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
张凡军2017-06-30 16:254,780

  一

  李红红出生在五连山脉十里坡生产大队。顾名思义,因为山坡有十里长,坡上有五个自然村,大家就把五个自然村统称为十里坡。新中国成立后,农村以生产大队为一级管理机构,一般一个自然村或几个自然村组成一个生产大队,山坡上的五个小自然村组成了十里坡生产大队。

  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最后一年,社员们和全国人民一样经受着饥饿的煎熬。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十里坡生产大队四面环山,山清水秀,似乎是老天爷的特意安排,十里坡的社员深受大山的恩惠。那年,十里坡满山的树丛枝繁叶茂,饥肠辘辘的社员们找到了生存的粮食——树叶。一时间,社员们拥向山头,靠采集树叶充饥维持着生命。

  被蚕食后的树木,有的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杆,有的连树皮都被扒光了。裸露的树干虽然枯死了,但依然挺拔在山坡上,像一座座无字的丰碑,让人们永远铭记着这里曾经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在大山的恩赐下,大山的儿女们吃着树叶嚼着树皮挨过了这场灾难。李红红就是喝着树叶“粥”嚼着树皮奇迹般地存活下来的。

  李红红早年丧母,父亲李老汉既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三个孩子艰难地生活着。俗话说:“不怕不长就怕不养。”李红红兄妹三人转眼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她大哥叫李大全,二哥叫李二全。大全结婚后,全家人又为二全的婚事操碎了心。

  李二全,一米七五的个子,身材魁伟,是标准的山村壮劳力,一时间成为媒婆们的首号男人选,媒婆也成了李老汉家的常客。从此,二全在媒婆的撮合下,在一次又一次的“相亲”中奔波。

  但好事多磨,转眼三年过去了,二全还没找到中意的人。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全在一次轧牛草中,不幸把右手的拇指食指轧掉了,留下了终身残疾。他的婚姻也像失去的手指一样与他无缘了。从此李老汉家门庭冷落,再也见不到媒婆了,二全由过去的香饽饽变成了远近闻名的老光棍。

  这时的李红红已经长成一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红了起来。

  此时李老汉家又成了门庭若市,媒婆再次成为李老汉家的常客。所不同的是媒婆这次是为了李红红而来的。李红红成为媒婆们的首号女人选,李老汉家再次成了媒婆关注的焦点。

  而李老汉一听到媒人是为红红而来,不再提二全的婚事时,揪着心,嘴里嘟囔道:“该娶的娶不来,不该嫁的非让嫁,什么事哟!”叹过气后,昂首大声祈祷,“老天爷,你开开恩吧,让我们家二全娶上媳妇吧!”说完蹲在家门口,祈祷着老天的保佑,盼着有姑娘到他家成全二全的婚事。

  在李老汉暗暗祈祷时,一名穿着妖艳的中年妇女向李老汉家门口走来。此人姓黄,名淑花,不是外人,正是菊花的母亲大全的丈母娘,当地大名鼎鼎的媒婆。由于黄淑花能说会道,说的媒多,村民背后都喊她黄大嘴。从此,黄淑花的名字被黄大嘴所代替,不明真相的人,见面直呼大嘴婶,不仅惹恼了黄大嘴,而且还传出很多笑话。

  黄大嘴见到李老汉,便老哥长老哥短地和李老汉打招呼。李老汉看到亲家母来了,又惊又喜,惊的是自从二全残疾后她第一次登门;喜的是二全的婚事有盼头了。李老汉想抓住黄大嘴这位大媒婆再给二全介绍对象,所以格外尊敬黄大嘴,满嘴都是恭维话。

  黄大嘴还没有走进屋,便打探李老汉的女儿红红。李老汉听到黄大嘴打探红红,知道她不是来为二全说亲的,心里有些腻烦,便不冷不热地应付着黄大嘴。

  原来,黄大嘴也是无利不起早的媒婆。自从二全伤残之后,黄大嘴看到李老汉家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了,此后再没有登过李老汉的家门,这次突然登门拜访便是因为她盯上了李老汉的女儿李红红。

  前几天,黄大嘴收了三份礼,送礼的三个人都是残疾人,分别是驼背、独眼和瘸子。

  驼背是王家坡生产大队的社员,姓王名进财,现年三十二岁,一副矮小身材,先天性的驼背。驼背的残疾演变成了王进财的代名词,大家都亲切称呼他驼背,时间长了,连王进财也接受了这个称呼。驼背父母双亡,和妹妹大琴相依为命,过着清贫的日子。

  独眼是李家洼生产大队的社员,叫李明光,现年二十六岁,一米七一的个头,身材微胖,黑黝黝的国字脸上点缀着一双不对称的眼睛。李明光和他的貌相名不副实,虽然大家称呼他明光,但他偏偏有一只眼睛不好使了。据家人讲,李明光上小学的时候,在一邻居丧事上和伙伴们为争一枚哑炮,炸伤了一只眼。

  瘸子是刘家庙生产大队的社员,叫刘远行,现年二十九岁,身高一米六一,因小时候摔伤一条腿,留下后遗症造成了终身残疾。

  身体残疾让驼背三人的婚姻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三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走进了“王老五”的队伍,被村里人冠名为“老光棍”。

  “王老五”的队伍不好混,老光棍的名声不好听。驼背三人朝思暮想,盼着脱离光棍的队伍,能讨上一个好老婆,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三人为实现愿望,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不惜重金贿赂媒婆,想借助媒婆的三寸不烂之舌圆他们的美梦。所以驼背三人把期望寄托在了黄大嘴的身上。黄大嘴收下三人的礼品后,驼背三人就天天跟在黄大嘴的屁股后面嚷着要媳妇。

  黄大嘴确实不愧为大嘴,她绞尽脑汁寻找着驼背三人的姻缘。说来也巧,驼背三家都有姐妹。在黄大嘴的眼里,这就是驼背三人姻缘的天时地利,现在就缺人和了。黄大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想借传宗接代的旧观念和换亲的封建余毒的思想,从人和上下工夫,一个古老而又新颖的“换亲”方案在黄大嘴的脑海里形成了。

  驼背、李明光、刘远行三家在黄大嘴的劝说下,忍痛割爱,得失互补,初步同意了“三换”的婚姻方式。

  别看驼背身有残疾,心眼可机灵了,很会巴结黄大嘴。他经高人指点,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又给黄大嘴送了一份厚礼。驼背贿赂黄大嘴的目的,一是想让黄大嘴给妹妹大琴换个好丈夫,二是想自己换个好媳妇。

  凡选择“换亲”的婚姻,男方大都有残疾,因而处于劣势;女方占优势,她们的不足之处便是年龄差异较大,不是老姑娘便是小姑娘。要想在他们中间找位好丈夫、好媳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驼背所托可难住了黄大嘴,但看着驼背的贵重礼物,又割舍不下,便满口答应了驼背的要求。

  黄大嘴数着三家送来的礼品,心里乐开了花。她看着爱不释手的礼品,突然产生了一个贪婪的想法,便自言道:“再有一家加入换亲那不是更好吗?由‘三换’变成‘四换’,送礼的人不仅多,而且驼背的要求也迎刃而解了。”想到这里,黄大嘴露出了一丝笑容,又抱怨道:“怎么没有想到李老汉家呢?二全和红红不是我要找的第四个人选吗?”说完黄大嘴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黄大嘴停住笑声,匆忙换了件新衣服,走到梳妆台前捏了一把红粉,搽在了脸上,然后捡起一块黑木炭,描了描犹如毛虫的两条短眉,对着镜子捯饬了半天,便一溜烟地向李老汉家跑去。

  黄大嘴边走边想,心里越想越美,为了掩饰她的兴奋,便用手帕轻轻罩住裸露在外的牙齿,扭着肥胖的身躯,迈着四方步来到了李老汉家门口。

  此时黄大嘴见李老汉在发呆,急忙问道:“我说亲家,你发什么呆呢?”李老汉被黄大嘴这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强装着笑脸,劝让道:“我说,亲家母快喝水啊。”黄大嘴端水的同时,窥视屋内屋外,像猎人寻找猎物一样发现了李红红,惊讶地叫道:“亲家,这是哪家的俊闺女?”

  “怎么认不出来了,她是红红啊。”李老汉说完,朝着红红喊道,“红红,快叫大婶。”李红红抬头看到黄大嘴,心里便打怵。因为她从内心里厌烦黄大嘴,同时又惧怕黄大嘴。一见到黄大嘴,红红手里的针立刻像一块巨石一样重,拿都拿不动了,但出于礼貌,她还是随声叫道:“大嘴,不,大婶,您来了?”黄大嘴一见到李红红心里早就开了小差,也顾不上叫她什么大嘴还是大婶了,心想:“二全和红红是第四位人选,红红配驼背也算了了我的心事。如此这般,驼背的要求不就水到渠成了嘛?”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一阵笑声后,才向红红微微地点点头,表示接受了李红红的问候。

  对于黄大嘴的到来,李老汉也不敢慢待,急忙朝隔壁大全家喊道:“菊花,你娘来了!”大全媳妇菊花一听到公公的喊声,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拔腿向李老汉家跑来。大全见状,抓起糖罐提着水壶紧追过来。

  菊花一进李老汉家门,便扯开嗓门喊道:“我的亲娘哎!你可来了,我想死你了。”菊花说完拉着她娘的手,像失散多年的母女重逢一样。

  真是有其母必其女,菊花不愧是黄大嘴的闺女,一代比一代嘴巧。黄大嘴和菊花母女俩的对白,让在场的李红红瘮得慌,头皮都感到麻酥酥的,多亏大全的一杯糖水转移了母女俩的话题,结束了这场令人肉麻的对话。

  黄大嘴接过大全的糖水,刚喝一口水,便听到大全问道:“娘,您几时来的?”黄大嘴刚想回应大全的问候,不慎被口里的糖水呛住了,立刻像大象喷水一样,把一口糖水全喷向了对面的李老汉。李老汉一边擦拭脸上的糖水,一边宽慰道:“没事,没事。”

  菊花看到黄大嘴被呛后咳嗽得几乎背过气去,赶紧给黄大嘴揉胸捶背,埋怨道:“都是大全这个死活眼惹的祸。”大全看到丈母娘被呛了个半死,吓得手都发抖了,一听到菊花的埋怨,更害怕了,全身都抖了起来,手里的水壶盖都抖出了“当当”的响声。李红红看到大全害怕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一把夺过大全的水壶走了出去。

  黄大嘴缓过气来,极力掩盖这尴尬的一幕,急忙转移话题,问道:“怎么没有看到二全哪?”

  “噢,上山干活去了。”李老汉回答道。

  李老汉一听黄大嘴提到了二全,心里热乎乎的,便和黄大嘴套起了近乎,说:“我说亲家母啊,二全的事你还得操心啊,你得给他说个媳妇,好了了我的一块心病。”黄大嘴一听李老汉求她,连忙说:“我就是为二全的事来的。”李老汉听后非常感动,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并亲自给黄大嘴满上一杯糖水。

  黄大嘴发现李老汉一提二全马上来了热情,便体贴地说:“二全的事,我想了几天了,今天才有了眉目,我看这次准成。”

  “那是,什么事情也难不倒亲家母呢。”李老汉点头称赞,极力讨好着黄大嘴。

  “不过,这次就怕老哥你不同意啊。”黄大嘴说完注视着李老汉的表情,向李老汉卖起了关子。

  李老汉激动地站起来说:“同意,这次全听你的,反正都为我们好,只要不让二全打光棍,我老汉什么都同意。”黄大嘴听了李老汉的话,心里有了底。

  恰巧红红、二全都不在场,黄大嘴认为正是和亲家说话的时候,便把让二全和李红红换亲的事全部倒了出来。

  李老汉听完黄大嘴的话后,半天没有吭声,脸色铁青铁青的,刚才的笑容完全被忧愁所覆盖了。

  “我说亲家母,我们非走这条路不可吗?”李老汉哀求着说。

  “我说什么来着,你还是不同意啊?”黄大嘴反问道。

  “我是怕红红不乐意。”李老汉为难地推脱说。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不能光考虑红红了。”菊花突然插话劝道。

  “就这次机会,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好办法了,你们看着办吧。”黄大嘴向李老汉摊牌了。

  “爹,我看行,要是再晚几年,等红红有了主心骨,你想换也换不成了。”菊花敲起了边鼓。大全瞟了菊花一眼,抱怨道:“菊花,你插什么话?”菊花根本没有搭大全的话,而是走到大全面前暗示大全表态赞成。大全一时也想不通,没有理会菊花。菊花一气之下,照着大全的大腿狠狠地扭了一把,疼得大全几乎叫出声来。大全在菊花的强迫下,改变了自己的立场,走到李老汉面前,劝说道:“对,这事就看你老人家了,省得夜长梦多。”在大全和菊花的劝说下,犹豫不决的李老汉下定了决心,说:“那就这么决定了吧!”

  李老汉一锤定音,黄大嘴悬在空中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她连忙缓和气氛,说:“哎,我说亲家,别光让我喝水,你们也喝呀。”黄大嘴反客为主,给李老汉倒上了茶水,恭维起了李老汉。

  李老汉想通了,换亲自古就有,也不光他一家。再说了,这在村里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何况还是“四换”,除条件差点和正常的婚姻没什么两样。

  黄大嘴没有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顾不上李老汉的挽留,便连忙回去和驼背三家定日子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里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里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