帅锅”,提着拉杆箱,向我走来,扑鼻而来的是淡淡的烟草味。

  “您好,我是大一新生,前来报道。”他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是个北京人。

  身边的姐妹们,见到这位“帅帅”,炸开了锅,上前与之搭讪。各种优势,有了用武之地,诸如:偶前凸,偶后翘,偶腰细,偶腿长……

  开学季,是单身一族们补充给养的最佳时机。

  姐妹们都想把他“独吞”。没办法,狼多肉少。

  就连我的“老铁”夏双春,也蠢蠢欲动。之所以,用了“就连”一词,完全是出于她的肥胖。看看她,手脖与脚脖不分伯仲,腰围与胸围势均力敌,再形象点,就是一火腿肠成精了,对未婚男性没有杀伤力,对已婚女性不构成威胁。也正因为如此,她是球队守门员的不二人选,站在球门前,张开双手,就是一堵墙。

  夏双春常说:“我瘦下来,也是美女。”

  我惯用一句话噎她“姐中了500万彩票,还是有钱人呢。”

  多年来,我与她的纯友谊,在唇枪舌剑中茁壮成长,而且,枪是黑枪,剑是冷剑。

  大帅哥来了,姐妹们都往前冲,我却按兵不动,连睬都不睬他一眼。不是我定力强悍,而是反其道来吸引他。我这人,有点小聪明。

  他果然中招,挤出“狼群”,径直向我走来。

  还没等他开口,我便头也不抬的说道:“去那边等着,人数满了,大巴才能开车。”

  “不等大巴了,我坐地铁。”他居然比我还冷,从包里掏出一张广州地铁线路图,扬长而去。

  “无组织、无纪律,亲们,上。”我发号施令,姐妹们一拥而上。

  结果可想而知,他四脚朝天,被姐妹们抬了回来。我发现,他戴的手表,与我送给前男友的是同款。

  他当时很生气,在心里诅咒我。这点在后来证实了。

  就这样,我与他的缘分,拉开序幕。经过短期酝酿,按部就班的发展,我再隔三差五的施点小伎俩,他就不可避免的成了我的“下饭菜”。

  还记得,我与关操穿梭式的爱情,遭受了夏双春的旁敲侧击,我当即还手:“年轻人谈恋爱,如果不干脆点,那还叫年轻人吗?难道非要等小鲜肉变成了腊排骨才敢放手一爱吗?我找个老伴,你瞎起什么哄?”

  夏双春只说了一句:“爱情,上半身能等,下半身等不了啊。”

  我去,这话太意味深长了吧。

  偶然回想起,过去的零星,还挺有意思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能作勇者白小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能作勇者白小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