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冤鬼夜锁魂
马六甲_2017-06-20 19:112,641

  祖母才刚刚说过油灯绝不能灭,那孩子就掐灭了灯火,气得二姑直跳脚,拽起孩子就打屁股,可祖母我们已经顾不上拦着劝着了,赶紧跑过去查看油灯,那倒霉催的孩子竟把灯罩子挑了起来,用手指把灯芯捻得就剩下了一丝火星。

  “快把门对上!”

  祖母喊完话,离门口最近的三姑赶紧闭上了屋门,顺进门的风一停,灯芯上颤颤巍巍的点点火星又逐渐复苏了过来,祖母赶紧让我妈去缝纫机拉匣里翻了根针出来,跪在地上开始用针尖小心翼翼挑灯芯,好不容易把火苗又给救了回来,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阵有惊无险过后,我们一家人又闲聊了一阵子,见已经不早了,祖母就站起来要走,她一直自己住在老院里,我爸曾几次劝她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可她不肯,说舍不得,好在老院离我家不太远,就在我们同村,祖母身子骨也还硬朗,就没强求。

  祖母离开时两个姑姑也跟着去了老院住,家里就剩下了我们一家三口,我爸就让我赶紧拎着油灯进屋睡觉去,毕竟摊上这种事,早睡总比晚睡好,一觉睡到大天亮也就不至于三更半夜胡思乱想了,可他忘了,我偏偏睡眠不好……

  回了屋,我按照二仙姑的话,把油灯摆在了屋子最中间的地面上,就上床睡觉了,可躺在床上越想越害怕,于是又起来开了屋里的灯才踏实睡下。

  可我睡眠质量差,屋里开着灯又睡不好,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后,我被一阵奇怪的轻响声吵醒。那声音低微而清脆,时远时近,就像是有人在安静的屋子里扔了个玻璃球,然后玻璃球开始在地上不停地跳来跳去,跳来跳去,听到那声音后我渐渐转醒,迷迷糊糊微微睁开眼,眼前黑乎乎的,奇怪,我明明睡前是开着灯的呀?

  我正这么想着,又一阵更奇怪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有人躲在墙角说话,说得很快,叽里咕噜的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睁大眼睛鼓足勇气循着声音望过去,屋子中间那盏油灯还亮着,火苗颤巍巍的,发出昏黄而微暗的光,借着那光芒,模模糊糊的我就看见墙角处蹲着两个黑影,似乎是两个人,正蹲在我屋子的墙角处聊天,那阵叽里咕噜的说话声就是从他们口中发出来的。

  我看不清两个人的脸,只能看到他们大概的轮廓和姿势,就见其中一个蹲在那里,正抬头注视着我的方向,似乎是在看着我,而且说话不多,而另外一个也蹲在旁边,但是却面朝着另一个人影的方向,不停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时不时还手舞足蹈几下。

  起初刚从睡梦中转醒过来,我的大脑还有点迟钝,可是片刻之后大脑一清醒,我难免又惊出了一身冷汗来,吓得恨不得马上大叫一声,把我爸妈叫过来,可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来,没办法,只能继续装睡,偷偷眯着眼盯着那两个黑影的一举一动……

  盯着盯着,我昏沉沉的又睡着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从床上撑起身子,浑身酸疼难受,又一看屋子中间摆着的油灯还在燃烧,才放心下了床,出去一看,祖母已经来了,正和我妈坐在中堂闲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把杀猪刀,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祖母一早去找屠户借来的,那个年头,家家户户都养鸡养猪,哪个村里都有几个杀猪卖肉的屠户,要借把杀猪刀不是难事。

  随后祖母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我就直接把看到两个黑影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说完大家都愣了一下子,随后祖母安慰我说肯定是又做噩梦了,可我总觉得昨晚那种感觉,比一直以来的噩梦要来得更加清晰逼真。

  快中午的时候,祖母催促着我爸取来磨刀石,一看快到十二点了,赶紧让他拿个凳子坐到我屋门口开始磨刀,一磨就磨了一个钟头,把杀猪刀磨得锃亮,随后祖母用提前预备好的红布把刀包好,就揣进了我的裤腰里,带着我又出了门,去黄家沟子找二仙姑,临走时我妈还特地又备了份点心和酒,还给祖母多带了点钱,以备不时之需。

  我和祖母第二次到黄家沟子时是下午两点多钟,不到三点,天还大亮着,这次祖母没有犹豫,带着我加快脚步就直奔了黄二仙姑家,哪知道到了二仙姑家门口一看,我俩都愣了住,记得昨天来时,院子里冷冷清清就跟个废宅似的,可今天到门口再一看,院子里、屋子里进进出出的到处都是人,大门口还挂了两个白纸灯笼,横梁上用钉子钉了一大条白布。

  见事不对,祖母赶紧带着我走进了院子,正好从中堂走出来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祖母就问他说:“大兄弟,这是黄二仙姑家对吧?这是出了什么事?”

  那人看了祖母一眼,摆着手叹息道:“您老是来看香的吧?哎,您来晚了,人没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一声,祖母的脸色也难看了下来,又追问道:“人没了?昨天还好端端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那人答道:“昨天是好端端的,晌午时候我还见她去小卖部买酒来着呢,谁成想好端端的个人说没就没了呢?听说是后夜没的,自己在屋梁上上得吊……”

  他说完想走,祖母赶紧又拽住他,继续追问了一番,总算是弄清了细情——

  据说是早上时候有人来找黄二仙姑看香,可二仙姑家门一直闭着怎么叫也叫不开,到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外面已经有六七个看香的排队等着了。

  黄家沟子有不少二仙姑的亲戚,正巧一个家里大哥看见了,寻思二仙姑平时很少出门,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大门打开,以便来看香的自己进去,可怎么今天大门紧闭呢?而且门上也没上锁,分明就是从院子里插了门栓。

  那个大哥越想越不对,叫了会儿门见里面一直没人响应,就翻墙进了院子,结果进了屋一看,就见二仙姑正吊在自己屋的房梁上,眼珠子都突出来了,可是竟然还在笑,那抹怪异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

  一个村子里,有什么大事小情根本瞒不住人,尤其二仙姑还是黄家沟子的名人,没一会儿功夫整个村都惊动了,黄家人和村干部们都赶了过来,还专门请来了县里的法医验尸,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缢身亡,除了昨晚额头上自己磕头磕出来的皮外伤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

  等那人原原本本说完时,祖母已经彻底惊住了,拎在手里的两瓶酒‘啪嗒’一声脱手摔在地上,瓶子摔得粉碎,我愣在一边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脑海中竟回荡起昨晚二仙姑的一句话来——

  “下午你们来的时候估计见不着我……”

  难道说,二仙姑昨天就知道自己会出事?

  难道说,是因为我身上的事,害了二仙姑?

  见我和祖母都不说话,那人又叹了口气说:“哎,也是够可惜的,挺好个人,平时乐乐呵呵的,怎么说上吊就上吊了呢?好端端的有啥想不开呢?”

  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见从他背后传出个女人的声音来——

  “黄大姐根本就不是上吊,是冤鬼索命,被掐死后挂到绳子上的……”

  听到这话,我们都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就见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年纪的女孩儿,正从中堂里背着手慢慢悠悠走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