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法阵斗白仙
马六甲_2018-03-22 13:062,721

  我和白薇走到黄家门口时,没等弄清楚状况呢,那人转过身来就开始朝我俩疯狂磕头,一边磕头嘴里还一边支支吾吾叨咕着什么,可是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明白,血一个劲的顺着嘴角往下淌,噼噼啪啪往地上掉,把我看得一头雾水。

  可白薇似乎看出了什么来,蹲下身一把掐开那人的下巴,顺着口腔往里一看,就见那人口腔里生满了烂疮,血就是从烂疮上渗出来的。

  而且那绝不是一般的疮,每个疮里都往外滋出根刺来,扎得他满嘴的伤口,别说是闭上嘴了,只要嘴唇稍稍一动,滋出最长的几根次都会划破肉皮子,在他嘴里扎出新伤来……

  这得多疼啊,光是想想我都跟着难受起来,不禁朝着白薇问道:“白薇,这是什么疮这么厉害?这嘴还能要吗?”

  “活该,烂嘴都是轻的,谁让他嘴馋呢。”白薇一声冷哼,站起来又说:“你闻他满身的葱花味,袖子上还都是油点子,不用问也知道是个厨子,他应该就是杨大志。”

  白薇话音刚落,只听有人在黄家院子里说道:“没错,他就是杨大志。”

  我往里一看,就见要插两把菜刀的五爷正大摇大摆从院里走出来,边走边又笑道:“坟地的事儿传得黄家沟子人尽皆知,我一听说是小师傅你来了,就赶紧来黄家打听打听情况,后来一琢磨,出这么大的事你肯定得找这小子,我就先你一步帮你把他拎来了……”

  走到门口,五爷抬腿就是一脚,踹得杨大志直打滚,爬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又开始磕头,嘴里接着叨叨,可由于满嘴烂疮的关系,还是一个字都听不懂。

  就听五爷又说:“我去杨家时这小子插着门还不给开,生让我把门给踹开的,后来问他媳妇才知道,这小子昨晚回家后真把那只刺猬给吃了,结果吃完后当天晚上就突然闹着说牙疼,然后又说嘴疼,等到后半夜时,已经生了这满口的疮。他也猜到肯定是在坟地犯忌讳了,可又怕村里人说闲话看他笑话,就不敢声张,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不敢出门……”

  白薇听完又笑了,瞪了杨大志一眼,说:“这就叫报应,人家好端端的都没招你,你就拍死人家还吃了肉,你说你是不是活该?我真不想管你,就让你连喉咙里、肠子里都生了疮,疼死拉倒……”

  一听这话杨大志吓得脸都白了,抱着白薇的腿就开始哭嚎,五爷也在旁边劝说道:“小师傅,能救的话你就救救他吧,虽说他嘴馋了点,可终究罪不至死,这回他肯定也长教训了……”

  白薇点点头,笑道:“救肯定是救,可他这种癔症不好治,就看他配合不配合了……”

  杨大志一听赶紧点头,事到如今他哪儿敢不配合,随后白薇告诉他,让他回家把昨晚吃剩下的刺猬骨头都找出来,差一根都不行,杨大志听完赶紧捂着嘴往家里跑,不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杨大志走后,白薇又回屋看了看三姑娘的情况,还是跟清晨时一样又哭又闹的,完全没见好转,又过了没多久,黄家大爷也带着几个人回来了,一进门就问白薇还有什么吩咐。

  白薇说:“今晚那妖仙铁定回来寻仇,你们得帮我寻十样东西,缺一不可。”

  黄家大爷一听,赶紧去找来纸笔说要记下来,五爷也表示愿意帮忙,之后就听白薇把十样东西一一列了出来,分别是:绝户咒,天葵布,落地精,腹死胎,寡妇血,庙中钱,行房景,阴间钱,处子泪,横死物。

  白薇更说完时大家都愣住了,因为这些东西我们听都没听过,这怎么找?后来白薇简单一说我们就明白了,于是黄家大爷和五爷分别带着人,就开始在黄家沟子里找了起来。

  第一样,绝户咒,说白了就是没有子嗣儿女的老太太的咒骂,巧的是黄家沟子正好住着几家老绝户,五爷就挑了个平时骂街骂得最狠的,直接带到了黄家来。

  第二样,天葵布,名字虽然叫的好听,可其实就是女人用完后的卫生巾,白薇说这是污物,谁要是不小心碰到,轻则压运三十天,重则口舌不断破财连连。后来大爷说,三姑娘就在老院住,厕所里有的是这东西,也就不用费事了。

  第三样,落地精,就是男子落在地上的精血,白薇把这任务交给了我。

  第四样,腹死胎,这个不太好找,也就是因堕胎流产而死去的胎儿尸体,为了找这个,黄家大爷特地去了趟县城,据说花了不少钱疏通,才从一家医院弄出来个。

  第五样,寡妇血,简单直白就是寡妇的血,但白薇特地交代说,那寡妇必须是小寡妇,不能有子嗣,而且不能在本命年内。

  第六样,庙中钱,就是寺庙道观中功德香内钱财,巧得是黄家沟子往西十来里正好有座老奶奶庙,供得是西王母娘娘,五爷特地叫自己的儿子去跑了一趟。

  第七样,行房景,这个比较特殊,就是男女行房的场景,听白薇说完要求后我们都有些傻眼,这可比较难找,总不能请对小夫妻过来现场表演吧?

  当时老黄家在黄家沟子是大户,是当时村里少数几家有cd机的家庭之一,大爷还私人珍藏了几张那种片子,就试探着问白薇,放片子行不行?没想到白薇真同意了,大爷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八样,阴间钱,说白了就是坟地里下葬时用的铜钱,我们刚把山腰整座坟地翻了个底朝天,因此找这个不费劲。

  第九样,处子泪,童男子的眼泪,为了取这个,五爷特地把自己小孙子叫过来揍了一顿。

  第十样,横死物,凶杀、自杀现场的物品,染了不祥怨气后就成了邪物,为了这个,白薇特地把黄二仙姑用来上吊的绳子要了过来。

  等把这十样东西全部凑齐,已经是晚上六七点钟了,在黄家匆匆吃过饭后,白薇让我们把好不容易凑齐的这十样东西都摆到了炕上去,围成一个圈,把我、杨大志以及被五花大绑的三姑娘围在中间。

  当时我心里还是很恐惧的,可一看到那画面就忍不住想笑,其他八样东西摆在一旁还好,可我左右两边,左边摆的是个正在放黄盘的电视,右边盘腿坐着个噼里啪啦冲着我们骂街的老太太,这种感觉就有些微妙了。

  我问白薇:“然后呢?我们怎么做?”

  白薇答道:“别的事情你们仨别管,晚上能睡着最好是睡一觉,明天天一亮就没事了。”

  随后八九点钟,白薇遣散了来黄家看热闹的人群,把黄家老太太和大爷也都赶了出去,除杨大志、三姑娘我们三个在屋里之外,还特地留下五爷拽把凳子坐在中堂坐镇把风,而自己则去了院子里,坐在地上又开始削傍晚时折来的桃树枝。

  我在炕上枯坐着,按理说,旁边有三姑娘疯狂哭闹、满嘴生疮的杨大志喊疼叫惨,还放着片子、听着老太太把我祖宗十八代翻来调去的咒骂,根本是睡不着的,可不知怎么的,当晚靠近十二点的时候,我眼皮子突然开始发沉,脑袋也突然变得晕乎乎的,紧接着哈欠不断,坐在那里头都抬起不来了,迷迷糊糊的我就开始做梦……

  梦里,我坐在祖母家老院的炕头上,一个白胡子老人坐在对面炕梢,身上衣服脏兮兮的,一条胳膊用绷带缠着吊在胸口,直勾勾盯着我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害我?你爷都不在了我还怕你什么?”

  听着那声音,我吓得头皮发麻却动弹不得,可突然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老白,我啥时候不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