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守灵夜惊魂
马六甲_2018-03-22 13:052,703

  下午白薇自己去了趟坟地,留下我和五爷等人在村里找柴火和汽油,暂存在赵家的院子里,快傍晚时白薇才回来,见院子里堆的柴火和汽油都够用了,就让五爷带人先送一半到坟地去,随后把我和赵倩父母单独叫进了里屋。

  进屋后白薇往炕上一坐,对我们说:“今晚你们把赵倩的尸身抬回她生前居住的屋子,然后别出来,我会在外面把门锁上,留你们三个为赵倩守一夜灵。子时后赵倩会循着尸身回家,回来时先看到生前最熟悉的环境和人,怨气必定减弱,你们三人中,两人又是她血脉至亲,只要诚心守灵,她那口怨气应该能散开……”

  听白薇说完我松了口气,心想毕竟只是守灵而已,没危险就好,可这时就听赵倩父亲发问说:“守灵好办,可干嘛还要锁门?你还怕我们跑了?”

  “我不是怕你们跑了,我是怕尸体跑了。”

  听到这话我们都愣了住,白薇笑了笑又说:“子时之后赵倩回魂,怕是你们会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但是你们记住,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害怕,更不能跑,要不然惊了亡魂,神仙也救不了你们……”

  说话时白薇神色凝重,显然不是在吓唬我们。

  我赶忙又问:“那你呢?你不跟我们在一起吗?”

  白薇答道:“今晚我得留在坟地处理那两具尸体,三只清风都不能留,否则后患无穷。可凭我自己要同时对付三只终究有难度,也只能把最难缠的这只留给你们摆平了,谁叫你摊上这事了呢?”

  白薇说完又转向赵倩父母,瞪着眼说:“还有你们两口子,现在赵倩去害老马家,全因背后有东西捣鬼,可赵倩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还不都是你们造的孽!今晚说句不好听的,能化解这孽债最好,实在化解不了,就算赵倩带走你们两口子,也是死有余辜!”

  赵倩父母吓得瑟瑟发抖,连连磕头求救,可白薇不再理会他们,从后腰掏出两样东西来,是之前祖母借来的那把杀猪刀,以及三张黄纸咒符。

  她先把杀猪刀递给我,让我带在身上护身,随后将三张黄纸咒符分发给我们三人,告诉我们万一今晚出了事,这符能保我们的命。

  从屋里出来后,白薇让赵倩爹妈赶紧先去买灵纸,晚上好烧给赵倩,随后又留下我一个人在赵家,自己匆匆忙忙赶往了村外坟地。

  白薇走后没多久,买回灵纸的赵倩爹妈开始准备晚饭,毕竟村里几个老人也为这事忙活了大半天,赵家不管顿饭自然是不合适,于是我也就留了下来,席间我们聊起了白薇来,老人们都夸白薇年纪轻轻就这么有本事,是个神人,随后又问我这白薇的来历,我懵了一下。

  说起来除了名字之外,我对白薇似乎还没有任何的了解,更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她是为了给黄二仙姑报仇,才答应管我的事,而村里的老人们也说,在十里八乡似乎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高人的存在。

  后来有老人说了,说不定她是游方的道士,因为早年间我们这边来过一个道士,算卦相面特别准,而且精通安槽术,当时周围几个村儿都抢着请他过去帮忙安槽,被他动过法事的牲口都吃得香还不爱得病。

  可是又一聊,白薇一不穿道袍子,二不拿桃木剑,连行事作风也不像个道士,虽然给了我们几张符咒,可懂行的老人看完后立刻确定这不是道家的符。

  道家的符分符头、符胆、符脚,符头多以‘敕令’、‘雷令’加以代表三清祖师爷的‘三勾’起笔,可白薇画的符,充其量算是一张黄纸上写了一串谁都看不懂的奇怪字母似的,相对于道士符咒的刚劲有力、棱角分明,白薇的符上更多的是圆润。

  聊到‘道士’这个话题,老人们都来了兴趣,就闲聊起周边村镇这些年闹的种种怪事癔症来,一聊就聊到了十来点钟还不愿散席,后来就听一声门响,是五爷从坟地回来了,村里的老人都怕五爷,因为都知道五爷是以前跟我祖父混在一起的浑人,惹不起,于是这才匆匆散了席。

  送走了其他人后,五爷对我和赵倩父母说:“小师傅吩咐了,晚上十一点钟一入子时,你们就赶紧进屋守灵,我负责在外面看门,门由我锁上,明早第一遍鸡叫后再给你们打开……”

  听完这话我们赶紧点了点头,随后五爷让我们先把尸身搭进屋里,等我们三个小心翼翼把尸体抬到炕上时,已经快十一点钟了,也就没再离开,把火盆和纸钱都准备好之后,就在屋里并排跪了下来。

  四周围一静下来,整个气氛立刻就不一样了,尤其我无意间一眼扫见炕上一双苍白的脚从棉被里露出来,不禁汗毛倒立,忍不住抱怨说:“白薇也真是的,自己去收拾两个好对付的,反倒是把最难对付的留给我们,今晚让人怎么过呀……”

  听到我的抱怨,五爷忽然在门口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具最难对付?”

  “白薇自己说的。”我想都不想就答道。

  谁知话一出口,五爷顿时一声冷哼,答道:“小师傅是怕你含糊了事,故意吓你的!我在坟地时看过,另外两具尸体出棺时比这具吓人得多,连血条上血的颜色都比这具要重!刚刚派我回来时,小师傅撵走了所有人,只把自己和两具尸体留在了坟地,鸡叫前不准我们离开村里一步……看来今晚不好过的不是你们,是她自己啊……”

  听五爷说完,我心里‘咯噔’一声,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沉默了片刻之后,站起来就往外冲,可冲到门口却被五爷一把挡住,瞪了下眼怒冲冲道:“我知道你担心小师傅的安危,我也担心,可你仔细想想,现在这种时候你就算去了能帮上什么忙?只会拖人家后腿!”

  “可是只有她一个人在,我怎么放得下心……”

  见我情绪激动,五爷放缓了口气,拍了拍我肩膀说:“孩子,小师傅是高人,一定不会有事的,再者说你今晚绝不能离开这里,小师傅还有件事单独交给你,未免吓坏了赵倩的爹妈,让我单独转告你……”

  “什么事?”我问。

  五爷勾勾手指让我附耳过去,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小师傅说,你后腰揣着的杀猪刀,今晚会派上大用场,叫你千万保管好,绝不能离身……至于刀的用途,小师傅嘱咐我先不能告诉你,以免你狗肉上不了宴席,知道多了反倒是办不成事……”

  五爷没再多说,说完这些就把我又推搡回了屋子里,从外面锁上了门。

  经过这一天多的相处,他老人家的倔脾气我是知道的,见他不说也就没再多问,怀揣着心事又跪回了原位,随后就听一阵脚步声渐远,是五爷出了中堂,去了大门外。

  十一点钟很快就到了,我们赶紧把灵钱灵纸取出来开始烧,一边烧一边念叨着让赵倩安心去投胎,别再纠缠我们,别再留恋人间。

  起初的时候还一切正常,盆里的火烧得旺盛,四周围也平静如初,可靠近十二点的时候,火盆里的火苗最先出了异样,熊熊燃烧的火焰开始乱颤乱抖,屋里明明没有风,却自己开始左右摆动,火星也从盆里开始自己往外飞,紧接着,我就感觉屋里似乎越来越冷,就跟开了冷气似的,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冻得我开始瑟瑟发抖了。

  我忍不住拽了下身上的衣服,无意间一抬头,视线正好扫在炕上,隐约地就见赵倩裹在棉被里的那双苍白的脚,微微动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