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怪鼓现真身
马六甲_2017-06-20 19:112,705

  在白薇的督促下,我和赵倩母亲把卷在被里的女尸抬出了坟坑,白薇又把之前那四个拉被角叫了过来,让四个人用棺材板搭着被里的女尸,随赵倩的母亲先回了赵家。

  随后,五爷拿着另外两条被血染红的白布走了过来,问白薇说:“还有两个坟包里的白布也是红的,怎么处理?”

  白薇看了一眼布条,问:“那两座坟的主人是哪儿的?”

  五爷答道:“我看过墓碑,其中一个老坟也是六子他们村的,另一个看日期刚埋一年多,是我们黄家沟子的……”

  他话一说完,就听白薇镇定问道:“这两座坟里埋的,是一个老头儿一个三十来岁中年男的,对不对?”

  五爷惊得一愣,赶紧点了下头,问白薇是怎么知道的?

  “这三个我凌晨时都见过,当然都知道。”白薇皎洁一笑,又接着说:“不过这两个怨气不太重,比赵家闺女好解决多了,五爷,你和小六子想办法去说服这两座坟主的家人,先让他们答应挖坟开棺,然后还用我刚刚开棺这七个人,还按我刚刚的方法做,只要赶在天黑前把尸体都挖出来就行……”

  “挖出来尸体放哪儿?”五爷又问。

  “就放坟坑边上,这两个今晚由我处理,可赵家闺女,就不好办了……”

  白薇说到这里时望向了我,那眼神意味深长,却什么都没说。

  把坟地这边的事情都交给五爷之后,白薇带着我又回了村,不过并没有直接去赵家,而且让我带着她去一趟祖母独自居住的老院。

  白薇在黄二仙姑家就说过,让祖母自己回家找那藏在炕洞里的铜鼓,午后在祖母家碰面,我们在坟地这么一阵折腾之后,等离开坟地时,恰好刚刚过了晌午。

  到老院没等我们进去,隔着院墙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嚎声,我带着白薇走进院子一看,在哭的是我二姑家的那个小孙子,我爸妈、两个姑姑以及祖母都在,正围着那孩子不停的哄。

  一见我们走了进去,祖母最先迎了出来,略显尴尬地笑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啊,这种节骨眼上,这孩子还瞎捣乱,哭起来没完了……”

  白薇朝那哭天抹泪的孩子看了一眼,才问:“这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哭的?”

  祖母答道:“就我刨炕的时候,他非得在旁边看,我寻思看着就看着吧,别捣乱就行,结果刚把炕洞刨开,这孩子哇一下就哭了,怎么哄都哄不好,嚎这么大半天都快背过气去了……”

  听祖母说完,白薇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又问祖母说:“你家有碱没?给我兑一碗碱水来。”

  祖母一听赶紧进屋去找碱,白薇则是自顾自朝院墙处溜达了过去。

  那时候各家各户院墙上没有镶瓷砖那一说,最多也就是给墙面刮刮大白显得好看,祖母做人节俭,我爸说出钱给她刮刮大白她嫌贵,就找工人在院墙上刷了层石灰粉,墙面白白净净也挺平整,她就满意了。

  走到墙壁前,白薇捡了个祖母挖野菜用的小铲子,然后蹲在墙根下就开始刮墙上的白灰粉,很快就刮了一小把,正好祖母也端着碗碱水出来了。

  白薇把刮下来的白灰粉放进碗里,那手指搅合匀之后,端到了二姑家小孙子面前,她先伸手在孩子脑袋顶上轻拍了三下,随后用手在碗里舀了点白灰渣子就往孩子的额头上抹,没等我们明白过来她的用意,那孩子的哭声竟立刻就弱了下来。

  白薇笑了一下,又柔声对孩子说:“来,你喝一小口,不苦。”

  孩子似乎特听白薇的话,她让喝,孩子竟然咕咚就喝了一口碗里的碱水,喝完之后也彻底不再哭了。

  白薇给孩子抹了下眼泪,问他说:“你告诉姐姐,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孩子答道:“我看见炕里趴着个小孩儿,炕一凿开就爬出来跑了……”

  孩子话一出口,我们全家都惊了住,唯独白薇镇定自若,抱着孩子又问:“那个小孩儿什么样?”

  “穿着身黄袄子,屁股上长着个大尾巴,爬得特别快……”

  “那他爬到哪儿去了,你见着没?”

  白薇问完,孩子突然转身就往中堂跑,白薇赶紧跟了进去,我们一家人紧随其后也进了屋。

  孩子径直把我们带进了祖母平时住的东屋,进去一看,原本盖在火炕上的炕席和被褥都卷在一旁,炕中间塌出了个大洞来,显然是祖母为了找那铜鼓刨出来的。

  孩子没带着我们上炕,把我们带到了炕对面的电视柜前面,抬手指着电视柜左边的木头衣柜说:“他爬里边去了……”

  听孩子说完,白薇打开柜门就开始翻,里面放的是一些衣服和杂物,翻着翻着,从柜底深处翻出了个布包袱来,白薇也没说话,直接打了开,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一张满是黄毛的兽皮。

  白薇转身问我祖母,“这是什么?”

  “几年前我家老头子在院里打死只黄狼子,这是黄狼子皮……”

  祖母说完我也有了印象,那不正是祖父去世前不久的事情,后来祖母进门看见那张黄狼子皮挂在院里,还吓得又哭又笑的……

  这时祖母又说:“别人都说这种东西太邪乎,本来我也想赶紧扔了,免得招灾,可后来一想,这毕竟是老头子留下来的念想,我,我舍不得扔,就一直压在柜子底下没动过,不是今天你给翻出来,我都忘了这事了……”

  听祖母说完白薇笑了,把那张皮又卷回包袱里,递给祖母说:“念想归念想,可家里放着这种东西确实不好,一会儿塞灶台里烧了吧……”

  说完话白薇扫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好奇和笑意,又笑呵呵说:“看不出来你爷爷还挺浪,身上背着这么多事儿,这是想把漫山遍野的牛鬼蛇神都得罪个遍怎么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只能‘呵呵’两声应付了过去。

  随后白薇又跟祖母要那炕洞里掏出来的铜鼓,祖母这才想起正事来,跑到散在炕头的一堆被子前开始乱掏一通,很快又掏出了个脏兮兮的包袱来,把包袱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个锈迹斑斑的黄铜手鼓,大概八九寸大小,就像一块厚厚的发面大火烧。

  铜鼓上刻的图案比较特殊,之前也介绍过,就没必要再多说了,而白薇把鼓翻来覆去观察了一遍之后,目光最终落在了鼓面那副人面怪羊吃草的图案上,那幅图里的动物,看身形明显是只肥硕的大绵羊,可脸上的五官却刻画得跟人一样,正低着头啃地上的草吃。

  白薇盯着那图案看时,脸色及其凝重,害得我们等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了,随后过了几分钟,白薇终于皱着眉头开了口:“这东西可够邪气的,萨满教供得是动物仙,向来把十二仙家列为上仙供奉,可你看这鼓上,不单把萨满教的十二家仙刻在鼓边上,而且每个仙家都低着头不敢往上看,有俯首称臣之意……”

  听白薇一说,我也仔细又看了一眼,确实,那鼓的四周围刻画得是十二种不同的动物,狐狸、蛤蟆、刺猬、蜈蚣、蛇之类的,每种动物的姿势都不同,可是不管姿势怎么变,它们的头却都朝下垂着。

  白薇又把鼓翻过来一看,鼓底一共刻了二十四只造型不同的鬼怪,每个鬼怪都姿势扭曲神情愤怒痛苦,甚至有几只的姿势明显可以看出来是在抱头鼠窜……

  看到这里时,白薇突然一声惊呼——

  “难道说,这就是黄大姐曾跟我提到过的……古时候萨满教的大祭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阴阳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