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坟地下的洞
马六甲_2017-06-20 19:112,744

  心里虽然害怕,可这种时候我哪儿还顾得上别的,牟足了狠劲儿一刀就割开了赵倩的喉咙,刀从她脖子上划过的一瞬间,一股子臭烘烘的灰气立刻从伤口里喷了出来,就跟摔漏了的煤气罐似的,呼呼的开始往外冒,把我吓坏了。

  没等我缓过神来,就见赵倩哭嚎着开始抓向我,我赶紧往后退,手里的刀却被她扑打到了地上,再一看,趁着五爷放慢脚步的功夫,胡乱挣扎的赵倩竟把腿从绳子套里挣脱了出来,正从地上往起爬。

  “你个小王八蛋干得这是什么事?”

  五爷气得直跺脚,瞪着眼骂道:“还一刀你倒是也顺便割了呀!”

  他这么一喊,反倒吸引了赵倩的注意力,转身就朝他张牙舞爪扑了过去,脖子上冒出的灰烟生在空中拖出了一条长线,吓得五爷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骂我没用。

  五爷老当益壮跑得飞快,赵倩追不上,就调过头来开始追我,吓得我也开始跑,一时间把院子里弄得鸡飞狗跳惨叫连连,五爷我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时候,赵倩的母亲竟扶着墙壁走了出来,一见院子里的情景,吓得一下就瘫在门口‘哇’地一声开始哭,她这么一哭,赵倩立刻转身扑了过去,可老太太在门口坐着连跑都不会了,就剩下哭,一边哭一边喊着赵倩的名字,一口一个‘爹妈对不起你’。

  眼看赵倩就要扑到她身上,我这才想起那三张符来,白薇临走时给了我们一人一张,说万一出了事,这符能保我们的命,我赶紧喊道:“大婶子,快把符掏出来!”

  听我一喊,老太太赶紧战战兢兢从口袋里掏出符纸,正巧赵倩扑过去往自己母亲身上一压,符不偏不倚帖在了她的身上。

  符一贴上去,赵倩突然哭得更凄凉了,可浑身开始抽搐打哆嗦,趴在老太太身上就跟个出了水的泥鳅似的来回拧,吓得老太太都不敢动了,跑又跑不了。

  趁这机会,五爷一个箭步窜上去,拿着绳子就缠住了赵倩的两条腿,又朝我吼道:“别愣着了,赶紧补上第二刀!”

  我一反应过来也跑了过去,握着刀哆哆嗦嗦在赵倩头顶上一抹,‘呼’地一下,又一股子臭气顺着她头顶就喷了出来,再一看赵倩,这回彻底瘫了,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挣扎扭动越来越弱,最终软哒哒瘫在了自己母亲的怀里。

  见赵倩彻底不动弹了,我和五爷才小心翼翼把她拉了起来,被压在下面的老太太下得半死,都不会动了。

  我又问五爷说:“五爷,接下来咋办?白薇交代没?”

  五爷朝院里那堆柴火一翘下巴,答道:“倒汽油,点火,小师傅说,这口怨气泄出来就能烧尸了……”

  听到这话,我赶紧爬起来朝柴火堆跑去,抓起汽油桶就往柴火上浇,五爷也把赵倩的尸体抱了过去,平放在了柴火堆上,随后拿打火机‘呼’一下引燃了浇满汽油的柴火堆,一瞬间火势冲天,赵倩的尸体顿时淹没在了熊熊燃烧的火焰里。

  火焰临把赵倩吞没时,我们还能听到一阵阵轻微地抽泣声从火堆里传出来,赵倩的身子在火里动了动,然后就彻底没了动静,我和五爷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在地上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地喘,这一夜,折腾死我们了。

  五爷掏出烟袋点了锅烟,就见赵倩父母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先双手合十朝火堆念叨了几句,随后赵倩父亲问:“老爷子,这回就没事了吧?她不能再祸害我们家了吧?”

  五爷瞥了对方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按小师傅的说法,怨气泄了尸体一烧就没事了,可是苦了你家这娃子了?”

  我赶紧问五爷啥意思,五爷叹了口气,又说:“小师傅跟我说,要除尸体上的怨气有俩方法,一个简单一个复杂。她让你们守灵的这个方法是复杂的,真心实意让赵倩自己消了怨气,也就入土为安安心上路了,另一个方法简单,就是直接拿把阳气重的刀开卤门、喉咙给她强行放气,泄了气把尸体一烧完事……”

  听五爷这么一说,赵倩父亲不干了,竟瞪了下眼说:“那干嘛还让我们折腾一宿,直接给她放气不就行了?这小师傅诚心害我们怎么着?”

  五爷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叹着气说:“这个方法是简单,但那股子气不是你闺女心甘情愿消的,就算气泄了,尸烧了,她也得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投不了胎……”

  听到这话,赵倩父母都沉默了,而我也明白了白薇的用意,她是不想害赵倩魂飞魄散,才让我们先用了这个复杂的方法,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五爷拍拍裤子上的土站起身来,叼着烟锅子转身就往外走,边走边对我说:“小六子咱们走,在这儿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挺好个姑娘活着时候让你们逼死,死都死了,又让你们害得投不了胎,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哎,还是心不诚,自己从小看大的闺女,你们怕什么怕?”

  直到五爷带着我出门时,立在院里的两口子愣是低着头一句话没说,恐怕也是满心的内疚上火吧。

  从赵家出来后,五爷先带着我回了我家休息,毕竟白薇说过,第一遍鸡叫前不准我们出村子,虽然我们都担心她的安危,可终究不敢不听她的话。

  因为这两天都没睡好觉的关系,我俩往炕上一躺,没说几句话就各自睡着了,后来隐约中就听一阵鸡啼传来,五爷我俩几乎同一时间从炕上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就往外冲。

  我爸妈也不含糊,穿上鞋跟着我俩跑了出去,一路狂奔向村外坟地,离着老远就见坟地里火光冲天,我们赶紧跑近了一看,两个大火堆正熊熊燃烧着,火光把整个坟地照得跟白天似的,可是除了柴火烧着后的脆响声之外,整个坟地一片死寂,听不到一点声音。

  我们又朝火堆靠近了点,模模糊糊的,就看见两个火堆中间的平地上,摆着个圆不隆冬的东西,没等我看清楚那是什么,我妈先‘啊’地一声叫了起来,紧接着双腿一软就瘫在了我爸怀里,我再仔细一看,地上那圆圆的,是颗人脑袋,白薇的脑袋。

  我脑子里‘嗡’地一声,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五爷也惊在旁边不动了。

  可就在这时,白薇脑袋上的两只眼睛却慢慢睁了开,紧接着有气无力地说:“看够了没,赶紧把我挖出来呀!”

  我们这才发现,不对劲儿,那不光是一颗脑袋,脑袋下面还有脖子,脖子下面的整个身体都在土里埋着呢……

  我又惊又喜,赶紧跟着五爷跑了过去,徒手就开始在地上刨,一边刨我一边问白薇道:“好端端的你怎么还把自己种地上了?还想结个果怎么着?”

  “我要是告诉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信吗?”

  白薇没好气地翻着白眼,随后若有所思地说:“我就记得脚底下一空就陷进了个坑里,然后模模糊糊看见旁边地上钻出张人脸来,对我说了句‘坟地下边有东西’之后,又钻进土里没了……”

  说到这儿,白薇欲言又止,皱着眉头不再说话了。

  我和五爷刨地的功夫,我爸妈又从村里叫了几个帮忙的来,没一会儿就用铁锹挖开土,把白薇拽了上去,当时白薇身体瘫软几乎是不能动的,身上清晰可见一条条血道子,衣服也撕破了好几处地方。

  而令我们惊讶的是,最初我们以为白薇掉进去的洞,是哪个闲人在坟地里挖的捕兽陷阱,可随后就听有村民说,那好像不是个坑,是个直通向下的大洞,朝里面喊话还有回音,根本看不到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