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枉死的女孩
马六甲_2017-06-20 19:112,673

  一看到赵倩这个名字,我不禁出了神,因为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离我们村不远的地方有个小水坝,是周围村里的孩子最爱玩的地方,尤其的夏天,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一群光屁股小孩儿叽叽喳喳往水里跳,我小时候也经常跟一群小伙伴过去洗澡。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概三年前,水坝上出了事。

  那也是个夏天,最热的时候,一个姐姐带着弟弟和我们村另外两个小孩儿去水坝玩水,那个姐姐就是赵倩,因为当时赵倩已经十七八岁了,平时老实巴交的也很成人,因此大人们也都挺放心的。

  结果赵倩在水坝边上挖苦荬菜(一种能吃的野菜)时,三个孩子互相起着哄就下了水,这一下去,三个都没能再上来。

  当时那水坝像个水泥砌成的大池子,十来米宽,深度得有个四五米,一听说出了事,周围几个村的人赶紧都跑过去帮忙,水坝也开始放水,后来找了两个多钟头,总算是找到了泡在水里的三个孩子,可找到时三个孩子早就都没有生命迹象了……

  三个孩子的爹妈们听说孩子没救了之后,都哭得死去活来的,毕竟那个年代农村重男轻女很严重,家里的男孩子简直就像命根子一样宝贝,于是孩子的父母们就把矛头纷纷指向了当时负责看孩子的赵倩,说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不止另外两家如此,赵倩的爹妈也是这样,因为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

  后来三天里,另外两家的家人每天堵着赵家门口骂街、送花圈,赵倩的爹妈把她关在房间里,不给吃饭也不让出门,也是每天对她连打带骂,三天后赵倩终于受不了了,于是晚上顺着窗户逃出家门,又去了弟弟出事的水坝,跳了下去。

  再后来,村里人连找了几天后终于在水坝里找到了赵倩的尸体,把尸体捞出来时,据说她眼睛瞪得老大,到下葬时都没能闭上。

  我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一来是因为事情就发生在我们村里,二来是因为我们两家住得不远,而且我和赵倩是同班同学。

  没过多久,赵倩的坟包就被刨了开,露出了埋了三年已经开始腐朽的棺材来,五爷扔下手里的镐,问白薇道:“开不开棺?”

  “棺还是先别开了,转葬开棺最好有事主家人在场。”说到这里时,白薇又望向了我,说:“这家人住哪儿,你得带我去一趟……”

  我点头应下,随后白薇留下其他人看着棺材,只让我跟五爷两个人跟着,就进了村子,赵家的宅子在我们村最北边,位置比较好找,因为他家门前正对着一条斜过去的臭水沟,旁边还有个土坡。

  快到赵家时,没等我指出哪家是赵家的房子呢,白薇就先往前一指,指着其中门口正对着土坡的院子说:“这里应该就是她家吧?”

  我赶紧点了点头,夸了句‘你猜得真准。’

  哪知道白薇摇着头说:“我可不是猜的,你看这家门口斜着条水沟,沟里有水本是好事,能截龙气,家必发达,可水沟偏偏又是条臭水沟,而且是条断沟,这就有了座空朝实、背水一战之嫌,必定气运不畅、家宅难兴。你再看旁边这个土坡……”

  白薇又指向沟边正对着赵家门口的斜坡,接着说:“斜坡在门口靠左一侧,按照八卦来说,是震卦主青龙位,青龙位斜坡正对门口,想必这家人必定运程一年不如一年,而且在周边名声极差。把臭水沟和青龙位斜坡放在一起,自然是长驱直下,轻则运势困顿,重则断子绝孙,他家养不活孩子……”

  听白薇说完这些,我打心里开始佩服。

  可不是吗,虽说水坝那件事已经过了三年,可另外两个溺死孩子的家人隔三差五还会来闹,这三年来,老赵家能砸的东西,几乎都已经被砸光了,再加上家里姐弟俩相隔三天都没了,赵家爹妈的神经也大受打击,做人做事都变得孤僻古怪,因此这几年来在村里几乎没什么人爱理他们。

  另外,之前我也听我妈说过,赵家夫妻后来又想过再要个孩子,那大概是赵倩姐弟出事后一年左右的事情,可后来十月怀胎一朝落地,生下的却是个死胎,再加上赵倩的爹妈岁数都大了,后来就再也没怀上过了,这不正应对了白薇刚刚的话,他家确实养不活孩子。

  走到赵家院门口,白薇没打招呼就自己走了进去,赵倩的母亲当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在。

  一见白薇带头闯进去,赵倩母亲赶紧站了起来,警戒地问我们是干嘛的,我凑上前说:“婶子,我是老马家小六子,你不认识我了?”

  赵倩母亲看了我一眼,神情总算平静了下来,就面无表情地问我们有什么事?白薇显然不太会拐弯抹角,索性就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说,自己带人把她姑娘的坟给刨了。

  白薇这话一出口,惊得赵倩母亲立刻嚎啕大哭了起来,似是被白薇的话吓得,又似是因为白薇提起赵倩,而触动了三年前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赶忙给她解释这其中的缘故,虽说凌晨时的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她说,但大体上算是让她平静了下来,这时就听白薇又说:“婶子,来时我也听小六子说了些你家的事,你家近年来连遭厄运,除了风水格局和命相外,和你闺女的死恐怕也不无关系,赵倩死的冤,死后卡在喉咙里的那口怨气恐怕一直没泄出去,要不然也不会沦为孤魂野鬼不能投胎。这次磨老马家的清风,其中一个就是她,我要是猜得不错,她磨得恐怕也不光是人家,连你们自己家,最近也不会没察觉到什么吧?”

  白薇说话时,赵倩母亲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紧闭着嘴低着头也不回话。

  白薇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赵倩母亲的脸色,又往她家中堂望了一眼之后,忽然笑了笑说:“赵倩……回来过吧?”

  她这话出口,赵倩母亲更是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地惊呼了出声——“你怎么知道?”

  “你印堂发黑,屋顶上还缠着股黑气,恐怕是清风入了门。”白薇答道:“我跟你直说了吧,现在赶得巧我正好在,还有办法化解此事,如果你们现在不听我的,用不了多久,你们老两口子都得没命,你信不信?”

  “我是她妈,她犯不着害我!”

  “你是她妈没错,可你别忘了,当年赵倩的死,跟你们也脱不开责任,人死如灯灭,她现在不会念你们什么养育之恩,只剩下一口怨气,回来就是找你们报仇的……”

  白薇说完跨步往中堂走,在中堂和东西两屋各绕了一圈之后,抬手指着位于中堂门口处的灶台说:“你们是不是在这儿见过她?”

  这一下,赵倩母亲的脸色更白了,顶不住白薇连连逼问,终于说了实话。

  “大师,您年纪轻轻的,真是个神人,求你救救我们这一家子吧……”

  赵倩母亲再度泪崩,紧紧拉着白薇的手款款道来。

  听她说,最近这一个多月,她经常半夜做恶梦,梦里梦到的东西各不相同,但却有一样是相同的,每个梦里,她都能看见自己女儿赵倩的身影,或是从自己身旁经过,或是立在远处幽幽地盯着自己看,也不出声。

  后来她把这事跟自己男人一说,赵倩爸爸就说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为了解心结,还是赶紧去赵倩坟上烧了点纸,可是就在昨天晚上,家里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